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歌以为自己死定了,他简直不敢相信徐云竟然能把这湖泊里的怪物给干掉,他在邪神身边习修古武这么多年,一直崇拜的谢飞泽曾经在海里亲手搏杀过一头虎鲨就让他惊讶很久了,这次徐云干掉的竟然是一只远远超过人们对鳄鱼想象的巨鳄,实在太疯狂了。

    鲍天下强忍着一切,微笑的把徐云和林歌两人送走,当汽车远离他的视线之后,他脸上的表情才开始阴沉了下来,他心里又怎么能不恨呢。但恨却远远被他对招安徐云的念头给压制了,只要徐云愿意帮他,他不惜一切代价。

    “大老板,您真的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吗。”李纯心有不甘道,徐云做出的这匪夷所思的事情让她有些无法接受,徐云已经完全脱离了想象,李纯很清楚自己面对徐云的话,不论是在智谋还是在武力上,或许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样一个人活着,会让她很不安心。

    鲍天下看了李纯一眼:“我很清楚,徐云说会考虑跟我合作只是敷衍我,他想拖时间,因为他摸不透我,不知道在这里我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多少藏在暗的高手,所以他不会轻易跟我动手。他的目的只不过是安全离开而已,根本没有真正的想过要跟我合作。”

    “既然大老板都看得出来,为什么还要放他走。”李纯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一定要在一个根本不诚心实意帮你的人身上浪费时间,要知道时间是宝贵的,如果徐云只是拖着耍他们,最终也不会真心实意帮他们,那岂不是太浪费心血了。

    “我知道你想他死。”鲍天下淡淡道:“因为他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让你感觉你无法掌控的人,就算是他真的跟我合作了,你也会视他为敌。这一点你不需要否认,我也不会责怪你。但你难道就不觉得,人生有这样一个对手,会很有意思吗?”

    李纯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一点都没感觉到有意思,她感觉到的只有威胁,除了威胁,还是威胁。徐云这种连湖泊里的怪物都能杀掉的人,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天突然也把她给杀了。

    “我到觉得挺有意思。”向东冷冷道:“大老板,我终于明白您为什么对徐云如此感兴趣了,他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会全力支持您把他拿下,因为我特别想知道跟这种人交朋友做兄弟的感觉。”

    鲍天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李纯却直接打击道:“向东,你觉得你自己配和其他人交朋友做兄弟吗?你只跟钱做兄弟的,你不会连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人都不知道了吧?呵呵,跟徐云做兄弟?你觉得他是那种愚蠢的人吗。”

    向东却不以为然:“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改变,大老板也明明觉得徐云不会跟他合作,但也依然在争取不是吗?只要大老板想做到的事情,那就肯定能做到。我只需要向大老板学习什么叫做不放弃的精神,又何尝不能跟徐云做兄弟呢?”

    “痴人说梦,异想天开。”李纯的嘴巴也够毒辣。

    “你是说我,还是说大老板?”向东微微一笑,给李纯下套道。

    鲍天下忍不住把目光看向了李纯,这眼神儿让李纯很不舒服,毕竟李纯刚才的话,的确有那么几分含沙射影的味道。

    李纯目光一冷,狠狠瞪着向东:“当然是说你!没想到这么几天不见,你别的功夫没什么长进,挑拨离间到是又纯熟了。但你这点小花招在别人面前动动也就算了,少在大老板面前讨嫌!”

    “够了,你们俩谁都别再争了。都给我好好想想办法,如何才能让徐云归顺于我。”鲍天下道。

    向东耸了耸肩膀:“大老板,其实很简单,这小子这么够意思,你就把他身边所有人都抓起来,逼他跟你去兴安岭的冰雪森林不就得了。何必这么煞费苦心的经营,那小子不是善岔儿,他领情不领情的另说,最后会不会阴咱们都指不定呢。”

    “若是有这么简单,大老板就不用你我费脑子了。”李纯道:“大老板想要得到徐云这个帮手,可不仅仅是因为他可以在兴安岭的冰雪森林里帮他。现在陆贝死了,整个毒蛇探险队都有些要垮台的意思,大老板需要一个能镇得住场面的人来做他的一队队长。然而这个人,徐云在合适不过了。大老板,我说的对吗。”

    鲍天下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徐云的确是很适合做一队队长。但那是我昨天的想法,今天我的想法变了,如果让他做一队队长,那就太屈才了……只要他归顺,追随他的兄弟自然也就归顺,不说别人,就说昨晚以一己之力差点在你们两个人手里逃走的林歌,就有足够的资格做我的一队队长了。”

    “大老板,说句您不爱听的话,让邪神老头养大的杀手当一队队长,您就不怕养虎为患。”李纯道。

    “如果有了徐云,那就不怕了。”鲍天下认真道:“你们现在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能容忍徐云这么多了吧?在兴安岭能干掉我这么多队长,说明他身边的人也都不是好惹的。得到他一个,就意味着将我的整个毒蛇探险队都提升一个档次和层次。而且这些人都忠于徐云,只要让徐云忠于我,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不是吗?”

    如果这番话是在其他人的口说出来,李纯一定会用“天真”两个字送给他。但这番话是在鲍天下的口说出来,李纯可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因为鲍天下是李纯在这世界上少佩服的几个人之一,当年她归顺于他,也是因为斗智谋输给了鲍天下。

    所以李纯相信,刚才这一番“天真”的话在鲍天下的口里说出,那可就一点都不天真了,说不定真的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奇迹总是一次次的在鲍天下的身上上演,以至于李纯可以相信鲍天下说的任何话,只要鲍天下说能做到的,在李纯的世界里,那就是绝对能做到的。

    ……

    返回的路上,林歌心有余悸的讲述着昨晚上发生的事情。

    他当时完全没把李纯放在心上,因为李纯当时在们的眼里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武力值的女人,然而就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李纯却突然将手里的匕首顶住了林歌的脖颈。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以至于林歌一时之间都没能做出最及时的反映,他只能任凭自己被李纯带下车,来到鲍天下的身边。

    鲍天下对他采用的手法也是金钱攻击,只要林歌答应他能帮他说服徐云,那他就可以给他相当客观的一笔数字,林歌自然不会被金钱打动,但是为了脱离现在的状况,他假装答应了。

    在对方放松警惕的时候,林歌开始反击,虽然李纯也是超级高手,但面对实战经验丰富的林歌很快便落入下风。林歌原本想要借势大闹一番,却很快被加入战局的向东逼退。

    这时候林歌才意识到鲍天下的身边并非只有李纯这么一个超级高手。

    面对两大超级高手的围攻,林歌自然很快便陷入了下风,不得已,林歌只能想办法脱身,无奈对方的追击实在太快,林歌虽然有机会,但最终还是没能把握住,还是被两人制服了。

    不等林歌再想办法,他就被打了一针麻醉剂,瞬间的昏迷让林歌什么都不记得了。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全身被捆绑放在那湖心的吊笼内了。

    在林歌醒来之后,好几次都看到了湖水内游走的巨大身影,以至于他连大气都不敢出,毕竟他现在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若是惊扰了湖里的怪物,那就是找死。

    后来的事情徐云就知道了,林歌看到徐云跳入湖水之后,那湖水巨大的黑影急速游过去,当时就懵了。

    幸好徐云接下来做出了如此疯狂的事情,没有因为他丢掉性命,不然的话林歌可就真不知道如何面对以后的人生了。他都想好了,若是徐云死在了那怪物的口,他就算是被那怪物生吞,也要在被吞下他的那瞬间割烂这怪物的咽喉给徐云报仇。

    林歌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讲完了,徐云也开车回到了酒店,来琴岛已经第天了,现在佐媚烟已经离开,唐九又忙碌着解决年前最后的问题,徐云意识到他们若是还在这里肯定会打扰唐九,便让林歌去收拾了东西。

    收拾好东西之后,两人就去机场买了晚上的机票,驱车赶到工地后和众人一起吃了午饭。

    “果果,这几天老爸一直都没能陪你玩,我知道你肯定希望我陪你。下午想去哪。老爸陪你一起。”吃饭的时候徐云问道。

    果果心知肚明:“老爸,我们是不是要准备走了?”

    “嗯,晚上的机票都买好了。”林歌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撒谎,有什么说什么,直接明了。

    果果看了看步飞梵,嘿嘿一笑:“小步哥,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肯去海底世界了吧?”

    步飞梵点点头:“明白了。”

    徐云有些感动,原来果果一直都在等着他,等着跟他一起去她此行最向往的海底世界,就算那天果果在海洋公园玩的时候,距离海底世界那么近,她都没有闹着要去,就是因为她知道不论徐云有多忙,他总会抽出没有人打扰的时间来陪她。

    然后果果就自然而然把海底世界这重头戏放在了最后一刻来参观。如果这次琴岛之行没有徐云陪她来海底世界的话,对果果来说,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遗憾,孩子的心里想法很简单,所以徐云一定会满足果果最后的小小心愿。

    吃过饭之后,几人便向海底世界出发,唐九又何尝不想去,但无奈距离年底的时间越来越近,她真的抽不出时间,只能祝他们玩得开心。果果也要她答应,当她不忙的时候,一定要去申江找他们。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