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亿,在鲍天下的口看似轻松简单,但在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们眼里,这绝对是一笔八辈子都不可能赚到的一笔巨款。

    徐云只是露着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说实话,他不是没见过钱的人,也不是没见过有钱人的人,但这笔钱放在他的眼睛里,依然是一笔巨款,一笔难以想象的巨款。要知道这只不过是鲍天下口的“见面礼”而已。

    “大老板,你真让我有种错觉,现在的钱难道贬值成这个样子了吗。”徐云淡淡道:“我何德何能配拿大老板这么多钱呢。”

    “既然我们都已经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我也直言。十个亿,别说超级高手我能请到一堆,就算是宗师境的高手也一样请的来。再说的自大一点,甚至是说地玄境的高手我也不是没可能请得到。”鲍天下微微一笑道:“但是,我是一个很小心的人。如果我真的请来一个地玄境的高手,你觉得他看到我的‘生意’之后,还会只甘心于拿这十个亿吗?他可以随时了结我,随时接手我的一切……呵呵呵,哈哈哈哈!”

    鲍天下只是年轻时候在古墓里跟粽子僵尸练出点身手,实力充其量也就是二、流,这还是徐云对他的高估。就这样一个在地下世界根本算不上是高手的家伙,却能混的风生水起,手下指挥那么多比他厉害百倍的高手。不得不说他的脑力值惊人的恐怖。

    鲍天下能将一个人的心里分析的极为透彻,所以才能掌控这么多人。他说的没错,如果他请来宗师境或者是地玄境的高手,他们将随时随刻了结他,取代他。

    先不说那些高手,就连他手下毒蛇探险队一队队长陆贝,一个超级高手,都在看到兴安岭地下那片宝藏之后对他有了反逆之心,还杀掉了鲍天下的儿子鲍清华。

    就算是鲍天下之前没有这份戒心,可现在也绝对有了非常强烈的戒心。即便是对他身边现在最信任的张猛,也一定不会再有之前的那种信任感。

    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话一点都没错。鲍天下被陆贝‘咬’了这一口,恐怕近期是不可能信任任何人的。

    徐云现在也大致能明白鲍天下的想法了,他说要合作,其实只不过是一种利用。一个现在连自己身边最亲近的手下都无法信任的人,又怎么可能信任徐云呢?

    鲍天下想用这十个亿换取徐云的信任,然后在徐云被金钱冲昏头脑之后,利用徐云在兴安岭的冰雪森林得到十倍甚至百倍的回报。当然,事情结束之后,鲍天下一定会用最简单的办法解决问题,那就是杀掉徐云。只有这样,他才不需要担心徐云的威胁。

    “大老板,这么说的话,你是有信心在不需要我的时候就能随时了结我,才会跟我合作的吧。”徐云微微一笑:“不要把心思摆放的这么明显,会让我很难堪的。”

    “我可没这么说。”鲍天下虽然面无表情,心里却还是咯噔一下,徐云如此无所谓的便揭穿了他的心思,真的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做事情从来都是胸有成竹的大老板,第一次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一个年轻人了。

    徐云将手里的茶杯放下:“那就谢谢大老板的款待和赏识。不过我真的没那份野心。不管天娱集团每年是赚一百万也好,一百亿也好,我还是喜欢活的轻松一点。至少不用去做刨人祖坟这种缺德的事情。”

    鲍天下的嘴角抽搐一下,如果是他的手下在,肯定很清楚此时此刻大老板想要杀人的心情。

    “人世轮回,大老板,这辈子积德多的人,下辈子会享清福,而这辈子缺德多的,说不定下辈子就去做牛做马了。”徐云的脸色依然带着自信的微笑:“这可真不是我嘴巴臭诅咒你。前不久你才白发人送了黑发人,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你缺德事做太多了吗?”

    啪——!

    大老板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震的茶水杯子哗哗颤抖。

    一巴掌过后,徐云做好了随时被人围攻的准备,在他看来,这恐怕就应该是对他施行打击的信号。但让徐云出乎意料的是,鲍天下这一巴掌下去后,并没有他任何一个手下冲进来要动手的。

    “大老板,你好像没安排好。还是说,你的手下们都……”徐云四周环顾了一下,疑惑的问道。

    鲍天下的怒气似乎随着那一巴掌全部都发泄了出去,他竟然再次露出笑容:“徐老弟,你放心,我这次请你来,绝对不是给你摆的鸿门宴,我是诚心实意的想要跟你交朋友做兄弟。”

    徐云双手抱拳:“受宠若惊。但我还是要告辞了。”

    “如果徐老弟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要忙,我送你。”鲍天下的脾气简直好到让徐云不可思议。

    “大老板,你若是这样的话,我心里还真没地儿了。”徐云道:“如果有什么人要对我动手的,那就早点让他们来吧。我这么等下去也挺是不安的。光明正大一点,你的人多,也不需要怕我。”

    鲍天下仰头大笑:“徐老弟,你忘了吗,你来之前,我就答应过你,你可以平安离开。或许你觉得我这种人应该是翻脸变卦就不认人的那种,但是我想要告诉你的是,只要我答应徐老弟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兑现。”

    “谢谢大老板诚实守信。”徐云说话间已经起身:“大老板继续忙你自己的事情吧,这茶的确不错。有机会再来讨一杯喝,哈哈哈,回见。”

    鲍天下自然起身相送:“徐老弟在我这里,我唯一要忙的就是送走老弟。”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会客室,鲍天下在李纯耳边耳语几句,便跟在徐云身后去送客。

    张猛一直在外面守候着,期待着大老板按下他会客室的通知铃,让他们在外候命,等到徐云出来的时候就全力击杀。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徐云竟然跟大老板一起说说笑笑嘻嘻哈哈的走了出来,而且看上去红光满面,一点都没有谈崩了的迹象。

    “小猛,准备安排车送我徐云老弟回去。”鲍天下出门便给了张猛事情安排。

    张猛心里凌乱不堪,他还是安排了那辆接徐云来的劳斯莱斯,大老板一再跟他强调最高规格,他当然是要听话。安排了汽车过来,他亲自打开车门恭送徐云上车。

    就在这时候,助理李纯冲冲走出来,手里拿着刚才大老板耳语让她准备的茶叶和烟,送到徐云的手里:“徐总,这是大老板的一点意思。他看您对他的白茶评价这么高,就让我准备一些送您回去慢慢品尝。这两条烟虽然是没有标识和品牌的纯白盒,但却是世面买不到的特工哦,大老板知道您抽烟,就让我拿来送您。”

    徐云也没有客气,直接收下:“那我就谢谢大老板了。”

    “徐云老弟。”鲍天下见徐云真的准备要走,再次开口:“我知道突然让你接受一件事情是不可能的,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我对我欣赏的人很有耐心,当然,我还是希望你能尽早的给我一个答复。现在天娱集团是发展壮大的时期,恐怕非常需要钱。徐云老弟,一定记得,有任何需求的话,随时来找我。”

    鲍天下话才刚说完,李纯就递给徐云一张鲍天下纯金打造的私人名片:“徐总一定要收好哦。”

    徐云微微一笑,没说啥,也把这张纯金的名片塞进了口袋:“大老板,我想我就不用跟你说我的联系方式了吧,恐怕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呵呵,再说即便是你不知道,也一样能很轻松的找到我。我说的没错吧。”

    “徐老弟太会开玩笑了,我可没你想的那么无所不能,呵呵呵,这次能有幸找到你,运气占了大部分,另一部分就是老天爷的指示,老天爷他老人家能让我找到你,就是在暗示我们一定可以合作的。”鲍天下道:“徐云老弟,一定好好考虑。我很期待你的回复。”

    徐云点点头:“我会的。再见。”

    “再见。”鲍天下一个手势,司机便开车送徐云离开了他这坐落于风水宝地的私人会所。

    看着汽车远远离开,李纯对鲍天下道:“不好意思,大老板,我自作主张给他拿了两条掺有白粉的香烟,我只是希望能帮大老板尽快控制他,没别的意思。”

    “小李。”鲍天下的脸色阴沉:“我知道你也是为我考虑,但是我只警告你一次,不要做我没有命令你的事情。这一次我原谅你,下一次若是再自作主张,就想想我前面这片湖里养了什么东西……”

    李纯的目光看向那片湖泊,脸色聚变。

    张猛到现在都没明白大老板为何把徐云送走:“大老板,既然他没有答应归顺于您,您为什么没有直接通知我们动手呢?真的就这么放他走了?”

    鲍天下自从徐云离开之后,脸色就没有再浮现出过任何的笑容:“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放长线,钓大鱼。”

    “可是他……”张猛根本就不希望徐云真的归顺,他就是想亲手杀了徐云!

    “可是他是条鲨鱼。”鲍天下接过话道:“既然我想让他为我所用,为何不多花些心思在他身上呢?小猛,你知道你跟他的区别在哪吗?”

    张猛非常自信道:“大老板,我真不觉得他实力比我高!”

    “没错。他的实力的确跟你不相上下。”鲍天下伸手指着自己的头脑说:“但是这里,这里他却比你高太多了,明白吗?这个社会不是你能打就能吃得开,很多时候,这地方才是决定胜败的绝对因素!”

    张猛不再言语,他知道大老板又要教训他没有脑子了。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