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九跟徐云很久没见面了,昨天也碍于挺多人在场,她也几乎没有怎么说话,现在有了单独和徐云相处的机会,自然有很多话要说,她已经在果果的口得知他们全部搬到申江去了,所以有些担心自己父亲在河东的情况:“不知道我爸一个人在河东过的怎么样……”

    “你放心,河东大部分人都是自己兄弟,而且还有留下打理药膳生意的自己人,我让他们都嘱咐了,唐叔只要有任何需求,就直接开口。”徐云道:“而且现在河东的市委书记是秦婉儿的父亲,我听强子说他们前辈都喜欢夜钓,机缘巧合下还成为了朋友,所以你就放心吧。唐叔在河东的人际关系可比我你在济北都要硬,恐怕他现在更应该担心的是你,你就放宽一百个心吧。”

    唐九还真没想到自己老爸有这么牛,短短时间内在河东就混的那么熟了,还跟书记交了朋友,看样子自己的担心的确都是多余的:“怪不得我从小就对河东那个城市有感情,呵呵,现在看来,还真的是有缘分。没想到我爸会在河东安享晚年,呼,今年我也要去河东过年。”

    “集团里的事情忙的差不多了,你就早点给自己放个假,去陪陪唐叔,也当是放松一下自己。”徐云看了看时间,一个小时过得很快:“我还有个‘朋友’找我有些事情,约的时间差不多了,他也应该来接我了。我先去了,你千万不要让自己这么辛苦。”

    “知道了。”能有徐云的关心,让唐九的心里很是温暖:“那你路上也慢点,你在琴岛有事情的话就忙你的,果果他们在这里玩,你也放心。”

    有林歌在,徐云当然放心的很。唐九和张氏兄弟将徐云送出指挥部,就看到不远处的马路对面停放着一辆劳斯莱斯,徐云指了指那辆车,然后便示意他们不用再送他了,便让他们都回去了。

    唐九还真不知道徐云在琴岛有这么厉害的朋友,能坐劳斯莱斯的人可都绝非凡人。

    张永良一脸羡慕的看着徐云走到那辆劳斯莱斯面前,亲眼见证有人给他开门,请他上车,不禁感慨道:“云哥真是让我越来越有神秘感了,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有多牛逼了,只是想想都觉得他深不可测啊。太牛逼了……巨牛逼!”

    “就算咱们俩几辈子拍马也赶不上云哥了,哈哈,所以云哥吩咐咱们的事情一定要做好。”张武宁道:“一定保护好唐总的安全,照顾好唐总的生活起居。”

    唐九跟这两人接触久了,也就不觉的两人长得丑又吓人了:“行了,你俩也别拍马屁了,我还没到不能照顾自己生活起居的那一步吧?去忙你们的吧,我整理完这点资料之后,今天早点休息,我要去找我果果妹妹玩儿。”

    张氏兄弟看着唐九走回指挥部办公室,面面相觑,唐九和果果是干姐妹,果果又是徐云的干女儿,徐云又跟唐九有那么点暧昧……这关系还真是挺复杂的啊,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果果会突然意识到,自己要改口叫自己的干姐姐为干妈了。

    ……

    徐云走到劳斯莱斯的车旁,马上有人给他打开了车门,徐云也没有犹豫,直接坐了进去,他很清楚,那个大老板这次找到他没有直接对他动手,而是让自己身边的得力助手来接他,就是在抛出橄榄枝示好。

    既然对方有心要将徐云招安,那肯定就是看上了徐云的实力和才能,所以徐云刚才才会那么做。即便他没有要接受这大老板抛出橄榄枝的意思,但他还是想给他整点事儿出来,谁让这王八蛋差点让人用枪把他直接扫死在汪馨予的闺房之。

    徐云上车之后,车门被关上,他很快便看到了这个让他好奇的大老板。

    年,具体年龄很难在容貌上推算出来,身体算不上是发福,也不能说是干瘦,又比匀称少了那么一点点似的。大背头很有气派,但眉宇之间却又找不到这种牛人应该有的自信和骄傲。眼神不算深邃,却看不出任何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个人给徐云的第一感觉,就是各种不舒服不对劲儿,却又看不透。

    “徐先生,你好。”大老板微微一笑,终于对打量着他的徐云开口了:“我听张猛说,你要我亲自来接你,你才肯给我这个面子,我马上就来了。不知道这份诚意是不是能够打动徐先生,博徐先生开怀一笑?”

    这时候,汽车已经发动起来,刚才那个发型飘逸的家伙正做在副驾驶座上,看来他应该就是这位大老板口所指的张猛了。

    徐云没有理会大老板的问话,却直接看向张猛道:“我们现在这是去哪?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带我离开,这应该算得上是绑架和诱拐了吧?这可是犯法的事情。”

    张猛回头猛瞪了徐云一眼:“我们老板在跟你说话呢!你让他亲自来,他也亲自来了,现在你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姓徐的,你到底是想怎么样!难道一定要让我们动粗你才开心吗?!”

    徐云懒散的笑了笑,一点都没觉得自己的行为得罪了这大老板什么,等到张猛发泄之后,徐云才淡淡道:“令老板也太喜欢开玩笑了,我说让他亲自来接我,可没说让他整一个冒牌货来接我。呵呵,不过他能如此煞费苦心,也算对我比较重视了。”

    徐云这番话瞬间让车里的人都脸色一变,尤其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张猛,他睁大眼睛看着徐云,又看了看大老板的替身,根本可以说是完美的化妆,徐云又是如何看出来不是的?

    等一等,不对啊……即便是大老板的替身不化妆,那徐云也不应该知道他是替身啊!因为徐云根本就没跟大老板见过面!

    想到这里,张猛忍不住深呼一口气,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到底如何断定了大老板是使用了替身的?!看来他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家伙,怪不得大老板没有对这家伙下达追杀令,原来是真心想要这小子归顺自己的麾下。

    “冒牌货永远是冒牌货。”徐云微微一笑,不等他们开口问,就自言自语道:“一个眉宇间连点霸气和骄傲都没有的家伙,凭什么成为那么大跨国集团的老板,凭什么能控制得住毒蛇探险队那么多有能力的队长。又凭什么能让他身边一个如狼似虎的张猛乖乖臣服。”

    冒牌货见已经被拆穿,也就不敢再多做言语,老老实实的蹲在一旁不再吭声,他心里忐忑不安啊,真不知道回去之后会不会被老板责骂。

    而张猛闻言冷笑一声:“谢谢你的夸奖,我现在才发现,如狼似虎竟然是个褒义词。”

    “同样的成语到底是褒还是贬,那要看放在谁的身上。”徐云淡淡道:“既然你都觉得我是在夸奖你了,那是不是也应该让我知道,你们到底想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吧?”

    张猛面无表情道:“徐先生,实在不好意思,不管我现在是告诉你目的地,还是不告诉你目的地,你都不可能不去,那还问这么多废话做什么?即便我不告诉你,我也不会停车让你离开的。”

    “我不需要让你停车,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我不知道目的地的话,我是肯定会离开的。”徐云的笑容很淡定。

    “可我不停车,你要怎么离开?”张猛有些故意跟徐云较劲道。

    徐云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对张猛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句:“那你完全可以试试,试试我到底能不能离开。呵呵,如果你空车回去,恐怕你们大老板是会责骂的吧?要不要赌一赌?”

    张猛再次被徐云堵住了一口气,他意识到即便是不停车,也不会难住一个超级高手的脚步,真没想到徐云是一个如此难缠的角色,怪不得大老板要他来亲自做这件事情。

    沉默了分钟之后,徐云才淡淡开口:“考虑好了吗。”

    “大老板在琴岛东郊有一个私人会所,只提供他和他最重要的朋友享用。这次他就准备在那地方接待你。”张猛道:“这下你满意了吧?我们大老板的诚意很足,但我在徐先生的身上却看不到什么诚意……”

    “诚意?我需要有吗?”徐云反问道:“是你们老板让你死皮百赖的求我去,而不是我主动要求去见你们老板。我需要什么诚意?呵呵,我想你一定是搞错了,如果需要我有诚意的话,那就不用狗腿子番两次的来接我了。”

    “你不要得寸进尺。”张猛的拳头突然紧攥。

    徐云却仍然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你们老板的贵客你也敢打?我看你这狗腿子是活腻了吧。”

    张猛虽然被徐云一口一个狗腿子叫的心烦意乱,真想狠狠痛揍徐云,但却也很清楚老板让自己来是做什么的,即便是再大的怒火,他也绝对不敢对徐云动手的。而徐云似乎就看了这一点,一次一次的刺激着张猛。

    终于,张猛不再言语,只是默默看着前方不吭声。

    徐云却在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悠然自得的吞云吐雾,这倒不是因为徐云犯烟瘾了,而是他感觉到了这车里一点烟草味都没有,看来这大老板是很不喜欢烟草的味道,所以嘛,他要给他留点纪念。

    “谁让你在车里抽烟的!”张猛看到徐云抽烟,果然当场就要发飙。

    徐云却毫不在意的吐出一口烟:“客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连这点屁事儿都不懂。真不知道你们老板怎么会让你来接我的。抽支烟而已,不要那么大惊小怪的。好好在前面带你的路,我答应你肯定不会在车里乱丢烟头就是咯。”

    张猛彻底的认输了,他知道自己完全说不过徐云,又不能够怎么样,随他去吧,等会大老板若是反感了这家伙,他在狠狠对这家伙动手也不迟!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