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看到徐云进来,淡淡的笑了笑,什么都没说,走到桌前给徐云倒了一杯刚煮好的黑咖啡,黑咖啡浓郁的味道迅速充满了整个房间。秦婉儿端起咖啡递给徐云,这才开口道:“随便坐吧,我不知道你口味所以没放糖,你若不喜欢太苦的,糖在桌上,自己加。”

    徐云把那杯浓郁的咖啡放在一旁:“你喝这个,看样子是不打算睡觉了吧?”

    “还真是睡不着,所以才煮了一些。”秦婉儿一点糖都没有放,却很享受咖啡苦涩的诱人香味,就像是抽烟的人一样,可以在又呛又刺鼻的烟雾寻求到他们享受的那种醇香。

    原本就睡不着,还要喝咖啡,徐云知道秦婉儿心里肯定是不舒服:“别想那么多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没有办法将时间退回去重新来。我希望你真的能明白,事情真的不怪你。黄雄才是应该受到惩罚的人,如果你现在不调理好自己的身体,突然来了面对真凶的机会,你或许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会再次让真凶逃走。”

    秦婉儿终于放下了手里的咖啡杯:“你真的认为这件事情不怪我吗……可我把这句话在这心里说了一百遍,却始终无法相信这件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状况,我凭什么能逃脱掉关系。我的错误为什么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惩罚,却让其他人承受了。”

    “谁也没有承受什么惩罚,警察办案是使命,有意外事故也是在所难免的。”徐云道:“在警局的时候局长不是也都说了吗,这是意外,警局会以工伤处理,会好好追加他们的功绩,会给他们家人足够的安葬费用,会照顾他们的遗孀,你真的没有必要自责,他们是为了自己的职责而殉职,绝对不是因为你。这件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亏欠任何人。”

    “我都知道,一切我都知道,但我心里就是放不下。”秦婉儿无奈的摇摇头:“我也想过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你说的这些都有道理,但我就是放不下。”

    徐云只能给秦婉儿一个拥抱,安抚她激动的情绪,秦婉儿现在需要的就是这个,她需要有人成为她倾诉内心和发泄情绪的对象。而这个人又必须是她信得过的人,有宽厚的肩膀可以借给她依靠。而这样的人,除了秦婉儿的父亲之外,就只剩下徐云了。

    “我跟你保证,我一定不会放过黄雄。”徐云道:“但你也要答应我,尽快调整自己,恢复自己的精气神,这次冲突警方有伤亡,但黄雄身边那几个人却全军覆没了。我相信黄雄的身边不可能只有这么几个人,他可能随时都会报复,你一定要小心照顾好自己。”

    秦婉儿点点头:“我一定会注意的。你也要小心,今天是你去追黄雄的,他应该对你的印象特别深,所以他极有可能会伤害你。我平曰都在警局,应该比你安全的多。至少黄雄他不敢到警局乱来。”

    徐云摇摇头:“千万不要小看黄雄的报复心理,你知道地下世界的人都称呼他什么吗?”

    “什么?”秦婉儿一怔。

    “屠夫。”徐云直言道:“死在他手里的警察,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通缉他这么多年,却一直都没能抓住他,显然他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狡猾阴险。说不定他真的可以做出混入警局报复的行为。”

    秦婉儿淡淡的笑了笑:“你就不要危言耸听了,我最担心的还是你。”

    “如果黄雄不傻的话,就不会随随便便来找我的麻烦。”徐云道:“所有地下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够狠,如果今天不是他摸不清楚我的底细和实力。他又怎么可能放过我呢?今天他害我跌落了十层楼那么高,他是有机会来对我下手的,但他很谨慎,没有那么做。显然,黄雄比我们想象的更‘胆小’很多。或许,他能一直逍遥自在的活到今天,全部都是因为他的胆小和谨慎。”

    秦婉儿皱了皱眉头:“因为他胆小,所以才不敢对你轻举妄动?”

    徐云点点头:“他很清楚,秦一天的死必然跟我和伍元冬有关系。秦一天再不济也是莲会的人,他敢动莲会的赤金堂堂主季风,那是因为他抓住了季风的心理,无非也是黑他些钱和军火而已。也不敢杀他的人。而现在他觉得秦一天死了,我连莲会的人都动了,就算他不理会我,莲会的人也不会放过我。”

    “那秦一天到底是不是你……”秦婉儿这个疑惑还是挺大的。

    “警方不是已经在申江下游打捞了尸体吗,尸检不是说他因为嗑药太多导致精神失常,而失足落江的吗?”徐云道:“况且他身上真的有很多海洛因不是吗。”

    秦婉儿微微一笑:“看来事情真的跟你有关系。谁也没说他身上有海洛因,你怎么会知道的。”

    “没错,警方里没有人告诉我他的身上有海洛因。但我告诉你我知道,所以……他落江之前我的确跟他见过面。”徐云也同样的微微一笑:“对于一个当年帮助季风策划和施行珠宝黄金大劫案而伤害了十二条人命的家伙来说,死罪不算过分。只不过不是你们执行而已。婉儿,我说这些,是因为我希望你可以理解伍元冬,他的内心也很自责,他自责自己当年没有说服季风,他希望他可以亲自动手将这一切解决掉。”

    秦婉儿的眉头皱起:“可是他真的没有这个权利。虽然我理解他,但我还是希望以后他不要参与到这件事情。”

    徐云摇摇头:“不可能,冬哥不仅仅要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他还能做很多你们不能做的事情。秦婉儿,你要知道,真正的犯罪者季风,他人在太弯,而且还是太弯最大帮会莲会会长身边的红人,你不可能动的了他!”

    “我是动不了,但我们可以联系太弯的警方,寻求太弯警方的帮助啊。”秦婉儿说这番话的时候很认真,但这绝对不代表她天真,因为她并没有去过太弯,不知道社会上的一些事情是不一样的。

    徐云示意秦婉儿不要情绪激动:“我知道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根本行不通。你指望太弯的警察去抓莲会会长面前的头号人物?怎么可能……呵呵,要知道,莲会的会长可是连太弯政斧以及那些牛气冲天的参议员都不敢动的人,你指望太弯的警察可以帮你吗?”

    “为什么……”秦婉儿道:“警察的天职就是抓坏人,既然季风是犯罪嫌疑人,管他是不是什么莲会会长面前的红人,就算是莲会会长,那也要一样抓啊!”

    “问题就在这里,太弯的警察没有人敢这么做。我们大陆的警察又无法去做。”徐云道:“所以这个事情只能交给伍元冬,他才是应该去结束这一切的人,他为了年前的那次珠宝黄金大劫案,整整潜伏了年,为了就是黄雄这个真正的间人再次出现。虽然他没有权利做这些,但是他做这一切都不是害人,而且还是帮助警方,为什么他不能做?”

    秦婉儿沉默了,好一阵子之后,她才开口点头:“我答应你,我会帮你们,并且全力配合你们。我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我们合作肯定天衣无缝。”徐云笑了笑:“现在你可以安心睡觉了吧,事情一定可以解决的。我说的没错吧。”

    “嗯,如果我能早点明白就好了。”秦婉儿苦笑道:“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了。”

    徐云将那一整杯浓郁的黑咖啡喝掉:“如果不发生今天的事情,你也不会明白我跟你说的这一切的。有些事情是命注定的,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现在你能明白就好。晚安。”

    “晚安。”秦婉儿脸色这次露出的笑容显然比之前的轻松了很多,她心里的包袱可以放下就好。

    徐云起身离开了秦婉儿的房间,真的希望秦婉儿可以放下这一切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徐云站在床边看着申江街道上的霓虹,也不知道林歌现在到底有没有找到古醉人。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徐云明白了一个道理,即便是命注定的事情,也会存在变数,无论他多么肯定自己今天可以抓住黄雄,却依然出现了失误。无论伍元冬多么希望自己可以保护那些警察,依然有两个人命丧黄泉。

    不是他们没有尽力,而是他们也无法预估对方会把事情带入到一个什么样子的境界里。

    而当年古醉人算错的事情,也是他没有办法预估的,银龙在任务的牺牲不是他命注定的,而是他为了所有龙怒特战队的特战队员,还有他炎龙,临时做出的决定和改变,他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了所有人命运最终的改变。

    古醉人没有错,错的是他徐云。

    徐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多么希望古醉人能给自己一个机会。林歌去找古醉人,古醉人必然清楚原因,只要他不希望再见到徐云的话,林歌就绝对不可能找到他。

    而此时此刻的林歌也很是无奈,该去的地方他都去过了,看样子古醉人应该是离开申江了,不然以他的诚意,相信古醉人是可以感受到的。如果古醉人真的已经离开了申江,那可就麻烦了。

    因为他会去的地方有很多,除了济北之外,林歌实在无法推算古醉人还有可能去什么地方,除非能在济北找到古醉人,不然的话,他就真的可以不用回申江了。老古啊老古,你就行行好呗?给徐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何必要这么抻着,大家都难受。

    【ps:既然是周一,那就多更两章咯~连续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