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不急不慢走向那辆价值不菲的劳斯莱斯幻影车旁,车旁那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看上去都开始警惕了起来。徐云真不明白他们有什么好警惕的,要知道是他们老板来找他的麻烦,又不是他去找他们老板的麻烦,就算是紧张,也应该是他紧张吧。

    很快,徐云走到了车旁,而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全部都背着手,将手放在后腰的位置,似乎随时都准备开枪射击。徐云既然敢走到这里,就不怕他们敢开枪,他微微一笑,丝毫没有恶意的样子。

    “来找我的是你们,手里有枪的也是你们,被找麻烦的人是我,手无寸铁的人也是我。所以你们用不着这么紧张吧?”徐云淡淡道,因为汽车上都是**玻璃,后排还拉着侧窗的窗帘,他根本看不到车内的情况。

    不过,迄今为止,汽车都没有开门,也没有人出来迎接他,这到让徐云有些意外。难道车里没有那个真正想要找他的人?

    就在徐云疑惑的时候,汽车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一个身材匀称,发型飘逸的青年走了下来,看上去,他的年龄跟徐云差不多的样子,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气场,竟然也跟徐云差不多的样子。徐云终于明天这人为何要现在才下车,无非就是要晾他一下而已。

    “徐先生果然名不虚传,不管是洞察力还是心态,都远比我们普通人高很多。”下车的发型飘逸男淡淡道:“即便是预判到了危险,也能闲庭信步,实在是我们所不能比之的。怪不得我们老板会再的警告我们要对徐先生客气一点。”

    徐云的表情上丝毫看不出任何为之动容的变化:“如果你也算普通人的话,那让人家真正的普通人可怎么活?你说对不对?”

    而发型飘逸男却丝毫没有玩笑意思:“既然你是我们老板的贵客,那我跟你比起来就是普通人。徐先生,上车吧。”

    紧跟着,徐云微微一笑道:“行了,也别跟这里废话了,是谁要找我当他的贵客,那就让他亲自来找我。如果只是找一个跑腿的狗腿子,那岂不是太不重视我了?那我岂不是没有当贵客的感觉了。你觉得呢,普通人?”

    “徐先生,面子我已经给足了你,如果你一定要这样的话,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发型飘逸男的目光闪过一丝冷光,似乎只要徐云不配合,他就会随时动手似的。

    徐云却不屑的笑了笑,指着一旁不远处正经过的警车道:“看见没,现在是琴岛严厉打击黄赌毒黑,争创明城市的时候,满大街都是警车,你跟我动手?除非是你脑子有病了,让你的人都把手在后腰上拿开吧,别让警察怀疑了你们。就算现在老子站在这里不动,我也照样欺负你们不敢开枪。搞清楚,你们老板让你们来是请人的,请人可不是这么没有诚意就能请的起。”

    发型飘逸男似乎完全没想到徐云会这么不配合,表情上多少都有了几分不耐烦:“徐先生,你说的没错,我们老板是让我们来请你,但华夏还有一个成语叫做先礼后兵,你可不要做的太过分。”

    “邀请我的人都没出来跟我见面,谈得上什么叫礼?”徐云说完,直接扭头就走,只留下一句话:“一个小时之后,让你们老板亲自在这个地方等我,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会跟他见一面交个朋友了。”

    “你!”发型飘逸男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动手,但他却很清楚老板给他的命令,是“请”不是“绑”。

    眼看着徐云漫步走远,发型飘逸男恨得咬牙切齿,他突然挥拳想要往车门上砸,但挥出的拳头却硬生生收住了,这可是老板的座驾。怒火发不出来的发型飘逸男只能回身将拳劲砸向其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家伙。一拳正小腹,那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一声惨叫,被发型飘逸男轰出去十几米远,重重趴在地上。

    如此大的拳劲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徐云不是没有听到身后的声音。他现在已经开始大致明白是什么人要找他了,那辆劳斯莱斯的车牌号是燕京地区的。而那个发型飘逸男也绝对是拥有超级高手实力的家伙。

    能有这么大的派场,除了那个大老板之外,又还能有谁?

    只不过徐云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能这么快的找到他,这着实出乎徐云的意料,徐云自从离开兴安岭之后,可以说是居无定所,一直处于“行动”的过程。对方到底是如何精准定位找到他的呢……哼,有点意思,看来这个大老板比他想象还要难对付。

    正想着问题,徐云已经来到指挥部处,一直被徐云安排在唐九身边帮忙的张氏兄弟马上上前迎接,带徐云去办公室找唐九。说真的,徐云还真是挺感谢张氏兄弟的,有他们在唐九身边,他放心多了。

    唐九现在是一门心思都放在了琴岛影视广场上面,这倒不只是说她的唐氏集团要靠这个项目吃饭,而是因为这个项目是徐云干爹的遗愿,她务必要尽全力做到完美。虽然这世界上不可能有完美的建筑,但唐九还是想要争取做到最好。

    所以即便是昨晚那么晚,接到装饰公司设计总监提出的关于排水系统和客流疏散系统存在不合理之处的时候,她马上便要求一起到现场看了再做定夺。可以说唐九因为这件事情,几乎是忙到凌晨点才回酒店睡觉,今天一早八点就又来工程处的指挥部了。

    唐九很清楚,她必须要完善所有细节,只有这样,她在过年的时候才能有时间好好陪陪她老爸。虽然现在琴岛影视广场的工地还要继续施工几天,但是唐九却没时间继续耗在这里,唐氏集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回去处理呢。

    毕竟是年跟了,哪个公司也没有清闲的,作为这么大集团的年轻总裁,唐九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所以自然会更忙碌更劳累一些。

    “别每天都那么忙,也要劳逸结合注意注意身体,年纪轻轻的就有了黑眼圈,以后若是嫁不出去了怎么办。”徐云微微一笑,轻声道。

    唐九正在低头看图纸,听到徐云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急忙抬头道:“你怎么突然来了,佐总呢?没跟你在一起吗。正好,昨天刚改善的排水系统和客流疏散系统,你们看看这个样子是不是就更完美了。”

    “我就是来看看你,你就别谈工作了。”徐云道:“只要是你觉得没问题的,我都放心。工期早一天晚一天都没什么关系,你可千万不能累垮了,那样我心里的罪恶感可就太大了。”

    唐九放下手里的笔,似笑非笑的看着徐云:“怎么突然觉得你那么会说话了,觉得我那么辛苦,是不是很对不住我。”

    “对啊,岂止是对不住,实在是太对不住了。”徐云道:“我现在就恨不得你能马上回酒店去好好睡一觉,这样我才觉得心安理得。”

    “放心,我若是困了,自然会在这边沙发上眯一会儿的。”唐九指了指那沙发躺椅,上边还有一个单薄的小被子:“你看了可不要觉得心酸啊,我就是这么说说,可真没在这上面睡过。”

    徐云却微微皱眉,他可不相信唐九最后这句话,径直走到沙发旁,徐云拿起上面的单薄被子放在鼻下轻闻一下,带着愧意和责备的语气对唐九道:“没在上面睡过,为什么上面还会有你身体的味道。以后千万不要在这地方熬夜,困了的话就让张武宁他们送你回酒店,现在天气冷了,你会感冒的。”

    唐九的心思可没在徐云这些嘱咐上,她瞪大眼睛看着徐云:“你狗鼻子吗,被子上怎么可能有我身体的味道,说的跟你闻过我身体似的。”

    “你以为我没闻过?我们又不是没在一个床上睡过觉,谁还不知道谁啊。”徐云翻了个白眼:“不说在宾馆的那次,就说我在济北的时候,不都是跟你睡你的房间吗,你身体是什么味道,我太清楚了。”

    唐九被徐云这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赤的:“你小声点!人家听到会误会的!”

    此时此刻在门外的张武宁和张永良正四目相对,佩服的点着头,徐云不愧是他们的偶像啊,不仅能搞得定白唇竹叶青佐媚烟那种冷艳如霜的女人,也能搞得定唐九这种邻家小妹型的女强人。

    两人的敬仰之心正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时候,房间内就传来徐云的声音:“你俩别在外面站着偷听了,事情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少瞎琢磨!该干嘛干嘛去。”

    张武宁赶紧一招手,喊着张永良两人迅速离开指挥部办公室的门口,心里却嘿嘿窃喜。两人肯定有事儿,不然的话也就不怕他们偷听了。

    “哥,咱什么时候也跟云哥取取经,学学泡妞的学问。”张永良笑嘻嘻的对张武宁道。

    张武宁白了他兄弟一眼:“想泡妞?跟云哥学?得了吧,我看你还是省省吧,先找时间把你脸上这胎记给打磨光滑,再谈泡妞的事儿吧。”

    “我擦,说的就跟你脸上没有似的。”张永良不屑道:“我才不去打胎记,身体发肤授之父母,就算是胎记,那也是爸妈留给我的。我若是打了胎记,岂不就不能叫鬼面修罗了?嘿嘿……搞不好会有江湖上的兄弟给面子,以后都改叫我玉面修罗。”

    张武宁差点就笑喷了:“就特么你这逼样,还玉面修罗?哈哈哈,你就是个红脸怪物,哈哈哈。”

    “那特么也比你个青脸兽强一百倍!”张永良不甘示弱的跟他老哥掐道!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