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总果然不是简单人。”千面观音李纯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脸色的笑容异常诡异:“小女子甘拜下风,至今为止我都没猜到徐总到底是那路神仙,却先暴漏了自己的身份,呵呵,我认输,输的心服口服。”

    徐云的身份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呢,他又不是混地下世界的,炎龙威名虽然在外,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的相貌,因为当年只要是徐云动手亲自对付的人,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就都被关押在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永世不能脱身。

    “啪啪啪!”鲍天下一边拍手,一边感慨道:“佩服佩服,有多少自以为自己很厉害的人,直到死在千面观音的手里,都不知道千面观音的真正身份。徐老弟却在见面的第二天就识破了她的身份,我现在对徐老弟可不仅仅是欣赏了,我佩服啊,实在是太佩服了。”

    徐云知道鲍天下所指的“直到死在千面观音的手里,都不知道千面观音的真正身份”的人是谁,轻瞟了一眼张猛的尸体,淡淡道:“大老板若是拿我和那类人相提并论,恐怕也就不会给我开出那么高的筹码了吧。”

    “哈哈哈,徐老弟啊徐老弟,让我说你什么好呢。”鲍天下依然感慨着:“能让邪神**出来的人如此心甘情愿追随你,帮你做事,我实在想不明白徐老弟到底是什么身份,而且你还跟已故的张太岁张老爷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实在太令我惊讶了。”

    徐云的眼神闪过寒光:“大老板,既然你已经知道你抓的人是邪神**出来的徒弟,那你还不抓紧时间放人。难道真的要把事情闹到一发不可收拾?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恐怕谁也捞不到好处,包括你大老板,或许也会变成一无所有的乞丐。”

    鲍天下笑的从容淡定:“是啊,是啊,邪神他老人家可不是好惹的。”突然,鲍天下的表情一变,阴狠道:“可是……难道我鲍天下就是好惹的了吗?哈哈哈哈!”

    猖狂,骨子里就透出来的猖狂,这是徐云对鲍天下两天以来最深刻的认识。

    一个在高手面前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竟然敢说出这种话来,一个只是提到徒弟谢飞泽的名字就足以震惊无数地下高手的传奇人物,在鲍天下的眼里也同样是可以惹得。

    “如果谢飞泽真的可以来,我到想跟这位号称是目前世界第一杀手的人过过招。”那个站在门口,最初迎接徐云的家伙微微一笑,似乎完全没有把有世界第一杀手称号的谢飞泽看在眼里。

    李纯看了那家伙一眼,淡淡道:“不要那么托大,昨晚只是谢飞泽的一个小师弟就让我们尝到苦头了,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飞天狼,如果你不这么自大的话,我想大老板一定会更器重你。”

    飞天狼,向东,这可也是地下世界鼎鼎大名的超级高手,素来是来无影去无踪。徐云万万没想到这家伙也在鲍天下的手下做事,鲍天下啊鲍天下,你到底还有多少让人惊讶的事情不为人所知。

    “我听很多人都说,飞天狼向东是只独狼,喜欢独来独往。”徐云笑了笑:“没想到独狼也有被驯化的一天。看来很多地下世界传闻的事情根本就不可信啊,地下世界里有气节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向东不屑的笑了笑:“有气节?什么叫气节?这个社会,有钱才有说话的权利,气节算什么东西?”

    “向东,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我徐老弟就是个有气节的人,我欣赏!我太欣赏他这份气节了。”鲍天下站出来为徐云说话道。

    “大老板欣赏的,我也欣赏。”向东微微一笑:“只是,我更欣赏大老板您,你能让有气节的东西变成没有气节的,哈哈哈,这才是最厉害的事情。您说呢,大老板?”

    鲍天下不在意的摆摆手:“别说的我那么神奇,我可不是那种喜欢强迫别人做不喜欢事情的人。”

    “大老板,该说的都说了,我现在只想知道我兄弟在哪。”徐云淡淡道:“如果你真的尊重我,希望我考虑跟你合作的话,那就尊重我现在的意思,让我知道我的人没事儿。”

    鲍天下肯定道:“你的人当然没事,我可以保证。但你又如何保证,你会真的考虑跟我合作的事情呢?徐老弟,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在你的身上真的看不到任何你想跟我合作的诚意。”

    “你想要我怎么保证。”徐云道。

    鲍天下摸了摸下巴,摇摇头:“我实在是想不到,这样,小李,向东,你们帮我想一想吧。”

    “这还不简单。”向东冷笑着道:“既然徐先生这么讲究义气,那就留下两根手指当抵押吧?徐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的手指低温储存好,只要你在四十八个小时之内给大老板一个答复,我就可以请来最好的医生给你将手指接好,到时候你还是个健全的人。”

    狠!够狠!

    徐云的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向东脸上故作惊讶的表情道:“如果接完手指的话,恐怕徐先生以后就捏不这么响了吧?现在真应该好好感受一下手指健全的感觉。”

    “向东!徐老弟可是我的贵宾!你给我退下!我怎么可能这么对徐老弟?管好你的嘴巴,不要因为昨天给我立了一功,就可以没大没小。”鲍天下厉声道:“你以为徐先生跟那些普通王八蛋一样吗!混账东西。”

    虽然被大老板骂了,但向东却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意思,还是可以跟没事儿人似的站在一旁,只是不再开口言语些什么而已。

    “大老板,我到有个想法,不知道您同意不同意。”李纯突然开口道。

    徐云心冷笑,让这女人出主意,恐怕还不如向东这切两根手指头来的直接呢,这阴险的女人脑子里想的什么东西,恐怕真不是一般人能猜测到的。

    “你说。”鲍天下对李纯有特殊的器重,千面观音绝对不是盖得。

    李纯平静的陈述道:“让徐总自己亲自去救人。如果他们真的是兄弟情深,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儿。如果徐总只是嘴上说说而已,那也就没有去救的必要了。我们也不用等着邪神安排谢飞泽来救人,直接让人消失便是。”

    鲍天下笑的相当诡异,李纯不愧是他欣赏的聪明人:“小李,你这可真是让我徐老弟作难啊。”

    向东却呵呵干笑两声:“怪不得人们都说最毒妇人心……千面观音,你也太狠了一点吧?”

    这话在徐云听来并不算什么,但是被鲍天下和向东两人一说,让他觉得这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林歌到底被他们关在什么地方了,他应该如何去救,这成为了现在徐云面对的最大问题。

    “那你们总应该告诉我,我兄弟被你们关在哪里吧?”徐云冷冷道。

    鲍天下愣了一下:“徐云老弟,你先别着急做决定,我会告诉你他在哪,但是,在这之前,我想让你看一些别的东西。跟我来吧。”

    “大老板,或许我不应该拒绝你的好意,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徐云道:“先让我知道我兄弟在那。”

    “现在就带你去。急不得。”向东说完就给众人打开了门。

    这次鲍天下没有在跟徐云多说什么,而是径直走了出去,李纯走到门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徐总,走吧。”

    徐云很清楚现在是自己处在被动的情况下,也只能什么都依着对方,虽然他不知道对方要给他看什么,但应该是会和林歌有关系的事情。这样多了解一下也没什么坏处。

    很快,鲍天下就带着徐云走到了他这片风水宝地的天然湖泊前,李纯和向东也都紧跟在后。

    鲍天下看着眼前美丽的湖泊道:“徐老弟,你觉得我这地方怎么样,是不是非常不错。其实这风水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徐云老弟有没有兴趣跟我探讨一下。我这地方到底缺了点什么。”

    “大老板,你不会是让我来欣赏最后的风景吧。”徐云笑了笑:“我知道你这地方风水很好,但现在或许不是我们讨论风水的机会。”

    鲍天下点了点头:“对,对,没错,我带徐老弟来这里,绝对不是讨论风水的。向东,去牵一匹马来。”

    向东很快就去了会所后方,后方的马棚徐云之前并没有见到过,看到向东牵来的马,徐云还真有些惊讶这鲍天下的爱好挺多呢。这年头养马的人跟古代一样,都是要有点钱的才能养得起。而且现在的马恐怕比一般汽车都值钱。

    向东将马牵到鲍天下面前,鲍天下轻轻抚摸了一下马背,淡淡道:“我的乖马儿,其实我也很爱你,但今天我需要你给我徐云老弟表演一个节目。去吧!”

    说完,鲍天下直接猛拍了一下马背,那匹骏马马上脱缰冲出,直接冲入湖!马会游泳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所以徐云不觉得鲍天下只是为了给他参观他骏马游泳的画面。

    “大老板,你还是有话直说吧。”徐云的耐心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消磨掉。

    “嘘!”鲍天下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让徐云禁止出声,他的表情很严肃,让徐云完全无法理解他到底要让自己看什么。

    就在徐云疑惑的时候,一道黑影突然在湖泊冒出!一瞬间,那匹刚才还游的欢快的骏马就瞬间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之。只留下了湖面上的斑斑血迹……

    嘶——!

    徐云倒抽一口凉气,刚才那是尼玛什么鬼东西?!他连看清楚都没看清楚就彻底消失不见了!一口吞掉了整只马!尼玛呀!难道是鲸鱼?!可这是淡水湖,根本不可能养海域里的东西啊。

    该死!徐云的眉头深深锁起,鲍天下让他看的东西肯定和林歌有关系,但这怪物到底是什么他都不知道,林歌跟这怪物有关系?那岂不是……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