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星凯大酒店的客房部主管,虽然也有二十万以上的年薪和福利,但是却绝对不够支撑方朝霞的消费能力,不管是LV还是古奇,但凡有什么奢侈品出了新款,已经没有了青春年纪,只能靠着外在物质提高自己回头率的方朝霞都会去拿下。

    她开的是价值几十万的奥迪TT小跑车,拿的是LV经典限量款,穿的是范思哲最新款,带的是宝格丽珍藏版首饰……这一切一切都是一个年薪二十万的人用不起的东西。一年若没个几百万收入,谁也支撑不起如此强大的消费。

    可方朝霞就能开得起,穿得起,用得起。她老公不过就是一个事业单位普普通通的小科长,或许以前每年还能受贿那么几张价值千元的超市购物卡,现在国家反腐那么狠,恐怕连包茶叶都不敢收了吧?

    可以说方朝霞是他们家主要收入来源者,而方朝霞的主要收入可不是靠这简简单单一年二十万的年薪,如果那样,在申江绝对不可能成为富裕人家。她相当一大批的收入,都是在依靠那些外围女。

    方朝霞是星凯大酒店客房部的经理,出入星凯大酒店的都是有钱人,穷人肯定住不起每夜数千元的房间。这些有钱人出来住当然不是只为了住,也是为了生理需求。现在华夏有相当一部分的外围女军团,她们都挂着模特的头衔,却无所事事。

    这些人成为了有钱人喜欢追逐消费的对象,但是又苦无地方寻找。方朝霞就给与了他们提供了供需方便。相当一部分外围女都认方朝霞做干姐姐,希望她给她们介绍客人。而这些客人来星凯大酒店住宿,也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让方朝霞给他们联系货源。

    所以,久而久之,方朝霞就借用星凯大酒店做幌子,做起了那些外围女的妈咪。那些外围女白天最多是去做做车展,做做游戏活动宣传,晚上基本都会找方朝霞报道,方朝霞会按照客人的要求安排她们。

    外围女的收费很高,一、两万都很正常,有些高品质的甚至能要到两、万,因为她们跟鸡不一样,她们头顶上有“模特”的光环。所以有钱人也愿意为她们买单。

    方朝霞对这些外围女的管理方式也很简单,随叫随到,定期做妇科检查给她看检查报告。而每次方朝霞介绍给这些外围女客人,不论客人给多少,这些外围女都要拿出百分之十来给方朝霞,当作是介绍费。

    这些外围女是绝对不会少给方朝霞的,因为方朝霞手里的资源太多,外围女们谁都不愿失去她的庇护。若是碰上客人多,要她帮忙联系外围女的老板多,方朝霞一招呼就能招呼十几个外围女同时过来。这样一晚上方朝霞就能拿到上万的介绍费。

    这就是方朝霞为什么会如此有钱的原因了。

    方朝霞很清楚,一旦她离开了星凯大酒店这样的高级场所,那些外围女也会毫不犹豫的弃她而去,毕竟申江那么大的城市,高级酒店多的是。到时候她就再也不会有如此多的隐形收入了。

    道理很简单,方朝霞绝对不能离开星凯大酒店,星凯大酒店就是她的摇钱树。

    现在徐云突然提到这一点,方朝霞的脑子里顿时就是一片空白:“应该不会存在这种事情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方朝霞自己都没有什么自信心。那种心惊胆战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因为徐云口所谓的那个妈咪,就是她自己。

    “方经理,现在东莞的级扫黄大地震全世界人都知道,很多经验老到的从业工作者都跑到大城市和外围女抢饭吃了。”徐云道:“当然,我也只是猜测,如果没有更好,但如果有的话,我想这件事情多少都要查一下。”

    方朝霞眼睛恍惚,道:“徐总,其实……即便是有这种事情发生,那对酒店也没有什么坏处不是……还能带动酒店客房部的盈利,这……这样的事情就不用查了吧?说不定其他酒店都有这种事情,如果只是我们酒店杜绝了这个现象,说不定会流失很多客户的。”

    徐云耸了耸肩膀:“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我可不希望我们酒店是助涨社会不正之风的一份子。东莞都扫黄了,你觉得距离全国扫黄还会远吗?申江作为华夏这么重要的大都会,我相信一定会是全国的表率。若是因为几个外围女导致星凯大酒店被查封,这可就对不起酒店上上下下那么多员工了。”

    方朝霞连连点头:“是……是,我一定会注意这种行为存在的,尽量杜绝。”

    “我看还是算了。”步飞梵突然开口:“既然这种现象存在,就说明方经理你监管不力,而且身为客房部主管,你的嫌疑也最大,这样,你就先回家去修养一段时间。如果我们确定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那你在回来也不迟。你先去财务室结算一下工资吧。”

    步飞梵虽然年纪不大,但做事也太果断了,毕竟方朝霞是个层领导,主管着酒店相当大的客房部门,他这鱿鱼抄的丝毫没有半分犹豫!

    方朝霞的脑子里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毛头小子给除掉。

    徐云微微一笑,步飞梵这种性格真的是跟他太像了,就像是昨天他炒掉财务部巩雪燕的时候一般,利索干脆,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唯一和徐云的区别就是,辞退的方式比较委婉,没有直接让方朝霞滚蛋走人。

    果果对步飞梵的这个决定很是拍手叫好,谁让这个老女人难为她妈妈呢,开除了更好,少了果果一根眼钉。

    阮清霜或许是对这个决定唯一不太赞同的人,自从徐云再次回到申江之后,昨天辞掉财务部经理,今天又辞掉客房部经理,这个裁员的速度太快了,而且还都是辞退的重要部门的层领导,她有些担心会影响到酒店的运转。

    方朝霞没有再说什么,她很清楚多说无益,对方既然都这么开口了,她也找不到什么强留的理由,即便今天可以留下来,她早晚有一天也会滚蛋的。倒不如趁着这个时候抓紧时间去找下一个东家。说不定还能发挥余热……

    很快,客房部的客服给他们安排好了休息的房间,阮清霜却提不起精神来:“你们这么做就不怕星凯酒店运营上出问题?”

    “老徐说过,地球上没有谁都一样转。”步飞梵道:“是他们不仁在前,所以我们才不义的,霜姨,你可千万别有什么心理负担。”

    “就是就是。”果果也跟着添油加醋:“妈妈,连我都看出来了,那些人是表面上对你客客气气,背地里就给你穿小鞋,不开除他们的话,简直难解我心头之恨,我一想到这些家伙会欺负你,我心里就不爽。”

    阮清霜看了看两个孩子,又看了看徐云:“徐云,孩子们不懂事,你应该明白,现在这么做的话,必然会影响到其他人的工作情绪,我很担心酒店里的其他层会因为我们这两天的决定,而心里起疙瘩。”

    徐云微微一笑:“放心,他们没那么多毛病的。”

    心里起疙瘩?徐云要的就是让他们心里起疙瘩,他们心里若是不起疙瘩,徐云做这些岂不就是白做了吗?财务部和客房部两大部门的主管都被解决了,恐怕其他部门的人也终于要坐不住了吧。

    当众人各自到各自房间收拾整理了东西,仇妍便开始监督果果完成暑假作业。步飞梵也在第一时间打开电脑,徐云原本以为这家伙要玩游戏,准备教育教育他,什么叫做玩物丧志。却没想到步飞梵这小子并没有玩游戏,而是打开了网页开始查询一些关于酒店管理的基础知识。

    看到这一幕,徐云瞬间觉得特别欣慰。步飞梵的上进心是有目共睹的,至少他没有变成那种自暴自弃的玩酷。时代是进步的,每隔几年都会有一批能力超群的年轻人浮出水面,笑傲江湖。徐云希望未来的社会里,步飞梵能凭借自己的实力博得立足之地,也不枉他和他的这份缘分。

    当阮清霜和徐云重新回到办公室之后,发现几乎所有部门的层领导全部都在门口等待着,对于这个场面,徐云早就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他很清楚这些家伙们想要做什么,看来这两天的大动静已经害得他们连屁股都坐不住了。

    昨天巩雪燕被辞退,已经引来各部门经理的猜测,今天方朝霞又被劝退,他们怎么可能还坐得住?

    看到阮清霜和徐云出现,行政办公室经理苟青军第一个站了出来:“阮总,徐总,我们有些话想要跟你们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希望我们能进去坐下来慢慢说。”

    阮清霜看到这么多人,多少都有些手足无措,她就知道连续开除巩雪燕和方朝霞会引来各部门层干部的不满。杀鸡儆猴的效果是有了,但万一他们集体跳槽逼宫怎么办?到时候星凯大酒店岂不是一团糟糕了。

    徐云依然淡定,微微一笑道:“当然可以,大家都在外面久等了,进来说话吧。”

    众多层领导纷纷相互看了一眼,又相互点点头,似乎已经达成了什么共同利益似的,纷纷跟在苟青军的身后走进了办公室。最后一个进门的是人事部经理顾友,他轻轻的关上门,一瞬间,屋子里的空气显得格外压抑了起来。可以说他们每个人都各怀鬼胎。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