“想什么呢你!”仇妍瞪眼嗔怒道:“在跟苗刀交手的时候,我了他一掌,虽然是后背肩胛骨处,但疼痛却已经随着神经殃及全身,恐怕他的掌力绝对不弱于青鬼,上次我青鬼一掌差点送命,也都是你帮我续命。这次恐怕也还是需要你帮我。”

    徐云的目光停留在仇妍的后背上,好一阵子才无奈道:“青鬼和苗刀的确都是超级高手,苗刀的实力也的确在青鬼之上,但是青鬼的掌力之所以能够伤到你,完全是因为他所练习的伤掌,能够在地下世界混出名堂,青鬼靠的也就是他那一手伤掌。可苗刀不一样,虽然他的实力在青鬼之上,但是他拳脚上的功夫和掌力却绝对不及青鬼,他能屹立地下世界高手榜,靠的是手那把寸宽的短刀。”

    就在仇妍准备将衣服穿上的时候,徐云还是拦住了她,为了保险,徐云觉得还是看看的好,刚才说那些话是为了安慰仇妍不要有心理压力和心理负担。这些都是小事儿而已,根本不需要太担心。原本他们的思想压力就已经够大了,徐云不想再让仇妍增添心理负担。

    经过一番仔细的检查之后,徐云可以断定仇妍的这一掌并不严重,但或多或少还是会受到一些内伤,反正徐云身上也不缺那些治愈内伤的灵丹妙药,随便拿出几粒就足够让仇妍在短时间内恢复的健步如飞,这些都是小事儿。

    刚哄着果果入睡的阮清霜实在没有睡意,便起身离开房间来找徐云,听到房内有徐云和仇妍的说话声,阮清霜也没敲门,便直接开门走进来,想和他们一起聊聊天,说说话。可是她这一进来就傻眼了,因为徐云给仇妍查看伤势的时候,仇妍是没有穿上衣的。经历过上次徐云帮助疗伤之后,仇妍在徐云面前已经没有什么戒备心理了,所以根本没有顾忌那么多,她千千万万没有想到阮清霜会在这么晚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一瞬间,整个空间的气氛显得特别尴尬。谁都不知道如何开口去打破这宁静的吓人的气氛。

    阮清霜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已经忘记她是来做什么的,只是开口道了声“对不起,打扰了。”便直接关上徐云房门转身离开,一直等她快步走到阳台上的时候,她的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呢。

    带着几分寒意的冬夜寒风将阮清霜的思绪吹的特别清晰,她很清楚自己看到了什么。虽然阮清霜一直在告诉自己,既然想要去喜欢徐云,就不要想着去独自占有,她不是看不出来身边其他女孩对徐云的那种特殊感情。

    有些东西虽然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但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清楚。即便阮清霜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徐云才回来的第一天就会跟仇妍两个人在房间脱了衣服……不管怎么说,任何人的爱都存在自私,阮清霜已经做到了最大的大方,还是无法平息自己现在心里的波澜。

    看着阮清霜关门离开,徐云脑子彻底空了,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误会也不能这么巧吧,早不早,晚不晚,只要在秒钟,仇妍就把衣服穿上了!

    仇妍迅速穿上衣服,没有再跟徐云说什么,迅速开门走出房间,看到在阳台上的阮清霜之后,她快步走向前去,一边伸手关上窗户,一边对阮清霜道:“清霜姐,晚上风凉,别感冒了。”

    阮清霜没有说话,目光依然望着远处,空空洞洞,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事情。

    “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找徐云只不过是让他帮我看看我身上的伤。”仇妍道:“你千万不要多想。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份,我是不会跟徐云有什么事情的。清霜姐,你是果果和我的恩人,我会祝你幸福的。”

    阮清霜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仇妍会说这样一番话,她当场就愣在了原地,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儿来:“我没什么别的意思,仇妍,你干嘛要这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从未觉得你是什么身份过,我们都是一样的。”

    仇妍摇摇头:“不,清霜姐,我的命是冯千岁给的,就是果果的,我的命早已经没有了,我现在活着就是为了感恩和报答,我只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果果,去爱果果。不会浪费在任何一个男人的身上。即便那个男人是徐云,我也不会的。”

    “为什么?”阮清霜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你不觉得这样子对自己是很残忍的吗。如果果果知道你这一辈子只为了她而活着,你觉得她会开心吗?果果是个善良的孩子,我相信她一定不希望自己所在乎的人会有这种心态,每个人都有为自己而活的权利!”

    仇妍没有说话,看着窗外灯火通明的城市,好一阵子才开口道:“我从小就没有为自己活过,当我被父母卖掉的那一刻,我就一直再为了生存而活着。当我终于走出死亡的威胁之后,就开始为了各种各样的任务而活着……其实我早应该在六年前就死掉了,但冯千岁给了我活下去的机会。从那个时候,我开始发现,我喜欢这种感觉,我喜欢为了冯家而活下去,这样会让我感到充实。”

    “我理解你对果果的爱,不仅仅是你跟果果的感情,还有你对冯家的感激。”阮清霜道:“但你有没有想过果果,如果她知道这么多年,你都没有为了自己而活,而是为了她,她一定会很痛苦的。”

    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刺入仇妍心头的针,让她心灵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震撼。

    这么多年,果果都把仇妍当作亲姐姐看待,不论任何好的事情,坏的事情,开心的事情以及难过的事情,果果都会在第一时间跟她分享,不知不觉,果果就成了仇妍生活最重要的部分。仇妍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果果更好。

    果果也完全不知道,自己早已成为了仇妍的精神寄托,如果没有果果,仇妍甚至找不到自己生存下去的理由……

    等到徐云出现的这一刻,仇妍才开始发现,发现自己的心灵寄托不再是仅仅只有果果一个人,偶尔闲暇的时候,她脑子里也会出现徐云的身影。这是第一个走进她世界的男人。

    永远以来,仇妍的时间观念,全世界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当年所在的组织,做的全部都是暗杀那些薄情寡义的有钱男人。所以仇妍的眼睛里所有的男人都是那种花心的垃圾。

    徐云的出现改变了她的观念,她还很清楚的记得第一次和徐云的碰面,也很清楚徐云送给她的那些续命妙药,更清楚的记得徐云如何帮她用银针逼出体内被青鬼所伤的淤血。

    当然,徐云也是正常男人,看到她身体的时候也会有发愣和直眼,甚至是想想四想入非非的时候,但最终他都可以用自己的理智去控制自己的行为,徐云做任何事情都会很清楚自己的目的,而不会因为定力不够而把持不住自己。

    一切的一切都让仇妍在不自不觉因为徐云这一个男人而改变对整个世界男人的观点,久而久之,仇妍终于发现了徐云对她巨大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绝对不是一星半点的。

    可是,即便这样,仇妍也从未奢求过什么,她只是把徐云当作她生命里出现的那个可以改变她足迹轨道的人。从未去奢想过拥有。而徐云又一而再,再而的给与了她和果果生存下去的机会,久而久之,仇妍也把徐云当作了自己生命跟果果一样重要的人,她可以为了徐云和果果随时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并且是绝对不会后悔。

    仇妍的思绪飘了很远才猛然缓过神来,她是来开导阮清霜的,却没想到成了被阮清霜开导。

    “清霜姐,谢谢你。你们是我生命除了冯千岁和果果之外,真正关心我的人。”仇妍道:“之前我一直都很警惕,警惕你们会在我身边抢走果果,会抢走我的精神寄托。现在我才终于明白,你们把我当作家人来对待。”

    阮清霜微微一笑,对仇妍道:“傻妹妹,你本来就是我们的家人啊,我们都是一家人,永远都不会分开的一家人,真的。我是今天才知道你童年的遭遇,我希望你能放开那些过去,把一切不愉快的回忆全部抛到脑后。现在就去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喜欢你自己所喜欢的人。”

    仇妍看着阮清霜,鼓起勇气问道:“清霜姐,你难道不是非常喜欢徐云吗。”

    “我当然喜欢了。”阮清霜一点都没有回避的意思,“他在我最受难为的时候出手帮了我,他帮我给了果果更好的环境,让我有了立足之地,有了真正生活下去面对困难的勇气。是他改变了我,是他给了我自信,我没有理由不去喜欢他。”

    “那你还……对我说那些……”仇妍不明白。

    阮清霜反而却大方的说:“谁说我喜欢的东西就不准许别人喜欢了,你喜欢果果,我也喜欢。我喜欢徐云,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他又不是我的个人专属品。不仅仅是你,喜欢徐云的人还有很多,那些你都清楚,婉儿,唐九,她们没有一个不喜欢徐云的。虽然说男女之间感情是自私的,但我没有权利去因为自己的自私而不让其他人去喜欢徐云。我们谁都没有权利,不是吗?”

    仇妍真的没想到阮清霜会是这样一个开明的人,她第一次用发自内心的微笑去面对阮清霜,她的这种笑容之前只对个人有过,冯千岁,果果,徐云。而阮清霜,是第四个。()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