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迅速穿好了衣服,他又不知道佐媚烟现在回去哪里,只能冲冲来到楼下客房心前台打听:“你好,我想问一下,你们有没有见到过一个身材高挑,气质有些孤傲的女人,差不多有这么高……”徐云一边说,一边比划。

    客房心值班的女孩根本不需要徐云形容就知道,因为徐云和佐媚烟两人一个帅气一个惊艳,刚才就让她们都记住了:“你是说刚才跟你一起的那位美女吧,还开了两个房间把房卡留在这里的那个,对吧?”

    徐云急忙点点头,听人家这口气有苗头:“对对对,就是她,就是她,你们看见她去哪了吗?”

    客房部值班的女孩微微一笑:“这段时间还真是,流行过‘爸爸去哪儿’又流行‘时间去哪了’,这才刚发生一件‘飞机去哪了’的事件,你又来这里问我们女友去哪了,嘻嘻……帅哥,你也太会赶时髦了。”

    徐云现在可没心情开玩笑,但碍于有事相求,又不好意思发作,只能再次道:“美女,你若是知道,请告诉我一声,她是不是出去了。”

    “当然没出去,这都晚上十点多了,一个美女当然不会到处乱跑。真不知道你们是闹了什么别扭,她在六楼的六零五号房间又开了一个房间。若是闹矛盾了,你就快去哄哄她吧。”客房部值班的女孩道:“她看上去很失落,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徐云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只要知道佐媚烟没乱跑出去就好,不然可就真难找了:“谢谢!美女,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经理说你这服务实在太好了,一定让他给你发奖金!以后我们公司再有人来这里住,全都是买你的面子。”

    客房部值班的女孩受宠若惊,笑的花枝招展,能得到这么个大帅哥的欣赏,她能不开心不高兴吗。而且一看他们都是有钱人,怪不得开房间一点都不心疼,原来是开公司的,想必一定是不小的公司咯。

    徐云乘电梯来到六楼,毫不犹豫的敲响了六零五的房门:“佐媚烟,是我,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开一下门,听我跟你解释这件事情。”

    听到徐云找来,佐媚烟也知道躲是躲不了,就徐云这性格,如果她真不开门让他解释,他绝对能做出破门而入的事情来。到时候可就麻烦了。不但她躲不开,还要赔人家酒店的房门,钱是小事儿,麻烦是大。

    佐媚烟打开门,情绪依然是挺低落的。

    徐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至少佐媚烟还能给他开门,这他就知足了。

    “你听我解释。”徐云关了房门,佐媚烟就已经走回到床边坐下。

    “徐云,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佐媚烟道:“刚才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不小心看了你的短信,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想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原本是不想看的,但还是那么鬼使神差的……对不起。”

    徐云已经是非常抱歉了,现在听佐媚烟这么说,他心里也特别不舒服:“媚烟,你听我说,我不是指的你看我短信的事情,我是想说,短信里的内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

    “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徐云,我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你相信我,我也绝对没有说要怪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有些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佐媚烟淡淡道:“我一直都希望你跟我之间能有我想象的那种感情,我期待我们之间的故事能够更完美,而不是这个样子。”

    徐云有些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在面对男女之事的时候特别笨,一点都不在行:“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是带着使命和任务来跟你谈情说爱。我也知道那样对你来说一点都不公平,但是事情发生在我们谁都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

    佐媚烟微微一笑:“我懂得,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知道你的良苦用心,但是我真的不能接受你跟我一起完全是为了一个使命,一个任务,我欠你的太多了,我不希望连我认为唯一能够报答你的东西,我自己最珍贵的第一次,也成为你为了救我才接受的现实……这对于我来说太残酷了,我甚至宁愿选择去死,也不希望再一次这样。”

    “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徐云道:“我真的不是为了救你才接受你,你不要这样想,而且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一定要如何报答我,在我当年救你和佐夜明出来的时候,我就从未想过什么回报,我只希望你们能坚强的生存下去,这就足够了,这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了。”

    “我活下来同样是欠了张太岁的恩情,如果当年他的死可以用我和我弟弟命来代替,我会毫不犹豫的那么做。”佐媚烟道:“可是阎王爷和黑白无常都是我见不到的,我没办法跟他们去提条件……我欠张太岁的恩情无法报答,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所以我不想再在欠你的恩情上留下遗憾了。”

    徐云知道现在跟她说什么都没有用:“那你到底怎么样才觉得你是还了我的恩情?难道一定要还清我,那你才开心?是不是那样,我们之间就能两清了?那你这么多年照顾老爷子,陪他走完最后的路,这么多年又帮我打理天娱集团,帮老爷子完成琴岛影视广场的遗愿,这些恩情你让我怎么还你?”

    “我从未想过要你还我任何什么东西,因为我的命都是你给的,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佐媚烟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徐云点点头:“好,这是你说的,你为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那我现在就要你为了我活下去!我要你为了我也要接受我要对你做的一切。”

    说罢,在佐媚烟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徐云就已经直接将佐媚烟抱起扔在床上,直接一个跨步骑在了佐媚烟的身上。一切都来到太突然了,佐媚烟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徐云就已经开始动真格的了。

    当徐云温热的嘴唇狠狠封堵在佐媚烟冰凉红唇的瞬间,佐媚烟就被彻底的融化了,她完全没有抗拒的享受着徐云这种霸道,享受着他的舌头毫不留情撬开她的皓齿,疯狂的挑逗着她的舌尖。

    那犹如游龙探穴的疯狂亲吻让佐媚烟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徐云身上的那股热情,这绝对不是使命和任务,这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疯狂和不羁。

    佐媚烟从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任由宰割,再到现在的主动迎合,一切都来的那么自然,两个人就如同融化在了一起,在硕大的床上翻滚着。徐云也终于在疯狂的亲吻开始伸手探寻佐媚烟衣领的纽扣,颤抖的手指一颗一颗解开纽扣,就如同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深入敌后一样的小心谨慎。

    佐媚烟扭动的身躯似乎很配合徐云解开她衣领的双手,任凭徐云在解开最后一颗纽扣的时候,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她身上每一寸的肌肤。徐云很快便翻越了两座大山,征服了佐媚烟的心,他不断的亲吻,沿着佐媚烟的脖颈,耳根,慢慢的往下延续着……

    “嗯吟……”佐媚烟的整个身体都像是燃烧了一般,那热火烧热了她的每一寸肌肤,让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炙热的温度。就算是徐云已经将她的上身犹如拨粽子一般层层剥开展露在他的面前,佐媚烟依然是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身体热的一发不可收拾,只有在徐云亲吻到的地方,佐媚烟才能感觉到一丝的清爽和凉意,但当亲吻过后,徐云的唇舌离开之后,那原本已刚刚感觉到一丝凉意的地方,就将重新的燃烧起来,燃烧到一发不可收拾,燃烧到让佐媚烟只用疯狂的扭动身躯才能舒服一些……

    徐云的唇很快便在佐媚烟的脖颈游走下来,当那温热的湿润触碰到佐媚烟胸前禁忌之处,佐媚烟的口发出**一般的呢喃之声,那看是折磨的感觉却让佐媚烟享受其,此时此刻的她有种将徐云彻底包裹在自己体内的感觉,好像徐云的全部都是她自己的一般,佐媚烟喜欢这种感觉,她喜欢徐云一而再的挑逗自己胸前的禁区……

    两人进一步的融化着,佐媚烟乱抓的双手不知道是何时将徐云的衣服整个掀了起来,在徐云抬头的一个间隙,她便将徐云的衣服整个套头脱了下来,顾不上凌乱和整理,佐媚烟将徐云的衣服直接扔到一旁,双手毫不犹豫的抱在了那跟她的身体一样滚烫的身体上。

    当两具滚烫的身体贴在一起的时候,炙热似乎再次升温,升温到让两人不得不开始去摸索和探寻的去脱去衣裤……当那一件一件的衣服扔在床边地面的时候,两人也越来越“坦诚相见”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徐云终于剥脱了佐媚烟身上的最后一件贴身的内裤,然后便本能性的去寻求那温润之处。佐媚烟的迎合和徐云的主动让两人很快便交融一体。当佐媚烟终于感觉到自己彻底包裹了徐云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幸福。

    一切都正常的进行和发展,有些事情不需要教科书,也不需要讲师,完全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徐云也终于明白了这其的美妙之处,毕竟虞美人跟他水**融的那一晚,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佐媚烟肆无忌惮疯狂的**着,她完全不在乎酒店客房的隔音,也完全不去在乎即便有人听到又能怎么样。这一刻,她只想去好好享受只有徐云才能带给她的这种特别的快感。

    一切来的太突然,让她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然而这种突然似乎才能让他们感受到这种特殊的感觉和情绪。整个房间的一切都似乎静止了一般,只剩下床上大声喘息的男女……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