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悦的心里瞬间跌落到低谷,他真是悔青了肠子,作为本地人,竟然会落入这种低下四的陷阱,这让他情何以堪,而且还是当着好兄弟步飞梵的面,旁边还有一个刚认识的小妹果果……钱的问题是小事儿,最重要的是丢人!面子是大!

    “要钱是吧,好啊,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送来,但这就要看看你们有命拿钱,有没有命花了!”王悦心有不甘道,其实这时候的他很无助,他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回自己的面子,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宣泄内心的悲愤。

    “你也太天真了吧。”平头摊主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给你打电话报警的机会?小子,现在就按照我说的意思做,完事儿就滚蛋,别逼我动手打人,忘了告诉你,哥是从小学散打的,咱们琴岛市散打大赛上还拿过奖,不信的话可以去打听打听,少他妈的废话了!”

    说完,平头摊主就一脚踹翻了王悦他们面前的座椅,呸了一声:“你老子应该教育过你,有些时候要学会破财免灾。”

    王悦心里悲愤交加,他真有种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而这时候,步飞梵却起身拦在了他的面前,或许是兄弟的行为给了王悦力量,让他一瞬间竟然把所有的恐惧感抛之脑后。

    步飞梵目光阴冷的看着平头摊主,说话简单而直白:“我们吃了你们多少东西,该给的钱一定给,不该给的一分都不会给。如果你们识相的话,那就马上好好算账,别让我对你们不客气。”

    一个十岁的孩子,对一群街头上摸爬滚打的混混说不客气,这群人怎么可能会害怕呢,很快,步飞梵的一番话遭来了猖狂的嘲笑。紧跟着,平头摊主又开口加价了:“我的钱在你们手里这么久还没给,现在已经有利息了,一万五,少一分,你们都别他妈想走,现在就给我凑钱!”

    步飞梵和王悦两人浑身气的哆嗦,而见过大世面的果果却一点反映都没有,指着被那平头摊主踹翻的桌子道:“这上面还有我们没有吃完的东西呢,既然东西卖给了我们,价值就应该是我们说了算,这是你刚才的原话。我现在说我这一只没吃完的鲍鱼就值一百万,你是不是还要倒找我们钱?”

    平头摊主一听这小丫头片子竟然用自己的话来抽自己的嘴巴子,当机就怒了,突然轮圆了胳膊就向果果抽来:“谁家的丫头片子!滚一边去!”

    步飞梵见状迅速就挡到了果果的面前,这一巴掌他可以挨,但绝对不能让果果吃亏!

    然而那巨大的掌风才呼啸而来的时候,步飞梵就听到一声闷响,自己的脸上并没有挨到耳光,反而却看到平头摊主被林歌突然闪到面前,一脚踹飞了十几米远!硬是把自己的烧烤的摊位炭炉都给撞翻,才停了下来。狼狈的挣扎,炭火烤焦了平头摊主原本就不长的头发和眉毛。

    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吓傻了平头摊主身旁的那些打手,因为半秒钟之前,他们还看到对方正在两米开外喝扎啤,眨眼的功夫这人就来到他们平头哥面前直接把人给踹飞了……这速度也太诡异了吧?

    步飞梵和王泽都瞪大眼睛,下巴快要惊到地上了,牛……牛逼……真牛逼!

    果果司空见惯了一样,对林歌道:“鸽子叔叔,你还应该再下手很一些,这些坏蛋肯定不知道用这种方法欺负了多少人,如果是我老爸在,肯定直接踢他脸,让他满地找牙。”

    林歌不禁苦笑两声:“是吗……额,那我下一脚一定注意,绝对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这时候有一混混想趁在一侧对果果下手,但他还没刚要扑上前,就觉得整个脑袋嗡一声黑了!口鼻传来的巨大的疼痛让他家伙直接倒地惨叫起来,哇一口血水吐出十几颗牙齿来。

    王泽的高鞭腿实在帅气,他还不忘摆一个造型对果果道:“是不是我刚才这样。”

    果果认真的点点头,很肯定到:“没错,就是这样,要打的他们全部都满地找牙。”

    这妖孽小公主都发发话了,林歌和王泽这两个当叔叔的当然是不可能不听话,两人突然一左一右的出手了,十几秒钟之后,平头摊主的那十几个帮手全部都跪了一地,所有人都抱着下巴痛苦嚎叫,每个人都吐出了十几颗牙齿,却连对方是如何出脚的都没看到。

    平头摊主算是彻底吓傻了,刚才挨踹还一肚子怨气的他,如今只剩下了害怕和恐惧,他这是得罪了什么人,简直就不是人!

    步飞梵咽下一口唾沫,徐云身边的人果然各个都惹不得,全部都好变态哦,他见过打架厉害的,但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比起林歌和王泽两人,他以前以为的那些打架高手,绝对都是些渣!

    看到这里,步飞梵不禁又想到了徐云跟他提起过的猎人学校,他心里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但很快他就把这股冲动压制了下去,有些事情他必须深埋在自己的心底。

    王悦现在恨不得马上就跪地拜师父了,太牛太牛了!帅呆了!他幻想自己若是能有这么个水平,那以后出门在外岂不是掉渣天了!谁还敢惹他,以后打死也不会再有这种被欺负的事情发生!

    “大……大哥……两位大哥,刚才的事情都是误会,今天我一分钱也不收了,你们放过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平头摊主见到几人走近他,吓得说话都结巴了,他们每次宰人欺负人都是看对方实力,这次无论如何都没猜到个孩子的身边竟然有这么变态的家伙。

    “现在知道错了已经晚了。”果果一本正经道:“如果不给你点教训的话,你就不知道要对自己犯下的错误负责。鸽子叔叔,他的牙……”

    林歌微微一笑,对步飞梵和王悦道:“交给你们,应该没有问题吧?下脚的时候一定要对准人的位置,保证一脚下去绝对门牙掉,你们可以试试,一脚不掉就两脚,两脚不掉就脚。”

    步飞梵和王悦心情澎湃,摩拳擦掌的就走上前,平头摊主在他们起脚的时候,赶紧用手臂挡住了脸,这才幸免了这两脚将自己的牙齿踹掉。步飞梵和王悦很是失望的对平头摊主一顿乱踹。

    “你若是再挡着,那我就亲自动脚了,到时候掉的可能就不只是牙齿了,你脸上的骨头和胳膊,恐怕也会遭殃。”王泽走进那抱着脑袋的平头摊主,突然一脚勾了他的裆部!

    平头摊主吃痛,嗷的一声就双手捂住裤裆,王泽一个眼神儿过去,步飞梵和王悦两人纷纷起脚,对准平头摊主的嘴巴就跺了下去!哐哐两脚过去,那平头摊主连吐牙齿的机会都没有,连同血水和牙齿一起咽下了肚子里面。

    “孺子可教。”王泽对两人赞美道。

    听着身后一群混子流氓的哀鸣,林歌和王泽带着个小家伙开开心心的往酒店返回去。

    用果果的话说,这叫爱憎分明,只要是坏蛋就要得到应该受到的惩罚,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在以后做这种伤天害理事情的时候真正的想一想。如果求饶就放过他们,那他们以后肯定还会继续做这种欺负老实人的事情。惩罚就要一步到位。

    想必这些只能镶一嘴假牙度过余生的家伙们,以后肯定再也不敢再做这种糊弄人的勾当了吧。

    ……

    另外一方面,徐云跟佐媚烟到了房间之后,佐媚烟很有情调了开了一瓶香槟,跟徐云每人倒了一杯。听着舒缓的音乐,一男一女喝着香槟,感受着气氛里暧昧的旖旎。这种感觉就是佐媚烟想要的,但她有些搞不明白徐云这次为何这么主动。

    “我去洗澡,敢不敢一起?”佐媚烟故意挑衅道:“我选择这家酒店住下,就是因为这里的浴室足够舒服,跟申江星凯大酒店的套房浴室一样,都有按摩浴缸。只不过这浴缸挺大的,一个人洗起来特别浪费。”

    徐云哭笑不得,昨天他才这么调戏了阮清霜,没想到“报应”这么快,今天他就在琴岛被佐媚烟给调戏了。

    “你是真不把我当男人看,还是真那么急不可耐?”徐云无奈的摇摇头:“你累了一天了,快去泡澡放松一下吧,这酒不错,我想再喝一杯。”

    佐媚烟看了看还剩下不少的香槟酒瓶,对徐云道:“如果这酒能给你壮壮胆的话,我不介意你把这一整瓶都喝掉。嘻嘻,你慢慢喝,我去享受这里的浴室了,浴室门不锁了哦,随时欢迎你的加入。”

    这么**裸的挑衅和诱惑简直让徐云无法淡定,佐媚烟绝对是他见过的女人里面最妖精的一个了。至少在这种时候,佐媚烟的一举一动足够勾魂摄魄,就算徐云定力再高,也很难抵挡这种致命的诱惑。

    看着佐媚烟走进浴室,徐云一口喝下整杯香槟,真不知道自己若是真陷入到佐媚烟的温柔乡里,还能不能自拔?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徐云真的不记得他跟虞美人那晚到底都做了什么,怎么做的,老天爷似乎再跟自己开玩笑似的。

    浴室的水声花花想起,徐云的思绪也越来越凌乱,他只能再迅速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槟,就像是一个沙漠刚刚爬出来的遇难者一般,咕咚一口全部灌进去,似乎整个人的嗓子都在冒烟。

    想想古醉人的那番话,徐云心事重重,他绝对不能让佐媚烟因为心境无法突破瓶颈而迫使身体压力太大而无法负荷。真不知道这是不是张太岁故意的,让徐云必须去对佐媚烟做些什么来负责。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