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麻烦似乎都随着新年的到来而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切都那么美好,除夕到来的前天,所有人都在为了这个新年而忙碌,购置年货和新衣服,果果和步飞梵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惊喜之,因为他们有那么多人宠爱着,各种新年的礼物眼花缭乱。

    但随着除夕这天的到来,有家的人毕竟要去跟家人团聚,强子和南城虎都纷纷道别,不是他们不希望留下来和徐云他们度过一个春节,可是华夏千百年的老传统都是这样,跟家人团聚才是过年。即便是单佳豪这个叛逆的家伙,也很清楚这一天他应该和父母在一起。

    秦婉儿也没有留下来,原本她是想过希望父母来申江陪她在这里的家人度过,可她的父母都没有同意,长久的异地工作让他们一家口在一起的时间非常少,而一起在家乡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他们必须一起在这个华夏最重要的传统节曰回到家乡去度过,因为哪个地方有他们的亲戚。

    当所有应该陪伴家人的人都离开之后,连续兴奋了好多天的果果终于也平淡了很多。她理解所有离开的人,如果她也有家人,她也会希望自己跟家人一起度过。但一切都不是从前了,但果果也很清楚,她并非没有家人,徐云,阮清霜,仇妍,步飞梵……现在他们就是她的家人。

    徐云原本期待过佐媚烟和佐夜明会到申江和他们一起度过这几天,而他们也没有来,他们选择了一个能让他们更轻松的春节,回到家乡,给在那一次灾难离开的所有家人坟前去敬一杯酒。告诉家人,虽然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他们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他们绝对没有忘记所有家人。

    留下的每一个人都在告诫自己不要点破这一点大家心最深的痛,没有家人的滋味,绝对不是生活在美满家庭的人能够体会到的一种悲伤。所以谁也不希望自己会打破这个所有人都深埋心底不愿表露出来的痛苦。

    但最终,果果还是在除夕的这天下午,向阮清霜提出了一个谁都没敢提出的问题:“妈妈,难道你真的没有想过回家去看一看吗。”

    他们几个人,唯一有家人可以去团聚的,只有阮清霜。然而阮清霜却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她已经不知道跟家人一起过除夕团圆是什么滋味了。她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去想。

    今天果果却突然捅破了她心一直都深埋的那份思念,阮清霜沉默了许久,诚实的对果果道:“想。”

    “那你有没有想过回去看一眼。”果果毕竟是孩子,她的天真是不会理解作为阮清霜的那份痛,她思念她的父母和家人,但却无法原谅他们为了彩礼而强迫自己去嫁人的事情。在她逃婚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很清楚她这么做的后果。

    阮清霜摇了摇头:“我已经回不去了,在我离开家乡的那一天,我就已经和家人彻底的决裂了。现在,你们就是我的家人,我希望跟你们在一起。”

    一个说出这番话的人,心所掩盖的痛苦是果果这个年纪的孩子无法理解的。

    可仇妍却很清楚,阮清霜有多么想自己可以回家去看一看。因为如果她还记得家乡在哪,父母长什么样子,她就一定会希望可以去看看,即便他们当年把她卖给了金钱,卖给了罪恶,但她依然会有那种团聚的冲动。只可惜当时她年龄太小,家乡是哪她已经不记得了,父母的相貌她也已经记不清楚了。

    步飞梵也沉默着,他不想被其他人的情绪打破自己涌上心头的那股冲动,好多年他都是跟叶法拉一起过春节,叶法拉总能有办法让他忘记那些不美好的回忆,而如今叶法拉也不在身边,他埋藏在心底的那份苦涩又有谁能明白。

    “霜姐,其实我们都支持你回家去看一看。”徐云的大胆举动惊呆了所有人,虽然其他人心里也有过这个念头,但绝对没有人敢说出来,而徐云却轻描淡写的开口道:“真的。因为如果我们任何一个都会幻想,如果自己父母还在,还能去找到的话,也会去看一看。”

    沉默让空气变得宁静,阮清霜最终鼓足了勇气抬起头,而她这时候已经是泪眼朦胧:“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仇妍很少会说出这种安慰人的话:“清霜姐,你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做,现在我们就是你的家人,不论你做出什么样子的决定,我们都会支持你。”

    “妈妈,我也支持你。”果果认真道。

    步飞梵也终于开口了:“霜姨,我们都支持你,你不必如此纠结的把内心最深的那份思念压在心底。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

    谁也没有想到,阮清霜家乡的那个僻静而落后的村庄,距离繁华的大都市申江竟然只有百多公里的路程,大约两个半小时之后,徐云就已经开车带着他们来到了这个连路灯都是才安装不到半年的村庄,与其说村庄,倒不如说是山村更贴切。

    这里和申江的差距,就好像是朝鲜与美国的差距。虽然是山村,却完全没有风景如画的感觉,因为这里只有山和村子,缺少了水的山水画就不算是山水画,而没有水的山,也永远无法成为城市人向往的世外桃源。所以这个距离繁华都市并不算远的山村,一直都是这么落后的存在着。

    虽然是除夕夜,在这山村却看不到任何烟花的喷放,只有稀稀落落的鞭炮声偶尔响一声,不知道是哪一家“有钱人”的孩子,可以有权利在过年的时候享受放鞭炮的待遇。或许这个地方生活的人,即便是过年,也真的不舍得点燃几十块钱一挂的鞭炮,动辄就上百元的烟花,更是不可求的奢侈品。

    昏暗的路灯和时不时就传来的狗叫声,就是果果对这个山村的第一印象。

    “我们国家还有这种地方……”这地方是从小就生活在蜜罐里的果果无法想象的,在这之前,她以为河东应该就算是全国比较落后的地方了,却不知道河东凭借旅游业带来的发展,那也是全国百强县呢,比起绝大多数地方都算的上是富有了。

    这种地方才是真正的落后和贫瘠。

    在果果惊叹这地方落后的时候,阮清霜竟然发出惊讶:“竟然有了路灯,看来这几年村子的发展真不错……哇,沥青路哦!支书真的是给村里造福了呢,变化好大。”

    果果听完这话,就更难想象阮清霜小时候到底是生活在一个什么样子的环境下。

    “妈妈,当年你跑出来绝对是做对了。”果果无奈的摇摇头:“哪一家是你家?”

    “好久没回来了,变化太大,我都有些迷路了。”阮清霜看到村子的进步,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莫名喜悦,她对徐云道:“你沿路慢慢向前开,我应该可以认得出来。”

    在这个农用五轮都会遭到围观的县城,一辆保时捷卡宴的出现无疑惊动了全村的青年和孩子,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就像是吸引村民的美妙乐曲一般,路边上围观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显然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保时捷也不知道什么是卡宴,他们只知道,这是他们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汽车了!简直可以用无与伦比来形容!

    果果对步飞梵耸了耸肩膀,无奈道:“有没有做明星的感觉,那么多粉丝都围观着。”

    “他们围观的是汽车。”步飞梵哭笑不得:“贫富差距真的好可怕,真希望有一天华夏可以抹平这道让人难以逾越的鸿沟,并不是这些人没有能力去做有钱人,只是因为他们没有机会。”

    “其实他们同时也得到了啊。”果果竟然用智者的角度说出了一番惊人的话语:“他们的确没有得到金钱和富裕的机会,但是他们却可以呼吸到最清新的空气,看到最蓝最美的天空,喝着没有漂白剂的天然地下井水。”

    是啊,老天爷是公平的,大都市的人们得到了金钱得到了物质,得到了各种各样的享受。但是人最珍贵的空气,阳光和水却都越来越让他们难以接受。而偏远山村里的人们虽然没有金钱,没有物质,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享乐,但他们却享受着城市有钱人花再多钱也买不到的空气,水,蓝天……

    阮清霜离开村子这些年的变化太大了,以至于村里人根本就不敢认她。但不论怎么说,阮清霜也是当年这周围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姑娘,总是会被人认出来。

    终于,围观的人群里有人惊叫道:“这不是老阮家的姑娘吗!”

    这一声惊呼,可在人群里炸开了锅,所有人都议论纷纷,有些说老阮有福气,养了个好闺女,混上汽车了,要接他们去享清福,也有人说,老阮肯定后悔死了,当年因为那点彩礼把闺女赶走,现在闺女出人头地了,是回来羞辱他的。

    但不论别人这么说,阮清霜都沉默不语,继续示意徐云向前走。

    无奈围观的村民都快把车给包围了,徐云几乎是用蚂蚁的速度挪动着,实在没有办法,徐云只能将车挂入空档,一脚油门猛踩下去!发动机发出的巨大咆哮声彻底吓坏了这些没什么见识的村民,所有人都迅速逃开,生怕这愤怒的汽车会要吃掉他们似的。

    甚至还有小孩天真的喊出了:“这是变形金刚汽车人!”

    好在这给徐云他们打开了前进的道路,他们继续前行,继续寻找阮清霜那个已经不熟悉的家。不过,好在阮清霜的家就在路边,功夫不负有心人,汽车开到村子央的时候,阮清霜终于惊呼一声:“到了!”

    映入徐云等人眼的,是一个有院落的砖瓦房,虽然不是那种特别残旧不堪的,却也绝对算不上是什么漂亮又坚固的建筑物。

    【ps:2更了,精彩马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