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说,上帝取走了你某一方面应该拥有的东西之后,就会在另外的一方面更多的给予你补偿。

    徐云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个道理,因为上帝取走了张猛的头脑思维转动的速度,却给予了他超强的身体抗击打能力。在他猛攻徐云的这段时间里,完全没有任何防御可言,所以即便是徐云全力防守的同时,也在几个瞬间能找到对方破绽出拳重击。

    作为一个超级高手,拳力的程度徐云自己很清楚,至少他不会轻易让张猛击他的身体,尽可能的去防住每一拳,如果不去全力防守,对方的任何一拳都有可能使自己受伤。

    可张猛却几乎没有考虑过什么是防御,他超强的抗击打能力在了徐云拳之后,竟然还能保持他最初的战斗力,继续逼迫徐云无法脱离墙边的角落。徐云在时机恰当时给张猛的那下绝对不是不痛不痒的佯攻,全部卯足了劲儿,可就算是这样,张猛也都承受了下来。

    怪不得鲍天下会让张猛留在身边做贴身保护者,这家伙虽然几乎没有什么头脑,却天生一副铜墙铁壁般的身体!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徐云虽然落入下风,却一直并没有慌张,他很清楚自己真正的机会在什么时候。

    终于,刚才被摔翻的李纯站了起来,此时此刻她的想法比任何人都简单,她必须逃离这里,只有逃离这里,她才有生的希望,不然的话张猛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只需要徐云言两语的挑拨,便敢杀了自己。

    怒发冲冠的张猛绝对不会让李纯离开,他不知道这个该死的女人会在大老板面前说什么,他绝对不能让她得逞。在李纯起身想跑的瞬间,他做出了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年头,回身扑向李纯!将就要逃离的李纯重重扑倒在地!

    李纯又不是习修古武的高手,哪经得住张猛这样的粗人如此折腾,被扑到在地后,因胸腔受到巨大碰撞而哇的吐出一口血水,眼前也开始变得模模糊糊不清不楚。

    徐云的机会来了,在张猛在他面前抽身的同时,徐云也脚跟发力,拔地而起!张猛是撞翻了李纯,然而后背却重重的吃了徐云全力的一脚!没等他跟李纯说什么恶言恶语,自己也迅速翻滚两圈退至墙面,后背传来的阵痛让他杀意更浓。

    这么重的一脚都伤不到对方脊椎,徐云还真是佩服这货,难道这货跟少林寺练习过金钟罩铁布衫?

    刚才混乱的局面很快变成了国鼎立之势,李纯面色惨白,嘴角挂着一抹红腥道:“你们放过我,今天的事情我们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你们相信我,我有能力去抚平这一切。”

    “抚平个屁!”张猛怒骂一声:“今天我就算是放过徐云,也绝对不可能放过你,若是你再大老板面前胡言乱语,恐怕我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李纯使劲儿摇着头:“绝对不会,我发誓,我保证我可以让大老板什么都不知道,你相信我,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绝对不会做傻事,大老板那边交给我,我会有办法让他永远不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

    张猛承认,李纯这番话让他心动了,至少他是不希望把今天的事情闹大,到时候真没办法跟大老板解释,那样的话就死定了。

    “你凭什么有自信解释。”徐云的脸色挂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你对你自己的同伴也太有自信了,我和他才刚开始打,你就能断定死的人是我?呵呵……而且,就算你说的是对的,今天我死了,你和张猛又不在大老板身边,你们以为大老板是傻子?真的不会怀疑你们?再说,张猛你真的有十足的把握杀我吗?”

    “当然有!”张猛恶声道。

    徐云不屑的切了一声:“如果你们真的有十足的自信,一开始就不会想着用‘美人计’来分散我的注意力了,幸好李小姐的魅力不太够,若是我真的上当了,正在床上跟李小姐血战八方翻云覆雨的时候,还真是没有抵挡小人偷袭的本事。”

    “你骂谁小人!今天我就算不偷袭你,也一样让你死!”张猛说罢又要动手。

    “不要!”李纯大声道:“猛哥,听我一句话……他不可以死,如果他死了,大老板一定会怀疑我们,我承认,我的确在带你来这里的时候有意做了不在场证明,现在我知道错了,我不想再继续坑你,我们不能杀他。”

    张猛的拳头几乎要捏碎了,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杀了他面前的这两个人,但大老板给他背后带来的压力和恐惧感,让他只能忍下去。

    “你们也太天真了,不会以为我真的会放你们离开?”徐云微微一笑:“李小姐,给我个理由。”

    李纯已经说服了张猛,她尽量的调整了呼吸,对徐云道:“徐云,今天我们会来这里,就证明我们不希望你来跟大老板合作,你自己也的确不希望和大老板合作。可以说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应该是盟友。”

    徐云拍手叫好:“继续说下去。”

    “既然我们是盟友,我们有共同的目的,那我们为何不为了这共同的目的去努力。”李纯道:“你相信我,我会尽可能的帮你想办法,让大老板不再拉拢你,到时候我们大家都如你所愿,这样总可以了吧?”

    “李小姐,我知道你是聪明人,但我毕竟不是傻子。”徐云道:“如果有一天大老板被你说服,不需要你拉拢我了,那他一定会杀我。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会不知道?”

    李纯急忙道:“我保证我有办法,我会帮你去搞定大老板!”

    徐云却依然摇摇头:“可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没有让我相信你的理由。相信一个几分钟之前还杀我的人会帮我,除非我脑子跟他一样。”

    说完,徐云的手指指向张猛,张猛闻言怒气暴起,怒火烧的他若不是被李纯伸手拦住,恐怕早已经跟徐云再打起来了。

    “徐云,你刚才不是没跟张猛交过手,你们两个的实力虽然不相上下,但我却相信张猛一定会赢。”李纯冷冷道:“因为他的抗击打能力绝对是全世界屈指可数的,而你却做不到……受到同样创伤的情况下,他可以活下来,你却未必。你觉得,这样你们还有打下去的必要吗?”

    徐云很清楚李纯的意思,她就是说张猛可以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对付他,甚至用那些同归于尽的招式对付他。这样死的也是他徐云,而不是张猛。当然,对于李纯的话,徐云也供认不讳,如果张猛真的会冒着被自己打惨的风险击毙自己,那徐云还真没办法。

    “很可惜,李小姐,你最初来到我房间的时候,说废话的时间太多,给了我充分的时间准备。”徐云微微一笑:“如果你真的以为我喜欢单挑的话,你就错了。”

    李纯和张猛的面色徒然一变。

    徐云话才刚说完,门口和窗户都纷纷出现了几个身影。

    林歌,王泽,佐夜明,张武宁,张永良,一个超级高手和四个顶尖一流高手的出现让整个局面瞬间发生了变化。

    徐云到没什么,他还是一脸淡淡的微笑,因为当他第一眼看到李纯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有麻烦了,正巧手机在旁边,他跟李纯聊天说话的时候,便顺道拨通了林歌的电话反着放在床铺一旁。

    林歌自然听到了这里一切的对话,徐云可不是死心眼,面对未知的危险,他才不会傻兮兮的选择一个人搞定。他的兄弟们都在,大家一起面对的话,胜算才是最大的。

    “李小姐,你应该知道,在兴安岭的冰雪森林,能灭掉你们公司那么多队长,也肯定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办到的。可为什么现在会自信到带着一个张猛来杀我?”徐云耸了耸肩膀:“你到底凭什么去认为,我是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酒店。”

    李纯的表情茫然,她一个劲的呢喃自语着:“不可能……不可能啊,这周围所有房间的客人我都查过了……怎么可能……”

    “一起的难道就一定要住隔壁?就一定要住在同一个楼层?”徐云淡淡道:“我不知道我是应该说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还是应该说你聪明反被聪明误。”

    林歌不屑的摇摇头:“哥,如果真的是聪明,这种细节怎么会搞不定?说白了,还是脑子不够用,却又喜欢高估自己。天天在大老板身边觉得自己聪明的不得了,却不知道,自己的脑子若是用在正经事儿上,却差得远了。歪门邪道还可以哦。”

    “我也这么认为。”徐云点头道。

    张武宁和张永良已经在门口包夹过来,迫不及待道:“云哥,咱还跟他们废什么话啊,这俩该死的东西大半夜竟然来偷袭你,要是让他们站着出去,那可就是我们兄弟办事不力了。”

    “那就动手呗。”佐夜明说着就卷起了衣袖。

    张猛虽然抗击打能力再强,终究也只是一个人,面对两大超级高手带着四个一流高手的猛攻,别说还手了,就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了。李纯手无缚鸡之力,根本不需要人“关照”,所有人的打击目标就都在张猛一个人身上。

    事实证明,抗击打能力再强的人,面对一群下手死狠的家伙,也会被揍成猪头。徐云早早的停手,坐在李纯身旁跟她一起欣赏,整个过程,李纯一言不发,或许死对于她来说,才是一种解脱。

    不知过了多久,王泽冒出一句:“这货断气了……”

    徐云懊恼的挠挠头:“晦气,这房子不住了,我去退房。鸽子,王泽,剩下的事情你们处理吧,如果不知道送这货去哪,问李小姐,让李小姐给你们带路,把人送还给大老板去。”

    “哥,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林歌点头道。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