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的到来让所有人都很兴奋,这一点是非常明显的,不管是佐媚烟还是唐九,虽然都是商界上的女强人,但女强人也是女人,当自己身后没有什么依靠的时候,也会感到非常疲惫和劳累,而徐云的到来则是带给了她们一种身心上的放松。虽然不需要徐云做什么,但这种依靠还是让两人感到轻松。

    饭桌上徐云将步飞梵逐一的介绍给了众人,对于徐云这个干儿子,所有人的表现都很友好,至于果果就不用多说了,原本她就自来熟,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林歌也在欢快接受了自己将作为果果和步飞梵在琴岛游玩时期的贴身保镖。

    以林歌现在的实力水准,一般人恐怕是不可能触碰和伤及到他,除非是碰到特殊意外。更何况在林歌之外,王泽也被佐媚烟安排到他们身边随身保护,兼职司机和提款机,果果和步飞梵两人在琴岛的一切开销,佐媚烟都包了。

    这无疑是一种迅速拉近关系的手段,虽然果果和步飞梵都不是那种缺钱的孩子,但对于佐媚烟的大方还是充满了好感。徐云对佐媚烟的这种做法也没任何异议,他知道佐媚烟的想法,只是想跟自己身边的孩子关系亲近一些,不希望所有人在她面前都那么拘束。

    吃饭的时候唐九详细的跟徐云讲了关于琴岛影视广场的建筑计划,大约一周之后,所有的工程技术人员和工程工作人员都要准备返回自己家乡过年,春节期间的一周工程将停止,年后迅速恢复,并且进入到全面抢赶工期的进度之。

    按照常理说,这样一个耗资巨大的工程或许需要两年以上,但现在以他们一边施工一边装修,双管齐下的方式来看,他们将节约一半甚至是一半以上更多的时间,如无意外,工程绝对用不了一年便可以结束,若是整年的天气都好,也没出什么重大变故,或许只需要十个月的功夫。

    徐云对于唐九的分析给了自己很认真的建议,唐九也都虚心采纳了。

    一顿饭吃了一半,徐云终于得空开口问了佐媚烟一句:“冬哥呢,怎么到现在还没见他。上次的事情幸亏有他帮忙,我怎么都应该敬他一杯酒。他是有事情没过来,还是……”

    “他现在不在琴岛。”佐媚烟打消了徐云的疑虑:“回到琴岛之后,伍元冬就像是有什么心思似的,我问了他好几次,他都说没事儿,第二天他就跟我说想要请假一段时间,让他休息休息,他想放松一下心情。”

    徐云皱了皱眉头,这不像是伍元冬的作风,他不可能因为一次东北兴安岭的雪林之行就患上忧郁症吧:“然后呢。”

    “然后我当然是要答应了。”佐媚烟耸耸肩膀:“我觉得他需要休息,便给了他无限期的假期,我想或许他有可能想回太弯岛看看吧,我想他是想念家人了吧,所以才放心让他离开,但后来我发现他并没有带走自己前去太弯岛的一些证件。”

    “他不会冒失的回太弯,莲会在太弯势力强大,如果他能待得住,当年也不会跑到华夏北方的城市如此低调的在天娱集团讨生活。”徐云道:“他应该不会贸然回太弯,这件事情有蹊跷。”

    嘴上这么说,但徐云的心里却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测。在申江的时候,阮清霜跟自己说秦婉儿正在负责一个很大的案子,前来者是太弯岛的重大疑犯。如果徐云的大胆猜测没有错的话,这个重大疑犯说不定跟莲会是有关系的,也是跟伍元冬有关系的。

    至少徐云现在找不到伍元冬任何会回太弯岛的理由,而他唯一离开众人身边,应该是有这么两种可能,一种是怕自己在琴岛的事情暴漏,给其他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一种就是他跟那太弯岛的重大犯罪嫌疑人有什么联系,现在人已去了申江。

    这是徐云能想到最接近现状的两种可能性了。如果不出意外,他更愿意去相信第一种。当然,这也不是完全没可能有第种可能性的存在,徐云毕竟是人不是上帝,他也只是做一些猜测而已。

    想到这里,徐云不禁有些担心秦婉儿了,开始徐云听阮清霜那么说,并没有把那什么重大嫌疑人放在眼里,徐云觉得只要是能被警方监控的,应该也不算什么厉害人物。但现在想到这重大犯罪嫌疑人竟然有可能跟伍元冬有关系,那说明也是莲会那条大船上的,那可就不是什么简单好惹的家伙了……

    “临走的时候他都说过些什么吗?”徐云对伍元冬还是挺关心的,人的缘分往往取决于性格。

    佐媚烟摇摇头:“如果他能说点什么的话,我早就把这事儿告诉你了,就是因为他什么都没说,我才不知道如何跟你开口解释呢。”说完,佐媚烟自言自语道:“还不如当初不知道他的身份呢,这样我还能不答应他,但现在他说什么我都不好意思拒绝了,跟你又是哥们又是兄弟的相称呼,我一个做弟妹的怎么好意思说不行……”

    徐云被佐媚烟搞的哭笑不得:“得得得,算我什么都没说,反正冬哥也不是岁小孩,他当年能在莲会手里逃到天娱潜伏,那就说明他就算打不过,也有逃的本事。我们就别多操心了。顺其自然,如果他会回来,早晚会回来,如果他不会回来,盼也盼不来。”

    佐夜明唉了一声:“姐,我就说了,你别突然搞什么增加工资之类的事情,这下冬哥觉得压力山大,跑了吧。毕竟他以前拿那点年薪只是开车的司机,你一下涨了十倍身价,这不是明摆着还要人家做其他事情吗,若是我,我也不干,我也走。”

    “他就算是只做司机,我也不可能还给他那么点钱吧!”佐媚烟狠狠瞪了弟弟一眼:“再怎么说人家也是莲会一堂堂清水堂的堂主,你以为跟你似的,就知道混吃等死!闭嘴,这没你插嘴的份儿。”

    佐媚烟之所以会生气,就是因为她自己也怀疑过是自己给他涨工资的行为让伍元冬感觉到不自在,所以伍元冬才离开的。但她始终不肯承认是因为她的原因,所以现在佐夜明提出来这个问题,让她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

    佐夜明被骂之后马上老老实实的闭嘴吃饭,他自己姐姐的脾气他自己清楚。

    “放心吧,不会有这方面的原因。”徐云安慰佐媚烟道:“冬哥之所以会走,肯定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绝对不是我们想要求就能留下他来的。你也别多想,这事儿我能肯定,一定是冬哥个人的原因,我了解他。”

    “有你这句话,我心里舒服多了。”佐媚烟表情失落道:“其实冬哥跟我当了这么久的司机,一直以来都尽心尽责,突然说走就走了,我还真的是挺失落的。想到自己曾经有些行为,也觉得挺对不起他的。”

    这些对话听在步飞梵跟他的朋友王悦耳朵里,简直就是惊掉了两人的下巴。

    虽然他们只是学生,但是有关于莲会的大名他们却都很清楚,都听说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在他们的内心世界里,莲会就是那种特别特别牛逼的存在,别说莲会的五大堂主是他们所有年轻人敬仰的对象,就算是让他们去里面做一只充当炮灰的小喽啰,他们都觉得是一种荣幸。

    “老步……你是怎么认识这么牛逼的人,你这么吊,你班主任知道吗?”王悦低声对步飞梵道:“我勒个擦,如果让你班主任知道,我看他以后还敢不敢罚你的站,你老子一句话就能灭了他全家,我去,我到现在都跟做梦似的,莲会的清水堂堂主竟然是你这干妈的司机……你今天让我来,可真是让我开了眼了。兄弟服你了,以后说什么都要跟着你混。”

    步飞梵哭笑不得,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徐云了,徐云越来越比他想象的厉害,甚至于他现在都对徐云产生了一丝畏惧的感觉。这种感觉可是他第一次见徐云的时候绝对没有的,第一次见到徐云的时候,步飞梵甚至还天真的想过要让徐云畏惧他……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竟然如此的天真烂漫。

    “我是真不知道这些事儿。”步飞梵无奈的摇摇头:“早知道就不跟他们一起来吃饭了,让你单独请我。”

    “别介,今天能来跟这么多大人物吃饭是我的荣幸,再说了,就算我单独请你,也是请你到我二姨这里来吃海鲜。”王悦道:“这是缘分啊,嘿嘿,能不能一会儿让我也认个干爹什么的?那就真是不虚此行了。”

    果果听到两人的偷偷谈话,一本正经的探过脑袋:“想的挺美呢,以为我老爸是什么人,谁都能认他当干爹。如果不是我全力推荐,连小步哥也不能。你跟我们非亲非故的,为什么要认你?”

    王悦一听就着急了,急忙道:“妹妹,美女,大美女妹妹,以后你想吃什么新鲜海货,直接给哥一个电话,十二小时之内,我就安排专人坐飞机给你送过去,只要你在国内,我都保证十二小时之内让你吃到!”

    果果一听这条件还真是挺有诱惑力,就嘻嘻一笑,起身冲徐云道:“老爸,再给你介绍个干儿子呗?”

    徐云现在可没功夫跟小孩子玩过家家,语气平淡却带着严肃对果果道:“你们乖乖吃饭,我们大人有话说,如果吃完了,就让你林歌叔叔带你们出去玩。”

    果果很识趣的吐了吐舌头坐下,她虽然调皮,却懂事的很,知道什么时候不应该打扰到徐云,什么时候可以跟他玩笑。既然他们有正经事儿要谈,果果也坐不住了,真的就让林歌和王泽带他们出去找小食一条街了。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