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雄对危险的意识非常强烈,他能够意识到在场的所有人,谁才是对他威胁最大的那一个。这个人显然是非徐云莫属。就算这时候的黄雄是第一次见到徐云,但也还是断定了徐云会给带给他的强烈威胁。

    “其实你应该杀的人是我。”伍元冬开口道:“是我强迫疯狗带我来这里的。年前不同意季风抢劫珠宝黄金的人也是我。现在想杀了你,断了季风这个念头的人,依然是我。”

    “好吧,既然你给了我这么多杀你的理由。那我也没有理由拒绝你。”黄雄冷笑一声:“可是要杀你不是现在。如果我不把我心头现在最大的威胁除掉,我根本就没有跟你们玩儿的心情。你的确该死,但不需要我动手,我只需要把你送到季风面前,告诉他年前的军火是被你吞掉的。他自然会帮我做我想做的一切。”

    就在黄雄的注意力被分散的这一瞬间,疯狗竟然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他突然起身将他身旁蹲着的一个警员掀翻推向黄雄。就在所有人惊讶的时候,疯狗演绎了真人版的“狗急跳墙”,他竟然直接爬上墙面那个仅可以一人通过的小窗户,直接逃了出去!

    而疯狗扰乱这一切的时候,徐云在第一时间将秦婉儿推向了墙边角落有障碍掩体的地方,伍元冬也毫不犹豫的在那墙内存藏的武器抓过一把霰弹枪,轰的一声向黄雄的众多手下扣动了扳机。

    混乱的局面造成了所有人纷纷寻找掩体,原本被控制的警员们也纷纷寻找到距离自己身边最近的武器。

    黄雄并没有因为现场的混乱而做任何事情,却在这关键的时刻紧随着疯狗逃走的小窗户追了出去!

    “冬哥!这里交给你了!”徐云说完也一点都没犹豫的紧跟黄雄步伐,直接跃出那小窗户,抓住黄雄的机会只有这一刻,他必须不惜代价。有伍元冬在这里帮秦婉儿,徐云相信伍元冬绝对不会让秦婉儿有危险的。

    菜市场存放白菜的这个隐秘仓库内,枪声四起,警方的人和黄雄的人很快形成了对峙的局面。黄雄虽然离开了,但他的手下似乎并没有放过秦婉儿他们一众警察的意思,看样子是要杀人灭口,把事情做绝了。

    幸好这地方是黄雄藏储军火的地方,伍元冬和警方都不缺少跟对方抗衡的武器。很快,仓库内就成了枪林弹雨的世界。

    ……

    疯狗的确疯了,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当危险激发了疯狗的运动能力之后,他的速度几乎可以去参加运动会了。生命的威胁总是能让人超潜能的发挥。

    看样子若想要华夏男足在跟其他亚洲“劲”旅踢比赛的时候赢得一场,那就应该下死命令,输了回来就枪毙,只有这样,华夏男主才能在“只要打平”既可出线的情况下,确保自己真能保平出线。总输球根本就不是换教练就能解决的问题,完全就是因为没逼到份儿上。

    08年和12年的奥运会上,国家也应该给翔飞人下这道死命令,说不定就连冠而不是两连跪了。

    当然,如果只是单纯的直线跑,疯狗的潜能再激发,最多也就是跟翔飞人比比,绝对不可能是黄雄这种超级高手的对手。但疯狗很聪明,也或许是因为他脚上穿的是特步,完全不走寻常路,哪里窄小难走,他就往哪里钻。

    在跑一米就要钻一个狗洞的情况下,就算博尔特来了也根本提不起速度啊!

    徐云也紧追不舍,一直在黄雄身后跟着,他算是服了疯狗选择的这条逃跑路线了,如果疯狗走的不是这条路,最多逃出来两分钟,肯定就被黄雄拍死了。

    在这犄角旮旯如此难钻的菜市场跑出来之后,疯狗想都没想就将一辆刚刚停在菜市场门口私家车车主给拽了出来,直接抢车夺路而逃。

    “我的车!”那私家车主正惊慌的时候,惊恐的事情发生了,一个人影竟然高高跃起,轰的跳落在他的汽车车顶,将车顶都压的坍陷进去。

    徐云追出来的时候,只看到黄雄踩在一辆私家车顶上,那疯狗依然开着那辆私家车疯狂的冲了出去!徐云也没有考虑的时间,身旁正好经过一个买了菜推着轮车出来的老太太。

    “大妈!借你车用一下!”徐云没有解释的机会,只能抢下老太太的轮车,疯狂的蹬着追出去。

    别看这轮跟四轮就少一个轮,实力差距可就大多了。买菜的老太太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轮车和一车子的鸡蛋蔬菜就没影了。但老太太却挺高兴的,笑呵呵道:“这么年轻的小伙没叫我奶奶,竟然叫我大妈,我有那么年轻吗?哈哈哈,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有眼光……”

    ……

    汽车狂飙也就狂飙了,轮车狂飙还真不容易。

    跳落在那私家车顶的黄雄突然一拳击碎了汽车天窗,受到惊吓的疯狗猛踩刹车,惯姓让黄雄直接飞出去,重重摔在汽车车头盖上,黄雄当然不放弃,一把抓住了汽车的两个雨刷。

    当然,这刹车的后果不仅仅是导致了车顶的黄雄被摔出,也迫使徐云刹车不及时直接追尾!眼睁睁看着轮车的前轮彻底弯曲变形。就在疯狗再次踩下油门疯狂逃窜的一瞬间,徐云发现了轮车车把上缠绕着的捆绑箱子的松紧皮带,两头都有挂钩的那种。

    徐云想都没想就扯下那松紧皮带直接将挂钩甩到后备箱盖和后车窗连接处的那个缝隙,幸好这是厢车而不是掀背型的,不然还真没地方挂呢。

    不等徐云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鼓掌,轮车就被一股强劲的马力带着冲了出去!路上所有的人都纷纷惊慌的逃离这辆疯狂的私家车和他身后的轮车。

    一路人甲是近视眼,竟然傻乎乎的掏出手机拍照发微博:我勒个去,哥今天是长见识了,一辆汽车以每小时一百公里以上的速度横冲直撞,而这车后面一辆轮车紧追不舍,前车轮都跑变形了,依然没有放弃的意思!

    疯狗整个人都被恐惧吞噬了,因为黄雄这时候就趴在他的前挡风玻璃上!疯狗迅速打开雨刷,并且猛烈的向车窗上喷射玻璃水,试图用这种螳臂挡车的方式将黄雄弄下车。

    黄雄也被疯狗的行为气到心头,他一把掰断了来回晃眼的雨刷器,扬起的右拳突然轰出,直接击穿了汽车的前挡风玻璃,一把抓住了疯狗手方向盘,狠狠往左打了半圈!

    高速行驶的汽车直接横甩出去!疯狗不得已,只能猛踩刹车以保证汽车不会翻车,一头撞入了路旁的一个建筑工地内!黄雄在这之前就提前跳车了。徐云却跟轮车一起被狠狠甩出去!这股子力道太大了,就算徐云尽全力去控制轮车的方向,轮车一侧的轮子还是飘了起来,在失控之前,徐云选择了跳落,就地一滚卸掉惯姓,虽然轮车彻底报废,但他到没受到什么伤害。

    疯狗的汽车驶入工地内,狠狠撞在一根承重柱上,车头彻底变形,车内的气囊也全部弹出。这时候他已经顾不上懊恼,一脚踹开车门,直接向工地内跑去!这也是一个环境复杂的环境,对疯狗很有利。

    紧跟在后的黄雄也一把推开两个想要上前询问的建筑工人,紧追不舍。

    徐云心骂了一声擦,没办法,只能追!黄雄到哪,他都要追到哪,只要今天跟丢了,这缩头王八搞不好又是年不露面了。

    疯狗依然是选择那些最难走最危险的路,在充满钢筋水泥的危险建筑工地内,原本应该如履薄冰,疯狗和黄雄却在玩儿疯狂的追击游戏。跑跳腾挪,绝对考验一个人随机应变的能力。

    徐云紧追不舍的跟在两人身后,想不到疯狗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这逃命的本事还真不小,反应就跟个猴子一样。

    一路狂追,疯狗终于跑到了这建筑工地的十楼顶,现在他已经完全无路可走。黄雄也算松了一口气,不紧不慢的走向楼顶,声音阴狠道:“跑啊,继续跑啊!我看你到底有没有本事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呼……你们体力可真够可以的。”徐云也终于赶到了:“黄雄,虽然我也不喜欢这小黄毛,但是我答应他了,让他能安全的回去吃午饭。所以,剩下的事情就应该你和我来处理了吧?”

    黄雄哼了一声:“那是你答应他的,我可没答应。当然,我会跟你好好了断,但不是现在,现在我要处理我手下的叛徒,轮不到你插手。”

    疯狗知道黄雄是不会原谅他的,他已经后退到了大楼边缘,往下看了一眼,好高,掉下去就是死,唯一能有机会逃命的,就是发力跳到距离这施工楼有数米远的那栋大约六层高的楼宇平台上。

    疯狗咽下一口唾沫,他别无选择。

    “啊!!!”疯狗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声,然后突然高高跃起,像那个六层高的楼顶平台跳去!即便是他落地保住了一条命,但还是摔断了左脚,痛苦的无法再挣扎站起。

    而黄雄也在他跳出来之后,几个大步跨向前,高高跃下!犹如鬼神突然降临在了疯狗的身边。

    幸好徐云没有恐高症,他知道疯狗现在逃不掉了,如果他上前制止,疯狗的小命肯定没有了,黄雄他也抓不到了。可万万没想到,就在徐云跃下来,就要落到这楼顶的瞬间,黄雄的目标突然转向徐云,回身就给了徐云重重一脚!

    由于此时此刻的徐云还在半空,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躲避,只能硬生生被黄雄这一脚踹出去,呼的跌落向这六楼之下!

    艹!

    这一刻,徐云只想对黄雄这王八蛋说这一个字,这货太他妈阴险了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