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毛杀马特闻言怒道:“你们这群太弯佬是不是真把大陆不当回事儿!在这里我可是地头蛇!”

    徐云原本是不准备动手的,毕竟在莲会伍元冬跟季风是一个级别的堂主,而秦一天再怎么说也是季风的手下,而且见到伍元冬之后也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哥,显然伍元冬的实力要在凌驾于秦一天之上,所以不需要徐云做什么。但无奈这黄毛杀马特实在让徐云看不过去,有句话怎么说来,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梗赳赳。

    啪——!当这突如其来的大嘴巴子狠狠赏在黄毛杀马特的脸上之后,黄毛杀马特才意识到自己不应该那么多的废话:“你……你敢在我的地盘跟我动手,你……你等着……有本事就给我猖下去……”

    “你的地盘?呵呵,别说不是,就算是,我也一样打你。”徐云不屑的呸了一声:“是狼到哪都吃肉,是犊子到哪都挨揍。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今儿个老子心情好,就教育教育你。”

    黄毛杀马特被徐云的气势镇压,显然心态已经混乱:“你到底什么人!我在申江混那么多年,谁不知道我疯狗的名号!你知道你得罪了我是什么下场吗!”

    徐云挥手又是一巴掌抽过去,耳光声震天响,抽的这自称疯狗的黄毛杀马特眼冒金星:“疯狗我到见过不少,但大部分都在街头吃屎,进茶楼喝茶的,我的确是第一次见识。”

    看到这军火贩子的间人被动手打了,秦一天显然是想出手帮忙。

    “想动手就先掂掂自己几斤几两,连我都不敢碰的人,你以为你能赢?”伍元冬一句话就打消了秦一天对徐云动手的冲动,想想也的确如此,若是没有两把刷子,伍元冬也不可能带来帮忙。

    秦一天做了两个深呼吸:“伍哥,我做的这一切都是风哥让我做的,有什么事儿你找他谈,我就是一个跑腿的而已,你找我也没有用。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可以什么都不知道,那你就告诉我,他让你跑腿来做什么。”伍元冬冷笑:“总不可能只让你来请这条疯狗喝杯茶吧?”

    秦一天不肯说,他的表情告诉徐云和伍元冬,他是不敢说,他担心说了之后的后果,季风的惩罚或许对他来说是更严厉的。

    虽然秦一天不肯说,但疯狗这边却完全没有封口的意思:“他们找我要年前的军火!你们两个最好放了我,就连莲会的人都找我联系军火,你们应该知道我是惹不起的人了吧?我给你们一次机会,马上放了我,我既往不咎!”

    “军火呢!年前的东西到底在哪!”秦一天瞪眼道:“疯狗,风哥说了,给你天的时间告诉他东西在哪,你所谓的咨询费已经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没等疯狗开口说话,徐云就上前一把掐住疯狗的脖子,迅速翻了他的口袋,果然找出一张崭新的支票,二十万。

    徐云摇摇头,把支票放在自己口袋里:“连二十万也赚的人,你还觉得他是什么大人物?就他?还跟军火商有联系?间人?哈哈哈,傻子都看得出来,这家伙只不过是个跑腿的,真正的间人根本不是他!”

    伍元冬也相信作为真正的间人,现在是根本不可能和季风做什么交易,因为他黑了季风的军火,季风现在就想杀了他呢。

    “黄毛狗,你造吗,你就是个替死鬼,你们老板让你用命来换这二十万,你连花都没机会花。”徐云无奈道:“而你却像是个傻子一样装的不亦乐乎,你以为真正的大人物会是你这么没品位吗?如果我是海外军火商,看到你这么一个山寨杀马特跟我谈生意,我肯定一枪崩了你。”

    疯狗无话可说了,当身份被彻底揭穿之后,他只能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惹我,我……”

    “啪——!”

    徐云才不会给他继续装逼下去的机会,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直接把这黄毛抽的昏死过去,脑袋一头撞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徐云无奈摇了摇头:“都跟你说过了,是犊子到哪都挨揍,你还这么不低调。”

    伍元冬的目光越来越犀利的等着秦一天:“真正的间人到底是谁,他在哪。”

    “我是真不知道啊伍哥,我来这里的一切都是风哥安排的,联系人的电话也是风哥安排的,我就是单纯的来跑腿的,我也不知道对方怎么就找这么个傻子来见我。”

    徐云无语:“这都不知道?季风还好意思安排你出来做事?对方明摆着就是要耍你们,年都没找到的军火,现在你们说要就要?可能吗?该吞的不该吞的他都吞了,现在你们还要找耍,对方又何乐而不为呢。告诉你们风哥吧,你们被人耍了。白痴。”

    “你什么意思!”秦一天脑袋嗡鸣道:“你是说……他们从年前就没打算把军火给我们,而现在我们找到他们,他们还是准备敷衍我们,耍我们玩儿?”

    “那当然,不然他们怎么会连个正儿八经的人都不安排。”徐云说完也再懒得跟他解释什么,对伍元冬道:“冬哥,这件事情警方找不到任何证据,倒不如我们自己解决。”

    伍元冬点点头:“跟我想的一样。”

    两人相视一笑,徐云首先起身离开了房间,然后走下楼去,那个服务生一直都在等待徐云他们的动静,看到徐云自己出来,她的表情有些诧异,但很快,徐云的做法就让她忘记了一切应该怀疑的怀疑。

    “这二十万是线索费,原本的确说的是十万,但没想到你一下让我们抓到了两个坏蛋。”徐云微微一笑,把在疯狗口袋掏出来的支票递给服务生:“所以我帮你申请了上面要二十万线索费,上面也批准了,钱我先给你,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问你的,也希望你一定配合我。”

    服务生使劲儿点着头,这二十万来的太轻松了,她在这茶楼要打八年的工,才能赚够二十万,而提供线索就这么一句话,就能拿到如此高额的支票!真是高风险高收益啊:“你们做国际刑警的工资一定特别高吧?”

    “额,不算高,混口饭吃。”徐云说完没有再浪费时间,走出茶楼,抬头看了眼二楼的窗户,然后将车调整了位置。

    十秒钟之后,昏迷的疯狗就在二楼被扔下来,紧跟着秦一天和伍元冬也在二楼跳了下来。伍元冬迅速把疯狗扔到后备箱里,然后把秦一天押上车,徐云一脚油门直奔申江江水偏远的江头而去。

    秦一天看着四周越来越不繁华,很快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你们杀了我也没用的,杀了我你们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可是你活着也没任何意义。”徐云道:“我们为何要留着你的命,难道留着你给我们添麻烦?”

    秦一天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姓,如果他有利用价值,知道些什么的话,或许还不会死那么早:“你们不会真的要对我动手吧,伍哥,我知道你是不会乱杀无辜的,一切都是风哥指使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是没办法的,你知道的!”

    “年前的珠宝黄金大劫案,你是参与人之一。”伍元冬淡淡道:“因为季风荒谬的计划和你们言听计从的服从,才导致了十二条无辜生命的离开,这不仅仅是十二条人命,他们牵扯了十二个家庭,牵扯了上百人的终生悲痛。就因为你们的胡闹决定……秦一天,你应该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只有死,你才能赎罪。”

    秦一天刚要挣扎,就被伍元冬一把将头按在车窗上:“如果你想反抗,可以试试。现在我还想给你一个痛快,如果你要反抗的话,或许我就要改变一下想法了。”

    “伍哥……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都是季风让我这么做的!他怂恿我!要惩罚也应该惩罚他!”秦一天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在两个超级高手面前有半分活命的机会,他剩下的也就只有哀求了。

    汽车已经开到了申江江水的偏远上游,徐云找地方停下车,伍元冬毫不客气的将秦一天一脚踹下车,没等秦一天有想逃的机会,便咔嚓一声先扭断了秦一天的左腿!

    “啊——!!”撕心裂肺的剧痛让秦一天无法忍受的叫出声来。

    而这一声也正好惊醒了后备箱里昏迷的黄毛疯狗,徐云打开后备箱,一把将黄毛疯狗拉出来扔在地上。疯狗脑子一片混乱,他使劲儿晃了晃脑袋才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可他却一点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带到这么一个适合杀人灭口的地方来。

    “疯狗,一会儿我如果有什么问题要问你,我希望你能如实回答。”徐云淡淡道:“我们的脾气都不是特别好,如果你不老实回答,下场可能比他还要悲惨。”

    徐云示意让他看看现在的秦一天,秦一天的小腿已经严重变形,完全站不起身。可伍元冬似乎没有任何怜悯的意思,毫不犹豫再次出手咔嚓一声同时卸掉了他的双臂!

    秦一天不停地求饶,可伍元冬完全没有任何怜悯的意思,又狠狠的折断秦一天右腿!如果他要怜悯这个混蛋,那么谁去怜悯那十二条无辜的生命呢?谁去怜悯那十二个无辜的家庭呢!

    眼前的混蛋罪有应得,伍元冬就是要用最残忍的方式让他在这辈子最后喘息的时间里,好好的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伍……伍元冬……我发誓,你……你杀了我,你……你一定会后悔的……”秦一天苟延残喘着:“风哥不会放过你的,你……你一定会死的比我更惨……我发誓……我发誓一定会的!”

    伍元冬冷笑的拎起废掉了的秦一天走向江边:“你发誓已经没有用了,但我可以发誓,你会在这冰冷的江水里度过你人生最后的几分钟。我知道你身上有海洛因,你的尸体被警方发现之后,也会被认为是吸食毒品过量而自己投江。”

    说完,伍元冬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将秦一天抛入江水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