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天下根本没有理会张猛的劝阻,毅然决然的坐进自己的汽车内。他好像是豁出去一切,也要把徐云拿下。这一点恐怕没有人能明白,按理说,鲍天下之前安排替身去接徐云,就是怕在跟徐云单独相处的时候自己会受到伤害,即便是张猛在副驾驶座,他也没有足够的信心可以保证自己不受到伤害,而这次车内只有徐云,他竟然敢毫不犹豫的坐到车里,似乎一切生死的危险都抛之脑后了一般。

    “大老板!这样太危险!”张猛的劝告依然没有停止,但鲍天下却已经坐进了车内,哗啦一声,车门关上,就听到发动机一阵轰鸣,张猛在第一时间就对所有在场的手下人下达了命令:“全部上车!绝对不能让他把大老板带走!”

    而这时候,徐云已经一脚油门深深的踩了下去,汽车犹如一头脱缰的野兽,哄一声便冲了出去!然而徐云却并没有将汽车驶出会所大门,而是直接冲着会所南向迎面的天然湖泊猛冲过去。汽车距离湖泊仅有两百多米的距离,所以才刚刚提起速来,徐云就紧跟着一脚刹车猛踩。

    轮胎在地面磨出十多米的黑线,车头准确无误的停在了湖泊前方半米的地方。而这一切都只不过发生在十几秒钟的功夫里,张猛和他手下的人甚至才上车还没来得及打火,徐云就已经玩够了似的。

    鲍天下一直都觉得自己定力很不错,而且面对危险的时候,也很从容,但徐云这莫名其妙的一招,还是惊出了他一身的冷汗,如果刚才徐云没有刹车的话,他们可就一起随车沉入湖底了。虽然鲍天下可以肯定自己的手下会把他们救出来,但仍然是心有余悸。

    “大老板不愧是大老板,处事不惊。”徐云淡淡道:“只不过,为什么第二次去接我的时候,不敢亲自来呢?怕我在车里动手?这次为什么不怕我把你带走,然后杀了你?”

    鲍天下想了想,才开口道:“或许是一见如故吧,当我看到徐老弟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有缘分,所以我才会上车,因为我知道我们以后一定会有合作,你是不可能对我做什么的。我分析的对不对?”

    徐云嘴角微扬:“大老板做事难道从来都是这么自以为是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只能说让您失望了。我没有开车带你出去,是因为我很清楚,即便是我开车带你出去了,你的人也会紧追不舍。就算我有机会杀了你,你的人也一样有机会能杀了我。而且,我现在都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你是真的大老板,还是大老板的又一个高级替身呢?我可不会用我命,去换一条有可能是替身的命。”

    “哈哈哈哈!”鲍天下仰头大笑:“你这么看得起我,我只能说感激不尽啊,这世界上能找到一个跟我长得很像,并且可以说服他给我当替身的人就已经很困难了,我去哪再找第二个啊?恐怕就是全球通缉的最高恐怖组织领导者,也就只有两个替身而已。哈哈哈,老弟实在是太看得起我了。”

    “现在的人皮面具科技很发达,我这么想可不是看得起大老板,大老板不要误会。”徐云毫不客气的撕开大老板的面子道:“如果你觉得我是看得起你,那就实在太看得起自己了。”

    鲍天下脸上的笑容终于没有了:“徐先生如果是一直在试探我的底线,那我只能说你赢了。该做的待客之道我都已经做了,如果徐先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那我也只能说抱歉。”

    徐云摇摇头:“哪里哪里,我当然不可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大老板能忍我到现在,我已经很知足了。”

    “那徐先生是不是也应该跟我谈一谈,你到底是如何看穿我的替身了?”鲍天下道:“我的替身替我做了很多事情,我真想知道他被看破的地方在哪。徐先生告诉我,也算是还我一个人情。”

    “我的确欠了大老板一个不杀我的人情。”徐云微微一笑:“一个眉宇间连点霸气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是如此大的跨国犯罪集团的首领呢?我承认,大老板的替身几乎跟你一模一样,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一模一样,各种行为举止,都模仿的天衣无缝。但他唯一缺少的就是眉宇间那股子自信和霸气。”

    鲍天下闻言频频点头:“徐老弟果然好眼力,连我的人都没看出来这一点,除非我跟他站在一起,他们能在气场上辨别出来谁才是真的我,我单独让他去做任何事情,都不会有人怀疑他不是我。呵呵,看来下一步,我就要让我的替身提高一下他的自信和霸气了。”

    “如果大老板不希望惹来大麻烦,我看还是没有必要让替身去提高他的自信和霸气了。”徐云微微一笑道:“这番话告诉大老板是希望卖给大老板一个面子,希望一会儿我离开的时候大老板不要为难我。”

    “你说。”鲍天下看着徐云,不明白徐云为何不让自己的替身可以练习的更像自己。

    徐云眯了眯眼睛:“如果替身的身上也有了自信和霸气,那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大老板?呵呵,我想大老板应该很清楚,如果你和你的替身站在一起,连你的人都分辨不出来,那谁敢说他是假的,谁又敢说你是真的?”

    鲍天下浑然不觉,已经起了一身的冷汗,徐云这番话给与他的提醒实在是太重要了,他真的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有一天他的替身能跟他一样了,那他岂不是随时都会有危险?

    “徐老弟,谢谢。”鲍天下道:“你的这个人情我领了,一会儿你若要离开,我绝对不会为难你。”

    “这样我才能放心到大老板的私人会所内作客。”徐云说话的同时,已经将汽车挂到倒挡,还是刚才一样的油门速度,一样的刹车力度。汽车几乎是沿着刚才一模一样的路线退回去,停放在了原来的位置。

    就好似是录像倒带一般,惊的鲍天下半天说不出话来,徐云绝对是个人才的人才。不管是在观察能力上,还是在分析能力上,不管是在做事的执行力上,还是在自身的实力上,都是绝对的人才。如果能得到这样一个人才,鲍天下绝对相信自己会是如虎添翼。

    看着汽车重新回来,张猛等众多手下又急忙下车围了过来,张猛一把打开车门:“大老板,您没事儿吧!?”

    “就你们这点定力,和徐先生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鲍天下淡淡道:“快去给我的贵客开门,我要跟徐先生好好聊一聊。”

    张猛完全傻掉了,他原本以为大老板会马上下令让自己带人将这个乱来的家伙击杀,却没想到大老板反而更加赏识徐云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刚才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张猛的好奇心大起,却没有人能帮他解开谜团。

    不等张猛开门,徐云就直接开门走下车来,毫不客气的便和鲍天下并排向会所里面走去。手下人马上给他们开了门,两人进屋之后,外面只留下了一头雾水的张猛,张猛真的搞不明白,徐云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大老板对他对此的神魂颠倒?难道他已经答应了要跟大老板?

    张猛刚推门进去准备追上前,就听到大老板在前方传来的命令:“你们都给我好好守在外面,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进来打扰我和徐先生之间的谈话。”

    “是!”张猛只能乖乖关门退了出来,心有不甘的他狠狠一拳砸在墙面上,他是多么希望自己可以狠狠教育徐云,可大老板为什么就能一直忍受到现在呢!该死的……千万不要给他机会,只要给他机会,他一定下死手,绝对不让徐云再有喘息的机会。

    此时此刻,张猛只能是祈祷徐云在各种行为上使得大老板心烦,终究会受不了他,然后命令他下手!

    ……

    鲍天下带徐云来到他装修豪华的私人会客室,李纯马上就跟了进来:“请问徐先生是要喝点什么?我们老板这里有各种上好的茶叶。”

    “能入大老板口的茶水自然是极品的极品,大老板平时喜欢喝什么,那就来什么。华夏人都讲究客随主便,入乡随俗,不是吗?”徐云道:“对于茶叶我到没什么特殊的爱好某一口,只要是好茶,我都喜欢。”

    “这一点咱们可就真是一样啊。”鲍天下笑道:“我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喜好,只要是好茶,我都喜欢喝!这样,小李,你去准备前不久齐老板送我的极品白茶,我觉得那味道特别不错,今天就让徐先生跟我一起分享。”

    “是,老板。”李纯马上转身离开,去茶水间准备茶水。

    徐云环顾房间的布局和摆设,笑了笑:“看来大老板是讲究人,对于风水学很有研究啊,不论是这会所建立之处,还是这房间内家具、鱼缸的摆放,都很有讲究啊。”

    鲍天下脸色没什么表情,只是口上说略懂一二。作为一个盗墓团伙的幕后大老板,若是连点风水学都不懂,他凭什么去断定哪个地方会有好东西,凭什么断定哪个地方的墓地是富贵名人的墓地呢?

    鲍天下对于风水学的研究,可以说是堪称大师级水准,就算现在让他出本书,他都能保证卖到全国断销。绝对不是那种漫天忽悠的字,做到句句至理名言。

    很快,李纯将准备好的白茶端上来,徐云品了一口,感慨一声:“果然是好茶!大老板对我的招待规格也太高了,徐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那有什么事情,咱们就直说吧。”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