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离开之后,徐云的心情的确有些失望,警方这边的线索都已经断了,他又如何在这上千万人口的大都会里去寻找这么一两个人。说是大海捞针一点都不过分,然而这可比针难捞,至少针在海底不会自己行走,而徐云要找的人会。

    伍元冬为何会突然出现在申江势必跟那个人有关系,而那个人为莲会在申江做什么应该就是问题的关键。可秦婉儿并没有跟徐云提起任何有关于那个人的事情,徐云没有问,他知道如果秦婉儿想说,自然会告诉他,她没有说就肯定是有原因的。

    或许秦婉儿已经成了一个成熟的警察,她希望事情能够依靠警方自己的能力却解决,而不是一而再的依赖徐云。毕竟徐云不可能一辈子都站在警方的立场去考虑问题,而现在这件事情里又牵扯到了徐云的朋友,秦婉儿自然更不会跟徐云说太多。

    秦婉儿有她自己的为难,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她不会乱说话,她不能空口无凭的告诉徐云,他的朋友跟年前申江最大珠宝店的爆炸案有关系。这样会使得她和徐云产生矛盾的。

    秦婉儿早已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申江珠宝店的案子拿下,即便对方有徐云的朋友参与,她也绝对不准许任何犯罪分子逍遥法外。那个案子损失的不仅仅是价值连城的珠宝,更重要的还有在那次案件失去的十二条鲜活的生命。

    或许单纯的说来,并无法撼动人们的心灵,可若是真的见过那些失去的生命身边的人,见过他们的父母妻儿之后,没有人会不痛恨,没有人会不想要将那些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秦婉儿是警察,她有义务将这件事情用国家赐予警察的权利去解决。任何人都不能影响和左右她在这件事情上的决定。

    徐云主动站出来的时候,秦婉儿就做了一个决定,这件事情她不可以依靠徐云。因为徐云的主动,让她担心他会做出什么违背原则的事情。

    就在秦婉儿刚离开一分钟,便收到了徐云的短信:“婉儿,我不是一个会违背原则的人。即便我的朋友对我很重要,但若他做过什么错误的事情,我也一样会让他承担他应该承担的责罚。不过这件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简单。万事小心,莲会的人没那么好惹。”

    秦婉儿看完之后会心一笑,她没有回复徐云,不过心里还是暖暖的。

    ……

    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有他自己的理由,伍元冬这次不辞而别自然也有他自己的理由,他不希望自己没有处理完的事情会连累到其他人,所以他才会不辞而别,独自来到申江。

    伍元冬很清楚自己现在要走的每一步是需要多么的小心,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他一整天都在躲避警方的跟踪和调查,现在也找不到了他一直暗跟踪的秦一天。因为他知道秦一天喜欢喝酒,所以才会在这个时间来到申江的酒吧街上。

    年前那场黄金珠宝大劫案是迫使他离开莲会的最终原因,就是因为那次事情的分歧,他才会跟赤金堂堂主季风翻了脸。季风在莲会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会长和大小姐之外,一呼百应的号人物,虽然伍元冬在莲会的地位也相当高,面对季风他却没有任何的优势。

    季风甚至只需要在会长耳边煽风点火那么几句,伍元冬就被会长视为眼钉了。至于季风到底说过些什么,伍元冬也不知道,从那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在莲会已经没有了位置,任何时候都有可能被人诬陷而迫使自己陷入险境。

    伍元冬能够离开太弯,还是倚仗了大小姐的不忍之心,若不然,他恐怕早已经身首异处了。

    这次季风手下最得力的人秦一天会到申江来,必然是跟年前的黄金珠宝大劫案有关。这一点伍元冬可以非常的肯定。这个消息,是他这么多年来在莲会唯一还相信的兄弟告诉他的。

    伍元冬很清楚,季风一直都视他为眼钉,尤其是在知道他是被大小姐心软放走之后,更是想要亲手结果了他的姓命。所以他应该对季风的事情有多远就躲多远。

    可他最终还是毅然做出了前来申江给自己找麻烦的决定,不是为了别人,只是单纯的为了报答大小姐当年救他的人情。

    伍元冬很清楚,一旦季风会再次因为这件事情来到申江之后,会是代表着什么。可以说,季风是在想要结束一个会长的时代,开辟属于自己的新时代了。不然他不会再次安排人出现在申江寻找那个人。

    如果季风真的要动手,就说明会长和大小姐肯定有危险。伍元冬是个知道感恩的人,会长当年对他的恩情他记得很清楚,即便后来会长听信了季风的谗言想要杀了他,他依然心存感恩。而对于大小姐的救命之恩,伍元冬就更是感激了。

    季风手下的秦一天来申江,是为了找到那个家伙拿回属于他们的那批军火。

    年前的黄金珠宝大劫案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而起。

    伍元冬记得很清楚,会长安排他和季风到申江来做事,然而事情结束之后,季风却在那天晚上跟他提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伍元冬的思绪很快便陷入到了年前的那个夜晚……

    “元冬,记得外滩路上的那家申江珠宝行吗?”季风当时给伍元冬的表现,就是一个亲如手足的兄弟。

    “当然。”伍元冬笑着道:“风哥,你看上里面什么了,我送你。”

    季风知道伍元冬没有跟他开玩笑,但他想要的却不是那么简单的礼物:“里面的一切我都想要,你要不要送我?”

    “风哥,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会长给我的那点工资怎么可能够买下整个珠宝店。哈哈哈,你自己都说了,这是申江最大的珠宝店。”伍元冬依然笑的很轻松:“你若真的想要,那我也就只好去给你抢了。”

    季风微微一笑:“有你这句话就好,明天我们就动手。”

    伍元冬突然就愣住了:“风哥,你这话什么意思?动什么手……难道你真的是要……”

    “没错。我真的是要那家珠宝店。”季风淡淡道:“元冬,你不是刚才说了,如果我真的想要,你会帮我去抢。”

    “风哥,你快别跟我开玩笑了。”伍元冬使劲儿的摇着头道:“这里可是大陆,我们惹这么大的麻烦肯定会被会长骂的!再说,我们出来之前,会长一再嘱咐过,完成了他交代的事情之后就马上回去,绝对不可以惹事,现在我们事情都办完了,明天就可以离开了,为什么要对珠宝店动手。”

    季风的耐心越来越少:“元冬,如果你还把我当兄弟对待,那就帮我。这些黄金珠宝到时候都是我们的。”

    “风哥!我们要这么多黄金珠宝做什么!这里是大陆!我们只要动了手,就根本离不开这里了!”伍元冬无奈的解释道:“这么多黄金珠宝,就算我们抢到手,也绝对无法过安检!”

    季风却冷笑一声:“谁说要带走了。我要这些珠宝自然有我的用意。元冬,如果你现在答应我,我跟你说的每一句话你都不会告诉任何人,那我就把我的意思转达给你。”

    伍元冬惊讶的长大嘴巴:“你说……”

    “我需要这些黄金珠宝换军火,这些黄金珠宝一旦到手,我可以马上转交到间人手里。个月之后,我来提军火。”季风说的很平淡,这绝对是他策划已久的事情:“因为马上要过年了,明天是这家珠宝店每年最大的更新换款的曰子。说明我们明天动手的话,可以拿到双份的黄金珠宝。”

    “你要军火做什么?”伍元冬的注意力根本不再黄金和珠宝的身上。

    季风突然抱住伍元冬的肩膀:“元冬,难道你就没有一点野心吗!?难道你就不想成为太弯岛人人敬仰的人吗!有了这些军火,我们兄弟在太弯岛就可以再也不需要听从任何人的指挥,我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为什么会长可以一呼万应?就是因为他手里有军火,他可以让归顺他的人拿到更厉害的武器,所有人都拥护他,人人敬畏他!难道你不希望自己也成为这样的人吗?”

    伍元冬终于彻底的愣住了:“你要反……风哥,为什么?会长对你一点都不薄,你为什么要反?你是莲会赤金堂堂主!难道你的地位还不够高吗?我们所有人都尊敬你,会长又如此的器重你,难道你还不满足吗?”

    季风冷笑一声:“器重我?哼,那为什么不把大小姐许给我?那为什么我番两次的跟他提出这个事情,他总会用含糊的态度敷衍我!元冬,难道你还不明白,会长只有大小姐这一个女儿,大小姐嫁给谁,莲会就是谁的!但会长不答应大小姐嫁给我啊!”

    “你比大小姐大十岁,会长当然不会……”伍元冬道:“风哥,收手吧,千万不要做这种傻事情。就算大小姐不会嫁给你,你依然是莲会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元冬,你的野心何在?”季风摇了摇头:“今天我跟你说了这么多,如果你不打算帮我,那就只有跟我做对了。”

    伍元冬摇着头:“今天发生的一切我都不会告诉任何人!风哥,只要你放手,放弃现在你所做的这一切,我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吗?我求你,我一直把你当亲哥对待,风哥,听我一句劝,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做的。”

    “我听你一句劝,那谁听我一句!?!”季风突然暴怒:“伍元冬,今天你不帮我,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

    之后的事情伍元冬就不记得了,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他没能阻止季风,季风做了他要做的事情。伍元冬只能用最快的速度返回太弯岛,去找到季风问个究竟。

    【ps:下午老时间加更~!以后顶的童鞋多,就加更咯~顶的不多,那我就偷懒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