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生送上豆浆之后,徐云就直接开门见山了:“小姐,我想问一下,最近茶楼是不是来过太弯口音的客人?”

    “先生,不好意思,茶楼的生意挺忙的,这个我还真没有注意过。”服务生道:“我想应该会有吧,咱们申江毕竟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全世界各地的人都有,所以来喝茶的人应该也是任何地区的人都有可能存在吧。”

    “麻烦你再想一想,就是最近这几天吧,太弯口音比较重的那种。”徐云这么说,都是自己的推算,因为秦婉儿说过,那个嫌疑人很少到大陆,所以他应该在太弯的时间更多一些,所以口音应该也就更重一些。

    服务生摇了摇头:“先生,说真的,我还真不太清楚太弯口音是什么样子的。这个我真不好说。”服务生现在没什么太大的兴趣跟徐云聊这些。因为老板有规定的,如果有人随便打听任何茶楼客人的事情,都要尽量敷衍过去。

    徐云皱了皱眉头:“太弯口音都不知道?打个比方,就是这样‘爸比,你会唱小星星吗?不会呀。那我教你好了’,就是这种,这就是太弯口音。”

    服务生一脸黑线:“先生,您应该不是来跟我开玩笑的吧?这也算太弯口音?我可是看过太弯的电影哦,里面太弯妹的口音可不是这样子的。不好意思,如果您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请慢用,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等一下。”徐云喊住服务生:“我的身份本来是不方便暴漏的,但既然你这么不配合,我也只能告诉你了。我是国际刑警,这些事情都是上面安排我来调查的。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是有权利带你去协助我们调查的。”

    服务生愣住了:“可你凭什么带我去协助你们,我都说了我不知道。”

    “因为你说过你看过太弯电影啊,你知道太弯人说话的腔调。”徐云道:“刚才你说的话我都有暗录音,这就是我有权利带你回去协助调查的理由。希望你能配合。”

    “我真的不知道啊。”服务生有些委屈了:“先生,就算你是国际刑警也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样会影响我的生活和工作。”

    “那你就好好想一想。”徐云道:“尽量能把想到的细节都给我说一下。”

    服务生没办法,只能乖乖配合,安静的沉思一会儿,开口道:“天前的确有一个太弯的客人来过。他当时也是在大厅,点了一壶碧螺春,随后就一直再打电话。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就结账走了,但茶水却一点都没有喝。”

    徐云点点头:“那他有什么体貌特征。”

    “短发,下巴上好像有伤疤,我也没看太仔细,嗯,然后就是穿了个蓝色的夹克吧。”服务生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也只能想这么多了:“真的,我真的就只记得这些了。”

    徐云略有所思沉默了一会儿:“他只有一个人吗,还有没有什么其他人跟他见过面,或者说过些什么。”

    “没有,我记得很清楚,他就是一个人。”服务生肯定道。

    “谢谢,如果我有什么需要的话,还回来找你。”徐云道。

    服务生苦笑道:“先生,我就是一个普通打工的,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希望你不要来找我,我知道的全部都说了,我不想给自己惹上麻烦。你都是国际刑警了,那办的肯定是大案子,我真的很害怕。”

    “放心,不会有人影响到你生活。”徐云一边说,一边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对方:“这是我的电话,如果这个人还会来,我希望你第一时间通知我,案子结束之后,我会帮你申请一份十万块的线索费用。”

    十万块?!

    服务生愣住了,她每个月的工资是两千元,在申江可以说是相当低的工资,十二个月的工资加上年终的一千元奖金,她要四年才能赚够十万块钱!而现在一个线索费就十万块?

    瞬间,这服务生的态度再也没有之前那么勉强了,她眼睛闪烁着光芒道:“真的?”

    “真的。”徐云说完,在口袋掏出钱包,拿出两千块递给她:“我可以先付给你今天的线索费,说明一下,这是我个人的。公家的话,给的肯定要高很多。”

    如果不是家里实在没什么钱,自己又实在没有做其他高薪职业的实力,年纪轻轻的服务生当然不会来这里端茶倒水赚这么低的工资。徐云一下就掏出了她一个月的工资,她自然心花怒放。

    “记得,有情况一定第一时间联系我。十万哦。”徐云微微一笑,便一口气喝光一百八一杯的豆浆,起身离开了茶楼。

    他抓住了茶楼服务生的弱点,知道她是个需要用钱的人,所以才会出此下策,花钱买一个自己的眼线。原本她就是茶楼打工的,所以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而且徐云也不需要他做什么,只是要她看到那人的时候通知他一下而已。

    离开茶楼之后,徐云马上拨通了秦婉儿的电话:“你在哪,我想我可以帮你。带上你们警方拍摄的照片,你说个地方,我去找你。”

    “徐云,你没事儿吧?”秦婉儿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惊讶:“以前你可是一点都不希望自己搀和警方的事情,如果要你做点什么,都是我求着你。几天不见你的姓情变化也太大了一点吧。竟然主动提出帮我?”

    “你就当我现在的姓格变了吧。”徐云道:“我当然有我自己的目的,但如果你现在不肯跟我看照片的话,我是不会说的。”

    秦婉儿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答应了徐云的要求:“这样,半个小时之后,我在外滩大道一百十八号的新华书店门口等你。我现在的时间很紧,你可不要迟到。”

    “好,我二十分钟之内赶到等你。”徐云说完便挂了电话直接驱车前往外滩大道上的那家新华书店。

    半小时后,两人如约见面,徐云没有下车,秦婉儿赶到之后一眼就认出了强子的汽车,直接开门坐进车内,进来之后她也没浪费时间,拿出照片递给徐云:“这是你要的东西。”

    徐云接过照片,每一张都认真的看了起来,秦婉儿很耐心的等待着徐云一张一张的翻阅。

    终于,等徐云看完最后一张照片,开口了:“难道你们就没有在照片上看出什么不对劲儿的东西?”

    面对徐云的疑问,秦婉儿开始没做声,后来就笑了笑,对他道:“我们看出来不对劲儿的地方,想必你也看得出来。徐云,我知道,你的目的不是跟警方合作,所以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没错,我的目的就是这些照片上的另外一个人。”徐云道:“他是我朋友,所以我想知道他在做什么。”

    在秦婉儿拿来的所有拍到的照片,周边路人里总会有伍元冬的身影,即便是伍元冬换了各种款式的衣服,但还是可以被认得出来是同一个人。警方不是笨蛋。秦婉儿也不是之前的愣头青,她也学会了如何去分析问题,任何可疑的细节她当然都会注意道。

    “你的朋友曾经是什么身份你知道吗?”秦婉儿道,她明显是在告诫徐云,不要把什么人都当作朋友。

    “太弯莲会清水堂的堂主!”徐云却毫不犹豫的说出了伍元冬的身份:“你们肯定也都调查的出来。婉儿,我不是一个会随便交朋友的人,只有我认为可交之人,我才会说他是我朋友。我敢保证,他绝对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

    秦婉儿的表情显得很惊讶,她完全没想到徐云是知道伍元冬身份的:“你都知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徐云道:“我知道的肯定没有你们警方多,所以我才来找你,你能告诉我他们现在在哪吗,尤其是伍元冬。你们警方既然能拍摄到这些照片,那就肯定知道他们在哪。”

    “如果是昨天你问我这个问题,我或许会考虑欺骗你还是回答你。”秦婉儿道:“但现在不需要了,因为我们也失去了对他们的一切监控。就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们的人一只都在监视着他们。但今天早上却发现目标人物消失了,不仅仅是一个消失了,这两个都消失了。”

    徐云知道秦婉儿是不会跟他说谎的,他的眉头很快拧成了一股锁。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跟你说,但事实就是如此。”秦婉儿道:“我们不得不怀疑他们两个是共犯,不然为什么会那么巧合,一起消失在了我们警方的监控视线,如果没商量过,又怎么会那么巧合。”

    徐云不相信伍元冬会做那些犯罪的事情,如果他是那种人,就不可能甘心在天娱集团做司机了:“秦婉儿,如果你相信我的话,那就听我一句,我保证伍元冬绝对不会跟你们调查的犯罪嫌疑人有任何共谋,他的出现必然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必须去怀疑他。”秦婉儿道:“徐云,我是警察,我跟你不一样,你做事可以讲感情,但我要讲究证据。在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他是无辜的前提下,我是绝对不会因为私人感情而放过对任何一个嫌疑者的追查。”

    徐云点点头,他能理解:“我理解,我知道你现在心里的想法。所以我才想要帮你,所以我才主动提出跟警方合作。”

    秦婉儿微微一笑,她很清楚徐云做的这一切也都是为了她着想的:“谢谢你,但现在我真的没办法给你提供什么,现在人都找不到了,我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我也希望你能帮助我。呼……好了,我的时间有限,先走了。”

    说完,秦婉儿没有给徐云再说话的机会,拿起那些照片便迅速下车,回到自己的车上匆匆离开。这些天的忙碌让她憔悴了很多,但她自己却似乎一点都没有意识到。

    【ps:卯足劲儿码字,只为各位的支持能继续坚挺~求点顶(等同于赞)~借用群里兄弟的话说:男的不赞,今晚掉蛋~女的不赞,月经混乱~虽然这是玩笑话,但还请高抬贵手,顶一顶~希望加更的童鞋就顶起送花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