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对于已经走过的路都有很深刻的记忆,所以很快便找到了鲍天下那处位于风水宝地的会所。鲍天下似乎早已经知道徐云要来,门口的守卫根本没有任何阻拦,便让徐云轻松开车进入院门。

    停车后,就有人亲自前来给徐云打开车门,服务依然是如此的周到:“徐先生,大老板已经在会客室等你了,请。”

    徐云没有多说废话,鲍天下既然可以这么早的等他,他就完全可以肯定林歌就在鲍天下的手里。这鲍天下还真有两下子,怎么说林歌也是邪神**出来的超级高手,在杀手界也有相当高的声誉,竟然也会栽在鲍天下的手。鲍天下虽然没有什么实力,手下却必然藏龙卧虎。

    而这个给徐云开车门的家伙,就必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鲍天下若是能料到徐云会找来这里,那就很清楚徐云来的目的,肯定不是为了和他谈什么合作,就是来找他要人。

    此时此刻徐云的心里只有火气,还没等下车,便已经一脚踹出!对方显然早有准备,双臂招架,封住徐云踹向心口命门的一脚,拳转掌,直接扣住徐云脚踝,骤然发力想要将徐云拖出车门。

    徐云也不是吃素的,左脚踝被扣住的瞬间便单手紧握住方向盘,对方发力很大,将他整个身体都拽成了横直,甚至两吨多重的汽车都跟着有些倾斜起来。徐云很快做出反映,左脚发力回收,右脚迎向对方面门重重踹出!迫使对方不得已松开控制了他左脚踝的手。

    对方后撤两步,给徐云让出落地的空间,双手抱拳佩服道:“不愧是大老板欣赏的人,在下自愧不如。徐先生,大老板还在等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要跟我浪费时间了吧。”

    徐云的眼神露出杀机,此时此刻站在他面前谦卑的人绝对不是好惹的主儿,这个能屈能伸的人,必然比张猛那种一介武夫要可怕的多。

    “既然我已经到了这里,就谈不上什么浪费时间。”徐云微微一笑:“大老板既然会安排你迎接我,自然是知道我会怎么做,呵呵,大老板果真神机妙算,给了我一个无形的下马威。”

    “徐先生,您多虑了。”对方淡淡道,但全身上下无一处不都在做着防御的准备。

    徐云也的确不想再浪费时间,就算打倒对方一人,肯定还会有第二人,第人站出来。徐云可不相信林歌会栽在一个人的手里。以林歌的身手,鲍天下想要控制他,恐怕只有一个高手是做不到的。

    “请!”对方司机看得透徐云的心思,再次后撤一步,收起防御,躬身做了一个请的姿态。

    徐云重重关上车门,独身向会所内走去,第二次来到这里的徐云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他大步走向昨天跟鲍天下见面的会客室,刚一推门,便看到了单膝跪地正在冲泡茶水的李纯。

    一瞬间,徐云心戾气狂升,如果不是他的大意没有杀掉这个女人,林歌恐怕就不用受制于这鬼地方了。

    “哈哈哈哈,徐老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啊。”鲍天下爽笑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还以为徐老弟下一次主动来找我要过了年,却没想到今天你就来了。怎么样,考虑的差不多了吧?”

    徐云轻笑一声:“大老板,你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就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吧?”

    鲍天下愣了一下:“徐老弟,如果不是为了谈合作的话,你来找我还会有其他的事情?哈哈哈,如果我们连基本的共识都没能达成,又能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谈呢?”

    “大老板,我人都来了,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没必要拐弯抹角的浪费时间。”徐云看了一眼李纯:“李小姐既然都已经这么完好无损的站在你面前,那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

    鲍天下闲庭信步的走到沙发面前坐下,端起一杯李纯刚刚倒好的茶水:“来来来,徐老弟,先尝尝我这铁观音,这可是直供燕京外交心的茶叶,一般人可喝不到,专供外宾享用的啊。你在我这里的面子,够大了吧?”

    “大老板,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徐云没有配合的坐下去跟鲍天下一起品茶,这似乎让鲍天下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

    鲍天下看着徐云,好一阵子都没有说话。

    李纯微微一笑,淡淡道:“徐总,大老板可是真心实意的想请您品茶,他知道您是爱茶之人,才会拿出他最喜欢喝的茶叶来招待您。”

    如果是往日,徐云或许还真有心情尝尝这专供的极品铁观音,可现在他真的一点心情都没有,自己的兄弟到现在不知所踪,让徐云坐下来喝茶?他拿什么心情来品味这茶叶的苦涩和浓香?

    “李小姐,如果你知道我这辈子最痛恨什么样子的人,你就不会做如此阴险的事情了。”徐云道:“我的人是昨晚跟你一起来的,现在你能在这里安然无恙,我却看不到我的人。如果这是待客之道的话,那么,我想我跟大老板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徐云就是带着撕破脸的准备来的,对方对他怎么样都无所谓,但别伤害他身边的人,不然徐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徐老弟,我想你跟我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大老板道:“其实今天应该愤怒的人是我,不应该是你。我都能心平气和的请你喝杯茶,你又为何不肯赏脸。”

    说完,大老板拍拍手。

    刚才给徐云开车门的那家伙推开房门,直接将张猛的尸体扔了进来,碰的一声。

    徐云看了一眼,重新把目光放在鲍天下的身上,他的心情多少缓和了一些,至少对方扔进来的只是一具尸体,而不是两具。

    终于,徐云可以断定林歌还没有遇害,他才坐在了鲍天下对面的沙发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大老板,茶我喝了,面子我给了,我的人你是不是也应该还给我了?”

    “徐老弟,你也是从小在华夏长大的吧?华夏是讲究法制的国家,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大老板惊讶道:“杀人是要偿命的,这么基本的道理徐老弟肯定懂。”

    徐云知道鲍天下是先跟他谈条件:“鲍老板,如果你真的懂法,真的知道怎么叫杀人偿命,那是不是也应该算一算自己应该偿多少次命?被枪毙多少回?”

    鲍天下竟然面色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然后咧嘴笑着对徐云道:“恐怕是用世界上弹匣容量最大的枪来打我,也不够我偿命的次数啊。徐老弟这个问题问的太好了,恐怕我要去找个数学专家来算一算咯。”

    “大老板,我也不想跟你浪费口舌。”徐云道:“如果不是你的人半夜想要去暗杀我,他也不至于现在死在你面前。你自己的手下是个什么样子,你自己很清楚。你手下做过什么事情,你也很清楚。不要自欺欺人了。把我的人放了,我们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好商量。”

    “徐老弟,我给你出价十个亿的筹码,你都不肯跟我商量,现在只让我放一个人,你就肯跟我商量?你让我怎么相信你?”鲍天下笑着摇摇头,“不是我不肯相信你,而是我真不觉得一个兄弟的命能比十个亿还值钱?”

    徐云冷冷道:“我们不是一类人,所以你不会知道我怎么想。大老板,你只是希望我跟你合作,但你有没有想过,你手下的人可并不希望我跟你合作。”

    说完,徐云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李纯。

    鲍天下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对对对,徐老弟,我还有一件事情没跟你解释呢,昨晚李纯会带张猛去找你,完全是我交代给李纯的意思。在昨天我就看出张猛不希望你来的念头,只是试探他一下,却没想到这小子真的敢对你动杀机。既然他真的敢对你动杀机,我把他送给你让你处置,也算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吧。哈哈哈,徐云老弟,你应该知道,我并不喜欢不聪明的人。”

    徐云心里冒出一股冷汗,原来这一切的背后还有更大的阴谋和算计,李纯竟然一直都在表演,甚至到最后一刻,她也在表演。他们早已经知道酒店里不只是徐云一人,让张猛来找他麻烦,就是让张猛来送命的。

    “我是不会准许我的任何手下有违背我的意思。”鲍天下道:“我想让你来,但张猛却不希望,他违背了我的意思,所以死有余辜。哈哈哈,看来小李现在对我的任何指示都完成的越来越游刃有余了。当昨天我想明白,你看得出来这烟不是我送你的意思之后,便安排了昨晚上的好戏。徐老弟,怎么样,这场戏精彩吧?”

    “精彩,真的是太精彩了。”徐云心里就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这个老狐狸比他想象的要难对付多了:“看来我从一开始就低估了李小姐,她可不只是一个只有智商的花瓶,真的动起手来,恐怕连我都不是对手吧?”

    李纯微微一笑:“徐总实在是太看得起我了,如果我有那个本事,就不用这么麻烦的把你请来了。”

    徐云冷笑一声,瞪着李纯道:“千面观音,你这么谦虚,你老师他知道吗?”

    李纯的表情徒然一变,徐云能说出她的名号,的确让她很是惊讶。就连鲍天下也没想到,徐云竟然知道这么多!没错,李纯就是地下世界里号称千面观音的狠人物。

    她可不只是有国人的缜密心思,还有就是一身过硬的实力。不过,千面观音很少动用武力的,她只需要脑子,就可以轻易把一般人玩儿死,并且享受与其,所以又为什么要跟人费劲动手呢?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