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到并不担心果果和步飞梵他们,有两大高手守护者,一般夜市上的小混混恐怕就是个屁。在他们离开之后,徐云等人也很快吃饱了,等他们下去准备结账回下榻的酒店的时候,老板娘却说什么都不肯收佐媚烟的钱。

    “我若是知道佐总和唐总你们都是我那大外甥好朋友的亲人,之前我也肯定不能收钱呀。”天海海鲜大酒楼的老板娘将头摇晃的跟拨浪鼓似的:“我可是都答应我外甥了,一定要把诸位当作是自己亲人一样对待,若是再收你们钱,那就是让我在我外甥面前言而无信了。这顿饭一定要算我的,你们快请回吧,以后只要想吃海鲜了,就一定来我这里,我保证给咱们拿最新鲜的!”

    佐媚烟挺无奈的:“吃饭买单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老板娘若是这样,让我们怎么好意思再来。而且,就算咱们关系好,你也要打折收个成本钱,若不然的话,我可就真不好意思了。”

    老板娘急忙摇头道:“之前佐总你们在我们这里吃了那么多次饭,那一次我都赚,这次就算不收钱,我也不赔呀。我知道你们不差这点钱,真的,真的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当作是我谢谢你们一直照顾我们这里的生意,就当我请你们的。”

    “那老板娘的好意我就领了,下次我们若是再来,你可千万不能这样。不然我们就真不来了。”佐媚烟道:“下次吃饭一定来喝一杯。”

    “一定一定,今天我就应该去给诸位敬酒呢,但刚才实在是出点麻烦浪费了时间,我这刚准备去给各位老板敬酒,你们就吃好出来了。”老板娘的嘴巴巧得很:“这事儿都怪我,下次一定好好敬个酒,给诸位赔个不是,抱歉,真的是太抱歉了。”

    在天海海鲜大酒楼老板娘的一路客套下,徐云一行人开开心心的离开了饭店。这么客气的老板娘绝对是会拉回头客,她肯定听她大外甥王跃说他们都是大人物,来头不一般,所以才执意要免单。

    虽然一次免单了,但以后徐云他们随便去光顾过几次,这些钱还不算轻松赚回来。毕竟人家是开门做生意的,不可能每次都管着你的吃喝拉撒,最多是客气两句抹个零头,另外去敬杯酒加两个菜,都是些小钱小事儿而已。

    出了酒店之后,佐媚烟和唐九他们便一起回到了下榻的酒店,刚到酒店,唐九就接到了这次负责琴岛影视广场设计的设计公司总监的电话,说是突然考虑到一个关于排水和人群疏散的问题,希望唐九能到现场跟他们一起商讨一下。

    毕竟这琴岛影视广场是建立在海滨风景如画的流沙金岸,即便是有千分之一遭遇海啸的可能性,他们也要考虑到影视广场建筑物内进水,紧急情况下人群的疏散和排水系统建设。

    这一点当然非常重要,唐九肯定不会马虎,这些事情是他们承建方和设计方的事情,自然不能麻烦佐媚烟再去,只能说是方案确定之后,争取一下佐媚烟作为甲方的意见。

    徐云到想跟唐九一起去呢,但想到自己这次来琴岛还有一个重要任务,也就没有再开口。送唐九和张氏兄弟离开之后,他便和佐媚烟一同回到酒店。

    “是我去帮你开个房间,还是你跟我一起睡?”佐媚烟一边玩笑道,一边走向前台,准备给徐云他们找几个临近她的房间,她可没指望过徐云这么一本正经的家伙会再带着一对儿女来琴岛游玩的时候跟她发生点什么暧昧的事情。

    徐云的回答却彻底出乎了佐媚烟的意料:“你给步飞梵和果果两人要两个房间就好,我晚上跟你一起睡。”

    佐媚烟愣了一下,回头看看徐云的表情,看不出来他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这下她才真有些傻眼了:“你说什么?没跟我开玩笑吧,你晚上跟我一个房间?我可先说好,我是不准许我喜欢的人去睡套房沙发的,你若是跟我一个房间,那就跟我一张床咯?”

    徐云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佐媚烟只能暗自惊叹一声,天呐,难道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她真纳闷了,徐云竟然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这多少都有些让她难以相信,太夸张了一点……但她还是按照徐云的意思,只给步飞梵和果果准备了房间,又给王泽打电话,让他们回来之后直接到前台拿这两个小朋友的房卡,然后便带徐云回自己的房间了。

    一直都没说话的佐夜明都怀疑自己这准姐夫的脑袋到底是如何开了窍,终于知道他姐是个极品了,若是有机会却不一亲芳泽,绝对就是傻瓜蛋子。哎呀,看来自己真要准备升级做正儿八经的小舅子了。

    ……

    果果和步飞梵在琴岛著名的小食一条街玩的超级嗨,虽然白天一路的颠簸让他们在汽车来到琴岛的时候都快睡着了,但现在却一点困意和疲倦的意思都没有。

    林歌也乐意带他们出来玩,因为这俩小家伙就跟前两天的他一样,对这里充满了好奇,什么都想吃一点,什么都想喝一点。而且他们身边还有个买单的机器王悦,不管步飞梵和果果吃什么拿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掏出钱包。就连林歌和王泽的那份他都会统统买单。

    “小步,你这兄弟可真够大方的。”王泽无奈的摇摇头:“佐总可是都安排了,一切费用我买单,到现在我一分钱都没花出去,你们真是难为我咯。”

    “哎呦,王泽大哥,你可千万别跟我客气。”王悦道:“咱们都是王家人,若是往上数个十几代,搞不好还是一家人呢。我请客就等于是你请客了,我和步飞梵是学校最好的兄弟,他来琴岛,我作为地主,若是不尽到地主之谊,那我还算兄弟吗。你说对吗!”

    王泽竖了竖大拇指:“当兄弟的就应该这样够意思。”

    果果才不管谁买单,只要她玩儿嗨皮就好。终于几个人都走累了,便在一家海边的大排档要了一些新鲜的烧烤海货,什么烤鱿鱼,烤鲍鱼,烤海星,烤蛤蜊……虽然是冬天了,海风也挺凉的。但他们依然吃的不亦乐乎,林歌和王泽要了几大杯扎啤,一边喝着,一边看着个小家伙狼吞虎咽。

    或许在他们的眼睛里,海鲜大酒楼里的海鲜,真不如这外面路边摊的更好吃。

    果果第一次吃烤海星,一开始还有些害怕,但真的品尝了这美味之后,才发现真是不能自拔。而且她也是第一次吃烤熟的鲍鱼,烤熟的蛤蜊这些东西,和她之前吃的作法完全不一样,即便果果明明知道烧烤煎炸类的食品吃多了会伤脾胃,但还是无法控制这些美味的诱惑。

    等到个小家伙狼吞虎咽结束之后,王悦依然爽朗的拿出钱包喊了一声结账!其实吃这些东西花不多少钱,所以王悦带出来的一万多块钱现金,还剩八千多块呢。

    留着小平头的海边烧烤摊主笑嘻嘻的把账单往王悦面前一丢:“一万四千九!我收你一万四千五就好了。”

    “多少?!”王悦当时脸色就变了,这也他妈的太扯淡了吧?一万四千九?就算是在他二姨那种高档海鲜大酒店,吃这些东西也要不了这个价钱吧!这里面最贵的无非就是一百块钱一串的烤鲍鱼,十五串也就一千五百块钱呗!

    果果也差点笑喷:“老板,你想钱想疯了吧?我们吃什么了,要一万多块钱?”

    而那平头小摊主却一脸不耐烦的指了指结账单子:“鲍鱼,六百一串儿,你们十五串,这就是九千。大海星是两百一个,你们要了十个,这就是两千。大串的鱿鱼便宜,一百块一大串,你们要了二十大串,这又是两千,烤蛤蜊是一千块一大份。这加起来就一万四了,扎啤六大杯是六百,还有你们要的五杯鲜榨果汁是六十块前一杯。正好的一万四千九。收你一万四千五已经免了不少了。”

    “你个比养的当我们傻啊!”王悦起身用琴岛本地话就是一声怒骂:“操,当我们是外地人宰客是吧?嫩娘!拿你菜单来我看看!”

    平头摊主将手里的菜单往桌子上一摔:“自己看。”

    王悦作为步飞梵他们眼里的“地头蛇”自然不能吃这个冤枉气,指着菜单道:“看,鲍鱼后面写的是一百,海星后面写的是二十,鱿鱼后面写的是十块……”

    “你等一下。”平头摊主不等王悦说完,就把折叠的餐单又折开一下,指着另外被盖住的地方道:“鲍鱼一百是单价,你看的那些也都是小海鲜和小鱿鱼的价格,我问你要大的小的,你很豪爽的说当然要大的,后面这地方才是大的价格,是你自己没看清楚,你不能怪别人吧?没钱就别装大款,你自己想好好招待招待朋友,又不是我逼你要的大份。”

    “你们这是满天乱要价格!”王悦气急败坏道。

    平头摊主却冷笑一声:“这些东西是我在海鲜市场买来的,既然买到了我手里,价值就应该我说了算。”

    王悦这下傻眼了,他知道自己是被人宰了,没想到自己一个本地人,也有今天:“你知道我是谁!你敢这么坑我!”

    “老子管你是谁。”平头摊主也不客气了:“你个比养的再敢嘴巴不干净,小心我打的你爹妈都不认识你!懂吗?交钱滚蛋!少他妈跟我这里废话。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看在你朋友在的份儿上,给你留个面子,钱包里有多少就先给我,把手机押在这里,剩下回头给我送来,我就还你手机。”

    似乎平头摊主已经看到了王悦手里那最新款的星W2014,这手机可是一万六、呀。

    林歌和王泽相互看了一眼,都心知肚明,这平头摊主是早有预谋,看上了他们和个孩子,肯定不敢闹事,所以才故意黑他们。因为这时候,平头摊主这里帮忙的几个混混小哥都已经卷起胳膊向他们走过来了。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