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清霜很快给果果和步飞梵收拾了行李,又千叮咛万嘱咐,似乎每一个当妈的都会这样,华夏有句古话说得好,儿行千里母担忧。虽然阮清霜不是这两个孩子的亲妈,但是她却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这两个孩子。那种深深的母爱感化着果果和步飞梵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对于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母爱这种东西是最平常不过的,因为他们每天都被包围在母爱之,对他们而言,母爱甚至是一种让他们讨厌而又反感的唠叨。如果他们真的能体验一下没有母爱孩子们的感受,或许就不会再这样如此的不懂珍惜了。

    果果和步飞梵享受着这份母爱,享受着阮清霜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说着……过马路要注意安全,去海边要小心谨慎,吃东西一定要找卫生的地方,千万记得多喝水,出门要带好帽子海风太凉……

    一遍一遍的叮咛和嘱咐,成为了果果和步飞梵两人心永远都不舍得忘记的温暖回忆。他们谁都没有不耐烦的说知道了,果果一次次的保证自己会乖,步飞梵一次次的点头答应阮清霜的嘱托。这一刻,他们甚至没有了急于出发的那种迫切感,反而希望时间能够停留的再久一些。

    没等徐云带两个孩子出发,强子他们众人就纷纷来到了酒店,毕竟是第一天来星凯大酒店做事,心情兴奋激动又睡不着觉,自然醒了个大早。

    得知徐云要带果果和步飞梵出去游山玩水,可把单佳豪给羡慕死了,他真希望自己也年轻个五、六岁,这样说不定也会带他一起去琴岛看看奥帆心了:“哥,啥时候也带我们去玩玩。”

    “你放心吧,机会一定会有的。”吕峰到:“你还真以为云哥有时间去玩儿啊,唐氏集团的唐总在建设河东人工河商业街的同时,还揽下了天娱集团在琴岛建立影视广场的项目,云哥肯定是要去看看项目,顺便让果果和步总去玩玩,你就老老实实在酒店管好你的后勤吧。”

    徐云微微一笑:“没错,以后大家都有机会,等到酒店运行一切正常了之后,琴岛影视广场也应该差不多竣工了,到时候我会让你们都当嘉宾,让你们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些国内甚至是国际上的一线明星走红毯过来给你们招手鞠躬。”

    强子一拍大腿,这画面只是想想就让他感觉爽爆了:“哥!我知道你说话从来都是说到做到,我可太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了。”

    “放心吧,很快的。”果果小大人似的道:“那我们就把酒店交给你们了,希望回来的时候,酒店能大变样,那些个乌八糟的人,我小步哥可不想再看到。”

    因为知道步飞梵是徐云的干儿子,而且也是酒店的真正拥有者,所以众人对他也尊敬有加,单洪宁拍胸脯保证道:“就请步总放一百个心,你不想看到的那些人,我们绝对一个都不留,只要抓住一点点小辫子,那就让他们直接滚蛋走人。”

    步飞梵都被叫的不好意思了,连连摇手说:“你们叫我名字就行……”

    “好了,不跟你们扯皮了,时间不早了,让霜姐带你们去找各部门经理吧。”徐云道::“我们要走了,回来一定会给你们带礼物的。”

    众人排成一排目送徐云开着那辆宽大吉普大切诺基离开,果果和步飞梵在后排上兴奋的叽叽喳喳聊个不停,但凡是步飞梵听说过琴岛有的,不论是好玩的还是好吃的,他都给果果一一讲述,果果是越听越兴奋,恨不得现在就插着翅膀飞过去。

    徐云在高速公路都开到一百八十迈了,果果还嫌弃太慢呢。一个劲儿的责怪徐云为什么不会瞬间移动这种超能力,徐云听的是一头雾水,真想问问果果是不是以为自己在拍《来自星星的你》,把他当作都教授了。

    “对了,老徐,你去看琴岛的影视广场做什么,那不是天娱集团多年之前就说要建的吗。你跟天娱集团什么关系?”步飞梵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他这才意识到,徐云还真不是普通人呢。因为天娱集团每年都会在年底的时候来星凯大酒店开年会,所以叶法拉自然知道白唇竹叶青佐媚烟,步飞梵也在叶法拉的嘴里听到过几次,据说那女人很不一般,是当年传奇人物张太岁的关门弟子。

    徐云想了好一阵子,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果果却一点都不客气:“天娱集团就是我爸的,只不过我爸现在不想接手罢了。”

    我噗!步飞梵差点就喷血了,我勒个去,这消息也太劲爆了吧。天娱集团是老徐的?这尼玛是天方夜谭还是他在做梦。虽然步飞梵跟果果认识不久,但他却很了解自己这个小妹,果果是绝对不会乱说话的,绝对不会说些无生有的话。

    最重要的一点,果果说这话一点都没有吹牛和玩笑的意思,满脸写满了平淡,就是在叙述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而已。

    “果果,做人要低调。”徐云无奈的摇摇头。

    果果吐了吐舌头,自言自语着:“这又不是跟外人显摆,跟自己人说说而已,反正早晚小步哥也会知道,你是他干爹哦,对自己的干儿子还隐藏那么深干嘛呀,不怕以后吓着他。”

    步飞梵哭笑不得:“我现在已经吓到了,老徐……之前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很不屑,那天之后我开始对你充满了好奇,现在你已经让我开始仰慕你了,你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你到底还有多少让我惊掉下巴的事情。”

    “你想多了,天娱集团可不是我一手打拼的。就好像你拥有了星凯大酒店一样,是叶法拉留给你的,而你又无法自己打理,所以叶法拉找我帮忙。”徐云道:“天娱集团属于我,就跟星凯大酒店属于你是一个道理。”

    步飞梵这下就更不得了,激动的站起来,脑袋嘭一下猛碰到汽车车顶才啪唧重新坐下,满眼都是崇拜和惊讶的神色道:“老徐,你是说,天娱集团是张太岁留给你的?!你认识张太岁?!那个地下世界传说的大人物!?”

    我擦,至于这么激动吗……徐云在车内后视镜看了步飞梵一眼,尽量说的平淡无奇:“认识,他跟我的关系,就比如我跟你的关系。”

    “靠!”步飞梵再次激动的站起来,哐一声脑袋又挨一下:“我勒个擦,不是吧!张太岁是你干爹!?那就是说,他是我干爷爷?!”

    果果示意步飞梵别激动:“没错,没错,不只是你干爷爷,也是我干爷爷呢。”

    徐云真搞不懂,一个已经入土了已故的老者,为什么会给步飞梵如此强大的震撼呢。步飞梵对张太岁产生的兴趣绝对不只是一点点,是非常非常浓厚的。

    步飞梵恍然大悟的点着头:“老徐,怪不得你这么神秘,怪不得连我师父马修都对你充满了好奇。原来你还有这么传奇的故事……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猎人学校了,我干爷爷是那么厉害的人物,肯定不会希望自己的干儿子是菜鸟,所以就把你送去了猎人学校,对不对?”

    徐云真想一脑袋撞方向盘上,这家伙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看样子步飞梵对那天徐云提起的猎人学校很感兴趣……

    等一下!徐云心里有了这不祥的预感,他又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步飞梵,非常认真的对他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猎人学校,我那天是胡说八道,你就别再想想四了。现在这个社会是靠脑子的社会,有脑子就足够了。什么地下世界什么武力都没用。”

    步飞梵点点头,说了一声是,但是看得出来,他对徐云这番话一点都不认同,因为他觉得一个人若是想在这个社会上立足,没有两把刷子根本不可能。真正想要成为大人物,只是有脑子也不行,必须智勇双全。

    自古以来成就一番大事的人,全部都是脑力值和武力值并存的。就好像现在的徐云,就是步飞梵最近的目标,既有脑子,也有身手,只有这样才能真的在这个社会上呼风唤雨。

    “果果,你不是说你想吃什么海洋大杂烩吗,可以问问你小步哥听没听说过哪里的好吃。”徐云赶紧把话题交给果果,让果果去转移步飞梵的注意力,现在猎人学校对步飞梵这小子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但徐云可不希望让他去那种地方。

    果果这人精当然明白徐云的意思,赶紧拉着步飞梵的胳膊道:“对对对,海鲜大杂烩去哪个地方吃比较正宗?”

    幸好有果果,步飞梵才能不厌其烦的给果果聊起来,哪条路上的海鲜大杂烩出名,哪条路上的海鲜小炒更霸道,哪条路上的鲜扎啤是几厂几厂的,更新鲜,口感更好。虽然没来过琴岛,但步飞梵知道的还是很不少,这就要感谢他学校里的哥们儿,他那哥们儿家里就是在琴岛做深海海鲜生意的。

    徐云暗自庆幸把步飞梵也带来了,若不然真担心他一个人留在申江也会胡思乱想,真的出了事儿就麻烦了。希望这次琴岛之行能让他忘掉什么地下世界高手如云的故事,忘掉什么猎人学校成就传奇的典故。

    他不希望步飞梵去遭受那种非人的训练和折磨,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徐云根本没办法去给叶法拉交代。毕竟这是叶法拉嘱托给他的事情,徐云既然答应了,那就要做到,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完成。

    十个小时的路程,汽车终于来到了琴岛高速公路的出口,徐云交了高速费,伸了个懒腰,直接就奔着琴岛影视广场的方向赶过去。虽然天色已经暗下来,但徐云相信佐媚烟和唐九一定都在全速的追赶工期。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