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太jīng彩了。”向东的嘴角挂着残忍的微笑,一点都没有为死去的那匹马而感到惋惜,只是对那生吞那匹马的怪物而发出赞美的感慨:“真不知道大老板的这大宝贝若是吞人的话,是不是会比吞马更轻松。”

    鲍天下似乎对湖里那东西的表现非常满意,前一秒还在为痛失爱马而悲伤的他,却马上又为自己饲养的神秘水怪而感到骄傲和兴奋:“徐老弟,我这宠物不错,哈哈哈,就算是他们养狮子老虎当宠物的东石油大土豪,恐怕也没有我这宝贝东西。”

    徐云可没他们这么轻松,鲍天下养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他完全一无所知,但鲍天下他们想的什么,徐云却已经基本有所了解:“大老板,如果你要放我兄弟的理由是我跟你养的这怪物过过招,那我也只好奉陪了。”

    “徐老弟,咱们之间就不要这么客气了,什么你的我的,我的就是你的。”鲍天下爽笑道:“你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我也很希望我们兄弟不会出什么意外,但之前我不知道他对徐老弟你这么重要,所以就把人关在了湖心掉笼,准备给我的大宝贝当午餐……”

    徐云脸sè瞬间就变了,他瞪大眼睛看向这不算小的天然湖泊的心,果然,有一个钢铁牢笼悬挂在半空,里面隐约可以看到人影,但因为这千米开外的距离,徐云根本就看不清楚牢笼里的林歌现在情况怎么样。

    现在徐云算是明白向东为什么会说李纯是最毒妇人心了,李纯让徐云做的这个决定实在是太卑鄙了!一方面是从小的跟屁虫小弟林歌,另外一方面是这湖里暗藏的巨大水怪。

    “徐总,如果你想救你的兄弟,我们没有人会拦着你。”李纯道:“只可惜这湖上的唯一快艇很快就会染上人血,反而更容易吸引大老板的宝贝,你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李纯这边话音刚落,向东就走到湖边停靠的快艇前,突然掏出自己腰间的匕首划破自己的手臂,任凭鲜血流了满船。

    湖泊里的水怪似乎对人血的味道特别敏感,即便是向东在岸边,湖泊心依然被水下的东西掀起一股焦躁的浪花。这一切都看的人心惊胆战,就连这水里怪物的拥有者鲍天下,似乎都很害怕湖里的那东西会冲出来。

    “快停下!可以了!你还真想把它给引上来吗!”鲍天下怒道,向东才迅速撤下一块衣布将手臂上的伤口勒住止血。

    徐云算是服了,这群王八蛋实在够毒的,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办的出来,让他游泳过去,明摆着就是让他跟那匹马一样去送死!

    “徐总,那笼子的上面安装有定时装置,两个小时之后,就会自动打开笼底,将笼内的食物掉入湖。”李纯道:“现在林先生应该已经清醒了,但是他若想要挣脱我亲手给他进行的专业捆绑术,恐怕是没那么容易。到时候,他就只有当食物的命运了。所以你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把他救出来。”

    徐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几个王八蛋是真的要把自己往死里逼啊,现在跟他们动手可能也不太现实。以徐云自己的实力,他还没有信心能抵挡得住千面观音和飞天狼的合力攻击。昨晚上李纯一点都没有显山漏水都是装的,她并非表面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若是真出手,说不定她比飞天狼向东还要心狠手辣呢。

    鲍天下哈哈的笑了两声:“徐老弟,如果你现在就可以考虑我提出的条件,跟我开开心心合作的话,我自然会想其他的办法救我们兄弟。如果你不答应,那我们不是合作关系,我也就没有必要帮你了。”

    “谢谢大老板的好意。”徐云微微一笑:“虽然这事儿有点刺激,但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刺激。而且,我很清楚什么叫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即便大老板现在无条件的帮助我,我只能谢绝。”

    “徐老弟,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有气节,这会害得我越来越欣赏你。”鲍天下豪爽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客气的说,只要徐老弟有本事把你的人救出来,不论用什么办法都可以。而且只要你救到人,我就无条件的放过你们。即便是你们得罪了我那么多,我也绝对不追究。而且我还答应你,我不会再勉强你答应跟我合作。”

    徐云耸了耸肩膀:“那我还真是要感谢大老板十八辈祖宗了啊,看样子你是断言我肯定救不出来人。呵呵,也或许,我会直接死在这湖,到时候大老板记得给我烧上几百个亿的纸钱,让我在那边过的好一点,也不忘我们相识一番。”

    鲍天下却摇摇头:“徐老弟,如果你不能为我所用,对我而言就是一不值。你若肯和我合作,我给你多少钱都行。但你若死了,就不能跟我合作了,到时候我就算是给你烧一分钱,也是浪费我的时间。”

    “够直接,我喜欢。”徐云笑了笑,对李纯和向东道:“看到没有,这就是你们老板,你们若是有价值呢,那他就能给你们一口饭,但若是没价值呢,那就一不值。你们跟这样的人做事,难道就不觉得可怕吗?”

    鲍天下面对徐云的当面挑拨,笑而不语。

    “很可惜,我们会一直对大老板有价值。”向东道:“况且,大老板的做法也没有错,任何人的时间都很宝贵,为什么要浪费在一个对你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的人身上呢?如果是我,我也一样不会给你烧纸钱。”

    李纯却意见不同道:“说不定我会给你烧一些,如果你敢下水,那就说明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男人,我会很佩服你,给一个我佩服的人烧点纸钱,我应该可以做到。”

    徐云苦笑道:“别说的就跟我马上要去送死一样,水下是什么东西你们或许都知道,但我可不知道,说不定我天生就对那东西有抵抗力。也或许我天生就没什么香味,那东西看到我也不想吃呢。”

    “那我就只能祝你好运了。”李纯嘴角挂起浅浅的笑容。

    向东却一脸送葬的表情。

    鲍天下看到徐云真的走向湖边,心里却有些忐忑了,若是水里的东西真的吃了徐云该怎么办?那在兴安岭冰雪森林里的宝藏,难道真的要让他伐光整个森林才可以找到吗!

    他可不是他妈的光头强!他要做的可不是伐木的活儿!就算能通过关系搞到采伐证,那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年的时间才能搞定。鲍天下可等不了这么久,他海外的那些客人也可等不了那么久!

    就在鲍天下想要后悔让徐云停下的时候,扑通一声!徐云已经入水。

    徐云的坚决让鲍天下相当的震撼,如果是他,即便是为了家人,他都不可能做到徐云这般,他绝对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去拿自己的身体冒险,这也就是鲍天下倒了那么多古墓,却从未出过一次事情的原因。

    因为他把自己的命看的比任何人都重要,只要他不死,任何人死都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徐云的入水不仅仅是惊呆了鲍天下,也惊呆了李纯和向东。向东甚至对徐云有些肃然起敬的味道,在他眼里,一个为了兄弟能做出这样子行为的人,绝对是可交之人,不过可惜的是,他自己不是一个可交之人,所以不可能交这样的朋友。

    李纯虽然觉得可惜,但又隐约有些莫名的开心,至少世界上又少了一个让她都会感到敬畏的对手。李纯既然有千面观音的称呼,她就从不会害怕任何一个实力强劲的高手,她害怕的就是这种有头脑的高手,她很清楚这种人有多么难对付,徐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徐云下水的那一刻,只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他完全没想到这湖水如此冷。若不是常年强筋健骨让自己有个铁打的体质,现在恐怕早就全身抽筋沉湖底了。

    有人的入侵似乎很快就被水下的那神秘生物发觉,徐云也非常清晰的感觉到水下涌动的暗流,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迅速浮出水面。即便徐云的反映很迅速,但他还是看到紧跟着他在水下升起的黑sè水影!

    对危险的敏锐判断让徐云在第一时间踏水跃出水面,那庞然大物的血口跟徐云跃起的身体擦肩而过,十几米长的东西完全彻底的浮出水面,直接惊呆了腾空而起的徐云。

    徐云若是提前知道水里有这么个恐怖的东西,还真不敢相信自己有没有勇气敢下水呢!

    这是一条超级恐怖而巨大的鳄鱼!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生物的存在呢?

    要知道全世界最大的鳄鱼是因二战末期的兰里岛之战而出名的湾鳄,也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食人鳄,位于湿地食物链的最高层次,为二十种鳄鱼品种最大型的一种,也是现存世界上最大的爬行动物。

    可即便是世界上最大的湾鳄也就六米到米,那已经是相当罕见的了,根本不可能存在十几米的。而且湾鳄也被称为裸颈鳄,因为湾鳄是鳄目唯一颈背没有大鳞片的鳄鱼,而这只鳄鱼的后背显然是有巨大鳞片的。

    而且各个细节都不符合,湾鳄吻较窄长,前喙较低,吻背雕蚀纹明显,眼前各有一道骨嵴趋向吻端,外鼻孔单个,开于吻端,鼻道内无隔,其后端边无横起缘褶而有腭帆。眼大,卵圆形外突,耳孔在眼后,细狭如缝……

    徐云在这跃起的瞬间尽全力的去观察这怪物身体的每一寸细节,都跟他猜测的湾鳄是不一样的!这尼玛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总不可能是生存在于早白垩纪非洲的帝王鳄?!或许这世界上也就那个时代生存过身体超过十二米的巨大鳄鱼了。

    可那是生存在白垩纪早期,阿尔布阶的生物,可以说是恐龙类啊!我勒个去!尼玛这湖里的东西是恐龙年代的上古神兽?!扯淡!

    徐云不是没见过帝王鳄,但那是在尼rì利亚博物馆内看到的标本!可眼前这鬼东西是活物!()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