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猛现在几乎所有的酒劲儿都清醒了过来,的确,李纯说的不错,如果大老板有了徐云这样一个德才兼备,脑力值和武力值都俱全的家伙成为得力助手,那还需要他们做什么?他们还有什么存在的理由和意义吗?

    李纯的话犹如醍醐灌顶,直接把张猛彻底给浇醒了,但张猛又能有什么好主意,他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李纯的身上:“那怎么办?那我们应该如何才能让大老板得不到徐云……我好不容易才在公司得到的这一切,我是绝对不会准许任何人夺走的!”

    “没错,猛哥,我们今天得到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容易,我们绝对不能给任何人夺走我们地位的机会。”李纯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冒着被大老板丢到湖里的危险拿那掺有白粉的香烟给徐云吗,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我想废掉徐云,让他没有跟我们竞争的资本。可是徐云比我想象的更聪明,他竟然直接把烟丢给了司机。”

    张猛心乱如麻的看着李纯:“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你有没有在茶叶里下毒?”

    “茶叶往往不会一个人喝,我不希望把事情闹大。”李纯无奈的摇摇头,她又何尝没有后悔自己为何不在茶叶里下毒呢。归根结底,还是时间不够,如果她去拿茶叶的时间太长,大老板就会怀疑的。

    毒杀大老板想要拉拢的人,如果让大老板知道,那她李纯可就真的距离喂鱼的可能性不远了。

    “不可以这样僵下去了,我必须要解决掉这个威胁和麻烦。”张猛的表情阴狠:“徐云这个人,我们必须要除掉,只有除掉了他,才能让大老板彻底的死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高枕无忧!”

    李纯被张猛的这番话着实惊讶了一下,她真没想到张猛竟然也突然会分析问题了:“猛哥,你说的没错,我们就是要在大老板和徐云达成共识之前除掉徐云。只有除掉了徐云,我们对大老板才会有用,他才会继续善待我们,而不会像踢开一条死狗一样踢开我们。”

    张猛的眼神里闪过丝丝杀意,李纯的话深深的刺激到了他的大脑,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想要做什么,应该做什么,他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

    “我刚才在司机的口询问出了他们有可能在的酒店。”李纯淡淡道:“只要我们先找到他,然后除掉他……就能解决我们一切的后顾之忧。”

    张猛点点头:“好,那你告诉我酒店在哪,我现在就去解决了他!”

    “猛哥,你又冲动了。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徐云身边有没有什么其他人,若是大张旗鼓的去找他麻烦,说不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李纯道:“如果你希望我们能一次成功,那我有一个计划,我现在跟你说一下……”

    “嗯嗯嗯!洗耳恭听!”张猛对李纯还是很佩服,至少经过她安排的事情,很少有失败的时候。能有一个军师给他出谋划策,张猛还真是一点都不把徐云放在眼里。

    ……

    忙碌了一天的众人在酒店一起吃了晚餐,唯一不见人的便是佐媚烟,佐夜明和王泽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最终只好放弃。至少佐媚烟的电话是通的,她人也安全,只是说她想要一个人安静一下,所以没有告诉众人她到底在什么地方。

    “姐夫,是不是昨天你们两个晚上出去浪漫的时候,你又拒绝我姐了?”佐夜明有些不爽道:“姐夫,你就知足吧,多少人对我姐垂涎尺,那都得不到我姐一个眼神儿。你倒好,我姐送上门,你都不肯张口吃……”

    徐云瞪了他一眼:“少胡说八道!你知道些什么你就乱说话,哪凉快哪呆着去。”

    林歌以前任何事情都是支持徐云的,但这次却也对佐夜明的分析觉得没错:“哥,女人其实很脆弱的,就算是拒绝,你也要委婉一些,婉转一些,不能什么事情都那么直接,就你这脾气,说真的,一般人还真受不了呢。”

    “你又懂了?”徐云彻底无语了:“吃饱了吗?没吃饱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去了休息了。佐媚烟这么个大人是不会出事儿的,你们少操心。”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徐云才终于得以安宁,他很清楚佐媚烟为什么自己离开,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去突破自己心境上的瓶颈。而如果徐云在旁边的话,佐媚烟根本没办法让自己静下心来。所以徐云很放心,也不准许任何人再打电话去骚扰到她。

    来到琴岛之后,徐云难得的体验了一下轻松感,可来自大老板的邀约,却又让徐云陷入到了混乱之。他不希望自己的生活被打乱,也不希望帕克尔族人的生活被打乱,所以他是绝对不可能答应鲍天下抛过来的招揽枝。

    但徐云又对鲍天下有所顾忌,因为鲍天下能做到的事情太多了,他可以暗安排杀手对他和汪馨予痛下杀手,也能亲自出门迎接他这个曾经坏过他大事的人。这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徐云知道这种人的可怕,因为你不知道这种人下一步会做什么。

    满脑子乱八糟的事情让徐云很难入睡,不知不觉夜已深了,就在徐云准备强迫自己入睡的时候,房间的电话却响了,徐云愣了一下,然后接起来:“喂?”

    “你好,先生,我们是酒店客房服务部的,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吗,我们这里有按摩,有足疗,有……”

    “有没有杂技表演?有没有魔术表演?”徐云不等对方话说完,就直接道:“没有的话就别再打来,我心情很不好,别惹我发火。”

    挂了电话之后,徐云就开始想到星凯大酒店了,估计以前的时候,星凯大酒店也肯定有这种电话上门的特殊服务,说白了都是一些老妈子介绍外围女的生意。这些破事儿徐云懒的去想,睡觉才是现在要做的首要任务。

    “砰砰砰。”

    敲门声再次打断了徐云的睡意,脾气再好的人也有不耐烦的时候:“谁啊?!大半夜的有病吧!”

    “徐总,是我。”一个女人的声音恬静响起。

    徐云不耐烦道:“都说了,我特么不需要你们的特殊服务!老子没钱!滚!”

    “徐总,我想你是误会了。”门外女人声音却道:“是我。”

    谁?徐云皱了皱眉头,脑海里还是寻找对这个声音的记忆,很快,他就恍然大悟!鲍天下的人怎么会找到这里的!徐云马上意识到他们今天在那劳斯莱斯车内的口误,把酒店的名字说了出来。

    该死的,人都找到这里了,看样子鲍天下还真是徐云现在头等的大麻烦。

    幸好徐云现在所在的房间是昨晚佐媚烟单独开的那一间,和其他人不在一个楼层上,这样或多或少都让徐云有些心理安慰,他可不希望鲍天下找他的麻烦会殃及果果和步飞梵他们。

    徐云穿上衣服打开房门,他猜的不错,门外站着的果然是鲍天下的那个女助理,李纯。

    “你好,徐总。”李纯微微一笑:“我可以进去吗?”

    “这么晚了,孤男寡女的多不好,有什么事情李小姐直说吧。”徐云淡淡笑了笑:“恐怕这个时间,不应该是大老板派你来的吧?”

    在徐云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就可以肯定这个女人不简单。一个单薄到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可以在鲍天下身边拥有那么高的身份,显然这个女人在某些方面有着过人的能力。

    要么就是她床上功夫了得,能让鲍天下魂不守舍。要么就是她智力过人,是鲍天下身边不可或缺的人才。或者是,这女人两者兼备……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可就真的可怕了。

    “徐总,您果然是聪明人,的确不是大老板派我来的。是我自己要来的。”李纯点头承认:“这样我可以进来说话了吧?走廊还是有些凉,我穿的很少哦。徐总是怜香惜玉的人,不会拒绝我吧?”

    说话间,李纯已经开始往房间里面走。徐云相信自己只要冷静对待,就不会上了她的圈套,大不了她说什么都不相信便是,进来也无妨。毕竟他一个大老爷们,若是怕一个女人进自己房间,说出去肯定让人笑话。

    两人回到房间之后,徐云没有做任何主人应该做的客套事情,简洁明了道:“李小姐深夜造访,到底是为了什么?有话就直接说吧。”

    李纯的脸色露出一抹伤情:“徐总,那你一定要答应我,如果我说了什么,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大老板,不然的话,他一定会惩罚我的。大老板的惩罚,往往都是死路……”

    当一个柔弱的女子在你面前如此楚楚可怜的时候,任何男人都会怜香惜玉。徐云也是男人,他当然也会隐约有些怜悯。可这怜悯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徐云再次提醒自己,这个女人很危险,她说的任何话,他都不可以相信,一旦相信了,那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

    “李小姐既然知道得罪大老板有这么危险,又为何冒险呢?”徐云微微一笑:“我跟你非亲非故,只不过是一面之缘。你又凭什么会相信我呢?这一点好像有些说不通吧,李小姐,我知道你是聪明人,聪明人可不会做这种傻事的。”

    李纯没有因为徐云的话改变任何的情绪,她依然低沉失落的道:“徐总,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陷入爱情的女人,智商是零。即便我在你的心里再如何聪明,可我也是女人。”

    陷入爱情?

    徐云愣了一下:“李小姐,你大半夜跑来找我,不会就是跟我将你陷入爱情了吧?那你应该去找你爱上的那个家伙,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

    “我现在就是来找我爱上的哪个家伙了啊。”李纯迎着徐云的目光,眼神坚决道。

    我勒个去!徐云差点把自己呛死,这是他来到琴岛听到最大的笑话了。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