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秦一天的身体在空划出优美的抛弧线,重重落入江水激流的申江之,疯狗一下就傻眼了,他很清楚对方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他们想要杀鸡给猴看,他们想要告诉他,如果他不配合,下场将会是跟秦一天一样,被废掉四肢抛入这冰冷的江水之被生生吞噬。

    徐云的笑容显得格外诡异:“自从杜老大在大申江的时代结束之后,申江里的鱼儿们恐怕是好久都没吃到过人肉了。小黄毛,准备好了吗,轮到你了。你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话,我可以满足你,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说说遗言。”

    “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求求你们,求你们不要伤害我。”疯狗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发誓,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切,我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们想要军火,我可以带你们去找,我只求你们放我一条生路!如果我死了,你们就再也找不到军火了!”

    伍元冬在江边走到疯狗面前:“难道你以为我们真的在乎那些被你们吞掉的军火吗?我要的是人,让季风策划那次珠宝黄金大劫案的人!我要给那十二条无辜的生命一个说法,懂吗?”

    “懂!懂!懂!”疯狗连连道:“你说什么我都懂!大哥,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放过我,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绝对不会失言!你要找的人我能带你们找到,相信我,我绝对不敢骗你们!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们的人,你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徐云微微一笑:“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真正的军火商间人是谁,他在哪。”伍元冬没功夫跟疯狗绕弯子。

    “黄雄!一切都是黄雄让我这么做的!”疯狗道:“整个事情他从未出面,都是我出面,但策划者都是他!年前是他吞了季风用黄金珠宝换来的军火,我只是一个炮灰而已!为了这件事情我在大西北躲了整整年!这次回来,也是他安排我再耍季风一次,再从季风的口袋里骗出些钱!”

    黄雄,黄家也算得上是申江地界上老辈的地头蛇了,十岁的黄雄利用祖辈留下来的关系,短短时间内上位,一手控制着华东地区大部分的军火交易,但他却从未直接露过面,一切都是暗指派。因为他在全国警方通缉令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

    境外的军火贩子想在华夏做买卖一点都不容易,但有了黄雄这个牵线者,就轻松多了。黄雄这些年做间人也算很守诚信,他会吞掉季风的货,完全是因为季风是太弯人,过江猛龙也敌不过地头蛇,这不是玩笑话。

    而且黄雄还抓住了季风的心理,季风要这批军火是想在太弯篡位莲会会长的位置,所以莲会会长对这件事情肯定一无所知,就算季风的货被吞掉,也不敢跟莲会会长说。黄雄完全没有必要去顾忌太弯莲会的威胁,莲会在华夏从未惹出过什么事情,所以黄雄断定莲会会长不是一个喜欢给自己找麻烦的人。

    就因为黄雄摸清楚了这里面的层层关系,所以才会大胆的吞掉了季风的货,让季风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季风也的确是把打碎的牙齿咽进肚子,一切都独自忍受了。

    可季风虽然忍了,但却一直都没有放弃,这次他又找上门来就说明他还没有死心。

    黄雄准备利用季风还没死心的这一个弱点,再次耍他一次,坑他一笔,反正他很清楚季风不敢把这事儿的真相告诉莲会的会长,他也就肆无忌惮了。这才有了今天所发生的局面,疯狗还是那个替身诱饵,季风又险些再次上当。

    然而徐云和伍元冬的出现却打乱了事情之后的一切发展。

    “黄雄在哪,带我去找他。”伍元冬的态度很坚决,他必须亲手解决现在的局面:“说。”

    疯狗的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似的:“我真的不知道,他从来都不会让我们找到他,只要他想找我的时候,他自然会找到我!”

    “我看你是真的想死了。”伍元冬上前一把拎起疯狗:“说!”

    “我根本不敢骗你们!”疯狗的表情痛苦哀怜着:“我真的不想死,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没办法!”

    徐云吹了一声口哨:“冬哥,既然他不知道,也别再难为他了,问多了也是废话。”

    伍元冬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把疯狗松开,他不明白徐云为何要制止他。

    “小黄毛。”徐云微微一笑。

    疯狗感激的看着徐云:“哥,您说,您还有什么问题,只要我知道,我绝对不骗你们,我发誓,我是真的不知道黄雄在哪,天打雷劈!我要是知道黄雄在哪不告诉你们,我回家出门就被车撞死!”

    “我知道你没说谎。”徐云点点头,不耐烦道:“你也不用一遍遍重复。只是……你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价值了,不是我不想要你活命,而是你没有活命的理由了。不是吗?”

    疯狗浑身一怔:“我……我什么都说,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好好想想,给你自己找个活下去的理由。如果你对我们还有利于的价值,我们还真不可能杀你,但若是没有的话……”徐云把声音拉的很长:“我觉得冬哥的怒气还没发泄够,你正好是一个活靶子。”

    疯狗嘴唇一阵哆嗦:“我……我……我有价值,我还有利用的价值……我……我知道被吞掉的军火在哪……”

    徐云嘴角微微扬起,这小子鬼主意挺多的,看样子只有狠一点,才能逼出有价值的东西。

    “我说过,我的兴趣不是那批军火。”伍元冬冷冷道:“那批军火换不了你的命,但黄雄在哪却可以留住你的命。”

    “冬哥,听他说完。”徐云依然笑着,他用自信的眼神告诉伍元冬,疯狗很快就可以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了。

    果然,疯狗一阵猛烈的呼吸,终于鼓足了勇气道:“我虽然不知道黄雄在哪,但是我却知道黄雄会在固定的时间去那个地方查看!明天午十二点,就是黄雄要去查看那批军火的时间!”

    伍元冬瞪大了眼睛,他要的就是这个答案,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可以见到黄雄 “恭喜你,你又有了利用的价值,有了活命机会。”徐云拍手道:“现在就算我问你那个藏军火的地方在哪,你肯定也不会说,这是你保命的最后资本。呵呵,明天带我们去,只要我们见到黄雄,你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疯狗没有其他选择,只能点头答应,他知道,他将要度过人生最漫长而最难熬的一个夜晚和一个早上。

    ……

    伍元冬捆住了疯狗的四肢,并且用抹布塞住了疯狗的嘴巴,将他扔进汽车的后备箱:“委屈你这么呆一夜了。”

    “还有十四个小时要等待,我们做些什么?”伍元冬看了看手表,现在才晚上十点,到明天午十二点,还有好久。

    “当然是好好休息。”徐云笑了笑:“黄雄不是那么好惹的,我听说过他,地下世界的人叫他屠夫,因为他的关系而死的人,远远比他亲手杀掉的人多上百倍。”

    伍元冬的眼神凛冽扫过:“黄雄就是屠夫?”

    “没错。”徐云点点头,在他还在龙怒特战队的时候,就想过要抓他,可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而且王逸也不让他们轻易去动手,黄雄的实力也是在超级高手境界上,而且心狠手辣,危险至极。

    真没想到,在龙怒特战队的时候没机会抓的人,现在又摆在了徐云面前,徐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真想不到……怪不得他敢耍季风,就算季风带人来,恐怕他也不在乎。”伍元冬道:“在申江他又是地头蛇,他的确没什么好畏惧的。”

    “走吧,跟我回酒店好好休息,明天的事情自然有解决的办法,别想那么多。”徐云拍了拍伍元冬的肩膀:“放轻松一点。”

    伍元冬迟疑了一下:“回酒店?你的意思是说,去……星凯?”

    “当然了。”徐云道:“不去星凯去哪?至少因为秦婉儿的关系,不会有条子去星凯查人。去其他地方,你就不拍再被警方的人给盯上吗。”

    伍元冬笑着摇摇头:“看来星凯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嗯哼。”徐云点点头。

    ……

    回到酒店之后,两人谁都没有说起过今天发生的事情,阮清霜等众人对伍元冬还是很热情的,搞的伍元冬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们绝对把宾至如归表达的淋漓尽致。

    因为伍元冬的到来,阮清霜也没来得及问徐云昨天一整天都去那里了,当然晚上也更没机会和徐云一个房间了。因为徐云为了安全起见,和伍元冬睡在了一个房间,他只是说跟伍元冬有些话要谈,住一个房间方便一些。阮清霜也就没再多问。

    夜深人静之后,伍元冬一直都无法入眠,这么多年困扰他的事情,他也应该做个了断了。他要揭穿季风的阴谋,让会长和大小姐真正的意识到季风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要让季风后悔!

    伍元冬不是没有给过季风改过的机会,他这年的隐忍,就是因为奢望季风能收起野心,改邪归正,然而季风的表现实在让他太失望了。他已经对季风失去了信心和耐心。

    “冬哥,想多了明天精神会不够用。”徐云淡淡道:“只有睡眠充足了,明天才能游刃有余。”

    “兄弟,谢谢。”伍元冬对徐云只有感激,徐云不顾危险和麻烦的帮他,这种感觉,让他重新建立起了对人信任的信心。当年,他的这份信任是被季风摧毁的,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找到这份信任。

    徐云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ps:继续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