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徐云和佐媚烟才在疲倦相拥睡去,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徐云只觉得天昏地暗,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是做过了什么。一切都犹如一场梦境一般,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徐云只记得,当两人的身体真的触碰在一起的那一刻,他早已忘记了什么使命,什么任务,他要跟佐媚烟发生的一切都不存在任何的复杂原因,就是男人和女人,本能的去做那些两情相悦的事情。就那么简单。

    两个翻云覆雨耗尽所有体力的人虽然是昏沉的睡去,找不到两人的其他人却有些茫然失措。

    林歌觉得按理说他们应该是最晚回到酒店的,可他们回到酒店之后,除了有给果果和步飞梵开好的房间之外,谁都没在酒店。王泽对此也感到非常诧异,他们之前不是说吃过饭就回酒店吗,而且那么久没见,肯定都有很多话要说吧,又怎么会找不到人呢。

    果果一个劲儿的摇头叹气:“肯定是琴岛还有什么特别好玩的地方,他们撇下我们偷偷去自己玩乐了。鸽子叔叔,你快给我老爸打电话,让他告诉我们目的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一起嗨皮才开心嘛。”

    林歌对果果最后两句话非常赞同,独乐乐绝对不如众乐乐,他马上拨通了徐云的手机号,但是连续打了两个都没有人接听。这时候他只能把求救的目光飘向王泽了,王泽明白林歌的意思,马上给佐媚烟打电话过去,但结果却是一样的,都是没人接。

    没辙,王泽又去猛敲了一阵子佐夜明的房间,里面传来了佐夜明充满睡意的懒散声音:“谁啊……擦,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紧跟着就是起床穿拖鞋走来的脚步声和抱怨声:“白天在工地累一天,晚上也不让人好好睡觉……”

    佐夜明开门看到这几个在小食街回来的家伙,很是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吃完了玩完了,赶紧回房间去睡觉呗,干嘛,还准备跟我面前显摆显摆吃了什么玩儿了什么?切,我可不稀罕,琴岛能吃能喝能玩的地方我都玩儿遍了,少跟我显摆。我要睡觉!”

    “既然你都吃遍玩遍了,那你肯定知道我老爸他们去哪玩儿了吧?”果果道:“他们去哪了?”

    佐夜明一下两眼就精神了:“他们出去玩儿去了?!我擦,怎么没带我!这叫哪门子的姐夫啊,有这么对待小舅子的吗!他们偷跑出去玩儿,竟然让我一个人在这里睡大觉,太可恶了吧。”

    步飞梵无奈的白了佐夜明一眼,看来他这家伙也什么都不知道:“那就再没有其他人能知道他们去哪了吗?”

    “对,我给张武宁打电话,问问他们是不是跟唐总在一起。”王泽迅速拨通电话询问一番,然后很失望的对众人道:“唐总接到装饰公司的电话,因为需要紧急更改明天做排水系统的设计,所以和张氏兄弟回了工地现场,云哥和佐总并没有跟他们在一起。”

    “这就是说,现在找不到的就他们两个人?”佐夜明摸了摸下巴:“罢了罢了,找不到就找不到吧,他俩那么大人,肯定丢不了,既然打电话也不接,那就是说明不想接,说不定人家也好久没见,也有什么悄悄话要说。”

    林歌也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他猜测的没错,徐云这次来琴岛,应该就是为了找佐媚烟的,想必是他已经在申江见过古醉人了。古醉人肯是跟他说了什么。

    “是啊,既然找不到,那我们就洗洗睡吧。”林歌对果果道:“放心,你老爸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真的是去玩,他肯定会带上你呀,又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直接仍在酒店不管不问呢。你说对吧,果果。”

    果果却摇摇头否认了林歌这番“有道理”的话:“我觉得老爸应该没什么大事儿吧,若是来琴岛还有大事处理,他又怎么会把我和小步哥都带来呢。哼哼,我看他是偷情去了吧……”

    林歌心里一惊,现在这年头的孩子的直觉可真够准的啊!竟然能一下猜……我勒个去,不一般,实在是不一般哦。

    “算了算了,那么大人了,是应该做一些成年人应该做的事情。”果果竟然很理解的挥挥小手,煞有其事道:“反正她不能舍下我和小步哥不管,我们玩儿我们的,这几天也就不操心他的事情了。”

    步飞梵对自己这个小大人一般的老妹也只剩下了哭笑不得。不过,他到是不在意徐云来琴岛做什么,他能有他兄弟王悦跟他玩儿就足够了。况且身边有果果这么一个开心果,还有林歌和王泽两大高手贴身保护,他很知足了。

    放弃了寻找徐云和佐媚烟的下落之后,众人纷纷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睡觉。至于徐云和佐媚烟,他们愿意干嘛就干嘛吧,连果果都放手不管了,还有谁会操这份闲心。

    一夜无话,众人安眠。

    ……

    徐云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已经把厚重的遮阳窗帘晒出了鱼肚白色的印迹,这显然证明了今天是一个大好的艳阳天。看来琴岛的空气和天气就是要比燕京和济北这些地方好很多倍。

    就在徐云想要起床的时候,被窝的另一侧,一个身躯蠕动了一下,那光滑而温热的肌肤碰到徐云大腿的时候,徐云脑子嗡的一下,迅速回到了、八个小时之前。他跟佐媚烟在这张床上疯狂的一幕,哗哗啦啦的就涌入了他的脑海之。

    我勒个去……徐云只能用这句话来感慨自己昨天晚上的“英勇和神武”,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太戏剧性了,一波折下来,徐云都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到底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思想去跟佐媚烟做那些事情了。

    现在佐媚烟还没有醒来,徐云却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他小心翼翼的把佐媚烟搭在他大腿上的胳膊放下,然后轻轻穿好所有的衣服,做了简单的洗刷之后就偷偷离开了房间。

    徐云拿出手机才知道现在已经快九点了,真不知道他们昨天晚上到底是疯狂到了什么时候,搞的他现在都还能感觉到倦意和困意。这时候徐云看到手机上的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昨晚他跟佐媚烟翻云覆雨的时候林歌打来的。

    徐云迅速将电话回拨过去:“你昨天晚上找我。”

    “哥,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不找你我给你打电话干毛?你现在在哪!”林歌不客气道:“昨天晚上给你打了个电话,你都不接,就算是不想接,那也给个短信说一声去哪了,让我别那么担心。”

    徐云不好意思道:“我就在酒店呢,不用担心。”

    “吹,再给我吹。你是不是当我昨晚上没回到酒店啊?”林歌道:“得了吧,我也不揭穿你,你自己没事儿就好。”

    “我擦啊,我就在酒店呢,你在房间没有,我现在就去找你。”徐云道。

    林歌摆摆手道:“得得得,就算你现在在酒店,那我也不在酒店啊。你把果果这么个小妖孽扔给我就走了,我这不是要帮你带孩子吗!今天一大早才五点,她就闹着要我带她和步飞梵来看海边的日出,我们现在看完日出正在爬劳山呢,果果非说要感受一下耸立在大海上的山峰是什么感觉。”

    “呵呵,那就辛苦你了。”徐云笑了笑道:“果果和步飞梵跟着你,我就放心了。”

    “得了,我就给你当保姆,你该干嘛的干嘛去。”林歌道:“我知道你肯定是见过古醉人了,他该说的也都给你说了,你也主动一点,男人和女人一起,男人若是不主动,那就没戏!”

    徐云听的一头黑线:“行了,少操心,看好孩子!”

    挂了电话之后,徐云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便离开酒店打车到了一家琴岛混沌馆,琴岛的虾仁混沌很是出名,绝对适合早上饿肚子的徐云来上两碗。狼吞虎咽过后,徐云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该做的事情做了,不管是因为两情相悦顺其自然也好,还是因为心里的使命和任务感觉也好,至少徐云能放心佐媚烟不会因为力不从心而出什么事情了。说实话,他现在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佐媚烟,至少今天白天,他自己需要时间沉静一下,佐媚烟也需要时间沉静一下。

    吃过早餐,徐云也实在没什么地方能去,他在琴岛唯一关心的,那就是琴岛影视广场了,所以徐云只能又打了个车,直接赶往琴岛影视广场。这广场的工程能进行的如此顺利也是多亏了唐九,徐云觉得自己真应该找个机会好好谢谢她。

    这时候恐怕唐九早已经在影视广场的工地上指挥忙碌了,马上就到年底了,她的压力一定也很大。

    很快,出租车来到了琴岛影视广场的工地面前,徐云交钱下了车,准备去给唐九帮帮忙,虽然自己不懂建筑,但是一些基本的常识还是懂一些的。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在神龙大队接受过高端教育的国家高级人才吧。

    徐云刚下车,第六感就给了他一种不详的预感,他回头看去,工地对面的不远处,停放着一辆黑色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汽车两侧分别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即便他们都戴着墨镜,徐云依然感觉到他们是在看着自己。

    不知道是处于一种什么样子的心态,徐云最终做出了一个他自己都没想到的选择,他竟然迈开脚步,径直的走向那辆豪车,隐约里,徐云有种感觉,车里的人是来找他的。

    感觉就是感觉,没有什么理由,与此同时,徐云还感觉到这车里来找他的人,还是来者不善的那种。

    但即便如此,徐云还是走向前去,该来的总会来,赶不走躲不掉,既然人家都出现了,徐云又还有什么理由拒之不见呢。自己主动一些,总比被人被动强迫带去要好的多。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