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秦婉儿完全是在任务期间路过星凯大酒店,所以她不能停留太久,大家一起聊了几句之后,她便要匆匆离开:“实在抱歉,我现在必须要离开了,其实我现在特别想过一个轻松的周末,但实在没办法,我只能祈祷新年之前把这件事情搞定。不然恐怕我连新年都没办法好好度过了。”

    徐云耸了耸肩膀,丝毫没有掩饰的问道:“那你就没打算把你们碰到的麻烦告诉我吗,或许我最近几天比较闲,说不定能帮帮你。首先声明,我对和警察合作以及抓贼都不感兴趣。我只是不希望你会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连春节都没办法享受,这显然会让我们所有人都很不舒服。”

    “你能这么说,我就已经很舒服了。”秦婉儿道:“来到申江之后我慢慢发现自己已经变得越来越依赖你,我是怕对你的依赖变成了习惯之后,会让我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去独立的完成任何事情。徐云,你了解我,我这么做绝对不是因为对你有意见哦。”

    徐云干笑两声:“你当然不能对我有意见,我可是什么事情都会为你着想的老好人。行了,既然你不愿意我帮你,我也不会强迫你。但你至少让我知道你追查的是什么人吧,这样也能让我放心一点,也能让霜姐和果果他们心里安心一些。”

    秦婉儿想了想,最后还是在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是**到的要追查犯罪嫌疑人的一张照片:“这可是办案的重要机密,给你们看已经是违纪了,看完之后你们就一定要安安心心的等我解决事情,大家一起开开心心过年咯。”

    徐云看了眼照片,一个身穿蓝色皮夹克的男人,头发挺短,下巴上有道伤疤,正站在一家茶楼门口,右手拿着手机不知道是再跟什么人通话,左手夹着一支几乎快要抽到烫手的烟头。因为照片是广角镜头**,所以也有很多路人上镜。

    一开始徐云还没有任何的表情,但突然之间就皱起了眉头,因为他低着头,所以只有果果和步飞梵看到了他表情上的突然变化。不知道徐云是不是认识照片上的人,所以果果和步飞梵都没有吭声,默默等着秦婉儿收起照片开车离开,然后才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徐云。

    “照片上的人你认识?”步飞梵没有任何遮掩,不假思索的问道:“为什么你看到照片之后脸色都变了。”

    徐云没想到步飞梵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有吗?照片上的是太弯人,我又没去过太弯,怎么可能认识。是不是你看错了,我表情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老爸,你骗人,我也看到你变脸色了。”果果一本正经道:“小步哥才没有看错。”

    徐云苦笑道:“看样子今天应该带你们两个去医院眼科检查一下了。你们没听婉儿姐姐说吗,这个太弯人几乎很少会来到大陆的,你们觉得我可能认识他吗?”

    果果和步飞梵纷纷摇头,徐云这话也有道理。的确,他们都是没有交际的人,又怎么可能认识呢?

    “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子就别跟着搀和了。”阮清霜道:“你们都乖乖的管好自己,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先跟大人说一声,知道了吗。”

    果果的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见步飞梵没反映,她还拽拽他的胳膊,示意他也要态度诚恳的答应阮清霜提出来的要求。步飞梵点头的时候可没想那么多。

    阮清霜带着两个孩子走在前面,徐云和强子则是走在所有人最后面。

    见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他们身上之后,强子才开口了:“云哥,你在照片上看到了什么?我知道那人你肯定不认识,如果你认识的话,你不会瞒着。但你肯定看到了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不然你不会现在这样心不在焉。”

    徐云见没有其他人,才点了点头:“没错,我在照片上看到了伍元冬。虽然跟其他拍入照片的路人一样,但我敢肯定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也绝对没有这么巧合。”

    强子愣了一下,这也怪不得徐云刚才会脸色突变了,虽然强子对伍元冬的一些事情并不知情,但他们多少也见过一面。

    “伍元冬回到琴岛的第二天就不辞而别,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现在他出现在申江,申江还有来自太弯岛的犯罪嫌疑人,就算这一切都是巧合,也能说得过去。可是伍元冬会出现在警方**的犯罪嫌疑人照片上,若是再说巧合,多少都有些牵强。”徐云道:“我只能希望这是一种巧合,但你相信吗?如果你有办法说服我就好了。”

    强子无奈的摇摇头:“虽然看上去肯定有问题,但我还是希望这是巧合。云哥,如果你还能再多看到一些警方拍摄的照片就好了,如果其他照片上都没有他的出现,那我们还能奢望这是巧合。但如果其他照片上也有……”

    不用强子再说下去,徐云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是啊,如果其他照片上也有的话,再说这是巧合就太扯淡了。”

    “事情或许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就算伍元冬跟这人有关系,也不一定就会参与他们的犯罪。”强子道。

    的确,伍元冬都已经是脱离莲会了,而且莲会的会长又一直对他有些误解,徐云也相信他应该不会在帮莲会做事了。

    只是徐云想不通:“问题就在这里,这人是莲会的人,可莲会的会长显然不是傻子,他不会傻到让自己的人到大陆来惹麻烦,在太弯岛他们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在大陆,他们可没有这个资格。大陆警方是不会准许他们胡作非为的。”

    “云哥,你打算怎么办。”强子对这些事情只能说是一知半解,他也很清楚自己根本帮不上什么太大的忙。

    徐云拍了拍强子的肩膀:“没事儿,这些事情我会想办法处理。你的任务就是帮霜姐把酒店搞好。其他都不需要你担心。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儿霜姐若是问起来,你就说我办点私事。”

    强子点点头,马上在口袋将车钥匙掏出来递给徐云:“云哥,你自己一个人小心一点,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一定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徐云接过钥匙就去开了强子的奥迪迅速离开大酒店,他见过照片上的那个茶楼,就是叶法拉那天晚上请他去喝茶的地方,距离星凯大酒店不远。

    如果想知道伍元冬到底在做什么,徐云必须先找到伍元冬,而这个茶楼是徐云唯一的线索,虽然他还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可现在却是他唯一能去做的事情。

    阮清霜在发现徐云离开之后,果然马上就把强子找来:“徐云去哪了?”

    “霜姐,云哥说他去办点私事儿。”强子道:“他没说什么事儿,我也没敢问。”

    “唉。”阮清霜无奈摇摇头:“他还真是闲不住,肯定是想帮婉儿尽快解决问题。算了,由他去吧,有他帮忙,我反而觉得更放心了呢。希望婉儿也可以尽快结案,做警察可真不容易。”

    强子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谁说不是呢,整天累死累活的赚那几千块钱的工资,真不明白秦警官是怎么想的,如果我是他,我早就辞职不干了。”

    “如果你是考警察,你还考不上呢!”阮清霜毫不客气的打击道:“人家警察的高尚品德可不是你能理解的,如果全国人民都不做警察了,都嫌做事多赚钱少,那社会治安怎么办?”

    强子嘿嘿一笑:“霜姐,说句您不爱听的话,全国上下能有几个跟秦警官这么拼的人,就算每个县城都摊上一个,那也没多少。大部分都是吃闲饭的,嘿嘿嘿……”

    阮清霜可对这个社会看的没这么失望,她觉得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还是好警察多:“那你现在不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是不是也想吃闲饭呐?”

    强子那个委屈啊,是你来找我的啊,可他哪敢说什么,赶紧乖乖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了。

    ……

    徐云开车来到茶楼之后,茶楼很是冷清,一大早出来喝茶的人的确很少,在这种高档的地方,那就更是几乎没有了,大家喜欢的是下午或者晚上谈事情的时候,才会选择这种不管是环境还是气氛都特别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

    “欢迎光临。”

    当徐云推门而进的时候,还是受到了迎宾小姐职业性的微笑接待。

    “请问先生您几位?有没有预订?”服务生的热情让徐云都觉得不喝茶就不好意思了。

    “没预定,我自己一个人,就在这大厅好了。你给我来一壶菊花。”徐云道:“菊花是不是最便宜的?”

    服务生微微一笑:“先生,我们这里的温开水是免费的,豆浆是最便宜的。茶水的话,菊花的确相对于价格算低一些。”

    徐云是来打听事儿的,喝免费白开水,怕不遭人待见,他也只能改口了:“那就来杯豆浆。”对于这里茶叶的价格,徐云可是见识过,一壶菊花估计也要宰他一大笔。

    虽然茶楼里喝豆浆有点看上去格格不入,但人家既然有这服务,那徐云就没什么不好意思要的,只是这热水冲泡的豆浆粉竟然也敢要一百八一杯,跟那二锅头兑白开水制成的宫廷玉液酒有什么区别吗?

    真不知道物价局那帮人都是干什么吃的,高档场所乱要价的现象恒生,却从未有人治理过。

    很快,徐云要的豆浆就由服务生给端到了面前,虽然是开水冲泡的豆浆粉,但这味道闻上去还真不错,高档的地方就是高档的地方,豆浆粉肯定比街边早餐店里块钱一杯的那种豆浆粉要用得好。就算豆浆粉是一样的,至少会放的多一些吧。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