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去洗澡?鸳鸯浴……要不要试试?”佐媚烟媚眼朦胧,这种毫无遮掩的勾引是任何男人都难以抵挡的。

    “结束再洗。”徐云突然腰部发力,一个挺身翻转将佐媚烟反压在身下,已经捅破那层窗户纸的他也没有扭捏的必要,该发生的事情昨晚上已经发生了,一次跟两次跟十次只不过是数量的不同,本质却是一样的。若是还要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就是矫情做作了。

    被反压在身下的佐媚烟配合的闭上眼睛,期待眼前这个自己在全世界上唯一可靠的男人一点一点的吃掉她。徐云也没有了昨日的疯狂,柔情的前戏彻底让佐媚烟沦陷在她扭曲挣扎的身体和控制不住的**声。

    她只觉得世界的一切都变得那么妙不可言,似乎一切的感官都被无限的放大了,徐云亲吻过她的任何地方都像是焕发了新的生命一般。多年来,佐媚烟都在为了这个男人而活,而如今,她终于如愿以偿,将自己整个人都交给了面前的男人,今生无悔。

    “我……真没想到……你,你竟然是这么有情调的人……”佐媚烟享受着徐云带给她的快乐,也无私的向徐云表达着自己的爱意和自己的全部一切,她疯狂的亲吻着徐云浑身上下每一寸的肌肤,毫不遮掩的表达着他对徐云的爱。

    疯狂依然在持续,一切都是如此自然,水到渠成让一切变得美好。有了经验的两人很快便在翻云覆雨的折腾找到了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那种快乐。他们全身心的享受着这种快乐带给他们的精神满足,世界的一切都抛到了脑后。

    当疲倦侵袭了徐云每一寸的肌肤时,他那千军万马才呼啸而出冲锋陷阵。早已没有了力气的佐媚烟只能任凭徐云攻陷城池,她享受这种沦陷的快乐,自已的一切早在昨晚便已经是徐云的,不论徐云如何对她,她都能欣然接受,并且享受其。

    不知道折腾了多少时间,两人相拥而睡,说好的鸳鸯浴呢?

    ……

    清晨起了个大早,徐云深深的伸了个懒腰,耳边传来浴室的哗哗水声,身旁的佐媚烟已经不再。

    徐云径直走向卫生间,佐媚烟刚刚洗过澡,被突然闯入的徐云吓了一跳,即便是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但佐媚烟还是羞涩的用浴巾挡住自己的身体,满脸羞意的问道:“你干嘛,一大早可不能在折腾了,我可吃不消。”

    “就算吃不消,也应该是我啊。”徐云苦笑一声:“我就是来洗澡,绝对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讨厌。”佐媚烟的身上可是很少有这种少女般的羞涩,她匆匆逃离了卫生间,在徐云洗澡的时候,留下一张字条便离开了房间。

    等到徐云出浴爽爽喝下一大杯凉白开的时候,才看到了佐媚烟留下的字条:济北有重要事情等待我去处理,现在王泽已经带我在回济北的高速公路上,琴岛的事情我全部都嘱咐过佐夜明,他会全力配合唐九的一切工作,如果济北的事情顺利结束,年终假期的时候,我希望你能邀请我到申江跟你们一起过年。

    徐云微微一笑,不管是什么事情,佐媚烟都不会来麻烦自己,她能处理的事情她都会尽可能的去处理,这么多年了,徐云真的挺内疚的,佐媚烟为他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多到他都不知道有多少。

    时间也不早了,徐云穿好衣服出门准备去问问林歌昨天晚上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可是让徐云没想到的是,林歌竟然没有在房间,而且打电话也关机,昨晚他只顾着享受那九霄云天的快感,完全没有想这些事情。徐云的预感有些不好,他马上敲开了佐夜明和张氏兄弟的房间询问。

    他们都说昨晚睡觉之前没有听到林歌回来的声音。

    徐云的心瞬间便提到了嗓子眼,他有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早知道这样,昨晚就不应该让林歌自己去处理那件事情。徐云早应该想到,李纯诡计多端,让她给林歌指路回去,就是完全错误的决定!

    该死!徐云的拳头重重砸在墙面上,懊恼让他的心情变得很糟糕。昨晚他只顾着翻云覆雨,却没想到问问自己的兄弟情况如何,如果林歌昨晚出了什么意外,徐云肯定后悔死。

    看到徐云此时此刻的情绪,佐夜明有些担心,安慰道:“姐夫,你别想那,鸽子又不是小孩了,他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可能昨晚睡回来顺路泡个妞儿,要么就是陌陌上约了个炮,也有可能是摇一摇结识个红颜知己,说不定现在还在温柔乡呢。”

    “我比你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他做好一件事情之后,一定会先让我知道,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失踪不见。”徐云道:“我去找他,你们照顾好自己。”

    “云哥,我们跟你一起。”张武宁道。

    徐云抬手示意:“你们只需要照顾好唐九还有两个孩子,有些事情人多了反而更不容易解决。”

    张氏兄弟没有再说话,点点头。

    “佐夜明,不要把琴岛的麻烦告诉你姐,我希望她能专心处理济北的事情。如果不是出了什么急事儿,她不会走的那么着急。”徐云道:“你只需要做好她临走之前交待你的事情,其他什么都不要插手。”

    佐夜明一脸无奈的点点头:“可是,姐夫……你一个人去找鸽子,我真有点不放心。”

    “我能一个人独立做事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徐云道:“不用担心我,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佐夜明耸了耸肩膀:“那你放心去吧,我一定会好好配合唐总。果果和步飞梵你也放心,我一定会看好他们。我用人头保证他们的安全,你不用分心这边的事情。”立下军令状佐夜明表情很认真。

    “那就拜托你了。”徐云拍了拍佐夜明的胳膊,转身便要离开。张永良伸手拿着一把车钥匙递在徐云面前,徐云跟他也没客气,接过钥匙便匆匆下楼离开。

    果果和步飞梵因为昨天玩的太累,到现在一直都没起床呢,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孩子的世界总是天真的,他们不会去想那么多令人头疼的事情。徐云会让他们生活的无拘无束,一切麻烦都能给他们解决。

    ……

    走廊里说话的声音吵醒了唐九,她打开门之后,只看到了徐云离开的背影,疑惑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唐总。”张武宁和张永良见到唐九开门,纷纷招呼道。

    “早上好。”唐九对他们也挺客气。

    佐夜明笑了笑:“唐总,没什么事儿,云哥就是去处理点自己的私人事情。呵呵,还有个事情要跟你说一下,天娱集团有些急事儿,所以我姐一早就带王泽回去了,可能需要几天时间,所以以后有任何事情你都找我就好,我一定会全力配合你的。”

    唐九点头道:“谢谢。其实天娱集团把工程交给我,我就应该一手全部负责的,还麻烦你们配合,真的很不好意思。”

    “你千万不要不好意思,大家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佐夜明这话说的还挺是成熟呢,看样子这离开姐姐身边的小鸟,真若飞起来,也能飞挺高。或许这次给他单独锻炼的机会,也是个不错的时机。

    果果和步飞梵也终于醒了,各自推开房门,看着在走廊上聊天的众人,果果睡眼朦胧着:“你们这是要开晨会吗?额,怎么没看到我爸比呀,难道‘领导’必须是要在最后才出来总结的吗。”

    “果果,你爸比出去处理一点自己的私事儿,一会儿就回来了。”佐夜明道:“今天你就跟着小舅玩儿。”

    “才不要跟你玩呢,跟你又不熟。”果果吐了吐舌头:“我鸽子叔叔呢?”

    佐夜明被这小人精给堵了一句,却一点气都生不起来,哭笑不得道:“你鸽子叔叔……那个,跟你爸比一起去处理私事儿了。所以你就委屈一下,跟小舅玩一天吧。”

    果果还是摇头:“那王泽叔总在吧?”

    “我勒个去,难道我在你心的地位连王泽都不如吗?”佐夜明真是被果果狠狠的伤了心:“不管怎么说,咱俩论关系,我也算是你的干小舅吧?虽然我知道这关系有些牵强,但按理说,就是这样啊。我一个当小舅的,就这么不遭你待见?”

    果果吐了吐舌头:“你又不是我妈亲弟弟。”

    “那我姐怎么也算是你干妈吧?”佐夜明跟这小人精辩论,完全找不到一点优势。

    步飞梵走了过来,他对果果的安抚还是很有效的:“没事儿,有哥陪你玩。你想去哪,哥带你去。就算哥不知道的地方,哥也能打电话让我哥们儿来接我们。”

    “你们想都别想,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单独出去疯的。”佐夜明没想到这俩小家伙还这么烫手。

    步飞梵和果果却异口同声道:“你管得着吗。”

    唐九见佐夜明完全搞不定这俩小鬼,急忙站了出来:“这是你们老爸的嘱咐和交代,今天你们都跟着我。果果,你若是还认我这个姐姐,那就听我的话。”

    果果撒娇的拉住唐九的手:“当然认啦,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姐姐嘛。嘿嘿,今天我哪里都不去,就跟小九姐姐去工程现场学习工作经验。这样总行了嘛。”

    唐九也被这小家伙搞的哭笑不得,众人拿她真的是一点招儿都没有。或许只有徐云这气场的人,才能真的管制住这么妖孽的小东西吧。步飞梵毕竟懂事一些,见果果不在任性,他也就乖巧了下来。

    “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果果肚子咕咕叫了一声。

    步飞梵把果果拉住:“先回你房间去洗刷,眼屎还带着呢……”

    果果花容失色,听到自己竟然如此形象,一溜烟就跑回了房间去整理妆容。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