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驶入快车道之后,就一路畅通无阻,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对于近期经常驱车出远门的徐云来说绝对算不上什么,但对于受不了徐云各种找事儿找茬的张猛来说,就有些漫长了。

    张猛觉得自己这辈子做过最操蛋的事情,就是忍受这么一个不断刺激自己底线的家伙。因为徐云在路上不仅仅抽烟了,还把烟灰弹的满车内乱飞。用徐云的话说,他没有把烟头丢在这豪华的真皮车座上,就已经是很给他们大老板面子了。

    只要张猛多说一句话,徐云就反过来噎他一句:“车又不是你的,你只不过是沾我的光,大老板安排你跟车来接我而已,如果我说我不想跟你同行,不想跟你坐一辆车,那你就得跑着回去,滚着回去。懂吗?”

    对于这样的一个“客人”,张猛恨不得自己抽自己的耳光,他真是恨的痒到牙根。汽车终于驶入目的地之后,张猛才算是心里的怨气松快了一半。汽车刚刚驶入会所的大门在一栋漂亮的层建筑外面停下,张猛就迫不及待地开门走下车。

    而那个被徐云第一眼就识破了的冒牌货也只能耷拉着脑袋犹如战败的公鸡一般悻悻打开车门离开。

    徐云坐在车里,透过打开的车门和车窗看着这里的风景和一草一木。这是一块绝对的风水宝地,东西北面环山,南迎有天然的湖泊,可谓是依山傍水风景如画。

    当然,依山傍水只不过是风水最基本的原则之一,山体是大地的骨架,水域是万物生机之源泉,没有水,人就不能生存。

    虽然不是看相算命的风水先生,但徐云对风水学却还是挺有兴趣,很早之前他就看过一本《阳宅十书》,这是一本清代的书籍,是说人之居处宜以大地山河为主,其来脉气势最大,关系**福最为切要。所以风水学重视山形地势,把小环境放入大环境考察。

    徐云的地理学的还算不错,对于自己国家华夏的地理形势自然就更清楚了,每隔八度左右就有一条大的纬向构造,如天山阴山纬向构造,昆仑山秦岭纬向构造,南岭纬向构造等等。

    所以有话叫做:天下之势,两山之间必有川矣,大川之上必有途矣。

    华夏的山脉划为四列九山。徐云记得看过一本关于风水学基本知识的书籍,风水学讲究把绵延的山脉称为龙脉。

    龙脉源于西北的昆仑山,向东南延伸出条龙脉,“北龙”从阴山、贺兰山入山西,起太原,渡海而止。“龙”由岷山入关,至秦山入海。“南龙”由云贵、湖南至福建、浙江入海。每条大龙脉都有干龙、支龙、真龙、假龙、飞龙、潜龙、闪龙、勘测风水首先要搞清楚来龙去脉,顺应龙脉的走向。

    龙脉的形与势有别,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势是远景,形是近观。势是形之崇,形是势之积。有势然后有形,有形然后知势,势住于外,形住于内。势如城郭墙垣,形似楼台门弟。势是起伏的群峰,形是单座的山头。认势惟难,观形则易。

    势为来龙,若马之驰,若水之波,欲其大而强,异而专,行而顺。形要厚实、积聚、藏气。

    徐云在车上迟迟没有下来,张猛实在忍无可忍,走到汽车门前对他道:“地方已经到了,你还赖在车上做什么?下来!大老板已经等你很久了!你还想怎么样?别太不识抬举了。”

    “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年轻?”徐云不屑的再次点燃一支烟:“我来都来了,该给的面子也都给了,你们大老板安排一个替身去接我,我没生气就已经不错了,既然到了,他或多或少都要亲自出来欢迎我一下吧?这才是待客的道理。”

    “你少给脸不要脸!”张猛呸了一声:“做人若是心里没有一盏明灯,会死得很惨的。你最好趁大老板还没生气,乖乖的跟我进去!”

    徐云目不转睛的看着张猛:“按理说你应该很希望我是那种心里没有那盏明灯的人吧?你肯定也很希望我死得很惨,呵呵,现在我给你这么一个吹灭我心里那盏明灯的机会,你难道不要抓住吗?”

    张猛怔了一下,开始在心回味徐云这番话的意思,很快,他就明白了。

    “怎么样,我的建议不错吧。”徐云在他的目光里读到了觉悟:“乖乖去找你的大老板,让他来车门前亲自接我。如果他一听这番话生气了,嘿嘿,那肯定就命令你来直接干掉我咯,我就在车里等着,随时恭候你的大驾。”

    张猛的目光喷射出强烈的怒火,他冷笑一声:“这可是你自己找的……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徐云点了点头:“没错,是我自己找的,你也不用给我留什么情面。去吧,做些狗腿子应该做的事情。”

    “哼。”张猛已经顾不上对徐云的话怄气了,他之希望现在马上见到大老板,得到大老板直接干掉这个不识抬举混蛋家伙的命令,只有这样才能一解他的心头之恨!

    因为了解一些风水学的知识,所以徐云很清楚在龙脉集结处有朝案之山为佳。朝山案山是好似于朝拱伏案之形的山,就象臣僚簇拥着君主。朝案之山可以挡风,并且很有曲趣之情。

    有一本叫《朱子语类》的书提起过燕京的大环境,书里是这么描述的:冀都山脉从云发来,前则黄河环绕,泰山耸左为龙,华山耸右为虎,嵩山为前案,淮南诸山为第二案,江南五岭诸山为第案,故古今建都之地莫过于冀,所谓无风以散之,有水以界之。

    这是燕京城为心,以全国山脉为朝案,来说明燕京的地理环境之优越。

    从大环境观察小环境,便可知道小环境受到的外界制约和影响,诸如水源气候物产地质等。任何一块宅地表现出来的吉凶,都是由大环境所决定的,犹如医切脉,从脉象之洪细弦虚紧滑浮沉迟速,就可知身体的一般状况,因为这是由心血管的机能状态所决定的。只有形势完美,宅地才完美。每建一座城市。每盖一栋楼房,每修一个工厂,都应当先考察山川大环境。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必无后顾之忧,而后福乃大。

    显然,徐云现在所看到这处私人会所,以琴岛的大环境来说,这地方绝对是堪比燕京在全国大环境里的心位置。

    所以徐云才敢断言这地方是一块风水宝地,不管是在大环境还是在小环境上,他都挑不出来这块地方的半分毛病。如果硬要徐云说出这地方的不好,徐云只能说,这地方的主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自古以来,真正的好人,又有几个能占据到如此宝贵的风水宝地?

    徐云如此不识抬举的行为绝对不是为了激怒这个请他来到这里的大老板,他很清楚,他越是这么不识抬举,反而那人越是会对他感兴趣。如果他表现的很顺从了,就会很快激不起大老板对他的兴趣。

    徐云一切的预判都是那么的精准无误,的确,徐云的不识抬举越发让大老板对徐云感兴趣。他不是没见过高手,也不是没见过超级高手,在他身边卖命的就有超级高手,所以他绝对不是稀罕徐云是个超级高手,他更稀罕的是徐云的性格。

    所以当张猛来到大老板面前告状似的对大老板说出徐云的要求之后,大老板非但没有勃然大怒,反而还挥手给了张猛一个耳光,怒骂一声:“废物,我让你去接人,当贵客一样接待,你肯定是做了什么出格的行为,才会让客人提出这种要求。”

    张猛一脸敢怒不敢言的委屈:“我没有!只是那姓徐的太过分!太不识抬举!”

    “在我面前你都这幅德行,不在我面前,你还指不定对徐先生说了些什么激怒他的话呢!”大老板深邃的目光让张猛完全看不出来他想的是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从未显露出过对一个人有如此大的兴趣。

    真不知道这姓徐的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让大老板如此的感兴趣,这么多年都没动手打过张猛的大老板竟然再次挥手抽了张猛的耳光。

    这一耳光之后,大老板似乎突然意识到张猛毕竟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人,跟在自己身边挡过刀挡过枪,又马上安慰道:“刚才那巴掌不是我要打你,而是我要让你记住,做事不能带任何私人感情的。小猛,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很清楚我的为人,我能相信的人不多,但你是其之一。所以你放心,即便是我看上的人,来到我面前,也永远没有你的地位。你懂我这句话的意思吗?”

    “谢老板赏识!小猛无以为报!为老板,宁愿肝脑涂地!”张猛似乎很享受这种被器重的感觉。

    不过话又说回来,徐云的要求真的很过分,在这个会所里,还从未有人享受过让大老板出门迎接的待遇,一般人能有幸被请到这里,都已经是大老板给的莫大荣幸了。

    “老板……可是那个小子的要求,也实在有些过分了。”张猛道:“你身份尊贵,不管怎么样也不可能亲自去接他吧?这若是传出去的话,岂不是丢了您的面儿!”

    大老板却摇了摇头:“这里都是我自己的人,谁能传出去?再说,真传出去,也不是丢我的面儿,而是长了他徐云的面子罢了。哈哈哈哈,罢了罢了,下去就下去,我也真的很想马上见识见识那个一眼就揭穿我替身的家伙,到底是不是孙悟空转世,有一双火眼金睛啊。”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