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歌和王泽已经带着果果和步飞梵在海洋公园玩了一上午,现在也饿了,听说徐云要来找他们,果果自然很开心,虽然她现在想玩什么就玩什么,但没有徐云陪着,果果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幸好徐云能来陪她吃午饭,这就足够了。

    接到通知之后,他们就迅速来到海洋公园门口等待徐云。几个人百无聊赖的聊着天,突然一辆黑色的加长劳斯莱斯驶到他们面前,搞的几人都愣了一下。

    步飞梵不屑的切了一声,自言自语嘀咕道:“牛逼什么……不就是辆劳斯莱斯吗,这么宽的门,非要停在哥面前显摆个屁,谁特么稀罕啊。”

    果果对步飞梵的话也很是支持:“就是就是,有什么了不起的,有钱就了不起呀,全世界坐得起劳斯莱斯的人多了,也没几个这么臭显摆的。哼,一会儿这里面的人出来,咱们谁都不给他让路,看他还牛不牛。”

    林歌和王泽算是服了这两个小祖宗了,这俩人是真不怕事儿大的那种,这可就苦了他们,因为他们不管惹了多大的麻烦,捅了多大的篓子,还不是要他们两个给他们擦屁股。

    劳斯莱斯的车窗放下,几个人瞬间傻眼,因为车内竟然是徐云的柔情笑脸!

    “老爸?!”果果差点就把眼珠子都给瞪出来了,这也太夸张了一点吧,车里的人竟然是徐云:“你在哪里租来的车?虽然你女儿我身份高贵,那也不用这么奢侈吧?”

    说话间,果果已经打开车门,直接就跑上车来:“哇塞,这也太酷了吧,你准备带他们去哪?”

    徐云不好意思的看了司机一眼,还是那句话,拿人家的手短,司机能说什么,只能点点头,那意思是告诉徐云,他们若是去哪里,他一定送他们。

    然而现在的局面也是不送不行了,因为步飞梵和林歌以及王泽都上车了。

    尤其是步飞梵,对徐云佩服的五体投地:“老徐,你是真牛逼……不管到哪都有这么高规格的招待啊,这又是谁的车,还安排司机接送你,这面儿讲究的也太大了吧。”

    徐云还能说什么:“你们想吃什么,我请你们。”

    “坐这么高档次的车去小食街吃烤海鲜的话,是不是会很有面子?”果果一本正经道:“鸽子叔叔,虽然昨晚那家烧烤摊的老板有点坑我们,但不得不承认那家烤海鲜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不知道他们现在开不开摊。”

    “琴岛的小食街是午开始营业,一直到凌晨。”步飞梵早在他兄弟王悦口有所了解了:“就是不知道那家店的老板昨天被打了,今天还能不能干?”

    林歌耸了耸肩膀:“不就是掉几颗牙齿吗,又不是缺胳膊断腿的,肯定要出摊赚镶牙的医药费。走吧。”

    徐云听的一头雾水,只能问王泽:“昨晚上你们是不是找什么事儿了?”

    “这个……云哥,说来话长。”王泽苦笑道。

    “师傅,咱要不就开车走着,往东公里左右,有个沿海的小食街。”步飞梵已经开始跟司机下发路线了。

    司机见徐云没什么异议,便马上开车往那小食街驶去,真搞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去小食街吃那些杂杂八的东西啊。要知道就连他这么一个司机,想吃海鲜的话都不会去那样的地方,总觉得不卫生。

    “果果,你说,你昨晚是不是做什么坏事儿了?”徐云是真想搞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果果却不以为然道:“你还是先说说你吧,你昨晚跟佐阿姨去了哪里?为什么我们回到酒店之后怎么都找不到你们,哼哼,你若是做了什么坏事儿的话,那就老实交代。妈妈可是嘱咐过我,到了琴岛一定要看紧你!”

    徐云被果果一番话堵的也不知如何作答,昨天晚上他做的事情又的确有些少儿不宜,他自然没办法跟果果开口:“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懂什么,你只要乖乖听话管好你自己,不要给你鸽子叔叔惹麻烦就好。”

    “我们可没惹麻烦,我们是被人惹了麻烦。不过幸好我们有实力,惩恶扬善了一下下而已。”果果得意洋洋道,看得出来她对昨晚发生事情的解决结果很满意。

    公里的路程很近,劳斯莱斯很快来到了昨晚他们吃饭的那个烧烤摊前,被打的摊主嘴巴上缝了好多针,牙齿都掉了,正吱吱唔唔的招待客人呢。

    看到摊位前来了这么拉风的豪车,摊主眼睛都放光了,这么有钱的人都来他这里吃东西,这绝对是对他们生意的活广告。

    但这车门打开,那小丫头片子下车的瞬间,摊主就差点瘫坐在地上。紧跟着,车上哗哗啦啦下来大人,都彻底让摊主胆颤了……为什么,为什么是他们,他们怎么又来了,难道他们真的不打算放过自己了吗?

    “真敬业啊,牙都成这样了,也不忘了赚钱。”步飞梵摇头道:“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来找麻烦的,你看着上吧,什么好吃来什么,最好是给我们挑新鲜的。”

    “是……是……是!”摊主哪敢二话,赶紧把几尊大佛请到里面的位置。

    徐云下车之后对司机道:“反正也到吃饭的点儿了,下来一起吃吧,现在这时候也没什么事儿,你们老板肯定也要吃饭,你回去也是侯着。吃完再走,又没什么急事儿。放心,如果大老板打电话来,我给你扛着。”

    司机拗不过,只能跟徐云他们一起在这里吃烧烤的海鲜,真别说这味道实在不错啊,若是在星级大酒店吃,还真没有这个海鲜的鲜香味道呢。起码这里上烤炉的东西都是活鲜活鲜的,味道就是美。

    一顿饭吃完,摊主说什么都不敢要钱,客客气气的送走了几尊大佛之后,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他还真是不长眼睛,惹了这么有钱有势的人家小孩。真是活该昨天被打这么惨了。

    唉,不过他也纳闷了,这么有钱的人为什么会来他这里吃烧烤啊,真是无语了!老天爷,你也开开眼,别让这些有钱人再来了,真是不知道如何伺候才好啊。

    自从徐云来了之后,果果就没让他闲着,一会让他带着他们去东边,一会又去西边,整整折腾了这司机一下午的时间。到了晚饭的时候,果果还盛情邀请人家司机一起来吃晚饭。

    但这司机的表情上是真挂不出笑容了,他已经出来一整个下午了,回去之后真是不知道如何跟大老板解释了。唉,太能折腾了,早知道就不要人家这两条烟了。

    徐云看得出他为难,便让他把他们重新送到海洋公园,然后就让他离开了。

    王泽却开了自己的车,带着众人往酒店方向赶回去。

    林歌好奇道:“哥,那是谁的车,竟然还给你安排个司机带你玩儿,你这面儿也真是大到让我都不敢相信了。”

    “大老板的。”徐云淡淡道。

    林歌和王泽的表情一下就僵硬了,大老板,这个称呼他们在兴安岭的冰雪森林里都听到过,这是毒蛇探险队的那些队长口里说出的称呼……嘶!林歌和王泽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纷纷把目光集在徐云的脸上,希望听他说的清楚一点。

    “没错,就是你们现在心里想到的那个人。”徐云道:“今天我跟他见面了,我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在琴岛找到我。呵呵,造化弄人,没想到竟然有熟人是他的律师。”

    林歌紧张道:“哥,他到底是想怎么样?你没事儿吧?”

    “放心,他没对我怎么样,反而对我还很客气呢。”徐云道:“虽然我知道这客气不是什么好事儿,饿狼容易对付,笑面虎就危险的多。但我现在心里清楚,他还没有到无法容忍我存在的那一步。”

    王泽皱眉道:“云哥,他对你客气,或许是因为他知道,只有你才能帮他走进帕克尔族的家园。”

    “没错。”徐云点头承认,“如果不是这个原因,他肯定早就安排人来对付我了,可以说,我是他的心头刺,不拔了我,他任何时候都不会舒服。但可惜的是,我这个心头刺又是他不得不有事相求的人。所以你们放心,我暂时还是很安全的。”

    果果和步飞梵都很乖巧的没有说话,他们知道这时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们只能用乖乖的表现来让徐云不需要分心照顾他们,而是可以用全部的精力去对付那些坏人。

    ……

    鲍天下的司机终于在六小时之后回到了那风水宝地的私人会所。

    张猛见到人之后就破口大骂了起来:“我他妈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不就是去送个人!就算是堵车也他妈不可能堵六个小时吧!走,跟我上去见大老板!”

    司机吓得哆哆嗦嗦,被张猛拎到鲍天下的面前。

    “大老板,真不是我不想早点回来,但,但是徐先生他一下午都让我带着他和他几个朋友又是去海洋公园,又是去小食街吃饭,又是到西海岸看涨潮……我,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脱身啊。”司机连忙解释道。

    鲍天下微微一笑:“很好,很好,你做的不错,徐先生是我的贵客,他有什么要求,你当然要全力满足他。”

    “大老板!”张猛愣了一下,刚才大老板还在发火呢,怎么突然就变脸了。

    鲍天下一抬手,示意张猛不要再说话,继续对司机道:“你会如此满足徐先生的要求,一定是受了他什么好处吧?呵呵呵,俗话说的好,拿人家的手短。我没说错吧?”

    司机张大嘴巴,惊讶的看着大老板,大老板在他的眼里,真的就是料事如神的一个神话啊!他又没看到,怎么就能知道他拿人家的手短了?

    “去,把那两条烟给我拿上来。”鲍天下淡淡道:“这事儿不怪你。也不是我不舍得给你烟抽,只不过,那烟里有东西,我可不希望我的司机变成一个神志不清的瘾君子。”

    “啊!”司机大惊失色,原来如此!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