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子接到徐云的电话显然很兴奋,当徐云说明电话来意的时候他就更兴奋了,这是他们在河东所有兄弟的一个愿望。自从徐云离开之后,为了躲避麻烦,河东市药膳大酒店也转手给了其他人,的确对他们的打击挺大。

    现在听说徐云在申江这种一线大城市搞到个五星级的超级大酒店,让他们过去帮忙,这消息简直就是堪称是天降的喜讯。强子完全抑制不住兴奋,直接就跳了起来:“云哥,你等我!我马上就去通知兄弟们,马上就去申江找你汇合!”

    “路上慢点,还有,河东的所有连锁药膳馆都找一个信得过的兄弟看着,等到我自己的事情处理干净以后,还要把药膳大酒店要回来继续自己经营。不能砸了阮氏祖传药膳的招牌。”徐云最后特意的嘱咐一声,把阮氏祖传药膳发扬光大可是阮清霜一辈子的目标,徐云绝对不会因为让她来到申江就放弃她的梦想和目标,不论到哪里,徐云都不会将阮氏祖传药膳遗忘在角落,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把河东的兄弟们召集到这里的理由。

    “哥,你放心,这事儿我就全部都交给小飞,他爸身体不太好,家里就他这么一个独苗,走不开。河东的事情我就都交给他,这孩子有能力有担当,这半年多的锻炼锻炼了他很强的能力,你就放心吧!”强子打包票道:“南城虎早都念叨很多天了,总是在想云哥什么时候能让我们去给你帮把手,现在我就通知他们,云哥,你就等着我们吧。”

    徐云笑了笑便挂了电话,不用他说,他就知道那个家伙早就迫不及待了,而这些人,最迫不及待的恐怕还是单洪宁的弟弟单佳豪,这小子刚跟徐云的时候就有很大的野心,想要跟徐云闯出一片天地,现在有了到申江这么大城市的机会,肯定兴奋到寝食难安。

    这也是徐云为什么昨天晚上没有通知他们的原因,就怕他们连觉都睡不好就闹着要往申江赶。自己的兄弟自己了解,徐云太清楚他们了,所以才会选择今天早上再谈这件事情。

    一切都准备好了,徐云知道他现在才真正的面对更大的威胁和挑战,申江这地方不比河东那种小地方,这里是真正藏龙卧虎的大都市。而且现在给予他身旁果果威胁的人也已经不是青鬼那种小角色,冥王这种真正的大人物开始慢慢浮出了水面。

    徐云突然觉得自己的修为实在是太弱了,真正跨入到超级高手行列,他才明白自己的弱小,这个世界太大了,强者太多,高手太多。或许在半年之前,徐云还会觉得自己突破到超级高手的境界就算圆满了。

    而现在他的思想彻底转变了,别说是超级高手难以在这个世界上去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就算是宗师境的高手也一样没有把握,毕竟在宗师境的高手之上,还存在那些地玄境一类神级高手的存在……

    这个世界太大了,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这个简单的道理需要很多人理解一辈子,徐云一直都认为自己是聪明人,但想想过去的一些想法,也忍不住觉得想笑。有些想法真的太单纯太幼稚了。

    众人来到办公室之后,阮清霜马上给客房部打电话要求准备房间。却没想到接电话的客房部客服竟然会对阮清霜说,她要请示主管问一下。阮清霜没难为她,便让她问过之后回电话。

    然而时间过去半个小时,阮清霜都没得到什么回应。

    “看来我们才住进来,就被人给了下马威哦。”果果煞有其事道,她的鬼主意比谁都多,当然想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看来这酒店里的家伙们对妈妈还是很不友善的,如果给她机会,她一定狠狠的整他们。

    “让我来。”步飞梵说完就拿起电话,再次拨通客房部的电话,接电话的还是刚才那个客房部客服,步飞梵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马上收拾你的东西,到财务结账滚蛋!阮总让你准备房间都那么低的效率,你是真不想干了!”

    显然对面的客服员工愣了一下,疑惑的问了一声:“你是谁?”

    “我是你们老板!”步飞梵怒道:“酒店拥有者,你们懂吗!步飞梵!叶法拉是我姨!这酒店是她直接转给我的,怎么,你是不是怀疑我没开除你的资本?”

    一听是步飞梵,电话里的客服人员顿时大惊失色,虽然他只是个十岁的孩子,但是酒店是人家的,生杀大权就是人家一句话的事儿,而且年轻人冲动,做事情肯定也不考虑太多:“对不起步总,这事儿我也没办法,是方经理没给我回信,我已经问过了。”

    “那老子问你,是老子的职位高还是你们方经理的职位高?”步飞梵吼道:“老子来要房间还需要你们方经理同意吗?!酒店是老子的还是你们方经理的!连这点事情都搞不清楚,你还在客房部上班?”

    “当然是步总您的职位高。”客服已经开始心惊胆战:“您来开房间当然不需要经过方经理同意。”

    步飞梵重重的哼了一声:“那是阮总的职位高还是你们方经理高?道理岂不是一样的!她打电话是让你做安排!不是让你请示他妈的方朝霞!你让方朝霞给我到总裁办公室解释!不然就让她跟你一块滚蛋!”

    说完,步飞梵直接挂了电话,这气势绝对不一般。

    徐云和阮清霜都瞪大了眼睛,这家伙真是人不大,脾气不小,做起事情来那么果断,绝对秒杀和他一个年龄阶段的任何同龄人。而且这脾气跟徐云还真有那么几分神似呢。搞的徐云多少都有些哭笑不得了。

    “小步哥,你够厉害的,跟我老爸真是一个脾气。”果果说完,看了一眼徐云:“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意分享我老爸给你哦,这样我们就都叫他爸比,哈哈,反正脾气相投嘛。”

    果果无心的一番话说的步飞梵心里都有些跃跃欲试的小骚动了,但碍于面子,他还是摇了摇头:“老徐才比我大十几岁,我才不要呢。去去去,绝对不行,你老爸还是你老爸,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老哥,这一点你一定放心。”

    几个人话还没说完,客房部经理方朝霞就急急忙忙的来到总裁办公室,敲了两下门便直接推门进来。看到步飞梵果然在房间,这个四十岁也见过各种各样世面的女人竟然有点拘束:“是小步来了,呵呵,刚才我忙着做资料,所以……”

    “方经理,这才刚上班,你就那么忙了。”步飞梵直接打断方朝霞的话:“还有,别叫我小步,以前叶姨在,你可以那么叫我,但现在还是叫我步总吧。我让你来是因为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

    “步总。”方朝霞早在去年第一次见步飞梵的时候,就知道这家伙难缠了,现在还真让她碰上事儿了:“你听我解释,我刚才……”

    步飞梵每次都不等方朝霞把话说完就打断,一点面子都不给对方:“你别跟我解释,要解释去跟阮总解释,既然你这么忙,为什么现在又能那么及时的赶过来?你觉得你的事情重要,还是阮总的事情重要呢。”

    方朝霞被堵的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乖乖闭嘴,现在的小鬼头一个比一个精明,比成年人都难搞。她也不是故意难为阮清霜,只是他们所有层都知道新来的阮总脾气好,说话好商量,所以她才会对阮清霜打电话要做的事情不上心。

    “阮总,不好意思,刚才我真的是在忙……”方朝霞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阮清霜身上:“我也是为了酒店工作才耽误了你的事情,你千万不要介意。你现在有什么吩咐,我马上去做。”

    阮清霜到没有责怪方朝霞的任何意思,她只是微微一笑,刚想要说没关系,却被果果打断了。

    “看样子你们这些人都摸清楚了我妈妈的脾气,觉得我妈妈不管怎么样都好说话。”果果小大人一般煞有其事道:“小步哥,我觉得这种事情有必要杀鸡给猴看,让其他人知道我妈妈不是好欺负的。”

    方朝霞瞪眼看着果果这个小女童,真想问问这是谁家的孩子,说话怎么那么不留余地!什么叫杀鸡给猴看?这岂不是当面就骂她是鸡吗!先不说她年纪小小的,就算是阮清霜这么说她,她也会翻脸啊。

    “这孩子说话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小小年纪怎么能这么没有礼貌呢。”方朝霞把脸色拉下来,一脸不高兴的样子道。

    终于,徐云忍不住开口了:“方经理,这是我女儿,年纪小,调皮了一点,你也别介意。只不过,我到觉的她刚才的话实在是有些道理。是时候杀鸡给猴看了。”

    方朝霞很清楚徐云是什么人物,现在听到徐云这么说,她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瞪大眼睛想要知道徐云准备怎么做。毕竟财务部的巩雪燕他都敢开除,更别说她了,搞不好自己真会成为第二个巩雪燕。

    “徐总,或许我在工作上有失职的地方,但你总不能因为我没能及时给你们安排房间就开除我吧,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方朝霞道:“用这样的理由开除员工,实在是太霸权主义了,其他员工会怎么看?你有没有考虑过?”

    徐云点点头:“方经理说的太有道理了,只不过,我说的可不是这件事情。我想问一问方经理,为什么晚上总会有那么多形形**的外围女出入我们酒店的客房,我想,我们酒店里是不是有那么一个给她们牵头拿介绍费的妈咪呀?”

    这句话直接击方朝霞心口窝最脆弱的地方,这是她的秘密,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但一直没有人点破。今天被徐云直接戳穿,瞬间让她心跳加速了很多倍。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