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示意阮清霜坐到办公桌前,他站在她的身后,给与了她无尽的力量和支持。

    苟青军铁青着脸对阮清霜道:“阮总,我希望你在对任何事情做出决定的时候,都能深思熟虑,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做出一些不理智的冲动行为。星凯大酒店自从叶总管理之后,我们的团队经历了很久的配合和磨合。我们熟悉每一个人的做事行为,也习惯了我们之间的配合。而现在你做出那么大的人事变动,都没有问过我们的感受,让我们如何继续帮星凯做事?”

    苟青军的话音刚落下,人事部的顾友也开腔了,这两个人应该是最能辩论的人:“苟经理说的没错,阮总,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当然希望你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会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比如说你辞退方经理和巩经理的事情,真的让我们很难接受。”

    “我辞退她们,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吗。”阮清霜现在还能强颜镇定:“你们只需要做好你们自己手里的工作就好,辞退巩经理是因为她在账面上弄虚作假,利用公司账面上钱去做理财投资,公饱私囊,这种人星凯是绝对不能留下的。而辞退方经理也是因为怀疑她利用职务之便,组织外围女对酒店的客人进行一些不正当的金钱**的交易。星凯大酒店是正规场所,我不希望有这种龌龊的事情发生在我们酒店。”

    市场销售部经理姚珊珊无奈了:“阮总,你知道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吗,现在这个年代有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谁都想赚钱,只是巩经理的方式错了,但她不是也没有贪公司一分钱吗,作为一个财务总监,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很好了,现在很多财务总监都会利用职务贪污公款,比起他们,巩经理已经做的足够好了。还有你说的方经理组织外围女,就算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现在大大小小酒店都有这些东西这些服务,方经理这么做还为酒店稳定了消费客户群体呢,这么做也是给酒店带来效益,也是让大家多赚点钱而已,又有什么不对的?”

    姚珊珊不愧是做市场销售的,伶牙俐齿,说的阮清霜一愣一愣的,根本不知道如何反驳她的这些妙论。不得已,阮清霜也只能把目光投向徐云,希望徐云能站出来帮她解围,她真的说不过他们这些人,能在社会上混到这一步的,都是能说会道的。

    徐云微微一笑:“姚经理,听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只要为达目的,就可以不择手段了对吧。如果说你为了拉动酒店的市场营销,是不是也会做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姚珊珊毫不犹豫道:“当然!徐总,你没有做过市场公关,你不懂得我们的辛苦。当然是为了业绩大家都拼命啦,我们付出是跟酒店的效益成正比的,我们也是为了绩效工资能高一些,即便是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也在所难免。”

    徐云点点头:“也对,姚经理做的事情也免不了会利用一些**上的借助,相信你是最可以理解外围女的。但我要告诉你的是,阮总眼里容不得沙子,申江那么大,客源永远不会少,我们完全可以用我们的服务和我们先进的设施在众多酒店里面脱颖而出,并不一定非要利用这种不正当的方式去提高酒店的入住率。如果酒店是靠着外围女来解决效益问题,那我们跟东莞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又有什么不同。”

    顿了一下,徐云继续道:“酒店生存的根本绝对不在于有没有特殊服务,如果连这个你都不明白,你这个市场销售公关经理到底是如何坐上来的?或许之前叶总没有管教你们,但现在不同了,你若想在星凯工作,就端正你的态度。”

    姚珊珊被徐云劈头盖脸一顿说,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是敢怒不敢言,这么多部门领导里就她年纪最小,她可不愿意当出头鸟,自己又没第一个说话,凭什么徐云就抓住她训斥了起来!简直就是欺负人!

    “徐总,或许你说的话是对的。但是现在的社会要多元化发展。”餐饮部经理卢明国道:“如果没有姚经理的市场营销,没有方经理手底下的那些外围女,酒店的餐饮都会跟着降低收入,所以我绝对不反对她们的某些做法。这都是为了酒店的效益。”

    “卢经理这话有意思。”徐云道:“一个酒店的餐饮化难道也是靠着不正当的东西来维护?那就别怪我说话难听,申江那么多大酒店,每一家酒店的菜式都一个样子,都是那些所谓的高档菜式,却没有一个真正做到特色的。你有没有想过,华夏人的特色在哪里?真的只有去吃西餐和法国大餐rì本料理这样的东西才显得高档?”

    卢明国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往这枪口上撞,徐云的话让他完全不知如何作答:“现在人们的趋势就是这样,其他酒店都这么做,我们非要特立独行的话,很有可能会失败的。”

    “怕失败就永远不可能成功。”徐云道:“而且你不推陈出新,并非是因为害怕失败,而是你没有用心的去想,到底什么样子的东西才能满足现在人们的消费理念和胃口。这完全是你一个餐饮部经理的失职!”

    卢明国还敢说什么?这一开口就被封住了,搞不好再说下去,自己也就滚蛋了。他们的主心骨都在苟青军的身上,看样子只有按照苟青军的办法去做了,想要以后的好生活好rì子,现在就必须放手一搏。

    “徐总,既然你把大家说的那么不值一钱,那为什么当年叶总能带领我们把星凯壮大。为什么你来了之后,我们就要为了你去改变。”苟青军道:“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我也只能抱歉,我们真的没办法继续伺候你的这些异想天开的想法。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另请高明。我们真的没办法继续在星凯和你继续合作下去了。”

    苟青军说完这句话,所有的人都没吭声,都目光坚定的看着阮清霜。徐云当然知道这是这群老狐狸和小狐狸们的计谋,他们就是要用这种集体走人的方式来唬住阮清霜,让阮清霜知道,星凯离开了他们,是真的不能继续转了。

    “苟经理,你怎么能这么做呢,若是大家都离开了星凯,那星凯怎么办,难道要关门吗!”阮清霜有些着急,她毕竟不可能像徐云那样沉得住气:“大家都心平气和的消消气,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不要意气用事。”

    听到阮清霜着急的口气,众人的脸色都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尤其是苟青军,他就知道这一招肯定有用。星凯大酒店的运营,完全是倚仗他们这些层做事情,如果没有了他们,所有的事情都集在阮清霜一个人的身上,她肯定承担不住。

    虽然阮清霜终于口软了,但徐云可不这么认为,他冷笑一声:“你们的意思,就是全部都辞职是吧。可以啊,我记得合同里面有写明,如果是被辞退的,是可以去结算到当天的工资,如果是自己主动提出离开的,不但拿不到钱,年之内还不可以在同地区做同样的职务。这是为了保护星凯的利益,如果有人违约,我有权利起诉你们。”

    徐云这话一出口,连阮清霜都跟着震惊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所有人都辞退?那星凯岂不是没有层骨架了,只靠着他们自己来管理其他员工,完全是不可能的!难道徐云疯了吗。

    苟青军被震的半天没合拢嘴巴,他怎么都没想到,连这样都没吓倒徐云,他竟然真敢说这样子的话。苟青军这么做也只不过是为了吓一下他们,绝对没有真的辞职的意思。可现在徐云一点面子不给,他完全明白什么叫骑虎难下了。

    所有人的期待都在苟青军的身上,而苟青军却在徐云面前吃了这么一个大瘪……这该如何是好?他要如何圆场才能保证所有人的利益?

    这时候,保安科的科长彭勇一看事态不对劲,马上就在队伍里站了出来,对徐云道:“徐总,我就觉得你的话有道理!现在不管怎么想,都是你的话有道理,做人就应该像你一样。”

    徐云微微一笑,看了这墙头草一眼,心想等到单佳豪来到,非要他安排你这墙头草去站上八个小时的岗,尝尝寒风吹骨的滋味:“彭科长,你去忙你的吧,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

    彭勇闻言,马上屁颠屁颠的离开了,他才不管那么多,他就是个保安科的,跟他们那些层不一样,他没什么其他本事,一家人都靠他吃饭呢还。他才不会因为怄气而辞职,先自保了自身再说其他的。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