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这鬼东西整条跃出湖面是在场所有人第一次看到,包括鲍天下,他在这鬼东西还只有不足八米的时候将它带到湖泊,十几年过去,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又长大了那么多。

    鲍天下心里的骄傲是无与伦比的,当年他得到这条基因怪异的鳄鱼之后,就经常喜欢给人炫耀他私人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鳄鱼,而现在,他可以炫耀自己拥有全世界最不可思议的生物了。因为这条鳄鱼,就是一条活生生的帝王鳄,他竟然拥有了一条只是生存在白垩纪早期阿尔布阶的生物,完全可以称这条鳄鱼为恐龙,这是一件多么有面子多么拉风的事情,一般人是无法想象的。

    噗通!

    徐云和那条传说上古早已灭绝的帝王鳄同时落入水,激起的巨大浪花甚至溅湿了鲍天下的衣袖,但鲍天下却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他多么希望徐云能再一次的将他那令人惊叹的宠物再次从水引诱出来。

    “大老板,您还是往后一些吧,如果那东西暴躁起来,我怕会伤害到您。”李纯直言道:“毕竟这东西每次品尝到人血都会狂躁好久,我担心这次徐云会激怒它,万一它真的愤怒了……”

    “整个湖岸的土地都是用它最不喜欢的黑驴黑狗混合血的味道浸泡过,他是绝对不会跨上岸半步的,十几年都这样了,你难道觉得它会突然做出改变?”鲍天下到是自信满满:“放心吧,我对我这宝贝的了解要比任何人都多。真没想到,当年在野王墓里倒斗倒出的所有东西,这条活化石才是真正最值钱的。”

    向东咕咚咽下一口唾沫,他真不敢相信,倒斗竟然能在地底下倒出这么一个活物来,而且鲍天下竟然一点都不对这么个庞然大物感到恐惧,硬是让手下的人把这东西给他抓了上来,当时为了抓这只还只是八米长的怪物,鲍天下就折了个一流高手和八个二流高手。

    得到这怪物之后,鲍天下也一直都当作是最宝贵的东西饲养,他每天都会让人往湖里扔下两头牛一只羊,随着时间的增长,这鬼东西的饭量也越来越大,现在,鲍天下每天都要让人往里面扔四只牛,还要不定期的扔下几只羊当作零食。

    从上个月开始,鲍天下每两周还会赶下一匹马去给他这足以震惊全世界的宝贝宠物换换口味。不过,一直没变的是,他饲养的这庞然大物就是受不了黑驴血和黑狗血混合的那种味道。

    所以鲍天下为了预防自己这宝贝猛兽跑掉或者意外伤人,杀了上万头黑驴和数不清的黑狗,采集了无数的鲜血对整个湖四周的土地进行了血水的浸泡。而且每年他都会这么做,就是害怕这四周土地血水的味道会变淡而无法困住这怪物。

    嘭!

    那条帝王鳄的尾巴高高甩出水面,然后重重的拍落下去!鲍天下他们看的都很清楚,徐云竟然紧紧的抱在了这怪物的尾巴上!任凭它番五次的甩起尾巴狠狠拍落,徐云都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这庞然大物扭头和甩尾的幅度非常大,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用头够得到尾巴。徐云在第一次腾空而起的时候就做出了判断,这鬼东西的尾巴上是最安全的地方。

    然而让徐云没有想到的是,这鬼东西的尾巴就好像是它的逆鳞一般,自从徐云抱住它的尾巴之后,这鬼东西就彻底的被激怒了,愤怒的它在湖底一通乱撞,又高高将徐云甩出水面狠狠砸落。

    骑虎难下……不,应该是骑鳄难下的徐云就更不能松手了,一旦松手,徐云敢肯定这鬼东西会在水里彻底的将他撕成碎片。完全没有退路的徐云只能紧紧用手指扣住它鳄尾上的鳞片,飞速的去想下一个对策。

    可这东西实在是太庞大太有力了,徐云根本想不到任何对付这鬼东西的办法!他又不是孙悟空,又不会十二变,只能任凭这鬼东西又一轮的冲击!帝王鳄在水底急速的游动,尾巴狠狠的摔打着湖壁,每一次撞击都让徐云头昏目眩,徐云只能更近的扣住它的鳞片。

    “大老板,恐怕徐云这次真的有麻烦了。”李纯在岸边看着一次又一次被帝王鳄的尾巴甩出水面的徐云,开口道:“如果他死了,兴安岭冰雪森林那边的事情,我们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鲍天下也知道徐云已经是凶多吉少,他冷笑一声:“跳下去是他的选择,如果他真的死了,我也只能去想办法批下那片冰雪森林的砍伐证,大不了我花年甚至五年的时间,早晚那地下的东西依然是我的。”

    ……

    轰!暴怒的帝王鳄似乎被徐云扣痛了尾巴,它竟然再次整条身躯腾空而起,在湖面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岸边欣赏的人永远不会体验徐云现在抓的有多紧,他恨不得将这该死的鳄鱼尾部鳞片撕扯下来!

    无意识冒出的想法让徐云整个人头脑都空白了,这或许有可能是这鬼东西的弱点,他为何不试一下呢?

    徐云左手抓紧鳄尾,右手突然发力,硬生生将这鬼东西尾巴上的一片鳞片撕扯下来!瞬间,血水染红了大片的湖水。

    巨大的疼痛让这庞然大物的体内发出了恐怖低沉的吼声,它犹如疯掉了一般,开始在水里更疯狂的翻转撞击,更疯狂的腾空而起!徐云则是趁着这鬼东西再次腾空而起的时候,将手巨大鳞片用力扔向湖岸!

    嘭——!

    当那巨大犹如锅盖的鳞片掉落在鲍天下面前的时候,鲍天下整个人彻底傻眼了,他每年要花费上千万饲养的宝贝鳄鱼,竟然被徐云活生生撤下一片鳞片!该死!他怎么能这么做!这可是一条足以震惊全世界的帝王鳄!无价的活化石!

    可是在求生的人面前,在珍贵的东西都是不值钱的,徐云可不觉得这该死的东西要比自己的命还值钱,看到这鬼东西因为被撤掉了鳞片而痛苦万分,徐云比着葫芦画瓢,毫不犹豫的再扯下鳄尾的一片鳞片!

    当第二片鳞片被仍上岸的时候,鲍天下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向东也不敢相信的看着湖岸边的巨大鳞片,忍不住惊叹,难道徐云真有本事把这恐怖的庞然大物给杀掉?这家伙真的是让人不可思议啊……面对这种庞然大物,一般人都只有逃命的想法,所以越是逃,越是会被吃掉,而徐云却能在这么危机的关头找到这庞然大物的弱点,并且还真就动手,丝毫不会顾忌这东西愤怒起来会不会更残暴。

    这份冷静,这份沉着,这份胆魄,这份果断都绝对不是一个人可以轻易拥有的东西,却全部都体现在了徐云的身上。

    太疯狂了。

    李纯似乎已经预判到了结果,她回头看了一眼浑身颤抖的鲍天下:“大老板,或许你不需要花钱去申请伐木证了。”

    鲍天下浑身颤抖的深呼一口气,闭上眼睛尽快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番五次的说服自己,如果能得到徐云这种稀世罕有的鬼才,就算失去一条全世界绝无仅有的超级帝王鳄又怎么样?

    就算鲍天下在心里一遍一遍的说服自己,但那种心如刀割的疼痛还是隐约伴随。他再次一遍一遍的安慰自己,这条帝王鳄就算是死了,也是价值连城,若是活的,或许只能有价无市,只是他炫耀的资本而已。

    已经富可敌国的鲍天下并不在乎钱,他内心深处,其实更想要这份炫耀的资本,只不过,他对徐云的兴趣要远远高于这条帝王鳄,如果能得到徐云这样的人在身边做副手,其实不是更加的炫耀。

    ……

    徐云自从找到这鬼东西的弱点之后,就开始左右开弓,一片一片扯下它的鳞片,这只最开始还翻云覆雨的庞然大物也开始逐渐被折服,它身上被撤掉鳞片的地方露出鲜红的血肉,剧痛让它开始逐渐的丧失着力量。

    岸边的鳞片越来越多,鲍天下闭上眼睛,不想再看下去了。他很清楚自己的宝贝宠物肯定是凶多吉少,但他完全没有机会去做什么,完全不可能去拯救它。

    终于,在徐云扯掉这鬼东西身上最后一片鳞片的时候,它不再有半分挣扎,缓缓浮上水面,徐云站在这已经奄奄一息的怪物身上,将最后一片鳞片扔向鲍天下。

    “大老板,不好意思了。”徐云道:“真不敢相信这水里会有这种东西。应该不是你养的吧?”

    “难道它是野生的?”李纯哼了一声:“徐总,你就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把大老板最珍贵的宠物弄成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大老板没有跟你计较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徐云却不以为然:“你们可没说这水里有这该死的东西,如果我知道这是大老板的宠物,说不定就不动手了。”

    鲍天下强忍着心的怒火,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徐云:“徐老弟,你够狠。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你放心,我说过的话一定算话。我给的承诺也一定会履行,只要你能救出你兄弟,你就把人带走。”

    徐云站在这半死不活漂浮着的帝王鳄身上,笑着道:“大老板果然是守信用的人,我会考虑跟你合作的。只不过,这么大的事儿,你要多给我点时间好好考虑考虑吧?”

    听到徐云的话里有转机的意思,鲍天下的表情总算是可以多云转晴:“当然,徐老弟可以好好考虑考虑。我可以给你时间,只是我希望这时间不要太久,我是个有耐心的人,徐老弟也是个做事果断的人,相信你肯定会在我的耐心消失之前给我一个完美的答复。”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