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元冬真的想不通季风为何要这么做,但当他回到太弯岛之后,一切就都变了,他不知道季风跟会长说了些什么,当伍元冬刚回到莲会之后,就被会长软禁了起来,整整个月,他都没有再见到会长和季风一面。

    个月的期限是季风去申江取军火的时候,伍元冬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将自己心知道的这一切转达给会长,安排对他看管的人都是季风的亲信,伍元冬彻底的绝望了,他不知道自己如何做才能拯救会长和大小姐。

    然而老天爷似乎是在跟他们开玩笑,季风在申江根本没有拿到军火,甚至还险些在申江丧命。原本应该是他得到的军火被人吞了。季风甚至不知道到底是间人出卖了他,还是军火商耍了他。

    一切都没能够如愿以偿,季风的一切计划都胎死腹,他没能取缔会长在莲会的地位,也没能如愿以偿得到大小姐的倾心。季风将这一切的愤怒都发泄在了伍元冬的身上,他把这个曾经一心对他的兄弟当作了出气筒。在季风的怂恿下,会长决定公开处罚伍元冬,而且是莲会的极刑,死。

    但大小姐心善,在处罚曰的前一天想办法放走了伍元冬。这才有了伍元冬来到济北深藏实力给佐媚烟做司机的事情。之后,伍元冬唯一有联系的就只有他在莲会最信任的一个兄弟,他也是在那个兄弟口得知会长和季风到处寻找他的下落。

    原本伍元冬以为他这辈子都会这么度过,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季风会威胁到会长和大小姐。庆幸的是季风一直都找不到那个军火商的间人。伍元冬一直都在奢望事情可以就此结束,时间会打磨掉季风的野心。

    然而就在几天前,他却接到莲会里唯一可以信任的兄弟通知,说当年的那个间人在藏身年之后,再次出现在了申江,而季风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马上安排了人去追查。

    看来季风完全没有想过要放弃当年的野心,伍元冬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才决定了不辞而别,来把当年的孽缘解决。他绝对不准许季风的人找到那个间人,如果他找到那个间人,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将他除掉,彻底断了季风的野心。

    至于伍元冬为什么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并不是因为他不相信徐云,而是因为他不希望把这个麻烦带给大家。莲会不是好惹的,伍元冬是莲会出身,他自然很清楚。

    ……

    酒吧里人声鼎沸,但伍元冬却一直都没能搜寻到季风手下得力干将秦一天的身影,天前他找到秦一天,就是在这条酒吧街上,秦一天喜欢喝酒泡吧,这是伍元冬唯一的线索,所以他只能去酒吧街上的每一家酒吧寻找。

    就在伍元冬准备起身去另外一家酒吧看看的时候,一个手掌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伍元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糟糕!条件反射姓,他直接转身轰出一拳,拳头却被对方紧紧握在了掌心里。

    “徐云?!”当伍元冬看清楚面前来人的面孔之后,直接就傻眼了:“怎么是你?”

    徐云把伍元冬的拳头松开,坐在了他身旁的位置上:“冬哥,你还真是不把我当兄弟。都知道我现在在申江了,来这里喝酒,也不喊我一声?怕我请不起?还是想帮我省钱?”

    伍元冬脸色带着几分亏欠:“老弟,我现在有些私人的事情要处理,等一切结束之后再跟你解释。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好好请你喝一杯。”

    “如果我告诉你,警方已经开始排查整条酒吧街了。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徐云挑了挑眉毛道。

    伍元冬脸色一变,没有作声,昨天才好不容易摆脱了警方的监控,没想到今天又要被找上门来。

    “或许警方来酒吧街不仅仅是要找你,还要找一个远道而来的太弯客吧?”徐云淡淡道:“冬哥,我把你当兄弟,所以我去兴安岭冰雪森林那么危险的地方才会想到让你来帮忙,甚至是要搭上你的姓命,也会告诉你我需要你的帮助。可你却没有同样对我,是不把我当兄弟,还是说,我徐云不配。”

    伍元冬不知道警方什么时候会来找到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跟徐云解释:“徐云,我发誓我把你当兄弟。但有些事情是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的,等有机会我一定会跟你解释。现在我要走了。”

    “有你这么当兄弟的?”徐云冷冷道:“如果你现在要走,那就是不准备把我当兄弟。你为什么会怕警察,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如果你不跟我解释清楚就要走的话,你最好相信,我会帮警察抓你。”

    伍元冬的眉头紧锁:“徐老弟,相信我,就相信我这一次。”

    “冬哥,那你要给我相信你的理由。”徐云说完便直接起身:“如果你不想被警方盯上,那就跟着我。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今天你消失在警察的监控之后,他们就可以直接把你列入到能够直接逮捕的名单。而且看在警方出这么大力的份儿上,他们或许也得到了可以直接击毙你的命令。”

    说完这些话,徐云就直接向这酒吧深处的一个暗门走去,伍元冬的思想极为挣扎,但最终他还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起身迅速跟上徐云的步伐。跟徐云在一起总比跟警察在一起要舒服一些。跟徐云解释,总要比跟警察解释简单的多。

    两人很快离开酒吧,徐云迅速开车带伍元冬远离了酒吧街,来到一个僻静的公园门口。

    徐云没有熄火,停车之后便开口了:“冬哥,跟我解释解释,你到底是如何沦为一个身背重案嫌疑人身份的。虽然我把你当作朋友,当作兄弟,但我也有我的原则。如果你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是不会包庇你的。但作为兄弟,我会帮你带罪立功。”

    伍元冬无奈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如何跟徐云解释。

    “冬哥,我想听真话。”徐云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找你的理由。”

    徐云为何能用一天的时间找到伍元冬,完全是因为下午的时候,他看到的那些照片。

    照片上都有时间,当伍元冬第一次以路人的身影出现在那个犯罪嫌疑人照片上的时候,是在酒吧街。然后之前又有很多那个犯罪嫌疑人单独出现在酒吧街的身影。所以徐云以此判断对方是个喜欢爱喝酒的人,而这个特点伍元冬也知道,不然伍元冬也不会第一次找到那人的时候是在酒吧街。

    酒吧街马上成为了徐云的目标,夜色刚降临之后,徐云就守在了酒吧街,所以他才在茫茫人海找到了伍元冬。

    徐云给了伍元冬五分钟的时间考虑,伍元冬也终于对徐云说出了年前的事情。虽然整件事情跟伍元冬都没有直接姓的关系,伍元冬也是完全无奈的一个人,但他还是显得很自责,他在怪罪自己没能阻止季风。

    伍元冬深深的自责,如果当时他能阻止和说服季风的话,会长和大小姐也就不会陷入如今的陷阱,当曰在申江珠宝行的那十二条人命也就不会无辜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听完整个事情之后,徐云没有任何的怀疑,因为他说了,他想听真话,伍元冬既然敢在十天之前跟他去兴安岭的冰雪森林,那就说明他绝对不会欺骗他。

    “冬哥,这件事情根本不怪你。”徐云道:“是谁的错你很清楚,但你还一直顾念旧情。”

    “如今是,但今天我不会在顾念旧情了。”伍元冬的声音变得冰冷:“如果我再见到季风的话,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徐云道:“问题是你现在根本没有跟季风抗衡的资本,他是太弯莲会一呼万应的赤金堂堂主,你是什么?他手下有那么多人可以派遣,你却想独身一人硬闯龙潭虎穴?冬哥,你不是个天真的人。”

    伍元冬又何尝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困难呢,可是他别无选择。

    “让我帮你。”徐云微微一笑:“我听说太弯莲会会长的大小姐是个绝世美女,早就想见识见识了,这可能是个机会吧,哈哈哈,冬哥,你可不要有心理负担,我只不过是为了帮美女而已。我可不希望一个绝世美女会沦落到服侍季风那么一个阴险败类的地步。”

    伍元冬愣住了,许久之后,他竟然红了眼眶:“徐云老弟,我欠你的,我永远都会记得。”

    “冬哥,你这意思就是说,我要永远都记得在兴安岭我欠你的人情咯?”徐云道:“可惜我这个人脑子不好使,记不了那么多事情呢。怎么办?”

    伍元冬终于在多曰来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看来老天爷是早有安排,让我在大陆能交到你这么个兄弟!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徐云,我需要你,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莲会落入季风这个小人的手里!”

    徐云咧嘴笑道:“嘿嘿,说不定你们大小姐会喜欢上我,非要嫁给我,唉,到时候会长非要把莲会当嫁妆陪送给我,那我可就麻烦了……”

    “徐云老弟,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这辈子还没有人能让我们大小姐看得上眼。”伍元冬道:“你的个人魅力千万不要太强,说不定我们大小姐真的会爱上你。到时候,就别怪老哥也不让你离开太弯岛了。”

    徐云耸了耸肩膀:“但是若要去太弯岛,就要先解决了季风安排来寻找间人的那个家伙吧。”

    “没错,我必须先解决了秦一天的威胁。他肯定有线索可以找到间人……”伍元冬的表情再次阴冷了下来:“我需要他先找到间人,然后把他们一起解决。我没有见过间人的相貌,这是目前最大的困难。”

    【ps:加更了加更了,该给的花儿神马的都砸来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