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6章 大老板鲍天下

 热门推荐:
    大老板认定的事情,从未有人能够改变,张猛很清楚,现在大老板对徐云的兴趣远远高于之前对他们所有人的兴趣,即便是他和陆贝,当年也没有得到过大老板如此高的兴趣和赏识。即便他现在是大老板身边最信任的助手,陆贝是大老板最器重的队长。

    刚才大老板说最信任张猛,但张猛却不这么认为,自从陆贝叛变之后,张猛就非常明显的感觉到了大老板的变化,他已经开始不再信任任何人,包括他在内的任何人,都已经不再信任。而且不仅仅是对于他们“自己人”失去了信任,对任何合作伙伴,也提高了警觉。

    刚才大老板那么对张猛说,无非只是安抚张猛的情绪而已,张猛很清楚。但他不敢说任何一个不字。只是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对他们所有人都失去信任的大老板,会对一个在兴安岭的冰雪森林搅了他大局的家伙如此深感兴趣。

    大老板做出决定之后,张猛便再也没有说过任何话,安静的看着大老板穿上外套,走在前面率先离开他的会客室。张猛紧跟在后走出来,忤逆大老板的事情他肯定不会再做,刚才一巴掌就是很好的警告。

    “小李,你去准备些茶水。”大老板走出会客室之后,对会所里负责打点一切的女助理李纯道。

    李纯马上点头道:“是,大老板。您想喝点什么?”

    “嗯……”大老板想了一会儿,又摇摇头道:“还是等一下吧,等会客人上来,喝什么茶,问问他吧。咱们华夏人喝茶都讲究,我可不知道我那贵客是喜欢红茶还是绿茶,是喜欢观音还是乌龙啊,哈哈哈,等下再准备吧。不急,不急。”

    “是。”李纯对大老板的任何话都唯命是从,她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

    大老板,五十岁,姓鲍名天下,从小家人就希望他心能有抱负,能容天下。穷苦出身的鲍天下绝对没有辜负家人对他的期望,在十六岁刚刚走上社会的时候就赚到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

    当然,这第一桶金也不是这么好赚的,是去帮长沙一伙盗墓贼放风赚取的。

    当时那群人跟他说好了,只是放风,事成之后分他一万块。但当那群盗墓贼几乎空手而归之后,却只给了鲍天下一千块。当时鲍天下并不懂这其道理,但他可以在这些人的表情里看得出来巨大的失落,他知道他们真的没有赚到什么,一千也罢。

    因为第一次合作,即便是那群家伙几乎空手而归,也给了鲍天下一千块的望风佣金,所以鲍天下觉得这群人挺靠谱的。毕竟在鲍天下还是个孩子的年代,一千块钱也绝对称得上是巨款了。所以才有了第二次的合作。

    第二次的合作让那群盗墓贼满载而归,鲍天下在他们的脸上看出了真正的喜悦和兴奋。

    当然,这次说好的也是一万块钱佣金,对方很爽快的便给了鲍天下。而这次,鲍天下却提出了一个要求:“我要十万。”

    当时那群盗墓贼就以为他是疯了,狠狠地打了他一顿。问他是不是异想天开,是不是做白日梦呢。十万块在鲍天下口里说出来,对那群人来说就是狮子大开口,开的也太大了。只不过是望风而已,又没有经历过尸毒的危险,没有跟突然诈起的粽子搏斗过,也没被古墓里的机关伤到过,凭什么拿十万块?

    但鲍天下的理由很简单:“第一次你们去的那个墓没拿到什么,所以你们只给了我十分之一的佣金,我没有任何怨言。所以这次你们大丰收,就算给我十倍的佣金,也不为过。”

    当时的市场价格很清楚,望风者不过二,就是经验最老道的望风者也最多拿两万。不管对方在墓里拿到什么好东西,那都是人家出生入死换回来的。不懂规矩的鲍天下不仅仅是被暴打一顿,最终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就被赶走。

    至于为什么那些人一分钱都没有给他,那是因为对方要收取教他规矩的费用。狮子大开口乱要价,那是破坏规矩的行为。他们教育了鲍天下,理应在鲍天下口袋里收取教育费。

    无法接受这个现状的鲍天下一直怀恨在心,他虽然被赶走,但却并没有离开这群盗墓贼太远,他找了个铁匠铺偷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在夜深人静之后,偷偷摸进了那群盗墓贼所居住的房子,因为他们这次发了财,所以都喝了很多酒,每个人都醉醺醺的睡去了。

    所有人都忘记了鲍天下身上有这房子的钥匙,根本没有设防的这群人,一夜之间全部被鲍天下抹了脖子。

    聪明的鲍天下将其一人杀掉之后石沉长江,而他却带着所有赃物离开。日后警察调查的时候,顺藤摸瓜找出这一个盗墓团伙的所有人,现场却唯独少了一个。一切推理都集在了消失的这个人身上。所有人都会被现场迷惑,都会认为这是内讧,消失的那个人杀掉他们所有人,然后带东西离开。

    因为当时没有这么先进的科技,所以根本找不到那个已经被鲍天下石沉长江的家伙。案子最终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等到风声过去之后,鲍天下才带着那些战利品来到了燕京,他听那伙盗墓贼说过,燕京有个鬼市,凌晨的时候是最出货的时候。鲍天下来燕京,就是为了出手这批货。接下来的事情虽然不是一帆风顺,但是鲍天下都凭借着自己的机灵聪明躲避开了危险,最终通过出手的这批货大赚一笔。

    当时他才突然发现,跟这批货卖出去的几百万价值想比,他望风就算要十万,也是小巫见大巫。

    因此鲍天下用这笔钱开始拉拢自己的人,去全国各地寻找线索,不知不觉就成为了整个华夏最大的盗墓集团,因为这种事情做起来隐秘小心的话就很难被察觉,再加上鲍天下头脑聪明,出货又谨慎,所以他一直没有被抓住。

    后来国家对这方面的打击越来越严厉了,鲍天下就成立了自己的跨国贸易公司,这就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公司,唯一的用处就是借助对外贸易的借口将一些国宝运输到公海上,然后在公海上进行现场的交易。

    虽然久而久之这已经成了不是秘密的秘密,但鲍天下却从未浮出过水面。警方不是没有调查过鲍天下,但是现在警察做事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的话,根本没办法对鲍天下这种有身份的人做什么。

    鲍天下就凭自己的脑子和在古墓里跟粽子交手而锻炼的那点身手,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如果他做的这些不是违法犯罪的事情,真的可以说他是一代奇才了。聪明人永远都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

    这就是鲍天下为何会对徐云产生如此浓厚兴趣的原因了。

    兴安岭冰雪森林一战,他折了那么多人,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搭进去了。现在是他缺少人手的时候,而且那该死的兴安岭冰雪森林还像是被人布下了阵法一样,即便是他知道那地方的坐标位置,再次安排去寻找,却都永远走不过那一片雪松林子。

    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靠人工伐木是不可能的,树林太浓密,不是一两年就能伐干净的。而且每周都会有森林警察去巡视,那是受保护的森林,根本办不下来采伐证。

    考虑了各种因素之后,鲍天下才做出了他认为最重要的决定,那就是招安这次对他做出绝对不可原谅事件的徐云!只有拿下了徐云,才能一次性解决他现在面对的所有问题。

    这就是鲍天下为何找到徐云之后没有直接安排人击杀,而是要这么诚心相请的原因了。

    鲍天下来到楼下,看到此时此刻的徐云正坐在自己的豪华座驾里面抽烟,而且弹烟灰的时候也丝毫不顾及,虽然不能说将他的汽车搞的乌烟瘴气,但也实在让他心里有些不爽。

    但他这个年龄和身份的人,耐心和耐力都是年轻人所不能拥有的,这也就是他跟张猛的区别,即便是他再不喜欢徐云这样,也还是微微一笑,对徐云淡淡道:“徐老弟,请你来这里,,没有提前跟你打声招呼,你不会见怪吧?”

    “当然会。”徐云毫不客气道:“若是我二话不说找几个人就带你去个陌生的地方,你烦不烦?你见怪不见怪?”

    鲍天下仰头爽笑几声来平复自己的心情:“如果是我想结识的人,那我自然不会见怪。”

    “可惜我并不想结识大老板。”徐云完全没有给面子的意思。

    “我看你他妈是不想活了!”张猛心口一阵抽搐,这货实在是太气人了!

    大老板却依然板脸对张猛道:“你闭嘴!”

    张猛悻悻的转过身,猛烈的呼吸着,若不是大老板在,他一定已经跟徐云动手了。憋屈,这种憋屈,张猛很多年都没有感受到了。为什么大老板会因为一个混蛋这么对他?

    “徐先生,我的人不懂事,呵呵呵……”鲍天下笑的就像是一尊弥勒佛,身上看不到任何一丁点的恶意。

    徐云反问道:“大老板让我来这里,必然是想结识我,刚才你说,如果你想结识的人若二话不说带你去个陌生的地方,你不会见怪的。对吧?”

    鲍天下没有说话,眯着眼睛看着徐云,他不明白徐云是想要做什么。

    徐云爽快的下车,一把打开驾驶座的车门,直接将车内的司机给拽下来,自己一屁股坐到驾驶室里面,对鲍天下道:“大老板,上车,想跟我谈的话,我带你去个你陌生的地方再谈。这次你可不是替身了吧?”

    鲍天下嘴角扬起一抹令人琢磨不透的微笑,脚下却毫不犹豫的走向汽车:“好,徐先生说了算。”

    张猛闻言顿时一惊,喊道:“大老板!不可以!”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