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掉刚才发生事情的房间,徐云返回到佐媚烟最初定下的套房,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豪华而又复杂的水晶吊灯,陷入到深思之。

    虽然在他跟鲍天下见面之后,就做好了随时会有任何事情发生的可能。可突然的变故还是让徐云有些措手不及,他完全没有想到在鲍天下的手下的心,对他的顾忌是如此的夸张。鲍天下的确希望徐云和他合作,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不然他也不会忍受徐云做的一切过分的行为。

    可鲍天下的手下似乎并不希望他和徐云合作,今天是张猛和李纯,明天又会不会有什么其他人,徐云无法预测。鲍天下位高权重,富可敌国,他手下有多少人,有多少高手,徐云根本无从去计算。

    今天的事情幸好发生在这里,有林歌他们几个人可以随时出现帮他,如果今天只有他自己的话,鹿死谁手恐怕真的就不一定了。

    危机感让徐云有些头疼,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可老天爷似乎就是喜欢跟自己过意不去,非要让他惹上更多的麻烦。如果有机会见到上帝,徐云一定会狠狠的对他说一声操!

    有林歌去处理张猛和李纯的事情,徐云放心多了。麻烦只往他自己身上招呼也就罢了,没有祸及到身边的人,徐云也算是知足了。至少他身边的人可以睡觉睡的舒服一些。

    不过,话说回来,佐媚烟已经没有消息一整天了,就算是希望自己可以冷静一下,晚上也总应该回酒店休息吧。

    就在徐云还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佐媚烟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你在哪。”

    “我还以为今天晚上你也不会出现了呢。”徐云淡淡的笑了笑:“我在房间,准备舒舒服服的泡个澡,要不要来一起?”

    “六楼的房间为什么退掉了?”佐媚烟没有跟徐云开玩笑,不解的问道。

    徐云耸了耸肩膀:“说来话长,既然你回到酒店了,那就到房间再说吧。”佐媚烟能知道六楼房间退掉,就说明她已经在酒店了,知道这一点,徐云心里就轻松了很多。徐云一边挂掉电话,一边起身去把房间门打开一条缝隙。

    ……

    分钟之后,佐媚烟便推门而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退掉那个房间。”

    “我们在兴安岭冰雪森林坏掉了那个人的大事儿,而现在那个人已经找到我了。”徐云微微一笑:“没想到会这么快吧,但世界就是这么小,这么巧。”

    虽然徐云说的轻松,但佐媚烟还是极为惊讶,她瞪大眼睛看着徐云:“就算是出动全世界的国际刑警,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你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离开兴安岭之后在燕京住过一晚,然后就直接去了申江,在申江的第二天你就来到了琴岛,一直就没在某一地方停留的时间超过二十四小时呀……”

    “我在燕京的那一晚上,他就已经找到我了。”徐云淡淡道:“只是最近事情太多,一直没机会跟你说。”

    佐媚烟确实是被惊讶到了,在燕京的那一晚上,徐云就被对方找到了?难道对方认识神仙!?简直就是开玩笑。

    徐云指了指床铺,示意佐媚烟坐下:“我在燕京那天晚上跟林歌他们去洗浴心洗了个澡,做个足疗放松一下,然后被扫黄打黑的公安带去了派出所,这事儿你应该知道吧,是冯颖姐安排了人去保释我的。”

    “我知道,冯颖是让汪馨予去的,她是我们天娱旗下去年开始推出的新人,她父亲在燕京是相当著名的大律师,还没有在什么官司上输过。”佐媚烟道:“这有什么问题吗?难道是汪馨予的问题?怪不得现在片场也找不到她人……”

    徐云摇摇头:“汪馨予到没有什么问题,还差点因为我的关系被杀害。”

    佐媚烟这下更惊讶了:“什么人干的?!”

    “就是我们得罪的那位大老板咯。”徐云道:“汪馨予是跟那个大老板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汪馨予的父亲,汪大律师却跟那位鲍老板有着千丝万缕说不清楚的关系了。汪律师可是他们公司的御用律师。”

    徐云喝了口水,顿了一下:“那晚上汪馨予去接我,汪律师跟他一起。汪律师知道我的身份,便通知了他老板,一切就这么简单,顺理成章。大老板通过汪律师,当晚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汪律师也并不知道大老板会这么狠,甚至差点杀了他女儿。”

    “你的意思是,你那天晚上跟汪馨予在一起?”佐媚烟皱了皱眉头:“你不会是看人家小姑娘年轻,把人家给睡了吧?”

    “天地良心,我徐云是那种人吗?”徐云白眼道:“你能不能听重点,别联想那么多?”

    佐媚烟咧咧嘴巴不再说话,继续听徐云说。

    “事情就这么巧合,本来对方要抓我的话,肯定势必要踏破铁鞋,可就因为特么扫黄打黑的那些混蛋冤枉我,才让对方得来全不费工夫。”徐云摇了摇头:“当晚上对方暗杀我不成,我第二天就回了申江。”

    “那他们怎么会在琴岛找到你?”佐媚烟不解道:“还那么巧,你刚到琴岛就被请去了。”

    徐云苦笑一声:“这当然还是拜汪律师所赐了。大老板抓了汪馨予,汪律师当然会把他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大老板。可以说对方现在对我了如指掌,知道天娱集团跟我的关系。所以他断定,我一定会在天娱集团最重要的影视广场工地出现。”

    佐媚烟苦笑一声:“然后你就来了?以前没有人在工地等着阴你的时候,你一次也没来过,现在有人要准备对你下手了,你到来了。挺会挑时间的。”

    “还不是因为……”徐云停住了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把那个“你”字咽进了肚子里,就算他这次来琴岛主要是为了佐媚烟的事情,他也不能说,以免的佐媚烟心里有压力。

    佐媚烟也没太在意,她的心思都在徐云的麻烦身上:“那你这一轮的麻烦解决了,对方岂不是马上会安排第二轮的麻烦?”

    “这次的麻烦倒不是姓鲍的给我安排的。而是他手下人私自做主。”徐云道:“鲍老板今天上午就安排人在工地等我,请我去做客,还给我抛出了示好的橄榄枝,希望我能够跟他合作。”

    佐媚烟一脸的不可思议:“你都坏了他这么大的事情,他还要跟你合作?他脑子进水了吧?”

    “是啊,不仅仅是抛出橄榄枝,还拿出了十个亿的筹码。”徐云微微一笑:“你现在应该明白他的目的了吧?”

    佐媚烟恍然大悟,即便天娱在她的领导下每年都有很多收益,她也不是没见过钱的女人,但十个亿也是一笔相当恐怖的数字,她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如果不是为了更大的利益,对方又怎么会给出这么高的筹码:“他希望你帮他再次回到兴安岭的那片冰雪森林。”

    “没错。”徐云点点头:“帕克尔族部落脚下的那片土地的价值或许远远高于我们的预估。他能给我出十个亿,或许他就能在那片土地下面捞回百个亿甚至是五百个亿,这都是有可能的。”

    佐媚烟震惊道:“真没想到那片土地下面竟然有这么恐怖的价值,怪不得他那么信任的一队队长陆贝都会背叛他,金钱的诱惑力简直是太大了。”

    “几百个亿,呵呵,就算是世界股神和石油大亨看到,也会心动。”徐云道:“更别说一队队长陆贝了。一个给大老板如此卖命的家伙,每年能拿到的金钱也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不是利益太大,他又怎么会以身犯险呢。”

    佐媚烟深呼一口气:“这么高的筹码,你呢,你动心了没有。”

    “如果我动心了,那我就不会坐在这里了。”徐云耸了耸肩膀:“我若是答应了对方的条件,恐怕现在已经在前往兴安岭的飞机上了。怎么可能还会有时间跟你闲聊。”

    “对方宁愿出十个亿,你都不愿意帮他?”佐媚烟微微一笑:“你还真是讲义气啊,你那异族的兄弟若是知道了,肯定感动到一塌糊涂。”

    徐云摇摇头:“我可不只是为了元博他们帕克尔族。要知道,如果帕克尔族土地下的那些东西如此有价值,即便永远深埋于地下,那也是我们华夏的宝藏。可一旦到了对方的手里,那些国家奎宝可就有可能散落在全世界各地的收藏家手里。而那些有钱的收藏者,或许根本不懂得这些宝藏真正的价值。这些宝藏或许代表了一段华夏的历史,代表了一段人类的历史,这些价值才是真正无价的。”

    佐媚烟无奈的笑了笑:“你还真是什么都为了国家利益考虑,太伟大了,如果我是你,或许就做不到这么大公无私了。可惜我不是你,我是你身后的女人,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

    “你能这么说,我深感欣慰。”徐云笑着道。

    佐媚烟伸手摸了摸徐云的脸颊:“其实我很清楚你来琴岛是为了什么。”

    “嗯?”徐云愣了一下。

    “我的心境终于突破了。”佐媚烟道:“今天早上我租了一条快艇,去了深海的地方放松了一天。我能很清晰的感觉到心境突破的那种感受。现在我的身体轻松多了。我已经不是停留在初窥门径阶段的一流高手了。突破那层瓶颈的感觉真好。”

    徐云表情很是惊讶,真没想到佐媚烟的突破来的这么快:“那我就真的是要恭喜你了。”

    “只有恭喜吗?”佐媚烟媚眼朦胧:“我的心境突破了,不会出现任何危险了,那你还会愿意跟我做那个事情吗?”

    “哪个事情?”徐云装傻道。

    佐媚烟突然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一把将徐云按倒在床上,跨腿骑了上来:“你说呢?”

    徐云苦笑一声,这女人还真是如狼似虎。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