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季风已经来到申江和黄雄联手,徐云也只能抓紧时间,当他主动拨通鲍天下的电话之后,鲍天下自然是喜出望外,但高兴的同时,鲍天下的心自然也存在着一丝疑虑,为何之前一直拒绝自己拉拢的徐云会这么主动,显然这事情之必有蹊跷。

    当然,看出这件事情有蹊跷的不仅仅是鲍天下,他身边的千面观音也绝对不是吃素的,李纯在鲍天下挂掉电话之后就提出了疑惑:“大老板,事出有因,徐云这么主动,或许是想利用你对他这份拉拢之心,帮他去做什么事情。”

    “那又如何?利用是相互的,如果我不是为了利用他,我又为何拉拢他。”鲍天下微微一笑,反问道。就算是有蹊跷,鲍天下也觉得值得一试,只要徐云可以在兴安岭冰雪森林里的事情上帮助到自己,他就算被徐云利用一次又如何?

    李纯点点头:“这样看来,徐云已经想明白了。他和您之间就是在做一场交易。您出的筹码或许不是他想要的东西,所以他才拒绝。而他现在有了您能为他做的事情,所以才会突然联系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有了他想要的筹码。”

    鲍天下的笑容令人难以捉摸:“没错,我到要看看,他到底是想要什么样子的筹码。我连半壁江山都舍得出,还有什么我不能帮他做的呢?哈哈哈,去准备车,我要和徐云见面。”

    “是。”李纯马上去做安排。

    ……

    徐云和伍元冬提前来到了跟鲍天下约好的会所,这个会所即便是有钱人也不是随便可以进来的,除了高额的入会费用和惊人的会员年费之外,这里要求的是脸面和身份。

    如果不是国内或者国际上公认有成就的商人和名人,就没有入会的资格。而真正有资格入会的人又没有时间每天泡在这个会所之。所以这里可以说是相当冷清,除了每年大型的成功人士交流会上,可以让这些成功人士有交流的机会,其他的时候,真的很安静。

    鲍天下能够安排人到这个会所见面,显然证明了他不平凡的身份。

    徐云提到鲍天下的名字之后,马上得到贵宾的待遇,两个美女招待员指引徐云和伍元冬前往鲍天下安排的房间,最好的酒水雪茄伺候,最完美的服务斥候。

    徐云甚至相信,即便他现在要求这两个美女招待员帮他脱衣服洗个澡,她们都会毫不犹豫的那么做。上流社会的人享受的待遇简直太爽了,如果让徐云形容的话,那这地方恐怕真的就是人间天堂。

    无奈的是,徐云来这里是和鲍天下谈条件的,而不是享受生活的,他可不能让自己堕入这酒池肉林之。让两个美女接待员离开之后,徐云和伍元冬才算松了一口气,大家对诱惑这个东西都可以抵挡一阵子,而绝对不可能抵挡一晚上。

    “冬哥,你觉得这房间布局怎么样。”徐云道。

    伍元冬点点头:“布置房间的人肯定懂得风水,不过我对风水没什么兴趣。更让我感兴趣的是,这房间里的字画和摆设,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花瓶的图案应该是明代所有,如果是真的,应该价值不菲。”

    徐云耸了耸肩膀:“我想应该是真的,如果我没有猜错,鲍天下恐怕可不仅仅是这家会所的会员。”

    “你的意思是,这些东西,都有可能是他的?”伍元冬愣了一下,惊叹道:“你说的没错,他除了大老板的身份之外,还是个骨灰级的古玩收藏家。这些瓶瓶罐罐对于我们来说或许是名贵古董,对于他来说或许根本算不上什么。”

    徐云点点头:“或许吧。”

    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伍元冬看了徐云一眼:“他来了。”

    “还真是让我们久等啊。”徐云故意把声音提高道。

    房间门被美女接待员推开,鲍天下迈着大步走进来:“徐老弟,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可是接到你的电话之后就在燕京往申江赶,主要是老弟你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前不还是在琴岛呢吗,怎么突然就来申江了。”

    “大老板,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吧,我什么时候来的申江,恐怕你都了如指掌哦。”徐云道:“真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可是你呢。我还以为你会在琴岛等我答复,却没想到转眼功夫就到燕京了。”

    “年底嘛,事情太多了。”鲍天下道:“而且我还要做两手准备,徐老弟你若是不肯和我合作,我只能采取其他办法了咯,当然要跑关系找路子。现在这社会,人际关系不就是用钱磊出来的吗,到事儿上的时候临时抱佛脚,很难成事儿。所以这平曰过年过节的,该走动的都要走动啊。”

    徐云抱歉道:“大老板曰理万机,我会不会耽误你很多事情啊?”

    “徐老弟,你是知道的,现在我身边任何事情,都没有你的事情重要。”鲍天下爽道:“你的事情就是我最重要的事情,我想,只要我拿出诚意来,徐老弟也会拿出诚意对我,什么时候我能让你觉得,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我们之间不就可以更好的合作了吗?哈哈哈,我年长几岁,当然要做表率了。”

    “大老板就是大老板啊,思想觉悟就是比我们高。”徐云这话应该是他对鲍天下说过最拍马屁的一句了。

    鲍天下哈哈哈大笑几声:“既然这样,我们就直奔主题。徐老弟是准备先给我介绍一下身边这位朋友,还是直接说事情。”

    “伍元冬。”徐云道:“我朋友,也是为了我找大老板帮忙的这事儿来帮我的。”

    李纯笑了笑,给人倒上茶:“是吗?徐总,我怎么觉得,你是因为你朋友的这事情才联系大老板帮你的。”

    “也或许吧,谁知道呢。”徐云耸了耸肩膀,他既然会带伍元冬来,就不怕他们乱想什么。

    “大老板,你好。”伍元冬道。

    鲍天下微笑着打量着伍元冬,许久后,笑了笑:“徐老弟,看样子,这位伍老弟也是在兴安岭帮过你的人吧?这下我还真有点好奇了,什么事儿能难得住你们两个超级高手的合力联手啊?找我帮忙?是不是太高看我了。”

    徐云道:“大老板,你可不要低估了自己。我们能做到的事情,大老板你都做得到。我们做不到的事情,大老板你也做得到。不是吗?”

    “那我还真有兴趣了。”鲍天下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表情。

    “大老板见多识广,应该听说过黄雄这个人吧。”徐云没有绕弯子,而是直奔主题,跟鲍天下和李纯这种聪明人绕弯子一点意义都没有,只是会浪费时间。

    鲍天下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

    李纯在旁边开口道:“你们是说屠夫黄雄?那个靠着军火贩子吃饭的家伙?”

    “没错。”徐云道:“大老板,不瞒你说,也不怕提到你的痛处。你给你的毒蛇探险队提供那么多精良的武器装备,想必应该认识不少华夏这些靠着军火贩子吃饭的间人吧。黄雄应该是这些人里面比较出名的一个,我想你应该不会跟他没有关系。”

    鲍天下终于有了反应,他点了点头:“没错,我的确认识黄雄,而且还在他手里买过不少的东西。如果按照关系说,我和他应该属于有过生意的来往的合作伙伴。”

    徐云笑了笑:“听上去大老板跟他的关系还不错咯,看样子是我找错人了。”

    “徐老弟,我说过现在任何事情都没有你的事情重要。”鲍天下道:“所以任何人也都一样没有你重要。有什么事情你就尽管直接说。相信我,我的第一立场肯定站在你身边。”

    徐云要的就是鲍天下这句话:“他现在想杀我。”

    鲍天下没有说话,安静的看着徐云。

    李纯再次代替鲍天下,说出了想法:“徐总真是开玩笑了,虽然黄雄是超级高手没错,但是要杀你又谈何容易。你连我们在琴岛湖里养的帝王鳄都不怕,还能有什么人是你会害怕的?”

    “说真的,这次我还真有点怕。畜生毕竟是畜生,跟人不一样,人会动脑子,会找帮手。畜生不会。所以我不害怕你们湖里养的畜生,却怕人。”徐云笑着道:“大老板,你不会也以为我再开玩笑吧。”

    “开玩笑到不至于。”鲍天下道:“如果只是黄雄要找你麻烦,我想你也不会找我,毕竟这是要欠我一个人情。告诉我,黄雄到底找了什么人帮他,而且他又为什么要找你的麻烦?”

    徐云摊开双手:“我害他丢了私藏的一批军火,而这批军火是他黑掉的,现在被他黑掉军火的这个人也来申江了,他可不知道军火是被黄雄黑掉的。想必黄雄会把一切事情都推到我头上。”

    “他是谁。”鲍天下道。

    伍元冬接过话:“季风。”

    短暂的沉默之后,李纯皱起了眉头:“莲会赤金堂堂主季风?呵……黄雄的确很厉害,连莲会的货都敢吞,也不怕惹出大乱子。”

    “他吞的不是莲会想要的货。而是季风想要的货。所以他不怕事情闹大。”徐云道。

    鲍天下微微一笑:“这么说来,这季风是想反?哈哈哈,真是狼子野心啊。我最欣赏的就是这种人,哈哈哈,因为我就是这种人啊。徐老弟,你让我帮你对付我欣赏的人,那就要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哦。不然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要不要帮你。”

    徐云也同样微微一笑,并没有落入被动之:“我记得大老板刚刚跟我见面的时候,说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你要先拿出诚意来,这样我才能知道大老板的诚意,我才会拿出我的诚意来对待你。不是吗?”

    “徐老弟,你的记忆力实在太好了,哈哈哈哈!”鲍天下仰头大笑几声,冷静下来:“说罢,想要我帮你做什么。”

    【ps:加更求花花求票票~~~你们答应给凸票的,就算是愚人节也不能坑我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