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是徐云在卧室里的豪华双人床上心情澎湃,不知如何来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

    浴室里面硕大的按摩浴缸里,佐媚烟的心情同样复杂煎熬,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等待的这个以身相许的机会终于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为什么却突然有些犹豫。

    那种感觉就像是大姑娘坐进新娘的轿子里面一样,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以往她总是会急不可耐的往徐云身上贴,似乎是因为她知道徐云会拒绝了克制一般,而今天徐云的主动总是让她觉得有些奇怪的感觉,至于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觉,她又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清楚。

    只能说徐云的反常让佐媚烟有些不知所措,面对徐云的时候,佐媚烟还能表现出那种坦然,而真正轮到自己去思考,她才开始犹豫。她从未想过自己在面对徐云主动抛出的暧昧树枝后还会犹豫。

    然而一切似乎发生的一点都不自然似的。可即便是不自然,佐媚烟也一样会抓住这次以身相许的机会,她欠徐云的人情太多,她的生命,她弟弟的生命,她现在的生活,她能成为张太岁的关门弟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欠徐云的。

    佐媚烟知道自己必须抓住机会,因为她似乎已经隐约感觉到了,自己的时间似乎不多了。自从在东北兴安岭雪森林的帕克尔族回来之后,佐媚烟就会经常感觉到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那一晚的恶战虽然让她感觉到了自己力量和身手上的提升,却同时也让她发现自己那迟迟无法突破的心境狠狠的拖着自己的后腿。

    到底是什么原因,佐媚烟也不知道,但她却很清楚,如此这样下去,她早晚会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若是真的到了天人相隔的那一天,佐媚烟再想报答徐云的恩情,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佐媚烟并不怕死,即便是死了,她也相信自己可以去世界的另外一端辅佐张太岁,那个给与了她太多太多的老爷子。如果说徐云是佐媚烟的救命恩人,那张太岁就是佐媚烟的再造父母。

    怀着期待又有那么一点点忐忑的心情,佐媚烟在浴室走出来,浑身上下只是裹了一件浴巾的佐媚烟是如此妖娆,她的魅力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折腰,那份妖娆到骨子里的抚媚即便是徐云也无法抵挡。

    女人出浴之后,身上淡淡的体香已经让整个室内暧昧的气氛开始旖旎的盘旋在上空,佐媚烟竟然破天荒的第一次不知道如何开口跟徐云说话。

    一时间,她也想借助香槟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然而却发现一整瓶都被徐云喝的一干二净。

    就在佐媚烟还没有走出浴室的时候,徐云还想过,自己要在佐媚烟出来的第一时间直接就抱起她来仍在床上,直接就策马奔腾,直捣黄龙得了。可真到了事儿上,徐云的心里也有个心结似的。

    如果只是单纯的为了男欢女爱也就罢了,但徐云这么做却是为了帮佐媚烟冲破那层阻碍她心境的隔膜,这种时候,又怎么不会使得他心情复杂而凌乱不堪呢。

    最终,徐云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策马奔腾,直捣黄龙。也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横刀立马闯入对方的禁忌之地而疯狂的将其霸占拥有,疯狂厮杀,带着自己的千军万马涌入禁地深处。

    徐云鬼使神差的站起身,竟然说了一句:“我也去洗个澡。”

    一项做事坚决果断的徐云竟然在这种事情上面掉了链子,不是他太菜,只是他觉得自己若是这么做了,反而就更对不起佐媚烟了。原本这种男女之间的事情就应该是两情相悦,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顺水推舟,顺其自然,自然而然的就会发生应该发生的事情。那种时候才能称之为享受,才能称之为天伦。

    若是仅仅凭借依靠着这种不得不去做的信念去做一些事情,徐云还真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应对。

    然而徐云这一走,却似乎是让佐媚烟也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似的,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佐媚烟的心情也复杂的不知如何是好。

    徐云暂且逃离了卧室,他站在淋浴下,任凭冷水冲刷着他的身体,他需要冷静的去对待问题,他需要冷静的去面对一切他应该面对的情况。冷水似乎很有作用,徐云很快就被冲刷的清清楚楚。

    虽然他很清楚自己若是对佐媚烟做那种事情绝对不是水到渠成的机会,而是一种使命和责任,但他还是决定去行使这份使命和责任。因为他想到了虞美人,虞美人虽说跟徐云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但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也并非是什么水到渠成顺其自然的。

    虞美人在接到王逸的求助之后,不也是抱着这种使命感和责任感和他做了那些原本不应该属于任务和使命的东西吗?老天爷是很喜欢捉弄人的,至少徐云现在这么觉得。

    想到虞美人为了自己而带着使命感和责任感做的那些事情,徐云似乎再一瞬间就想通了一切,他决定不再犹豫。至少现在佐媚烟还是清醒的,而当时虞美人对他的时候,他都是一个基本处于完全昏迷的无意识废人。至今为止徐云不知道,昏迷成那样,自己的老弟还能直立……还真是动物的本性啊。

    ……

    林歌带着众人在返回酒店的路上,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因为一直有这些孩子缠着,他也没机会问问徐云,现在在车上终于得了空闲,便给徐云发去一条短信,想问一下他在申江是不是见到古醉人了,是不是古醉人又跟他说了什么,他才会突然来到了申江。

    很快,林歌编辑好了信息发送出去:“哥,古醉人跟我说他会在申江等你,他说只有在申江看到你,你才有可能听他的忠告。之前他也跟我说过一些话,说什么若想竹叶青活命,必须由你来完成阴阳交合,帮助其突破心境。当时我不太明白,他说这些话他会亲自告诉你,我只需要转达给你,申江的人有危险就好,你能带果果来,说明申江的危险肯定是解除了。而现在我才明白,这次你来琴岛,应该是专程来找佐媚烟的吧?”

    此时此刻徐云正在浴室洗澡,既然他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必须给佐媚烟一个难忘的夜晚,当然,自己也同样会是个夜晚难忘。

    徐云的手机响起的时候,佐媚烟无意的扫了一眼,她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想要偷看徐云的**,但她却无意看到了那句“若想竹叶青活命,必须由你来完成阴阳交合”这句话。

    一时间,好奇心彻底让佐媚烟无法再受控制,她直接打开短信,将整个信息看过。佐媚烟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到底是在想什么。

    难道说徐云这次来找她,并且这么主动,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根本不是他对她的心动和情动?一切都是因为神算子古醉人的一句话而已,因为一句话,他才带着责任和使命来跟自己完成所谓的阴阳交合……这根本就算不上是什么男欢女爱,这只是一个任务,一个使命。

    答案让佐媚烟心情特别特别的糟糕,她原本已经鼓足了面对徐云的勇气,而这一瞬间,所有的勇气都成了泡影。怪不得徐云一晚上的表现都总是让她觉得怪怪的呢。

    ……

    徐云终于将自己洗干净,他深吸一口气,准备给佐媚烟来个直接明了,反正该做的马上就要做了,还穿什么衣服裹什么浴巾,直接出去得了!擦干净身体之后,徐云就直接推开浴室门走了出来。

    他已经完全做好了佐媚烟用羞涩的尖叫来迎接他,来刺激他。然而房间里面却空无一人。

    佐媚烟呢?人呢?

    徐云傻眼了,他傻兮兮的光着身体站在浴室门口,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弟也耷拉了脑袋。这是闹哪样儿呀,不是都洗干净了准备好了吗,怎么还突然玩失踪?难道是佐媚烟要跟自己搞点情趣的事情?要玩儿突然袭击?要玩儿**的?这也太情趣了吧……他可接受不了第一次就搞这么花哨的事情。

    就在徐云还怀疑纳闷的时候,手机短信响了一下,他拿起来一看,是林歌发来的:“哥,怎么没回?之前的没收到?”

    收到什么?徐云愣了一下,迅速打开手机看上一条短信,短信已经被读过了,他看到内容的时候也傻眼了,显然肯定是自己洗澡的时候,佐媚烟看到了这条短信,然后才会突然消失在房间的。

    我擦!徐云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给林歌回道:“回个屁!你就坑爹吧你!别给我发了!没工夫跟你闲扯淡。”

    林歌收到徐云的短信之后,竟然还回了一个坏笑奸笑的笑脸标表情,附加一句:明白,了解,你忙你的,我不打扰了,祝你金枪不倒,再战百回合。

    我擦……徐云真是哭笑不得,还金枪不倒再战百回合呢,他现在连一回合也没回合啊,别说百回合了,“金枪”都扬起来了,却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敌情”,这尼玛叫什么事儿啊!

    要怪就怪林歌这混蛋小子,非要这个时候发什么狗屁短信,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啊,这是要把自己坑死的节奏。

    佐媚烟都洗完澡了,现在还能去哪呢?徐云的脸色只剩下了苦笑,唉,人算不如天算啊!面对变故,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可这变故来的也太突然了吧?就好像看YY小说的时候,看到激情戏的时候,裤子都脱了,然后就没下了,这让人家情何以堪?

    徐云第一次感觉到一件事情如此的无助,他完全不知道如何才能摆平搞定。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