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了一切之后,徐云动身再次返回星凯大酒店。当他驱车来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说真的,徐云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敢出现在他面前。

    要知道因为那次任务痛失兄弟的事情,徐云差点就把他给杀了。也是从那件事情之后,这家伙就再也没有敢出现在徐云的面前。现在他能重新站在徐云面前,肯定是鼓足了相当大的勇气,而且他也用昨天发生在果果身上的事情证明了,他绝对不是江湖骗子。

    古醉人,他有神算子之称,上知天下知地理,可以通过星象来占卜各种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和危险。一直以来,徐云跟他的关系不错,因为古醉人也算是张太岁和王逸等人的后辈。因为古醉人年长徐云十几岁,多年来,徐云都是称呼他一声哥。他也没少帮徐云预测过凶吉。

    但就是那次任务,古醉人预测会一帆风顺,结果却因为警方高层的出卖,让徐云的龙怒特战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失去了银龙。无处发泄的徐云自然会把怒气烧到古醉人的身上,说他满嘴胡说八道,既然会一帆风顺,为什么又会折了银龙。而且还对古醉人痛下杀手,幸好被及时拦住,不然古醉人现在早就在阎王殿里跟阎王爷下象棋去了那次事情发生之后,古醉人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徐云的视野里。原本他就是一个云游闲散的人,这次出现在徐云身边,就是想要跟徐云证明,银龙的死跟他没有关系,他那次也绝对没有胡说八道过。

    “你怎么来了。”徐云淡淡道:“现在雾霾天气这么严重,你也看不见什么星象了吧,干脆别算命了,改行算了。”

    时间过了很久,徐云对古醉人的恨意也已经没有了,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理由去痛恨古醉人,古醉人算不出来银龙会在那次任务丧命完全不是他的原因。

    古醉人见徐云还是那么不冷不热的样子,表情也挺无奈的:“看样子我没有白白让林歌提醒你,你还是及时赶回申江解决了麻烦。”

    “别往自己身上贴金了。我会回申江可不是因为你,而是我正好这个时间要回来,而不是因为你让林歌转达我的那些狗屁话而回来的。”徐云碍于面子,当然不会承认古醉人算准了申江会发生的危险。

    古醉人也没有跟徐云争辩,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你能回来就好,我并没有指望你领情。我自己知道就好。当时我就知道,你不会因为那一件事情而永远堕落下去。异星总有升起的时候,你也总有成大事的一天,这些都是命注定的。”

    “别跟我说这些,我不相信命。自从那次事情发生之后,我就不相信什么狗屁命运。”徐云道:“我不相信银龙的死是命注定的,就是因为我的大意而照成的。你也别在跟我灌输什么狗屁命运了。我现在只相信,人定胜天。”

    古醉人点点头:“没错,命运安排是固定的,但人却可以有力量去改变,这一点我也承认。”

    “既然你承认,那你来这里找我做什么,要给我证明什么?如果你是为了证明你算准了申江会有麻烦,需要我回来化解,那好,你赢了。你已经证明了。是不是还需要我鼓掌叫好?说你很厉害?”徐云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可以满足你。”

    “我不是要来证明什么,我只是觉得对你有亏欠,我知道是时候来帮你了。”古醉人道。

    徐云不切的哼了一声:“很可惜,我不需要你帮我。我的路我会自己走。”

    “徐云,这么多年,我敬重张太岁如父,也把你当亲兄弟。”古醉人道:“虽然我们的交情并不多,但我答应过张太岁,不论怎么样,在你有困难的时候都要站出来帮你,我答应张太岁的事情是一定要做到的,不论是你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

    “那你想怎么样?”徐云道:“你是答应了,但我没说需要啊。”

    古醉人不再争辩:“我只是说一些话就离开,相信我,你需要知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工夫跟你瞎折腾。”徐云道:“还有,你说你的,听不听是我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多跟我废话。”

    徐云的冷漠似乎刺激到了古醉人,他没想到自己的好心会如此的当作驴肝肺:“罢了,我也不求你的谅解。我只想告诉你,你在申江来自东南亚的威胁还不到时候,而在琴岛的威胁却已经到了眼前,如果你不希望失去身边重要的人,就不要扭扭捏捏,深爱你的女人需要你,不然她的心境会因无法突破瓶颈不能支撑修为进步需要而亡。那条白唇竹叶青是生是死,决定权都在你身上。”

    嗡——!

    徐云脑子一下就空白了,古醉人的确是有两下子,这一点不管徐云如何否认,都是不能改变的。

    “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是什么人需要你的帮助我算不出来。但我想,此时此刻你心里已经很明白了。”古醉人道:“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我只是不希望你再因为失去身边至亲之人而落入人生低谷。我知道你还在因为银龙的事情而反感我,我也知道我永远不可能得到你的谅解。但我做到了我应该做的事情,就问心无愧了。”

    说完这番话,古醉人的身影便直接消失在夜色之,他没有奢想得到徐云的谅解,也没有奢想徐云会给他一个拥抱,叫他一声老哥。

    徐云许久都没有回过神儿来,古醉人的话让徐云心里充满了波澜,他知道,古醉人所谓来自东南亚的威胁是冥王岛上的冷尘。而琴岛需要他去拯救的人便是左媚烟。

    古醉人会透漏这么多的天机给他,难道就不怕遭到天谴吗?徐云不是不知道,古醉人这种真正的神算子,每次透漏天机都会得到相应的惩罚。就连古醉人自己都曾经说过,他准备再也不测算了,因为他算得出来,他若再透露天机,也会很快得到天谴了。

    然而现在古醉人又对徐云说了这么多……他不可能是为了证明自己什么而去冒这种遭遇天谴的威胁。古醉人这么做,完全是因为要完成他对张太岁的承若,对自己这个接触不多,却一见如故的小兄弟负责。

    “老哥……谢谢你。”徐云终于在古醉人的身影彻底消失的时候,念出这样一句话。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古醉人,但是他发誓,如果再次见到他,他一定不会再说那些伤人的话,他一定会叫一声老哥,陪他喝杯酒,下盘棋。

    走远的古醉人突然停下了脚步,他抬头看了一眼雾蒙蒙的夜空,两道星光划出交集。古醉人的脸色露出了一抹难得的微笑,他没有任何要求,只要是徐云能原谅他,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他就足够了。

    “张老爷子,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守护那小子到最后一刻。”古醉人看着天空自言自语道:“但是我怕我的时间不多了……呵呵,其实,人活了将近五十年,也真的是没有什么遗憾了。摆好棋盘等着我吧,哈哈,等什么时候我去找你,我们爷俩好好下一盘棋。”

    ……

    回到酒店房间,徐云的心里都充满了自责感。有些话他不知道如何说出口,憋在心口窝里相当难受。阮清霜似乎看出了徐云的不对劲儿,低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刚才不是还好好的?”

    徐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最近太累了吧。一直都没有时间陪你和果果,心里特别对不起你们。”

    “你不肯说我也不会强迫你说的。”阮清霜看得出来徐云笑容的勉强,他这番话是在逃避自己刚才的问题:“如果你累了的话,就去泡个热水澡,一会儿我帮你做一下推拿,我在酒店按摩会所里跟医师父学了几手。”

    “真的?”徐云不想让阮清霜担心,迅速收起自己心里的伤感:“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额,只是卫生间的按摩浴缸那么大,我一个人洗是不是太浪费了,哈,要不然一起?”

    阮清霜脸色一红,佯装嗔怒道:“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快点去洗你的。我去给你准备换洗的衣服……真是的,隔壁就是孩子,说话还那么没个正经的……”

    阮清霜一边说着一边去给徐云找换洗的衣服,心里却小鹿乱撞跳个不停,心里竟然会胡思乱想着若是真的两个人一起在浴池里……才想了一个开头,阮清霜就脸色一红,呀的叫了一声迅速扭头跑开,这也太让人脸红了!只是想想就心跳加速,满脸绯红。

    因为徐云带来的换洗衣服都在另外果果所在的房间,当阮清霜来拿衣服的时候,果果一眼就看到了阮清霜红透的小脸蛋,马上好奇的跑到阮清霜身边,笑嘻嘻的问道:“妈妈,我老爸是不是跟你说什么情话了?你的脸蛋怎么那么红?”

    阮清霜直接瞪了果果一眼就拿衣服走人,根本没敢开口接话茬。但果果看着阮清霜拿走了徐云的衣服,就恍然大悟了似的点点头,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要鸳鸯浴呢……”

    步飞梵正巧也在果果房间玩儿,闻言瞪着俩眼惊呼道:“不会吧,老徐还挺有情调的呀,刚跟他接触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很严肃呢。”

    “你懂什么呀,该严肃的时候当然要严肃,但对自己的女人,自然是要有情调咯。”果果一本正经道:“不然我妈妈又怎么会迷他迷到一发不可收拾呢。”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