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0章 都是聪明人

 热门推荐:
    鲍天下这辈子能有如今的“成就”,很大一点原因就是因为他会识人,甚至可以说,他这辈子唯一看错的人就是一队队长陆贝。他很清楚张猛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他就是一个将才,能打能拼敢为了他玩命,而动脑子就差了不只是一星半点。

    所以鲍天下的身边永远不会只带着张猛一个人,很多事情他会搞砸。鲍天下需要一个李纯这样的女人,心思缜密,做事情永远是喜欢用脑子去解决问题。

    虽然有些时候李纯会自作聪明,就比如今天她会在没有得到鲍天下同意的时候,就拿出两条掺有白粉的香烟给徐云。鲍天下希望得到徐云就是因为徐云是个脑力值和武力值兼备的人才。

    徐云一个人就完全可以搞定李纯和张猛两人要做的事情。虽然鲍天下的身边有李纯和张猛,但一加一始终是二,不是一。毕竟有很多事情一个人去做和两个人去做得到的结果是不一样的。

    两个人的配合程度再高,默契程度再高,却始终不如自己跟自己配合。这才是鲍天下为何这么希望自己身边能有徐云这样一个人的原因。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徐云能做的事情绝对不是李纯和张猛两人加在一起就能完成搞定的。

    鲍天下不希望自己要用白粉去控制徐云,因为那样他得到的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徐云,嗑药者和正常人在考虑事情上永远是不一样的。如果徐云变成一个瘾君子的话,他可就不需要了。

    李纯做了一件自作聪明的事情,但鲍天下依然原谅她而没有惩罚她,完全是因为鲍天下相信,以徐云的智商,是绝对不可能抽那两条烟。

    虽然徐云的确是在他的车上抽烟了,而且还不止抽了一支,看上去徐云的烟瘾的确很大。但鲍天下却能肯定徐云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烟瘾。当徐云在会客室跟他谈事的时候,一支烟都没有点燃过。如果他真的是个烟瘾很大的人,在鲍天下让他去考虑事情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必然是点一支烟,让自己的思绪平静一下。

    可徐云并没有这么做,这就说明他根本没有所谓的烟瘾,之所以他在车里那么做,只不过是故意激怒张猛。徐云似乎已经在和张猛的短时间接触内,找到了张猛易激怒的特点。徐云是在试探激怒对方的底线,是为了真的打起来,自己也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当然,这都是鲍天下的推论,不能成为他如此肯定的直接原因。鲍天下肯定这一点的直接原因,是因为徐云的手指。鲍天下在徐云喝茶的时候很仔细的观察过徐云的手指,他的手指修长,而食指和指第一关节处的颜色跟其他手指关节的颜色完全一样。

    一个烟瘾很大的人,食指和指第一关节的颜色往往会比其他手指略显微黄。这是因为长期夹烟而熏出来的颜色。虽然这种颜色很淡很淡,但是对于鲍天下这种注意细节的人,却是很清晰的。

    既然徐云没有烟瘾,而且徐云也不是个没有脑子的人,鲍天下就可以肯定徐云是绝对不会抽那两条烟的。他完全可以放心在他能说服徐云跟他合作之后,徐云依然是一个正常人,而不是一个没有白粉就活不下去的废人。

    “小李,你安排人给我盯住徐云,要怎么做不需要我说你也知道。”鲍天下道:“记住,绝对不能让他发现我在安排人盯他。这样不利于我跟他之间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

    李纯点了点头:“是。”

    张猛却不明白了:“大老板,你都把人这么轻易的放走了,难道还不相信他吗?既然不相信他,他也没有答应跟我们合作,为什么还要放他离开?”

    “就算是答应跟我合作,你觉得我真的会信任他?”鲍天下有些无奈的看了张猛一眼:“我说的建立互相的信任关系,可不是真的指的互相信任,我只是要让他认为我是信任他的,然后让他真的信任我而已。小猛,不要怪我总是说你没有脑子。你的确真的很没有脑子。如果你以后在做事情之前多想一想,多动动脑子,我保证会比现在更重用你。”

    “真的?!”张猛心里一阵兴奋:“大老板!我保证我以后做事情一定多动动脑子!”

    鲍天下无奈的摇摇头,张猛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根本没有动脑子,如果张猛稍微动一动脑子,也应该知道他这番话完全就是敷衍他而已。鲍天下已经很器重张猛了,而张猛这辈子也只能注定做到这个高度。

    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现在都没想明白,什么叫做事之前动动脑子。

    李纯显然看得出大老板的无奈,她直接转身离开去做大老板安排给她的事情。如果现在不抓紧时间走,张猛恐怕又会没头脑的问她,到底是如何才算动脑子。

    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肯自己去想的人,还怎么指望他真的在做事情的时候动动脑子呢?

    ……

    返程的路上,徐云较有兴致的看着手两条纯白色包装没有任何印迹的香烟。说这是特工他相信,但说这烟没有问题,他还真是不相信。

    鲍天下的这辆劳斯莱斯来接他的时候,他在车上闻不到任何一点烟草的味道,而且汽车里的车载烟灰缸都是崭新的,车顶也完全没有任何烟熏过的痕迹。

    而在鲍天下的会客室里,徐云却能闻到微弱的雪茄残存味道。

    凭借这一点,徐云完全可以肯定鲍天下是一个不碰烟的人。鲍天下只会在想事情的时候点一支雪茄,而且还一定是在绝对安静的环境下才会抽雪茄。

    很多人或许认为抽雪茄和抽烟都是一样的,其实不然。雪茄跟烟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抽烟的人是享受烟草灌入心肺带来的那种短暂轻松感。而抽雪茄的人则是喜欢闻雪茄烟雾带来的那种包围享受感。

    真正抽雪茄的人是不抽烟的,如果一个人也抽烟也抽雪茄,只能说明他并不是真正的懂得享受雪茄的人。真正享受雪茄,知道雪茄给人带来享受感的人,是不会再抽烟去寻求那种短暂轻松感了。

    层次完全不一样。

    既然鲍天下是一个抽雪茄而不抽烟的人,想必他身边的人肯定都知道他这一点。如果知道他这一点,还会送他烟,显然是拍马屁往马腿上拍,明摆着找踹!要送的话肯定是送雪茄。

    即便香烟是特供品,鲍天下也肯定不喜欢不放在眼里。如果有人送他,他也只会扔给抽烟的手下或者直接丢掉。一个不抽烟的人是没有理由留下香烟的。

    因此,徐云可以肯定这烟是鲍天下专门用来打点其他人的。

    就算是特供品,对于一个能给徐云开出十个亿的人来说,也根本不值一提。但当李纯将烟给徐云的时候,徐云还是察觉到了鲍天下眼神划过的一抹恍惚和质疑。

    显然,这烟绝对不是鲍天下吩咐李纯要送给徐云的。如果这烟没有问题,鲍天下的眼神又为何会闪过那种恍惚和质疑呢。

    烟有问题,是明摆着的。

    徐云微微一笑,如果说烟有问题会让鲍天下眼神发生变化,那就说明他还没准备给自己享受有问题的东西,这也同时说明了茶叶可以放心喝了。

    很快,汽车将徐云送回到了影视广场的工地前,司机客气道:“徐先生,地方到了。如果您没有其他需要的话……”

    “你等我一下,我进去看一眼,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你送我去一下其他地方。”徐云根本没把自己当外人,下车前他才想到人家又不是自己司机,便客气的将那两条烟扔到前排副驾驶座上,对司机道:“哥们辛苦了,这两条烟你拿去抽,千万别跟大老板说我把烟转送给你了,不然他会不高兴的。”

    司机受宠若惊,忙道:“客气,客气,徐先生实在是太客气了,我真是不好意思,这大老板送您的东西,我怎么敢收的。”

    “既然大老板已经送我了,我自然有权利送人。”徐云道:“我不让你跟大老板说,那是因为不希望给你惹麻烦,你今天辛苦了,应得的。”

    司机最终自然是接受了徐云的大礼,毕竟大部分的汽车司机都会有抽烟的习惯,因为尼古丁的确有微弱的提神作用。

    有句话说得好,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现在司机拿了徐云的烟,自然是手短。徐云让他等,他也就乖乖等。反正这次送徐云回来就他司机一个人,没有人会对他指手画脚的,他也不用担心张猛骂他。

    回去晚了理由很好找,就说堵车呗,堵车有什么办法,又不是他希望堵车。

    徐云匆忙去了琴岛影视广场的工地,却发现不仅仅佐媚烟没有来这里,就连唐九和张氏兄弟他们都不在现场了。现场只有几个施工经理和设计师在核对一些唐九留下的资料。

    既然这样徐云也没必要呆在这里,他又不是建筑专业出身,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幸好徐云长了个心眼,用两条有问题的香烟留下了“专车”,这下可省钱了,不用再打车了。

    徐云一边打电话问清楚了林歌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一边重新回到车上,对司机道:“哥们儿,麻烦你了,把我送到海洋公园吧,我去那边有点事儿。就是让你绕点路了。”

    “徐先生,你可千万不要这么客气!”司机现在对徐云的印象实在是太好了:“徐先生,说句真心话,如果你真的能到公司跟大老板合作,我绝对支持你,有什么事情有什么需要,你都随时找我,只要我能帮你做到的,我都绝对全心全意。”

    徐云干笑两声,这司机如此热情,让他都觉得自己送人家有问题的烟,心里都不好意思了:“那就太感谢了,咱走吧,海洋公园。”

    “您坐好!”司机马上驱车掉头。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