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2章 李纯的阴谋

 热门推荐:
    当司机魂不守舍的把那两条掺有白粉的香烟拿到鲍天下面前之后,张猛上前就是一脚,将司机狠狠踹翻在地。

    紧跟着就厉声恶骂道:“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大老板平日是怎么对你的,你竟然还敢收受其他人的好处,还给人家当了一天的司机!谁给你发工资你都不知道吗!”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没考虑这么多,我以为是大老板安排要送的人,我就应该听人家的吩咐,大老板,我求求你,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有意要他给我东西,我真的不是故意……”司机瘫坐在地上,面色苍白,最近大老板心情不好,他不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样子的惩罚。

    张猛依然不依不饶:“错了?做错了事情就应该承担后果!你觉得你应该怎么办?是我送你一程,还是你自己主动去湖里喂鱼?”

    “我求求你,大老板,不要……不要……我自从跟你之后从未有过二心,我真的没有半分要背叛你的意思。”司机听到这严重的后果之后,脸色变得更加凄惨,他也清楚那湖里面养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我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李纯跟张猛完全是两种态度,她低声对鲍天下道:“大老板,其实说来,这件事情他也算是意外立功,把我犯下的错误弥补了回来,还把烟带了回来。您就给他一个机会吧。”

    鲍天下点点头,轻声道:“我从未说过要惩罚他什么。只是他自己觉得对不起我。好了,你下去吧。这事情跟你没关系。”

    司机闻言连忙点头哈腰的道谢,然后迅速逃出房间,狂奔而去。

    张猛一脸不可理解的表情看着鲍天下和李纯:“大老板,为什么?他都差点成了人家的狗腿子,为什么还要放过他!”

    “小猛啊,看待问题不要这么一面话,有些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大老板淡淡道:“虽然这次让他去送徐云,整整送了六个小时,但他却因为这件事情给了我一个启发,徐云真的太会收买人心了。如果他真的跟我合作了,这一点,我也不得不防。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他就能让我的司机对他像是对我一样。如果是一周呢?哈哈哈,说不定连你张猛对他都能像是对我一样了。”

    “不可能!”张猛哼了一声,他现在心里就只想杀了徐云,这样才能让他消掉心头的那一口怨气!

    李纯淡淡道:“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大老板的担心是不会有错的。张猛,你的弱点就是太直,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一个聪明人,若是想要利用你,可就真的太简单了。”

    张猛瞪大眼睛,突然觉得人世间竟然如此的险恶,连他都能被人利用?还很简单?怎么可能!

    “李纯,你不要以为大老板器重你比我聪明,就能这么说我。”张猛轻声哼道:“哼,这年头敢利用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鲍天下对张猛的自负很是不屑一顾,冷言打击道:“今天徐云就已经利用你脾气的暴躁和直接,给他铺设好了可以安全离开的路。”

    张猛一脸迷惑:“大老板,您这是什么意思?”

    “想不明白那就慢慢去想,好好活动一下你的脑子吧。”鲍天下皱了皱眉头,挥挥手:“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张猛和李纯刚刚走出大老板的房间,张猛便拉住李纯不放:“刚才大老板到底是什么意思?姓徐的利用我了?你就帮我分析分析吧,我怎么觉得什么错都在我身上似的。”

    李纯不耐烦的瞪了张猛一眼:“大老板让你自己去想,难道你没听懂他的话吗?自己去琢磨,别什么事儿都找我,你不会真的想变成一个有头无脑的傻子吧?”

    张猛浑身肌肉都绷紧了,他脸色的肌肉抽搐一下:“李纯,你是不是觉得大老板器重你,你就可以这样跟我说话了?”

    “……”李纯感觉到了张猛身上的杀气,这样一个没头脑的家伙做事是不会顾忌后果的,如果真的惹恼了他,说不定他真的敢动手,到时候可没她后悔的机会:“猛哥,徐云在利用你的脾气,转移大老板对他的注意力,因为大老板太了解你,知道你的脾气暴躁,言语直接,所以徐云就不停的刺激你,惹怒你,然后让大老板觉得是因为你的态度扰乱了影响了徐云,所以大老板才会给徐云离开考虑的机会。懂吗?”

    张猛的脑子甚至跟不上李纯的语速,他几番考虑之后,才有些恍然大悟的意思。

    “大老板也是刚才想明白的,徐云利用你的性格,晃了我们所有人。”李纯道:“可越是这样,大老板就越欣赏他,越想得到他为自己所用。”

    张猛使劲儿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阴险啊,姓徐的实在是太阴险了!”

    “好了,猛哥,连大老板都险些算计不过他,又何况我们呢。”李纯微微一笑,媚眼朦胧道:“猛哥,大老板现在需要休息,我们也终于能放松一下,要不然,我请你去喝一杯?”

    看到李纯这骚媚横升的样子,张猛愣了一下,但目光很快就埋在了李纯胸前那一道天然形成的鸿沟前,连连点头道:“好……好,好!我请客,我请!”

    两人下楼之后,李纯又去找到送徐云离开的司机耳语几句,然后才走向张猛,坐进张猛的车。张猛今天一整天都不顺心,现在正需要一个女人发泄一下,真没想到一直以来都不怎么正眼看他的李纯,今天竟然会主动抛出暧昧的信号。

    哼,张猛心道,想必这小骚蹄子也不是什么好鸟,之前都是装清高而已,其实骨子里就是一个**的贱货。

    汽车一路驶入市区繁华的酒吧街,似乎现在每一个城市都有那么一个夜生活的代表区域,就连小县城的夜店都开始喜欢扎堆了,更别说这些国内一二线的大城市了。

    李纯一路上对张猛不断的用轻浮语言挑逗着,搞的张猛开车都有些魂不守舍,好几次差点都将汽车撞向路心的围栏,要怪就怪李纯这骚蹄子不仅仅是语言上挑逗,还时不时会用手指去拍去按去摸张猛的大腿根处,这才害得张猛的小弟会不顾及场合的支起帐篷。

    终于,汽车到了目的地,但张猛却迟迟不肯下车,他总不能是裤子支着帐篷就下车吧,被人看到了会笑话。

    深呼吸几次之后,张猛才终于算是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下来,但他刚一下车,李纯就靠了上来,低声在他耳边耳语道:“猛哥,没想到你这么猛,还没怎么样就已经一柱擎天了,若是真的怎么样了,是不是也会金枪不倒?”

    “就算是战你八百回合,老子也绝对金枪不倒!”张猛说话间,又觉得一阵热流涌上心头,他赶紧拉着李纯钻入夜店,因为只有到了环境黑暗,灯光复杂的店内,他才不用担心自己被人看出支帐篷的丢人。

    李纯心冷笑一声,张猛还真是够可以的,不仅仅是自己没头脑,就连小兄弟也那么没头脑,也是个愣头青。竟然不考虑考虑她李纯是个什么样子的女人,就想要跟她发生关系。张猛的弱点还真不仅仅是有头无脑,还是个碰到女人就精虫上脑的色鬼。

    古语言,色字头上一把刀。

    这句话说的其实很严重了,可现在又有多少人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呢?太多太多了吧……

    大部分会来夜场的人都是空虚寂寞的,他们只有在这种地方才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陌生男女之间带来的特殊刺激会让他们找到自己灵魂深处的安慰。然而也有一小部分人来夜场是有特殊目的的,比如一些见不得光的交易,卖粉的也是夜店的常客。

    当然,还会有及其个别的人,来这种地方是为了酝酿阴谋。显然,李纯就是最后这一类。

    两人才刚坐好要了酒水,张猛的大手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抚摸向李纯的大腿根处,而李纯只会笑着接纳张猛双手对自己身体的一切侵略,大大方方的给他倒酒,让他喝酒。

    两瓶酒过后,略有醉意的张猛开始无法满足于只是双手对李纯的占有,他想要得到更多,更多,然而就在他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李纯却推开了他的身体。

    就在张猛不明白缘由的时候,李纯淡淡开口了:“猛哥,其实你和我的好日子已经不长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什么意思?”张猛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李纯,这世界上比我们过得舒服的没多少人,大老板每年给我们的钱足以让很多人赚几辈子,你为什么会那么说?”

    “如果大老板不需要我们了,你以为我们能带着钱安全离开吗?你太天真了,猛哥,想想一队长陆贝的结局吧。”李纯道。

    张猛的酒似乎醒了一半:“因为陆贝有反的心,这也是他自找的,谁让他在兴安岭碰上徐云了。”

    “他是在兴安岭碰到了徐云,而我们又何尝不是一样碰上了徐云,只不过地点发生了改变而已。”李纯继续道:“只是一次见面,大老板就对徐云欣赏有加,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徐云真的和大老板合作了,公司还有没有我们立足的地方?我们两个人身上有的东西,徐云身上全都有,有了徐云,你觉得大老板还需要我们吗?”

    张猛有些激动:“可是徐云不答应啊!大老板还没有跟他合作,有一天大老板烦了,自然会让我去杀了他!到时候我们还是现在这样!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的!”

    “大老板想得到的任何东西,有什么没有得到的吗!”李纯提高了声音,但在混乱吵杂的夜店内,却根本不会影响到任何人。唯一愣住的人,只有张猛自己而已。

    没错,大老板想得到的东西,会不择手段,早晚都要得到手。早晚有一天,大老板都会得到徐云,并且让徐云帮他得到兴安岭冰雪森林下的那些世界宝藏。

    到时候,大老板还需要他吗?还需要李纯吗?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