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微微一笑道:“苟经理,当时叶总说你的时候,夸奖你刚直不阿,做事有能力,人品也好的不得了,所以星凯大酒店的所有层领导都佩服你,所以才让你做行政办公室经理的职务,因为你能和所有人沟通,协调,合作。”

    听到徐云这么说,苟青军的脸色多少有了几分笑容,急忙点头道:“是啊是啊,叶总当年跟我的关系自然是没得说,她很信任我,我做事也对得起她,酒店里的事情,只要是她交给我的,我都绝对很好很好的完成任务,酒店所有的层领导也都佩服我。”

    “如今能做到你这一步的行政办公室经理已经不多了。”徐云夸赞道:“就因为星凯大酒店有你,才给叶总省了很多的心呢,星凯大酒店若是离开你了,还真是不知道怎么运营才好呢,苟经理真是谢谢你,幸好有你。”

    苟青军被徐云说的一头雾水,但却不得不点头哈腰道:“不……不……不客气,看您这话说的,我,我对星凯只能说是尽心尽责,毕竟我就是吃这碗饭的,再说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哈,星凯大酒店没有谁都一样可以运行。”

    徐云点点头,对苟青军竖起了拇指:“苟经理,原本我还以为你不懂得这个道理呢,看来这个简单的道理你还是很清楚的。星凯大酒店就算是离开了叶法拉都能一样运营,你说对不对?”

    “是……是啊。”面对徐云给一个甜枣紧跟着就是一巴掌的行为,苟青军是敢怒不敢言,徐云想说什么他都很清楚。

    “或许有一类老板希望自己的团队里有一个你这样的人物,能给他省去很多麻烦。但也或许有另外一类老板都不希望自己的团队有一个你这样的人物,这样会威胁到老板的地位。”徐云淡淡道:“叶法拉是第一类的老板,因为她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亲自去做。苟经理,你觉得我和阮总,是那一类呢?”

    苟青军脸上仅存的强颜欢笑也已经消失不见了,他没有再说话,再说下去只会伤他自己的自尊心。

    阮清霜都知道徐云是什么意思,现在阮清霜也明白了徐云真正的意图,他就没准备让这些人好过。很多时候阮清霜都以为善良和仁慈能改变大部分人,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善良和仁慈,只能让一部分变本加厉。而只有威胁才能让他们乖乖就范。

    “苟经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我相信你的工作能力,你继续做你的行政办公室经理,或许明天我就会给你安排一个助手,希望能帮助到你。”徐云微微一笑,用目光告诉苟青军,这是他给他的最后机会:“还有,希望你跟人事部的顾经理说一声,我会给他们所有人都安排一个助手,这样可以配合他们更好的工作。”

    苟青军的脸色刚刚缓和一下,听了徐云后面的话就又不安了起来,这哪是安排什么助手啊,简直就是在他们身边安排自己的眼线,而且还说的这么正大光明。看来自己的好rì子算是彻底结束了。

    “如果没有事情的话,你可以走了。”徐云说完便下了逐客令。

    苟青军整个人都如同丢了魂魄一样站起身来,浑浑噩噩的转身离开总裁办公室。此时此刻,他心里万般思绪彻底凌乱了。一向做事情都胸有成竹的苟青军,第一次发现自己在这样一个年轻人面前竟然屁也不是。

    等到苟青军离开之后,阮清霜才惊讶的拉过徐云:“你去哪找那么多人给他们当助理啊!就算是去招聘会招聘,那也不可能明天说让人来上班,就能让人来上班啊,这可怎么办。”

    徐云仰头看着天花板,嘴角露出一个邪气凛然的笑容:“这还用得着招聘吗,我们在河东又不是没开过酒店,手底下那么多兄弟呢,随便拉一个就能顶替他们的位置。而且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准备好东西上路了,下午我们准备一下,给他们接风洗尘。”

    阮清霜惊讶的啊一声叫了出来:“不会吧?!你是说强子他们要来?”

    “对啊,已经在路上了。”徐云道:“只有让他们来了,我才能放心继续让你在星凯大酒店管理,不然的话,你被那些职场上的老狐狸们给欺负这么利害,我都根本不知道。”

    阮清霜脸上微微红了一下:“其实也没有,我突然出现,他们会有些不适应也是正常现象。可能时间久一点就会好很多。你也不至于这么大动干戈的把强子他们都叫过来吧。”

    “这可不是我逼他们来的,他们一直都想让我带他们到大城市打拼,也说过很多次想要去济北闯闯,现在我直接把他们扔到申江,岂不是一步到位。”徐云说的很轻松:“就算是猛龙过江也需要帮手,我们这才刚到申江,还没稳定下来,说不定还有很多麻烦呢。只不过现在马上要过年了,叶法拉还在这节骨眼上被抓捕,申江的地头蛇都冬眠了……”

    这番话阮清霜或许听不太明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徐云能想到这一步,就知道这申江不是那么风平浪静的地方。除了要面对果果的事情,他们能不能在申江混下去,也是个不小的挑战。现在还没什么麻烦,等到麻烦真的来了,那才有意思呢。

    “他们要过来,你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阮清霜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我快去给他们安排上住的地方吧。”

    “这个不用了,他们不需要住酒店里,我会给他们安排的。”徐云当然另外有安排,让他们来是工作的,不是享受的。现在徐云他们在叶法拉的别墅里搬出来,那也不能让房子空了,他会安排强子他们去住,这样若是冷尘安排人来查探,也能搅乱他的视野。

    刚才的事情结束之后,整个星凯大酒店里的气氛似乎变了一个样子,一直笼罩在阮清霜头顶的阴霾一扫而空,她做事情都觉得起劲儿。再也没有人敢在背地里给她穿小鞋,耍小心眼,她做事情自然是一帆风顺,一切指令都能顺风顺水的传达,一切要求都能被下面人全面贯彻。这才是阮清霜想要的那种结果。更让阮清霜舒服的是,所有人面对她的时候都多了几分敬意。

    怪不得人们都喜欢做老板的那种感觉,手下人的毕恭毕敬的确能给人带来相当大的虚荣心和满足感。

    阮清霜终于能松一口气了,徐云的强势回归给整个星凯大酒店的人都上了严厉的一课,被开除的两个层管理现在也是想哭都没地方哭。从苟青军开始,所有人都老老实实按部就班,谁都不想成为徐云下一个刀下亡魂。

    步飞梵整整研究了一上午的酒店管理学,但是这只有理论没有实践根本不科学,他真的想体验一下,只是碍于面子,不知道如何跟阮清霜和徐云开口罢了。

    但徐云似乎一眼就看出了步飞梵的心思:“酒店管理学是很有学问的,你若想真的理解那些理论上的东西,我给你一个建议,到行政办公室去,给苟青军做助手,让他把一切行政办公室应该学习的东西全部都教给你。”

    “我去给他做助手?”步飞梵不屑道:“我去了之后,他给我当助手还差不多呢。”

    “过度的自信那是骄傲。”徐云道:“苟青军能得到你叶姨的欣赏,绝对是有他个人的真才实学,我让你去自然有让你去的目的。毕竟你是星凯酒店的拥有者,你如果不能清楚你自己酒店的每一个部门,如果有一天问题都堆在你的面前,你将会一头雾水,甚至是被别人卖了酒店,你还会帮别人数钱。”

    步飞梵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便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乖乖按照徐云的吩咐去做。

    当然,徐云可不会只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去盯着苟青军,苟青军的心眼可多得很,等到强子他们来了,他还会安排强子也去行政办公室。毕竟他这次让强子他们来,就是为了接手星凯这些层领导的职位的。

    有了任务的步飞梵虽然表面平静,却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澎湃,马上就去找果果分享徐云给与他的这项重大任务了。果果也写了一上午的作业,虽然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实在小儿科,但毕竟有仇妍看着,果果不想要仇妍伤心,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

    现在步飞梵来了,她也终于能放松一会儿,玩起来自然是很嗨。

    徐云把强子他们下午会来申江的消息一宣布,果果更是兴奋的不得了,好久都没见他们了,真的挺想他们的。

    ……

    时间过得很快,吃过午饭简单休息了一会儿,很快就到了下午四点多。徐云刚准备打电话问问强子他们到哪了,手机就嗡嗡想起,是强子打来的,看样子,他们是到了。

    徐云才刚接通电话,强子急火烧天的就喊了起来:“哥!我们就在星凯大酒店门口呢!我说我们是你兄弟,这保安竟然不让我们进来!还说我们放屁呢!”

    “你把电话给他。”徐云好久都没听到强子的声音了,感觉实在亲切:“我跟他说,我看谁敢不让我兄弟进我们的酒店!”

    强子咕咚咽下一口唾沫,牛逼!云哥就是云哥!这才离开河东到申江几天呀,哎呀妈,就给整了这么一栋五星级的大酒店,真是让他们望尘莫及,强子一把将手里的电话扔门口保安队长彭勇:“云哥让你接电话!”

    彭勇傻眼了,难不成这群家伙还真是徐云徐总的朋友?他接过电话马上就点头哈腰是是是的一阵子,然后双手把电话还给强子,满脸阿谀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徐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