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阮清霜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徐云已经不在房间,自己的衣服也整齐的被叠放在枕头旁边。虽然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阮清霜依然难免会有些失落,她迅速穿好衣服离开房间,就听到隔壁屋传来徐云爽朗的笑声和果果兴奋的尖叫。

    果果当然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兴奋,因为徐云要带她去琴岛看海,华夏有海的地方很多,但琴岛不一样,或许那里的海不是最出名的,不是最干净的,也不是最美丽的,但却是跟燕京一起举办过奥运会的,其他城市海边有的,这里都有,而这里海边有的奥帆心却是其他城市所没有的。

    张太岁会那么一心要把他的影视帝国建立在琴岛,或许就是因为这座城市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吧。比琴岛干净的海滨城市有大连,比琴岛美丽的海滨城市有亚,比琴岛富裕的海边城市就更不用一一举例了,但琴岛在某种程度上的国际影响力是超过那些城市的。

    按照道理说,这个项目原本就应该是在徐云继任之后才启动,这是张太岁留下来的遗命,而佐媚烟却仍然在不留余力的帮助徐云处理着天娱集团的各项重大事件。不是佐媚烟不愿意放下手的权利,而是她真的不希望看到徐云操心劳累,她希望自己可以帮徐云做好一切,让他轻轻松松的接手天娱集团,高枕无忧,没有任何烦恼和烦心的事情骚扰他。只有这样,佐媚烟才觉得自己对得起师父张太岁的信任和嘱托。

    这么简单的道理徐云不是不懂,他一直没有接手天娱的原因也很多,并非只是因为自己对娱乐公司不感兴趣,而是他怕当他真的接手之后,佐媚烟的精神寄托会消失,佐媚烟这辈子最敬重的人就是张太岁,因为张太岁的原因,她才能一心扑在天娱集团上,而不去想那些乱八糟的事情,如果现在突然间没有了精神寄托,她必然会去想那些徐云不希望她去想的事情。

    背负在佐媚烟身上的血海深仇没有那么简单,徐云真的不希望她会为了那个现在根本报不了的仇而心怀恨意。徐云希望佐媚烟能早rì走出那个阴影,毕竟她的灭族仇人绝对不是他们现在能触及到的大人物。

    徐云之所以一直都迟迟不肯接手天娱集团,就是为了让天娱集团的各种繁琐事情去牵制佐媚烟的精神注意力,让她逐渐去淡化心里的仇恨。当然,关于她身上发生的事情,徐云早晚会帮她讨个公道,但不是现在。毕竟对方太强大,连王逸这种宗师境的高手在他面前都没有胜算……

    ……

    果果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心直接就飞到琴岛去了,看到阮清霜推门而入,果果的脸色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妈妈,昨天晚上睡的好不好?嘻嘻,今天早上可是果果去帮你送的衣服,我可是看到你都露出大腿了。”

    阮清霜脸色一红,瞪了眼果果:“谁让你昨天都不肯跟我换房间呀,真是白疼你了。”

    果果故作委屈的样子:“就因为妈妈平时对果果太好了,所以果果才不肯跟你换房间嘛,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哟。嘿嘿,我要去把一个好消息告诉小步哥!”

    早已起床走出房间的步飞梵在走廊就听到果果兴奋的声音了,直接推开她们的房门问道:“什么好消息?看把你兴奋的,难道了彩票了。”

    “这可比彩票还要开心。”果果得意道:“老爸要带我去琴岛散散心,哈哈……哈……”果果的笑声突然变了个腔调,她突然意识到,如果徐云只带她自己一个人去的话,会让步飞梵很没有面子,会有很大的失落感,但现在徐云又没松口说也带步飞梵一起去,果果觉得自己冒失的宣布,有些不够仗义。

    但步飞梵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反映要比果果想象的淡定多了:“去琴岛啊,嗯……那地方不错,挺好的。啤酒一条街上有各类海鲜小吃各种啤酒,很多地方冬天都不喝啤酒,但琴岛不一样,很多琴岛人都说,在琴岛,冬天不喝啤酒的就不是琴岛人。”

    “你去过?”果果心里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果步飞梵去过琴岛的话,这事儿就好办多了,至少他不会那么失落。

    步飞梵却完全出乎果果意料的摇摇头:“没去过,我只是听说过。哈,果果,你去了一定要吃辣炒蛤蜊,要生吞牡蛎,还有烤海星,听说都是特美味的东西。祝你们玩的愉快。”

    果果这下是不知道如何接话了,自己的炫耀在这时刻是显得如此苍白无力,虽然在步飞梵的表情上看不到半分失落,但是一句“祝你们玩的愉快”,还是让果果以她孩子的第六感,感受到了步飞梵深深隐藏在心底的失落感。

    徐云终于开口了:“什么叫祝我们玩的愉快,你又不是不跟我们一起去。”

    一句平淡的语言,在步飞梵心灵深处激起了层层浪花,但是男生那无聊的自尊心却让他强迫自己克制内心的狂喜,故作平淡道:“我也去吗?可是……我不是还要在酒店学习管理经验吗?”

    果果毫不犹豫就给了自己这个小哥哥足够的台阶下:“学习酒店管理经验的机会多的是,但去琴岛的机会可就这一次哦。小步哥,我知道你是个超爱学习的人,但是果果还是希望你能陪我一起去玩。”

    步飞梵挠挠头,脸色带着憨憨傻傻的笑容道:“哈哈,那……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吧。”

    说真的,徐云一开始并没有准备带步飞梵去琴岛,他对步飞梵要求还是挺高的,希望他能尽快的掌握他需要掌握的酒店管理学知识。但现在想想,徐云似乎有些急于求成,不管怎么说,步飞梵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他的心智或许比同龄人成熟,但这并不代表他就必须做比同龄人更难的事情。

    这对于果果来说是个散心的好机会,对步飞梵来说又何尝不是呢,他也要度过没有叶法拉陪伴的第一个年头。

    想到叶法拉,徐云只能希望她能用最好的表现提前释放,因为她给出的线索,申江警方破获了相当大覆盖面的一个贩毒网,这也可以说是叶法拉的功劳吧。人总会犯错,但迷途知返的话,又为何不给她一个机会?

    “你们去了一定好好玩。果果,记得听你老爸的话,不要欺负你小步哥哥。”阮清霜其实也特别想去,但她知道徐云去申江肯定不只是散心,果果和步飞梵去,有仇妍能照顾他们,而她若是去了,必然会让徐云分心,再说酒店现在又面临改革大换血,她也实在是走不开。

    果果立马立下军令状:“老妈,我办事儿你还不放心吗,这是必须的!我一定会照顾好小步哥,如果他不听老爸的话,我一定帮老爸看着他。”

    步飞梵一头黑线,这明明是说你呢吧?怎么突然就转到哥身上来了。呼,就算我想不听话,那我也要有那个本事吧,跟在徐云身边,哪有他步飞梵不听话的份儿啊。连他师父凯·马修都对徐云分敬畏,就更别说他步飞梵了。

    “仇妍,他们就交给你了。”阮清霜看了眼仇妍,自从两人在阳台谈心之后,关系明显的拉近了很多。

    仇妍笑着摇摇头:“这次我不跟他们一起去,我留下来帮你。我都跟徐云说了,现在你最需要帮助。因为强子他们都来了,徐云又不在,而且也到年底了,他担心下面那些层会在他离开的时候又整一些鬼点子,让我留下来帮助你。”

    “你不去?那果果怎么办,谁看着果果呀?”阮清霜不禁惊讶道。

    徐云拍拍胸脯:“这一点你就放心吧,只要到了琴岛,我保证给果果和小步找一队保镖随时看着他俩。你听我的没有错,我让仇妍留下来,自然就有我的道理。放心吧,这俩孩子跟着我,绝对不会出问题。”

    果果和步飞梵跟着徐云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一点阮清霜丝毫不会怀疑,让她吃惊的是,仇妍竟然能放得开果果了。这让阮清霜一时之间还真有些不敢相信呢。

    当然,这一切也都归功于徐云,今天天还没亮,徐云就叫起了仇妍,跟她商量这件事情。徐云觉得如果仇妍一直跟着果果身边,就总会让果果心里顾虑很多,让她总会觉得自己不是普通的小孩,她身边有随时出现危险的可能。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果果的心态会形成一种习惯,她会习惯性的没有安全感,虽然表面上果果肯定不会表现出来,但是这却绝对是不可避免会存在的。现在也是时候试着放手,在果果身边能有人保证她安全的时候,徐云希望仇妍能给予果果足够的空间,让她忘掉自己的不普通,让她不要总觉得自己身边存在着危险。

    仇妍对徐云这番话非常认可,她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经常在果果身边给果果带来的那种感觉,果果还小,如果这种没有安全感的心理形成固定了,以后长大必然会很难去相信任何人,接触任何人。

    所以仇妍愿意相信徐云,听徐云的,趁着果果交到第一个亲密朋友步飞梵的机会,给果果足够的个人空间。让她能够无忧无虑的渡过自己的这次远行。所以仇妍才决定自己留在申江帮阮清霜打理酒店。

    仇妍能留下来,徐云也放心很多,就算那些层想要刷阴,也有仇妍守着呢,肯定不会让他们得逞。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