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在阮清霜和果果他们都没有醒来之前,徐云就和伍元冬一起离开了酒店。

    他们可不想把唯一知道军火存藏处的疯狗给憋死或者饿死。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之后,他们停车将被捆了八个多小时的疯狗放出来,疯狗终于得到解脱可以松一口气了,迎着“禁止随地大小便”的牌子就是狠狠一泡尿。

    徐云对他还算不错,虽然没带他吃什么早饭,起码扔给他一瓶矿泉水。渴急了的疯狗也顾不上客气了,一口气将瓶子里的水全部倒入了口,由于喝的实在太急,还被猛呛了好几口。

    “慢点,没人跟你抢。”徐云道:“饿了吧?只要今天一切都顺利进行,午事情结束,你就可以想吃什么去吃什么,想喝什么就去喝什么。怎么样,准备好什么时候带我们去那个存藏军火的地方啊?”

    “现在还不是时候,要等那地方人多一些的时候……”疯狗道。

    伍元冬冷笑一声:“等人多的时候,你确定你没耍我们?人多了之后,我们做事情岂不是会很麻烦。疯狗,我警告你,不要耍什么花招,我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随时都有可能翻脸。”

    “大哥,相信我,我没开玩笑,真的要等人多的时候才能去,那样才不会招人注意。”疯狗道:“这就是黄雄为何要午十二点的时候才去,我们最早也要等到十一点再去,若是人少,我们目标太明显。”

    伍元冬不明白了,这叫什么歪理?人多反而不会被注意,没人的时候反而怕被看到?

    徐云想了想,轻笑着问道:“你们可以啊,难不成是把军火藏在了菜市场那种地方?”

    “……”疯狗喉结猛耸,咽下一大口唾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徐云竟然猜到了!

    只看他的表情,徐云和伍元冬就知道,答案正确。只不过,申江的菜市场可不是只有一个两个,多了去了,而且每个菜市场都那么大,就算是知道哪一个,也很难在里面找到什么。所以他们还是需要疯狗的帮忙,疯狗依然有他的利用价值。

    疯狗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承认也无妨:“哥,我是真佩服你了,你简直神机妙算,当代诸葛。说真心话,我想跟你混,你收了我吧?”

    “拍马屁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徐云懒得理他。

    十一点,要等到菜市场的人多了之后才能去,这几个小时虽然过的很漫长,但最终还是熬了过去。终于,徐云和伍元冬在疯狗的指引下来到申江最杂乱最脏差的那个菜市场。

    这里是申江环境最差劲的菜市场,但是因为价格便宜,还是聚集了很多生活在大城市的底层居民,并非是所有申江人都能喝得起两万块一瓶的大拉菲,也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会在菜市场跟小商贩因为一毛两毛的零头而喋喋不休。

    徐云和伍元冬一前一后的预防疯狗逃跑,走入人声鼎沸的菜市场,然后就是拐八拐无数的拐弯,疯狗终于带他们来到一个储存大白菜的房间,翻开一堆白菜,出现一个暗门。

    疯狗走进去,道:“地方到了,这里就是,这些墙面都是空心的,里面都是军火武器,黄雄很重视这里,所以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来看两次。”

    徐云伸手敲了敲墙面,果然是空心的,他突然发力,一拳击碎了墙面的几块空心砖,里面的武器还真让徐云有些傻眼呢,够先进的啊。

    伍元冬在里面掏出一把装有榴弹发射器和红外线瞄准器的全自动突击步枪,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武器真的很多,也很先进,怪不得年前季风要买这些武器,会去抢夺珠宝黄金。

    “在过半小时黄雄就要来了,你们可以放我离开了吧?”疯狗道:“我该做的都做了,我求求你们放过我,黄雄若是知道我出卖了他,他会杀了我,我必须马上离开申江。”

    “你不用离开申江,也不用害怕。”伍元冬道:“因为我会杀了黄雄。”

    疯狗愣了一下,但依然是双腿颤抖着:“大哥,你有实力,可我没有,我现在必须走,真的,我求求你们,让我走吧。”

    徐云知道他已经吓破了胆子,而且他绝对不敢联系黄雄了,自然也不怕他出卖他们,这种小喽啰以后让警察处理就好,他懒得管:“去吧,我们也是守信用的人,该去哪玩儿就去哪玩儿吧。别再让我看见你。”

    “是是是!谢谢哥!谢谢大哥!”疯狗一边顶着那一头黄毛鞠躬哈腰,一边连连后退。

    突然一声尖锐的怒斥在疯狗身后响起:“谁都不准走!我们是警察!放下你们手的武器!”

    徐云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是秦婉儿的声音!

    他没有听错,出现在徐云面前的果然是秦婉儿,她双手持枪,身后还有、八个跟她一起的警察,手里都紧张的拿着手枪。

    “放下手的武器!”秦婉儿再次警告伍元冬道,伍元冬无奈,只能把手里把玩的那把突击步枪扔掉,一脸茫然的看向徐云。

    徐云现在真想一头撞死,昨天晚上他只想着回星凯大酒店休息的话是最安全的,但却没想到最安全的地方却有可能是最危险的。昨晚秦婉儿给阮清霜打电话,想要让阮清霜帮她看着徐云,不要让徐云乱跑,秦婉儿怕徐云会搀和他们的事情。

    阮清霜却说了一句:“不用担心,徐云没乱跑,他和他朋友在一起,就是那个冬哥,伍元冬。”

    就因为这一句话,秦婉儿就知道徐云已经参合进来了,她怕阮清霜担心,就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马上带人亲自到星凯大酒店门口等待。熬了一夜的眼睛之后,才跟着徐云他们一路来到了这菜市场之。

    因为菜市场的人太多,声音太嘈杂,所以徐云和伍元冬谁都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跟踪的脚步。

    “徐云,我真不希望你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面来!”秦婉儿道:“现在你的朋友人脏并获,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你要知道,你也犯了包庇罪!”

    徐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子,我就是为了证明冬哥的清白才来到这里,再给我半小时,我就能证明。秦婉儿,相信我。带你的人现在马上离开,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证明给你看。或许你的人不需要走,找个地方藏起来,你会看到你想要的真相。”

    秦婉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内心挣扎而又复杂:“对不起,徐云,不是我不相信你,也不是我不给你机会。是你没能给我相信你的理由。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没有跟我提起过,我真的没办法,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去相信你。”

    “老弟,是我给你添麻烦了。”伍元冬很后悔的看了眼徐云。

    徐云摇摇头,这事情和伍元冬无关,他现在只希望自己可以说服秦婉儿:“我承认,有些事情我的确做得不对。但你必须相信我,秦婉儿,不是我不肯跟你讲这些事情,而是我知道一旦警方介入,事情会更麻烦。我希望你知道,华夏不仅仅只有警察有执法的权利,你去过燕京,知道我的身份,你应该相信我!”

    “我是去过燕京,我也知道你的身份,但那是你以前的身份!”秦婉儿道:“并且,不论你是什么身份,你也没有权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你跟嫌疑人站在一起,我就有权利怀疑你的一切判断力。”

    徐云恨不得一拳再在墙上砸个窟窿出来:“我有我的做事方法,你就不能理解我一下?时间不多了,你必须按照我的意思去做!”

    “可我也有我的做事方法,我也有我的原则!”秦婉儿倔强道:“你又什么时候站在我的立场上想过这个问题,我是警察,我在负责这个案子,我要给年前那受害的十二个家庭一个说法!现在犯罪嫌疑人在场,你却让我离开,我怎么可能做得到!”

    “真正的罪犯根本就不再场!”徐云的耐心慢慢消失,马上就要十一点了,如果黄雄这个时候来了,一切都麻烦了。

    徐云可以理解秦婉儿,她有她的原则,她是警察,她正在做她应该做的事情,她没有错。错的是他,他真应该昨天就不要回酒店,或者昨天就提前想办法说服秦婉儿。

    现在在场的不仅仅是秦婉儿一个警察,就算徐云说服了秦婉儿,又怎么能说服其他人?

    “徐云,对不起,我真的没有办法站在你的立场上去想问题。”秦婉儿道:“我必须抓捕他们,只有抓到他们,才能有找到其他的线索。我可以相信你的话,我可以相信真正的犯罪者并不在场,但是我必须要带他们走,也包括你。”

    徐云没有办法对秦婉儿动手,但他也绝对不能被秦婉儿带走。黄雄马上就要来了,这是他们抓住他的最好机会。

    可是秦婉儿和警方的人在这一刻是显得如此碍事,但错不在于他们,谁都没有错。

    “我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黄毛疯狗已经受不了了,还有十分钟就十一点了,黄雄马上就要来了。如果黄雄知道是他把人带来,他就死定了!

    秦婉儿身后的刑警一脚将疯狗踹翻在地:“闭嘴!”

    现场陷入了僵局,没有人肯退步,秦婉儿在等待,等待徐云和伍元冬主动的放弃反抗,她不喜欢事情搞的比现在更麻烦,她不希望自己会亲自动手抓徐云。

    现在徐云停止反抗还可以说是配合警方工作,但如果他一旦反抗,就是拘捕。姓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她不希望徐云反抗,她只能祈祷老天爷明白她的心思。她希望一切都不要这么复杂,都不要这么让她难以抉择。

    【还是下午老时间加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