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点点头,他现在终于知道伍元冬为何会一直偷偷对那个人进行跟踪的原因了。得知一切事实之后,徐云的心里也放轻松了很多,至少伍元冬没有让他失望,伍元冬的确跟年前的黄金珠宝大劫案没有直接姓的关系,他并没有参与到那次犯罪,警方就没有给他定罪的证据和理由。

    警方没有证据和理由,对徐云来说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解脱,这样的话,徐云就不需要担心在秦婉儿面前没办法解释了。现在徐云不仅仅是在帮伍元冬,同样也没有违背正义,违背法律,没有违背任何原则姓上的问题。他原本心情的那些忐忑已经几乎一扫而空。

    虽然现在徐云帮伍元冬脱离了警方的排查包围圈,但是伍元冬却完全失去了秦一天的线索,如果秦一天在伍元冬没有办法跟踪监视的期间和间人见了面,一切就都失去了意义。

    所以此时此刻伍元冬的心情可远不及徐云那么轻松,用最通俗的语言来形容,伍元冬就好像火烧眉毛的人却连一杯能帮他熄灭的水都找不到。

    “冬哥,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季风手下的人来到申江也没那么容易找到那个间人。”徐云道:“他都出现那么多天,而且也很清楚自己已经被警方盯上,却依然没有处理完而离开。显然,是对方没有出现。在警方拍到他的那么多照片里,大部分时候他是再打电话,显然这个事情有人在背后艹作。”

    “你跟警方联系过?是那个秦警官?”伍元冬愣了一下。

    “如果我不跟警方联系的话,甚至都不知道你已经搅入了这件事情。”徐云道:“每一张那个秦一天的照片上,你都是路人甲乙丙丁的存在着,连我都能一眼看出你有问题,更别说每天都活在破案里的警方了。”

    伍元冬无奈的摇摇头,看来只换衣服什么的一点都没有用,或许察觉自己的不仅仅是警方:“就连警察都察觉到了我,或许秦一天也察觉到了。就因为察觉到了我的存在,所以他才一直拖着,迟迟不肯见间人……”

    徐云点点头:“这个解释实在太通顺了,每次秦一天和那个军火商的间人约好到某处见面,但每次他就要跟那个间人接触之前,就会察觉到你的存在,然后他就打电话取消。”

    “他也有可能是察觉到警方的存在才取消。”伍元冬道。

    “不会的,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见面聊一聊,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让警方作为抓捕证据的东西,警方是不会动手的。就算他知道警方在监控他,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徐云道:“警方看到那个间人无所谓,因为那个间人或许早就是警方监控的人。只是跟他一样,警方没有证据就不能动手。而你不一样,他察觉到了你的存在,所以若是他贸然见间人的话,你就会记住那个间人的脸,说不定随后你就会下手……”

    被徐云说了心思,伍元冬也没什么好否认的:“是啊,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如此强烈的想杀死一个人了。”

    徐云哈哈笑了笑:“是啊,如果我是你,我也肯定不会放过他。这种人罪有应得,罪该万死。就算我们不解决他,早晚也会有人解决他。但警方讲究证据,如果一辈子找不到证据,他就可以一辈子逍遥法外。现在这些人都太精明了,指望他们给警方留下至他们于死地的证据是不可能的。”

    “所以就算我动用私刑,你也认可?”伍元冬一愣。

    “有何不可?”徐云道:“这些人的身上谁没几个命案,谁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既然现在他们威胁到你在乎和要保护的人,你没有理由不可以反击。冬哥,我去兴安岭那冰雪森林的时候,不也是动用私刑了吗?有些时候,并非我们不尊重法律和警方,而是因为这些都是无奈的。”

    作为神龙大队龙怒特战队出身的徐云,终身都拥有对地下世界阴暗一方出手的权利,而伍元冬原本就是地下世界的人。他们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虽然可以动手,但现在人却找不到,伍元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唉……老弟,我有种预感,秦一天一旦发现自己摆脱了我的跟踪,他马上就会跟间人见面的。这次我或许又要失败了,不知道间人长什么样子,就不能阻止他。”

    “说不定今天他们就会见面。”徐云耸了耸肩膀,事已至此,他也没什么好郁闷的,再想别的办法就是:“今天他不仅仅摆脱了你,也摆脱了警方,实在是个跟间人碰面的好机会。”

    伍元冬狠狠攥紧了拳头,机会原本就这么珍贵,他若是错过了可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徐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哪位?”

    “你好!国际刑警大哥,我是在茶楼工作的。”电话里的女孩声音小心翼翼道:“你说的那个太弯腔的客人又出现了。”

    徐云的精神头瞬间被提了起来:“他现在在做什么?”

    “他约了人,现在已经和他约的人去了楼上房间。”电话里的女孩说完,又提醒徐云道:“国际刑警大哥,是不是这样我就可以得到十万块的线索费了?”

    徐云微微一笑:“我现在就过去,只要我能看到那两个人,十万块钱明天我就安排人给你送来。”

    “真的啊?!那你们快一点,我尽量帮你拖住他们!”

    徐云挂了电话,看着一脸沮丧的伍元冬道:“冬哥,准备走吧。找秦一天和间人去。”

    “我也想去找,可是去哪找?我现在没有任何思绪。”伍元冬道:“我只知道秦一天喜欢喝酒,所以才去酒吧街找他,现在酒吧街都是警方的人……”

    “你只知道秦一天喜欢喝酒,或许那个间人是喜欢喝茶的。”徐云微微一笑。

    伍元冬怔了一下,他似乎也意识到一个问题,他跟着秦一天的这几天,秦一天一直都在某处茶楼的周边活动,有一次还去了那家茶楼,进去要了茶水之后喝都没喝就离开了。显然那茶水不是给他自己要的,他不喜欢喝,是为客人准备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伍元冬真是佩服徐云,这家伙也太神了吧,这都能猜到?

    “仔细想想的话,不难。”徐云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因为我看过警方所有的照片,而且当作旁观者的身份去看的,所以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茶楼里有我临时安排的线人,根据我的推测,你说的那个秦一天的太弯口音应该很重,所以我让茶楼的一个服务生帮我留意,这不,打电话来了。”

    伍元冬佩服的同时也发出了疑惑:“一个服务生的话可信吗?”

    徐云耸耸肩膀:“冬哥,没人跟钱过不去。尤其是一个月薪只有两千块的服务生,是很难抵挡十万块线索费的诱惑。”

    伍元冬这算是无话可说了,他只能竖着大拇指猛赞徐云,高,实在是高啊!干脆改名叫名侦探徐柯南吧。

    两人驾车急速向那家茶楼赶去,伍元冬从未像是现在这样激动过,这么多年心里想做的事情,终于有机会做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感谢徐云,如果不是徐云的话,他或许就完全错过了这唯一的机会。

    一旦秦一天在这间人的手里拿到军火,季风的野心就会再次燃烧起来,到时候会长会被逼宫,大小姐说不定也会被霸占……那他伍元冬可就是千古罪人了,连对自己有恩情的人都无法保护,他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界上。

    面对机会,伍元冬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徐云和伍元冬两人刚刚下车进入到茶楼,那个徐云之前联系到的服务生便迅速跑到徐云面前:“国际刑警大哥,他们在楼上单间,我带你们去!”

    ……

    嘭——!

    当锁上的房间门被人大脚踹开之后,房间内的两个人纷纷紧张的站了起来。

    徐云和伍元冬不紧不慢的走到房间内,让房间内的两个人就更紧张了,尤其是左面的那一位。

    “秦一天,怎么,不认识我了?”伍元冬看着左面那个头发不长,下巴有疤,身穿蓝色皮夹克的秦一天道:“应该还认识吧?不认的话怎么会躲我这么多天?”

    “伍哥……”秦一天 表情阴晴不定,变化甚为明显,但最终还是尊称了一声。

    而在秦一天对面右手位的人,染着一头金灿灿的黄发,手指上带满了戒子,嘴巴,耳朵,鼻子上面都带着各种闪着光芒的钉,满是补丁的乞丐牛仔裤,黑色皮衣小的跟胸罩似的,这货绝对是杀马特是杀马特,非主流的非主流……

    徐云还真有些诧异了,就眼前这货?是军火商的间人?有点忒不成熟了吧?

    “秦一天,这他妈怎么回事儿?”那非主流杀马特间人突然就怒了,啪一声还把茶杯给摔了:“你是不是想跟我耍什么花样!我告诉你,这里是大陆,不是你们太弯,就算你们季风哥来了,那也不敢跟我耍什么花招!你到底是不是找我来谈军火事情的?”

    秦一天哪知道伍元冬会带一个陌生人突然闯进来,他也一肚子怒火呢:“这又不关我的事儿!他们要来找麻烦,我能怎么办!既然你在大陆那么牛逼,那你帮我搞定他们!这个原本就是季风哥一直想要解决的人!”

    说完,秦一天伸手指着伍元冬。

    伍元冬冷笑一声:“秦一天,就算季风想杀我,在我面前也轮不到你说话的份儿。”

    “伍哥,我已经给你面子了,我们莲会清水堂的堂主早就换人了,你最好不要不知好歹,你现在马上离开,我可以答应你不跟季风哥说你在申江的事情!”

    “我原本也没打算让你说,我会亲自告诉他。”伍元冬冷笑道:“现在,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解释你是来做什么的了吧?还有,旁边这位又是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