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是阮清霜及时离开了,不然肯定会被这两个小家伙煞有其事的对话说的无地自容了。果果已经开始口无遮拦的跟步飞梵谈起了他们男男女女之间那点不得不说的秘密了,步飞梵听的是相当认真,从徐云如何英雄救美开始,一字不落的听果果侃了起来。

    阮清霜拿着徐云的衣服回到房间之后,突然想到一件不太对劲儿的事情,因为知道强子他们要来的事情,所以之前阮清霜也一直都没觉察,到现在才意识到客房部给准备的房间有点暧昧的意思。

    仇妍和果果一个双床位的标准间是铁定了的事情,而她们房间旁边的单人间是给步飞梵准备的。除此之外就是徐云现在所在的双人床豪华大标间了。难道是客房部客服安排房间的时候故意安排的?这简直就是明摆着让她和徐云一个房间啊。

    当阮清霜想明白的时候,为时已晚,现在去跟客房部要房间恐怕也难说还有,现在是年底了,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是预定出去的。就算有空房,那也是给客人预留的,总不能说去住就去住。

    看来她只有去跟步飞梵商量一下换房间了,放下徐云的衣服,她就迅速返回。正好步飞梵还在听果果侃的起劲儿,没有离开呢。

    “小步,跟你商量个事情怎么样啊。”阮清霜微微一笑道:“虽然有些突然,但我想你应该可以理解的。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把你的房间让给我住?你去跟徐云一个房间,这样的话……你们两个也能聊聊天,促进促进感情什么的。你觉得怎么样?”

    步飞梵一听到挺精神的,这当然好了,他自然是愿意跟徐云一个房间,这绝对没问题呀。晚上若是能跟徐云聊的话题多一些,说不定还能知道一些特殊的秘密呢。毕竟他现在对徐云充满了神秘感,就因为凯·马修对徐云的示好。

    就在步飞梵即将答应的那一刻,果果突然偷偷伸手在步飞梵的背后掐了一下,这小家伙的动作要多隐秘有多隐秘,除了步飞梵脸色表情扭曲一下之外,绝对没有人能看得出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挨掐了的步飞梵马上明白过来果果的意思,当机立断,直接就给阮清霜拒绝了:“对不起,霜姨,我自己一个人睡觉习惯了,如是突然旁边有个人,肯定睡不着。”

    阮清霜表情尴尬了一下,又试探性的道:“那,那你难道就没很多话想跟徐云聊吗?”

    “有是有,但晚上毕竟是睡觉的时间,那个……我,我还是白天有时间了再聊吧。”步飞梵的回答让果果非常满意,他也心里呼的松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他这个小妹妹的鬼心眼可比他要多很多啊。

    在果果的眼神儿示意下,步飞梵打了个哈欠道:“我今天实在是挺累了,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霜姨,果果,你们也早点休息。”说完,不等阮清霜再开口,步飞梵就开门一溜烟跑走了。

    阮清霜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果果,去健身房健身的仇妍还没有回来,再说,她也没办法跟仇妍开口说让她去跟徐云一个床上睡吧。这样想来,她只能把希望的目光投放到果果的身上。

    果果的答案就更简单了,直接踢掉鞋子钻上床。

    阮清霜当然知道这小鬼脑子里想的什么,也不再求她,无所谓,不就是跟徐云睡一张床吗,之前又不是没有过。而且她既然早已经做好了随时做徐云女人的准备,又有什么好羞涩的。该来的总会来,或早或晚。

    当阮清霜再次回来的时候,徐云已经洗完澡在浴室出来,湿漉漉的头发下,健美的身材棱角分明,一道道的肌肉划出完美的曲线,这对女人的杀伤力无疑是巨大的。至少阮清霜在这一刻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

    “我……那个,今天房间……安……安排的出了点差错,我们就先,先在这一个房间凑合一晚吧。”阮清霜语无伦次的道,目光恍惚的看向一侧。

    徐云腰间裹着浴巾,拿起阮清霜给他准备的换洗衣服,笑了笑:“这还叫凑合,五星级大酒店的豪华标间,可真一点都不凑合。现在年底开会的多,商旅也多,能有房间给我们空出来就很不错了,哈,你去洗澡吧,我刚才已经帮你放好水了。”

    阮清霜被徐云的自然给触动了,也放下心里的那一抹顾虑,深呼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变得大方起来,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拘束的话,便去浴室洗澡。徐云能给她亲手准备洗澡水,这对于阮清霜来说已经是莫大幸福的事情了。

    或许是因为激动,或许是因为兴奋,或许又是因为不好意思,总之阮清霜在躺入按摩浴池的那一刻,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刚才只是顾着进来洗澡了,却忘记了把自己要换的干净衣服拿进来……这也太尴尬了吧,自己的衣服还在果果跟仇妍的房间放着呢。

    她又没有带手机,也不知道如何跟徐云开口说……算了算了,罢了,大不了洗完之后跟徐云一样,直接裹上浴巾出去,反正晚上就睡觉了,明天早上让徐云去跟果果说,把她衣服送过来。

    放松心态之后,阮清霜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将自己一天的疲乏全部洗干净,才出浴擦干了身体然后裹上浴巾走出来。

    徐云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听到声音一扭头,哇,简直就是惊为天人!

    阮清霜那一绺靓丽的黑发如银河落九天般倾泻下来,弯月般的凤眉,一双美目如星辰如明月,玲珑的琼鼻,粉腮含嗔,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脸颊红晕片片,晶莹剔透胜雪般的肌肤肤色奇美,身形婀娜,国色天香……都说美人出浴的刹那是最美的,但是这出浴之后围裹着浴巾那种若隐若现的感觉,其实是对男人更加有诱惑力的。

    徐云看的眼睛都有些发直,只能伸手在被窝偷偷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这才回过神儿来。他这无心之举却还得阮清霜红透了脸,阮清霜只能隔着被子看到徐云把手挪到了大腿根处,她哪知道徐云是在偷偷掐自己,让自己别想入非非,她还以为徐云那是在……

    “现在的娱乐节目也太没有下线了。”徐云指着电视转移话题道:“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为了搏出位,为了操作,多么没有节操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原本娱乐圈风气也挺好的,都是被这些人给搅浑的。”

    徐云一边说,一边示意阮清霜上床休息,阮清霜也只能借着转移尴尬的时机上床,躺在徐云的旁边一起看电视。这种感觉让阮清霜心里很舒服,就好像小两口一起……说不上来的那种幸福和甜蜜。

    很快,自然便化解了尴尬,徐云和阮清霜被电视娱乐节目里面无节操无下限的家伙们逗得哈哈大笑。很快,电视又播放到一个关于恋人节目,讲述一对聚少离多的恋人是如何维护感情的,节目很感人,看的阮清霜都红了眼眶。

    “这次你能在申江过多久。”阮清霜突然问到这个问题,说真的,徐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今天他碰到了古醉人,古醉人跟徐云说的那番话,徐云不敢不相信。

    徐云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或许我明天还要出去一下……”

    说完,徐云沉默了一会儿,他想如何开口去解释,但阮清霜却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对他道:“我理解,你有你的事情要处理,我不会成为你的枷锁和羁绊。只是我希望假期里你能多陪陪果果,她其实比我更需要你。”

    “那明天我就带她去琴岛,看看海,吹吹风,散散心。”徐云道:“星凯大酒店的事情有强子他们帮你,我也能放心很多。”

    阮清霜点点头,看上去挺开心的:“你能带果果去散散心就太好了,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担心一件事情,那就是过年。这是果果失去唯一亲人爷爷的第一个年头,年对于我们华夏人来说代表着很重要的团聚,我怕果果心理上会不舒服,毕竟她年纪还小。”

    其实徐云也想到这个问题了,现在阮清霜说出来,他反而更容易不顾及的去开口了:“果果至少还有仇妍陪她,有我们陪她。反而,我更担心的是你,你也有家人……”

    阮清霜听到徐云的话,马上陷入了沉默,她的家人或许已经不算是家人,当年她毅然离开的时候,就彻底切断了跟家里人的感情。为了那该死的婚约,为了那所谓的物质,她根本无法接受家人对她的安排。

    对于阮清霜来说,家人是即可爱又可憎的,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也已经不是她离开家的第一个年头了,之前难熬的滋味她都尝到过,所以她才会不希望果果跟她一样。

    现在阮清霜早已抛开那些心灵上的枷锁:“在我央求的时候,在我祈求的时候,我的家人从未把我当作家人一样,他们只把我当作是商品,当作是换取物质的筹码,在那一刻,我就没有了家人。虽然这些年我也挺想念他们,但这或许就是距离的原因,只有距离才能产生思念,而真的在一起了,他们能给我的永远都是痛苦,除了痛苦,全部都是痛苦。”

    徐云知道自己的话触碰到了阮清霜脆弱的心灵,淡淡道了一声:“对不起……别想那么多了,时间不早了,快点睡吧。明天强子他们第一天来上班,你还要帮着他们介绍一下各部门的经理呢。”

    “嗯,晚安。”阮清霜点点头。

    徐云在这一刻突然伸过手将她搂入怀,这种温柔让阮清霜迅速抹去了一切不愉快的回忆。徐云只希望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即便是她失去了一切,她仍然还有他,还有果果,还有这里的这些“家人”们。

    有爱的地方就有家。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