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在凌晨点的时候落地申江,此时此刻的果果已经熟睡,而步飞梵也是睡眼朦胧。阮清霜却在机场毫无困意的等待他们,原本徐云是打电话让强子今晚来接他们,但阮清霜却执意要亲自来。等见到徐云他们之后,强子就驱车回别墅去休息,阮清霜则是带着他们返回星凯酒店。

    回到酒店之后,阮清霜把熟睡的果果安顿好,又让步飞梵也去房间睡觉,才来到毫无困意的徐云房间。徐云和林歌正在谈事情,见到阮清霜到来,林歌很懂事起身离开:“哥,我是真困了,不陪你聊了,我看霜姐tǐng有jīng神的,你们聊。嘿嘿,要不要我去帮你们开瓶香槟?”

    “困了就利索点滚蛋。”徐云笑骂道:“记得明天早点起,尽快搞定刚才我跟你说的事情。若是搞不定,就别回来睡觉了,直接在什么火车站和桥洞下面安身就成了。”

    “保证完成任务。”林歌苦笑着离开,说真的,这任务还真不好完成,这么多年来,除非是古醉人想见你,才会让你找到他,若是他不想见你,你就算踏破钢鞋也肯定找不到他半个人影,神算子的称呼可不是白来的,古醉人又怎么会算不到有人要找他呢。

    林歌离开之后,阮清霜给徐云倒了杯热水递给他:“看你嘴干的,以后记得多喝水,现在的天气干燥,雾霾又多,不多喝水的话很容易上火的。你都这么大的人了,不用我像嘱咐果果那么嘱咐你了?”

    “嗯嗯,谨遵教诲。”徐云接过阮清霜手里的杯子,乖乖的喝下整杯热水,阮清霜就是他温柔的港湾,不论他此时此刻有多么的疲惫,在见到阮清霜之后都会一扫而空,这种感觉特别舒服。

    “你让林歌去做什么,完不成还不让他回来睡觉?出什么事儿了?”阮清霜好奇道。

    徐云笑了笑:“没有,我那是跟他开玩笑呢。我可是把他当亲弟看,怎么舍得让他睡车站和桥洞呢。只是让他帮我去找一个朋友,或许不太好找,这几天他可能就不回来了。”

    “需要我帮忙吗。”阮清霜道:“若是婉儿最近有时间就好了,可以让她帮忙找,jǐng察找人简单多了。”

    徐云摇了摇头:“若是jǐng察找,那肯定就更找不到了。现在唯一有可能找到他的就只有林歌了。我这个朋友xìng格很怪的,如果他不想你找到他,你就永远不可能找到他。”

    “呵呵,难道他是神仙不成,能知道别人在找他。”阮清霜笑着道。

    “说神仙的话,他可能还不敢当,但至少是个半仙。”徐云耸了耸肩膀:“我没开玩笑哦。”

    阮清霜惊讶的张了张嘴巴,现在徐云身边有什么样子的朋友,她都不会觉得惊讶了:“怎么样,这次去琴岛玩的开心吗,我看果果睡觉的时候脸sè都在笑,看样子是很开心哦。”

    “她是tǐng开心的,我也很轻松。难得这么轻松……对了,仇妍呢?”徐云突然想到:“知道果果回来的话,仇妍她应该……”

    “她现在不在申江。”阮清霜笑了笑。

    徐云一下就紧张了起来,上次就是她自己偷偷去苏杭差点出了大事儿,这次徐云自然不放心:“她去哪了?”

    “放心,她回河东了。”阮清霜道:“因为婉儿最近实在没有时间,马上过年了,她又担心秦叔叔会因为从来都不收礼的原则而得罪人,现在强子他们又都来申江了,所以想让我替她回去看一看。原本我是打算要去的,但酒店最近的转变很大,我又抽不开身,所以仇妍就主动提出她代替我回去看看秦叔叔。如果有什么麻烦,也能帮着秦叔叔处理一下,好让婉儿能放心安心的工作。”

    徐云这才松了一口气,最起码他知道仇妍不是去自找麻烦。只是想不到仇妍也会参与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了,徐云不得不承认,当仇妍融入他们这个大家庭之后,的确开始变了,变的可爱多了。

    “好了,没什么事儿的话,那我就先回去睡觉了。”阮清霜道:“你也好好休息。”

    徐云顿了一下,并没有直接说晚安,而是一脸期待道:“可是我有些睡不着。”

    “……”

    阮清霜沉默了大约半分钟,莞尔一笑:“那我留下陪你。”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两个人似乎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坐在g沿上相互看着对方傻笑着。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提议坐累了,想躺一下,两个人便相拥睡去,一夜无话,安安静静一直到第二天清晨。

    ……

    回到申江的果果显然还没有消除海底世界带给她的兴奋和冲动,天sè才刚刚lù出一点鱼白,她就爬起g来要去找阮清霜和仇妍去分享自己的快乐。因为果果知道若是等到九点之后再起g,阮清霜可就要忙碌工作了,她是不能打扰的。

    但兴奋的果果却没有在房间找到阮清霜,也没有见到仇妍。果果狡黠的眼珠转了几下,便把目光锁定在了徐云的房门上。她百分之一百二的肯定,阮清霜肯定就在徐云的房间。

    虽然果果分享琴岛之行快乐的那种心情很jī动,很迫不及待,但她却出人意料的忍耐了下来。果果很懂事的觉得,或许比起她要分享的快乐心情,阮清霜更需要的是徐云的怀抱。

    他们两个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对于果果来说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林歌起g了,他开门就看到了守在徐云房间门口的果果,惊诧道:“果果?你在那里做什么?”

    “嘘!”果果小声道:“我老爸和我妈还没醒呢,可能是昨天晚上折腾的太晚了,太累。鸽子叔叔你说话小点声,千万不要打扰了他们。”

    林歌脸sè哭笑不得,这小丫头片子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难道就不能别说这些语不惊死人不罢休的话吗……呼,折腾的太晚了……天呐,这小妖孽懂得也太多了?林歌绝对因为果果改变了他对所有六岁孩童的看法。

    “那你准备怎么办,帮他们守门站岗?”林歌道。

    “那当然,强子叔叔他们肯定也知道了我爸回来了,现在说不定已经在赶来的路上,我可不能让他们这么早就吵醒他们。”果果一本正经道:“他们需要二人世界,唉,你们这些单身是不懂什么叫二人世界的。”

    林歌一头黑线,得,我不懂,你懂。

    还真别说,果果真是料事如神,强子他们果然一大早就来星凯大酒店准备给徐云“请安”,毕竟他们才到申江的第二天徐云就走了。果果这小门神一个手势,一个动作就让他们意识到了里面有情况,全部乖乖侯着。

    林歌耸了耸肩膀:“那你们先忙,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办,办不好的话,我哥不让我回来睡觉。果果,等你爸比醒了之后,记得告诉他一声,我已经去找他让我找的人了,让他放心好了。”

    果果点点头,小声道:“鸽子叔叔,祝你一路顺风,顺利完成任务。”

    林歌离开酒店之后的一个小时,果果一直都守在徐云门口,强子他们也不敢忤逆了这小祖宗的意思,全部都杵在走廊上等着。时间又过了五分钟,步飞梵也起g了,他房间就在徐云房间隔壁,这一出门就被吓到了,站那么多人,这是干嘛呢?

    “嘘!”果果就一下,步飞梵马上了解,蹑手蹑脚的走到果果身旁,低声道:“你这是要给老徐和霜姨一个惊喜,还是惊吓?”

    果果恍然大悟:“我怎么就没意识到呢!”想到徐云和阮清霜出来若是被这么多人看到,肯定会很尴尬,果果急忙招呼强子一众人迅速撤离。

    可这时候已经晚了,阮清霜竟然打开房间门,准备蹑手蹑脚的离开。但她这一开门,就直接被走廊里的一幕给惊呆了!所有的人都在徐云房间门口,而且好像就是在等待她出来一样!

    阮清霜的脸上瞬间布满了绯红,一直红透到耳根。

    她想解释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果果第一个扭过头,装作没事儿人似的:“没事儿~没事儿~我什么都没看到。”

    有了果果做榜样,其他人都跟着果果的样子学,全部都扭过头,对着天花板吹口哨:“啥也没看到,今天眼睛进沙子了,哎呦,谁给我吹吹啊。”

    就算是这样,阮清霜还是迅速关上房门退了回来,虽然她和徐云昨晚什么事情都没做,但她还是浑身发烫,就好像被别人撞破了什么秘密似的。

    徐云听到关门声也醒来,一脸茫然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阮清霜无奈的摇摇头,指了指门外。

    徐云大步走到门口一把拉开门,却什么都没有看到,整个走廊里空无一人,这下徐云就更疑huò了:“怎么了?外面什么都没有啊。”

    “啊?”阮清霜惊讶的走到门口,走廊上果然一个人都没有了,难道自己刚才那是错觉?呼……幸好是错觉,若不然的话,被大家都误会了,她可就是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

    此时,隔壁步飞梵的房间里面拥满了人。

    果果正在一本正经的发话:“今天早上的事情我们谁都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千万不能让我妈看出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她这人就是脸皮薄,万一让他知道我们看到他俩偷情的话,那她肯定会觉得不好意思,以后都不知道如何面对你们了,千万要装什么都没看到哦!”

    强子肯定的响应道:“本来我们就啥都没看到,兄弟们说是不是?”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果果对此很满意,这才放众人离开了步飞梵的房间。步飞梵对果果的领导力相当佩服啊,这么多成年人都听她的,真有面子。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