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如果事情真的能进展的如此顺利,秦婉儿也就不会这么头疼了,可更让她头疼的麻烦,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

    “站住——!警察办案,无关人员离远一点!”留在菜库门口的警方人员发出了厉声的警告,但随后却紧跟着传来一声悲惨的尖叫:“啊——!”

    这悲惨的叫声瞬间让秦婉儿以及在场所有警方的人员都紧张了起来,他们迅速持枪向后方瞄准,很快,便看到几个身影走入菜库之。而留守在门口的警员已经被其一人控制,手的枪也不知道去到何处,胳膊也显然被残忍的扭断,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折叠状态呈现在众人面前。

    疯狗的表情瞬间紧张到前所未有的样子,他浑身上下每一寸的细胞都将恐怖和害怕表现的淋漓尽致,他不仅仅是怕,而且是非常非常的怕。

    徐云很清楚的意识到这个问题,最大的麻烦来了,黄雄的出现会将现在整个局面搅的更乱,而原本完全没有危险的秦婉儿也瞬间陷入到了险境之。

    黄雄可不是一般小喽啰,杀警察这样的事情他不是没做过,他根本不会感到紧张,也不会感到害怕。在通缉黑名单上,他已经是足以判死刑的通缉犯,也不在乎自己手里在多。、八条警员的命案了,用黄雄的话说,谁让别人称他为屠夫呢?屠夫不就是杀生的吗?不杀生的话,还算什么屠夫?

    “啧啧啧,幸好我今天提前来了几分钟,不然还真是要错过一场好戏了。”黄雄开口了,他站在身旁几个手下的间,除了站在他左侧的手下用手的手枪控制着警员人质,其他所有人都把枪瞄准了警方在场的人,还有徐云和伍元冬这两个陌生人。

    疯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样黄雄就看不到他了,他怕,怕的要死。没有人会不在乎自己的生命。

    “疯狗,别藏了。”黄雄的声音开始变冷:“知道这个地方的人很少,警方也不可能轻易的想到我会把我的东藏省在人声鼎沸的菜市场里,如果不是你出卖我,事情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所以,别跟我解释。”

    疯狗怕啊,怕的浑身颤抖:“雄哥,我也不想出卖你,是他们逼我的!是这两个家伙逼我啊!他们杀了秦一天!我如果不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做,我也一样会死!我真的不得已啊!”

    黄雄对秦一天的死讯感到一些震惊,但这都是转瞬即逝的东西:“你死了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在乎吗?你的烂命对于我来说,一不值。这不是借口,也不是理由。”

    这嚣张的态度实在让人无法承受,毕竟这里还有警察。

    秦婉儿怒喝道:“放下你们手里的武器,你们涉及军火交易的犯罪事实,都有洗脱不了的嫌疑!”

    “我们放下武器?”黄雄看了一眼秦婉儿,仰头猖笑道:“哈哈哈,警官,我看你是没搞明白现在的局面吧?我凭什么要放下武器?想搞我的人在现场,背叛我的人在现场,你们警方的人也在现场。我放下武器?哈哈哈哈,别忘了,你们警方的人还在我手里。”

    黄雄话音落下, 身旁手下就将手枪直接捅进那被挟持的警员口,对秦婉儿以及所有的警察怒斥道:“放下你们手里的枪!不然的话我杀了他!我只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十!九!八!!……”

    “他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很了解,他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黄雄的身上完全看不出来半分紧张的意思。

    “!二!……”

    “好!我们答应你!”秦婉儿实在不敢冒这个险,她马上命令道:“所有人都把枪放下!”

    领导都发话了,下面的人自然乖乖配合,毕竟做警察的都觉得,大部分犯罪分子都不会希望自己惹到警察,一旦是犯了伤害警察的罪,那都是很严重的。警局方面会百分之百全力查处抓捕的。

    可惜他们面对的大部分都不是普通犯罪分子。

    “踢过来!把你们的枪都踢过来。”黄雄继续命令道:“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命令你们这群死警察了,这种感觉太爽了,哈哈哈!踢过来!快点!别让我多说废话!”

    秦婉儿带头第一个将自己的佩枪踢出去,虽然丢失了佩枪的后果很严重,但为了保护同事的安全,她还是不得不这么做,其他人也只能纷纷效仿。

    “双手抱头,蹲下。”黄雄一边大步走向前,一边再次命令道。他将一切局面都掌控在自己的手里了,当所有的警察都失去了战斗能力时,黄雄对自己那个控制着警员的手下摆摆手。

    嘭——!一声闷响。子弹在脑颅内炸开。

    秦婉儿愣住了,一个几分钟之前还跟他们说说笑笑的同事,在警察学校毕业才半年多的新人,就这么突然离开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她只觉得自己有些天旋地转,突然之间,秦婉儿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做,精神的崩溃是难以抑制的。

    “警官,不是我想要杀人,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不要挑战我,不要惹怒我,不要自以为是的认为我不敢做什么。”黄雄若无其事的道:“我杀他是为了告诉你们,没有我不敢做的事情。所以你们最好不要挑战我。乖一点,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好好做什么。”

    整个空间内都异常的安静,黄雄得意洋洋道:“配合。懂吗?”

    秦婉儿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她突然就暴怒了,轰一下站起来,怒道:“你简直就是魔鬼!我一定要亲手抓你们!”

    当黄雄手下们手的枪口瞄准秦婉儿之前,徐云突然闪身上千,将秦婉儿按住重新蹲回到地上,低声道:“你冷静一点!还嫌事情不够乱吗!相信我,我会想办法结束这一切。”

    秦婉儿这一刻真的好痛苦,她是多么后悔,后悔自己刚才就应该听徐云的,带人离开,不管案子怎么样,至少她的同事不会死的如此悲惨和冤枉。

    黄雄的眼前一亮,刚才徐云的速度让他略微的感觉到惊讶:“怪不得秦一天会死,原来是碰上实力远超于他的高手了。”

    “秦一天是我杀的,跟他没有关系。”伍元冬突然开口道,现场有警方,而且秦婉儿跟徐云的关系又那么特殊,他绝对不能让警方的人认为徐云跟命案有关系,大不了他以后不来大陆了就是,况且人本来就是他丢下的江。

    秦婉儿惊讶的看了徐云一眼,徐云却摇摇头,对她道:“一个嗑药嗑多了的人,很难自控。我们只是抓了他,但他现在跑了。至于说我们杀了他这事儿,都是这个黄毛混蛋瞎编乱造,只是想让他老大转移注意力,好放他一条生路。”

    疯狗一听这话都要急了,他好不容易让黄雄的注意力都集在了他们其他人身上,现在徐云一句话,黄雄就把目光重新落在了他的身上:“雄哥!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人就是他们杀的!我若说谎,我就不得好死!”

    “不管你说没说谎,你都会不得好死。”黄雄阴狠的回答道:“出卖我的人,永远都得不到原谅。你很清楚这一点。”

    疯狗的双腿颤抖的越厉害,就越说明他对黄雄的恐惧。

    “现在我不想跟他们任何人谈条件,我只想先处置了你。”黄雄看了眼被击穿的墙面,冷冷道:“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你很清楚,但你却依然不知死活的带人来给我找麻烦。疯狗,你真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吧。你放心,你死了之后,你女朋友我会安排人帮你照顾的,也会安排人满足她的一切需求,你懂得。”

    “雄哥,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放过我!给你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戴罪立功!你就看在年前我帮你顶包的事情上原谅我吧,你吞了所有的珠宝黄金,而季风却一直以为是我,我这年都过的提心吊胆!”疯狗跪在地上,使劲儿的磕头:“我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黄雄点点头:“你这的确是一记大功,但却无法将功补过。”

    秦婉儿突然抬头看向黄雄:“年前申江珠宝行的珠宝黄金大劫案是你做的!?”

    “啧啧啧,疯狗啊疯狗,你看你,是你自己不能给我原来你的机会,你又当着警察的面儿揭发我了。我怎么留你?”黄雄对疯狗说完,转头看向秦婉儿:“没错,可以说是我做的。虽然不是我动的手,但事情是我策划的,珠宝黄金最后也落入了我的口袋。哈哈哈,警官,就算我承认,你也没有任何证据,因为我没有动手哦。”

    秦婉儿恶狠狠道:“有人证可以指控你!”

    “你说他?”黄雄指了指疯狗,笑道:“警官,或许他现在看还是人,但几分钟之后他就是鬼了。你如何让一个鬼来指控我?死鬼是不会说话的。懂吗?警官,你也太年轻了,申江警局到底是有多么看不起我黄雄,竟然找你这么个小姑娘来调查我。哼哼,警官,我听说过你,抓了黑寡妇叶法拉的那个嘛。”

    秦婉儿现在真有杀了黄雄的冲动。

    黄雄摇着头:“可不论我怎么看,我都不觉的你像是一个有能力可以抓到黑寡妇叶法拉的人,做事这么冲动,这么轻易就被我控制的警察,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抓了叶法拉呢?哦,我明白了,肯定是有人暗相助。”

    这家伙也的确是够聪明的,黄雄突然看向徐云:“兄弟,看来,你就是咱们这漂亮女警官背后的那个贵人了吧?但我告诉你,你可以帮她抓住叶法拉,但却无法帮他抓住我。因为我现在,第一个要杀掉的人,就是……你!”

    【ps:继续求点鲜花票票什神马的,没有签到的兄弟们一定要持续签到,连续签到天,以及连续签到15天和连续签到0天的时候,网站都会给抽奖卷的,到时候很有可能抽到KB哦!抽到的话就换成贵宾票投给小仙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