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回到申江之后明显感到了大酒店的巨大变化,简直就是洗心革面了,那些乌烟瘴气的社会不良风气几乎完全都不存在了,也没有任何一个层领导敢在以权谋私,做事情都一板一眼的,钉是钉铆是铆,谁也不敢乱来乱搞。

    不过这也同样存在副作用,星凯大酒店这几天的盈利明显的有了下滑事态,但这些都是徐云之前就预料到的事情,所以他到没有觉得怎么样,只是强子几个人脸色有点挂不住,就好像他们来了之后反而帮倒忙了似的。

    但徐云把这一切说明白说清楚之后,他们也就是释怀了。面对现在的状况,酒店必须要有解决的办法。这可就愁坏了阮清霜,徐云把星凯大酒店交给她打理,她总不能在一番革新之后就让酒店变成低收益的现状吧,那可就太对不起徐云的辜负和期望了。

    阮清霜脸色的忧愁徐云自然看得出来了,这问题太好解决了,徐云让阮清霜通知所有的层领导到会议室开会,然后去跟步飞梵耳语了一番,步飞梵认真的点点头,然后做了个OK的手势。

    由于现在所有层的身后都有“徐云的人”监视着,所以他们在接到通知之后,都在第一时间来到了会议室。谁也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老板,反正革新不是他们要搞的,现在酒店的经济效益下降也跟他们没有关系。

    显然徐云却不是这么认为的,他就是觉得酒店经济效益的下降是他们这些层领导的不作为,以前只知道靠那些歪门邪道带动酒店的经济效益,而现在没有了那些歪门邪道,就不知道应该如何经营了,徐云显然是不会接受这种理由的,酒店的经济效益就是要靠他们这些人努力去改变,如果连这点屁事儿都做不到,连酒店的经济效益都无法改变,那他每年那么多钱的养着他们做什么?就是吃闲饭的?

    基于这一点,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当所有的层领导都就坐之后,步飞梵踹开会议室的房门,对他们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

    “不想干了就都他妈的给我滚!滚蛋!一边玩儿去!真把酒店当你们养老的地方了是吧?昂!?你们是不是觉得酒店的效益好不好都跟你们无关,就算酒店明年就倒闭,你们一样也能拿到你们应该拿的工资!”步飞梵这一嗓子的确是吓到了在场的众人,他们谁都没想到步飞梵人不大,脾气却不小。

    步飞梵也没跟他们客气,继续骂着:“老子就他妈说一遍!想在星凯大酒店做下去的就给我拿出点诚意来!如果就是为了混吃等死,那就都他妈的给我滚!如果酒店有你没你都一样,那你们就没有任何价值了!知道什么叫价值吗?你们能给酒店创造出一百万的效益,我才有可能给你十万五十万的工资!如果你们连他妈一百块钱的效益都创造不出来,那我凭什么给你们开工钱?”

    众人低头不语,忍受着步飞梵的痛骂,毕竟这酒店是叶法拉留给他的,还没有人敢对他说一个不字呢。

    “小步哥哥,你太给他们脸了。”果果这丫头舌毒的很:“如果是我,我才懒得跟他们说这些废话,直接让人事部的负责人跟他们说,全部都滚蛋,然后才让人事部的负责人滚蛋不就得了。既省心又省力,还眼不见心不烦。”

    若是在平日,这些家伙肯定敢有底气反问一句:我们不在的话,看你酒店如何正常运营。

    但现在他们每个人身边都已经安排了住过接手他们手里工作的人,所以他们谁也不敢说这话,谁若是敢开口那么说,绝对马上可以卷铺盖走人了。根本不需要含糊。

    徐云心里暗暗称赞,不愧是他家闺女,这添油加醋的加把火,肯定让这群无所事事的王八犊子如履薄冰。

    步飞梵也对自己这小妹诚心的佩服,这气场,绝对比他要足:“你们都老大不小的人了,年龄加一起都快赶得上大清朝的年数长了,怎么连一个小姑娘明白的道理都不明白呢?我看着我叶姨的面子上,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现在马上就去想办法想策划,天之内若是酒店的经济效益还这样,那就不好意思了,我相信诸位都知道,你们能做的事情,并非你们身边的人就不能做。如果你们真的做不好,那我也只好让你们身边的人来做了。至于你们吗……我也不会赶尽杀绝,结算完这个月的工资拿去过年,过了年就直接别回来了。回来也没你们待的地方了。”

    “飞梵,你这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天时间……”

    “叫步总!”步飞梵一句话将对方的话堵住:“天时间已经不少了,如果你们还不知足的话,那就只好今天就结账走人。我没有那么多耐心,马上就过年了,我希望星凯大酒店的药膳年夜饭能成为申江人最期望的。这只是我给你们没提醒一下,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营销策略,你们就都动动脑子。我说到做到,天之后,如果酒店效益还是这样,马上拿钱滚蛋。一个不留!”

    见有人还敢小声议论,步飞梵瞪眼怒道:“别他妈给我废话!不信的话现在就滚蛋!是不是真以为我没有人可以用了啊?”

    最后一声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了,再也没有人敢怀疑步飞梵的坚决,看来这个小子年纪虽然不大,做事却很成熟,知道做事要果断,要当机立断,机会只给他们一次,抓住机会的人才能生存下来。

    “都散了吧!反正在这里你们也都想不到什么好办法。”步飞梵下令之后,众人纷纷起身,在艺人的带领下一个一个耷拉着脑袋离开,年底了,先别说什么年终奖金没有了,还摊上这要被辞退的闹心事儿,让谁谁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啊。

    等到所有人都散去,徐云拍了拍步飞梵的肩膀:“表现不错啊,可以,以后做老板就要有这样的气势,对于不听命于你的人,必须一口气干掉。做老板的可不能只是知道自己应该去解决问题,既然你花钱雇了这么多人,就是要他们做事的,而不是帮他们解决问题的。如果他们解决不了问题,那当然就是要他们自己滚蛋,老板要做到就是骂骂他们,给他们上上弦,敲敲警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叶法拉能让这群人这么听话,肯定没少骂了他们。”

    步飞梵笑了笑,他第一次觉得做老板还挺爽的,就算发这么大的脾气,下面的人也没有一个敢吭声说个不字。这种效果实在太牛逼了。

    “小步哥天生就有做老板的潜质。”果果对步飞梵也是赞赏有加。

    但步飞梵可不想做什么老板,就算他有潜质也好,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去徐云提到过的那个猎人学校,学到一身真正的实力,那样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可不希望自己大腹颠颠的蹲在办公室里,每天出门都是奔驰宝马的坐着,他喜欢被人狠狠的练练。

    男人如果不经历一番磨练,那还叫男人吗?是条汉子的就不怕被人练。只有被练过的,那才叫真男人。步飞梵一边想着,一边看了眼徐云,他敢肯定徐云从小也是这么被人练大的,才能有今天的特殊魅力。

    “想什么呢?”徐云一眼就看穿了走神儿了的步飞梵:“我再警告你一次,别想那些有的没得乱八糟的事情,叶法拉让我看好你,你若是给我惹出什么让我无法交差的幺蛾子,我可不会放过你。”

    步飞梵连忙点头:“没想什么,真没想什么……老徐,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是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今天我这表现不就挺好的吗?”

    “但是你越这么说,我心里就越不放心。我总觉得你这段时间有点怪怪的,你跟我说实话,你脑子里到底有没有想什么乱八糟的事情?”徐云直接质问道:“我可告诉你,别相信我那天胡说八道的话,世界上根本就没什么猎人学校之类的地方。”

    “你又没见过,你怎么知道没有的。”步飞梵的回答让徐云意识到了,他的猜测不错,步飞梵的确开始对猎人学校有了兴趣。

    徐云一瞪眼:“就是因为连我都没见过,所以我才敢说根本就没有这学校!以后你别再胡思乱想了,我可没跟你开玩笑。你最好自己心里明白。”

    “明白,明白。”步飞梵点头道,虽然表情诚恳,但徐云怎么听都觉得这小子是在敷衍他。

    阮清霜是不懂他们男人的世界,只是觉得刚才步飞梵的话有点太过分了,毕竟好多人都是星凯大酒店的元老,怎么能直接指着他们的鼻子骂滚蛋呢。就算他们再不是东西,没有功劳那也有苦劳啊。

    没等她开口跟他们说这件事情,强子就推门进来了:“云哥,霜姐,秦警官来了!”

    秦婉儿都好几天没见人了,突然来到酒店还真让阮清霜大吃一惊:“她在哪呢?”

    “在楼下呢,刚才单佳豪打电话告诉我的,秦警官说她是路过,马上就要走,所以希望你们下去一趟。”强子道:“霜姐,秦警官好像是有话想要跟你们说。”

    阮清霜马上放下手里的东西,匆匆下楼去,徐云和果果也紧跟在后,步飞梵也没什么事情做,也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们后边,去见见他们说了好多次的这个秦婉儿,虽然一直没见过,但步飞梵相信,她跟他们的关系肯定不同寻常。

    徐云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酒店门口,秦婉儿显然没想到徐云也在,表情有些惊讶,但她现在更关心的是她老爸的事情,询问阮清霜之后,得知仇妍已经代替她回河东去看她老爸,她心里就放心多了。每年过年有送礼的,她老爸都会得罪人家,所以她特别不放心。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