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的身体急速下坠,就算是他的体质异于常人,但也是十层楼这么高的地方摔落,就算不死,也难说不会重伤。不幸的万幸,楼下停放着一辆汽车,而徐云的落点正好是那辆汽车车顶,汽车车顶或多或少都有缓冲的作用,总比实实在在的水泥地面好得多。

    哐当一声,徐云的身体将汽车车顶砸出一个凹坑,汽车的报警装置也迅速响起。徐云整个后背传来一阵猛烈的疼痛,好在这些疼痛都是来源于肌肉组织的,并没有伤及到骨头和内脏。

    汽车报警器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但旁边就是建筑工地,嘈杂的施工声音很快就淹没了这报警器的声音。

    徐云双手支撑着自己在车顶坐起,尽快的用呼吸去调整自己,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事已至此,他要想办法重新上楼,即便后背被摔的生痛,徐云的第一个想法依然是不能让黄雄逃离他的视线。

    但徐云还没有想出办法的时候,疯狗的身体就伴随着惊声尖叫摔落下来!脑袋撞击地面发出的沉闷声是如此的不悦耳,**和血水溅了一地。疯狗瞪大眼睛死在了徐云的眼前。

    徐云猛抬起头,黄雄正站在六楼顶上对他微笑,并且在徐云看向他的时候,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炫耀着自己的胜利。

    “想抓我,你还嫩了一点,我可不是叶法拉,不会对男人动感情。”黄雄居高临下,冷笑道:“你若有功夫抓我,倒不如抓紧时间回菜市场看看,帮那些警察收收尸。搞不好警局还会发给你一个优秀市民的证书呢。”

    徐云背部的疼痛让他连愤怒都没有了:“黄雄,除非你逃出这个地球。不然我一定会亲手抓住你。”

    “之前有很多警察跟我说过这句话,他们都是国家很优秀的人才,但现在却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可我还依然活的自由自在。”黄雄道:“你是除了警察之外,第一个跟我说这句话的人。我知道,你比那些警察还优秀。但是,我还是要送你一句话,不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抓我是警察要做的事情,你为什么非要找这个麻烦?哈哈哈,想明白一些,傻子。”

    徐云没有再跟黄雄浪费口舌,他的确要回去菜市场看看秦婉儿他们,今天想要抓住黄雄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现在的黄雄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

    该死!徐云一拳重重砸在那辆还在报警的汽车上!

    ……

    徐云回到菜市场的时候,这里的枪战也已经结束了,在伍元冬的帮助下,黄雄的手下全数被击毙和抓捕。而警察也伤亡惨重,除了一开始就被黄雄手下杀掉的一人之外,还有一个人眉心弹身亡。另外还有人被子弹击,全部被抬上了急救车。

    警方已经增派人手控制了现场,秦婉儿的情绪很低落,看到徐云再次回来,她只能扑向这个唯一可以给她安全感的怀抱之,尽情的宣泄着此时此刻她内心的痛苦。

    因为徐云和伍元冬在这次事件都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秦婉儿和现场的任何一个警察都不再怀疑他们的举动,他们和警方的目的是一样的。而秦婉儿更了解徐云,徐云不让警方参与,想要自己解决问题,就是怕这种伤亡的出现。

    然而秦婉儿的倔强却导致了原本不该发生的一切发生了。

    “徐云,我为什么总是这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秦婉儿的脸颊上挂着泪痕,“我真的不希望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呢……都是因为我,一切都是因为我的任姓,我当时就应该听你的,我应该带人离开的,那样就不会有人殉职……呜……”

    徐云紧紧抱着秦婉儿的肩膀:“你没有做错,你有你的身份,你是警察,站在你的立场上,你做的没错。如果我之前就跟你说明白这一切,或许才真的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要怪就怪我,这件事情跟你无关。”

    秦婉儿哪能听得进去,她知道徐云是在安慰她,可她的自责实在是太深了,她没有办法不去怪自己,没有办法不去为殉职的同事而伤心。原本是要给十二个失去家人的家庭讨一个说法,现在却又多了两个因为这件事情而一辈子伤心的家庭……

    作为一个警察,一个一心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的警察,秦婉儿无法接受这种结果,她多么希望这一切倒霉的事情都让自己承受!而不是让其他人承受!

    ……

    徐云和伍元冬都跟秦婉儿一起回了警局,做了口供之后,警方并没有为难他们。原本徐云和伍元冬以为这一切是秦婉儿帮他们开脱的,却没想到其他在场的警员也都参与到了其。他们所有的人都相信徐云和伍元冬是正义的,绝对不是邪恶的一方。

    能得到这种支持,对于徐云和伍元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认可,至少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没有被否定。

    “黄雄这个人的报复心理非常严重,我们击毙了他四个手下,其他人也都成功抓捕。他现在一定对我们警方恨之入骨了。”申江警局的一个老警员不是第一次跟黄雄打交道了,他很善意的提醒着众人:“他肯定不会走远,他一定会报仇。”

    虽然这听上去不是一个好消息,但徐云却不得不承认,这对于他来说,对于伍元冬来说,对于申江警方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至少他们不需要为了抓黄雄而又那么苦苦的等待年,甚至是时间更长。

    “只要他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要他碎尸万段!”秦婉儿第一次感觉到对一个人恨之入骨的滋味是什么样子的,黄雄让她明白了恨之入骨的感觉是多么的强烈。

    徐云拍了拍秦婉儿的肩膀:“如果黄雄再次出现,我希望你能有多远就躲多远,既然他的报复心理如此重,你就更不能在参与这件事情了。他会毫不犹豫的伤害你们任何参与到这次事情的人。如果可以,我到是希望你们所有参与到这次事情的警员都可以在有保护的情况下离开申江一阵子。”

    秦婉儿和其他几人都坚定的摇了摇头:“我们谁都不会离开,我们是警察,为什么要怕一个犯罪分子!”

    徐云知道多说无益,但他绝对不会让秦婉儿离开他的视线,报复或许很快就会来,他绝对不准许黄雄伤害到秦婉儿。

    警局的人没有拘留徐云和伍元冬,他们为了这件事情的付出让所有警员都很感激也很感动,秦婉儿终于没有再加班留在警局,而是跟徐云和伍元冬一起回到了星凯大酒店。

    阮清霜一眼就看出了秦婉儿的憔悴,心疼的给她煲了燕窝粥,果果也特乖巧的一直哄秦婉儿开心,连她这小丫头都看得出来,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

    可徐云和秦婉儿对这件事情都只字未提,果果跟伍元冬又不熟悉,也不方便好意思问他,所以只能强烈的控制着自己的好奇心。

    暂告这一阶段,徐云也看得出来伍元冬对这件事情的郁闷。秦婉儿有阮清霜照顾着,他也可以放心了,便带伍元冬来到酒店内的酒吧喝一杯,让伍元冬也放松一下心情。

    当伍元冬将整瓶威士忌当作矿泉水来喝的时候,徐云就明白了他此时此刻心的不爽和压抑。

    “冬哥,你千万不要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这绝对不是因为你而起的。就算当时你能随附季风,黄雄一样可以找到第二个跟他合作抢珠宝黄金店的人。”徐云道:“黄雄的错误绝对不是因为你,他原本就是个无恶不作的人。”

    伍元冬的笑容很无奈:“我也一直在试图这样说服我自己,但我做不到。如果不是季风的野心还在,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我当年就不应该离开太弯,就不应该对季风仁慈,我当年就应该找机会解决了他……”

    “季风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你自己很清楚。”徐云道:“如果当年你冒险的话,说不定现在更没机会了。把事情看开一点,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只能去想办法弥补这个过错。冬哥,我答应你,解决了黄雄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解决季风对莲会的威胁。”

    “兄弟,谢谢。”伍元冬举起酒瓶:“我先干为敬!”

    看着伍元冬大口大口的往自己口倒着酒,徐云并没有制止他,酒精对一个超级高手的麻痹作用并不会像是对普通人那样有力度。既然他都带着伍元冬来这里用喝酒的方式放松自己,那就要让他喝个痛快。

    徐云陪着伍元冬一起拿起酒瓶,他也不用杯子了,直接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了起来,还是这样喝酒爽!

    伍元冬跟徐云说了很多心里话,说了很多关于太弯莲会的故事,也喝了很多酒。两个小时之后,他的一切烦恼似乎都被酒精给干掉了,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一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或许就可以轻松很多了。

    徐云的坏心情也被酒精一扫而空,之前他脑子里总是黄雄高高在上对他做出抹脖子动作的画面,洗了个澡之后,这画面也彻底消失了。不开心的事情就不应该去想,想多了只会让自己心烦。

    不过,徐云发誓绝对不会再让黄雄在他手里逃走第二次。只要他敢再来,他一定会让他死的很难堪。

    洗过澡,徐云去了秦婉儿的房间,或多或少他还是有些担心秦婉儿的情绪。她感到她自己肩负的责任实在是太大了,徐云必须帮她卸掉那些心理上的包袱。很多事情本不应该是她来承受的,毕竟她只是一个女孩而已。

    【ps:在过几小时又是周一0点了,尽量多发两章来个开门红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