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板,你是聪明人,何必明知故问?”徐云道:“我会请你来见面,就是因为我知道大老板是个有诚意的人。”

    鲍天下的笑容里除了阴狠,还是阴狠:“徐老弟,好,我可以做这个有诚意的人。但你不要忘记人和人的交际是平等的,我希望在我拿出诚意之后,你也拿出诚意来面对我。”

    徐云笑而不语,既没有给鲍天下承诺什么,也没有否认什么。

    “既然都来了,那晚上就别走了,一切我安排。”鲍天下笑了笑:“这里有你们想要享受的一切享受。大家都是男人,不需要拘束的,英法曰美,只要你们想要的女人,这里全都有。”

    徐云站起身道:“不好意思,大老板,都说无功不受禄,原本就是我有事儿求你,又怎么好意思让你安排呢。如果剩下的只有娱乐项目,那我就先告辞了。若是你已经安排好了,那完全可以请黄雄来享受,呵呵,毕竟我害的黄雄被抄了那么多军火,就当礼尚往来,我借花献佛,把享受的机会送他了。”

    “徐老弟,你还真是喜欢搅局。”鲍天下笑了笑:“我的东西因为你而深埋地底,黄雄的东西因为你被抄了。你就不怕我和黄雄会统一战线对付你吗?”

    “当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徐云道:“只可惜大老板现在更希望我活着。”

    鲍天下道:“我算服了,徐老弟,你把我的心思看的太清楚了,我不得不帮你。”

    “那我就先告辞了。”徐云起身,伍元冬也跟着起身。

    “送客。”鲍天下淡淡道。

    李纯马上开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离开这家会所之后,伍元冬有些担忧的对徐云道:“如果鲍天下帮了我们,那你该怎么办,也要帮他吗?”

    “当然不。”徐云摇摇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鲍天下的麻烦岂不是更大。”伍元冬道:“我不希望你因为我的事情而给你自己带去更大的麻烦。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不需要鲍天下插手这件事情。”

    徐云摇摇头:“冬哥,你还没有看明白吗,就算我不需要鲍天下为我做任何事情,他也不会放弃对我的拉拢。就算他帮我做了事情,我还是不帮他,他也无可奈何。除非能找到第二个可以带他去冰雪森林的人,不然的话,不论我做什么,他都只能选择忍。”

    “可是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只有一个解决方法,如果鲍天下找到了其他的办法解决这件事情,他会毫不留情的打击你,报复你!”伍元冬道:“你难道没有想过这个后果吗。”

    “冬哥,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徐云道:“就算我不利用他,他能找到其他办法一样会报复我。可现在看来,他似乎根本不可能找到第二个办法。即便找到了,也肯定不好使。就算做最坏的打算,他要报复我,我也有我的办法跟他周旋。”

    伍元冬知道徐云说的这些都有道理,而且徐云一旦决定的事情也绝对不是他可以说服的。

    既然徐云要这样,那他也只能支持他,如果曰后徐云有麻烦,他就算送了自己的命,也绝对会奉陪到底。

    ……

    鲍天下在徐云离开之后,狠狠的砸碎了房间的所有东西,包括那价值不菲的明代花瓶,李纯一直没有说话,安静的看着鲍天下愤怒的发泄着。

    “混蛋。”鲍天下终于将满腔的怒火散尽,咬牙切齿道:“徐云啊徐云,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如果没有你就什么都做不成!你无视我,我忍,你利用我,我忍。你让我帮你杀要给你麻烦的人我都可以做,可你却一点诚意都不给我!”

    因为徐云在走之前,并没有答应鲍天下,如果鲍天下帮了他,他就会帮鲍天下,所以鲍天下才会发这么大怒气。

    如果今天徐云答应了,结果绝对是不一样的。能成大事的人都是说到做到,绝对不会失信于人。而徐云没有答应,就说明他没打算真的会在鲍天下帮了他之后而帮鲍天下。

    傻子都看得出来,徐云就是在光明正大的利用鲍天下对他无法下黑手的这一点而肆无忌惮。

    这么多年,从没有一个人敢跟他鲍天下谈条件,这么多年,从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利用他去帮着做什么事情。而今天,这个人出现了。鲍天下的怒火甚至吞噬了他的理智。

    有那么一刹那,他甚至都想要马上了结了徐云这条命。

    可最终他没有这么做,因为哪怕仅有的一丝丝希望,他也要争取徐云的帮助。春节之前他跑了国家林业部的关系,希望能搞到采伐证,但是却碰了满鼻子的灰。现在正是国家干部严抓纪律的时候,谁都不会因为这种违纪的事情而去冒丢饭碗的风险。

    况且这还不是丢饭碗的风险,那是国家级的保护森林,谁若是敢批准砍伐,抓住之后可不只是丢乌纱帽,都有可能丢脑袋!

    鲍天下又不可能顶风硬干,得罪国家只会遭到更严厉的打击,他不是没听说过国家的神秘特殊部队,那都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高手组成,如果他不顾一切的乱砍乱伐和官方对着干,很可能会遭到这批人的沉重打击。

    鲍天下是聪明人,不是傻子,他很清楚和谁对干,也绝对不可以和国家对着干的简单道理。就算他再厉害,再牛,再不可一世,在国家面前,他也只不过是个屁。

    “联系黄雄,就说我想要货,想跟他见见。”鲍天下在发泄完所有怒火之后,终于冷静了下来:“现在就让他来找我。”

    李纯深呼吸道:“大老板,我还是觉得你应该思而后行,现在我们已经一步一步被徐云牵着鼻子走,我们应该适当的给他一些颜色看看,让他知道,我们用他是看得起他,不要让他总觉得自己不可一世。”

    鲍天下闭上眼睛摆摆手:“别说那么多废话,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我为了兴安岭冰雪森林的事情付出了多少心血!按照我说的话去做。你要明白,我这么做不是为了帮徐云,而是为了帮我自己!哪怕只有一丁点的机会,我也要争取。”

    “大老板,你做的已经足够多了。”李纯长叹一口气。

    “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放弃徐云的。可一旦他让我放弃了他,我一定会让他死的比任何人都惨,我要你把他身边的人全部都调查清楚,如果我帮了他之后,他还不知好歹,我就要让他知道代价。”鲍天下冷笑道:“我是舍不得杀他,但我可以一个一个杀掉他身边的人……我可以让他生不如死,一直到他点头答应帮我。”

    李纯心里咯噔一下,看样子大老板是真的怒了。

    ……

    充满蒸汽的汗蒸房内,黄雄享受着个美女上下其手的对他柔情的抚摸,这种感觉太爽了。自己一身的怒气和怨气都随着疲倦一起被蒸发掉了似的。

    呼……黄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鲍天下和他虽然有过很多次的生意来往,但是对他这么好的招待还是第一次。按理说,鲍天下是出钱的老板,他是供货的一方,这些享受人生的事情都应该是他来安排,可鲍天下却给他安排的这么高级。

    “大老板,你要是要货直接说就是,何必这么大的排场。”黄雄眯着眼睛,甚是享受。

    跟他同样在一个蒸汽房内的鲍天下也爽爽的伸了个懒腰:“我听说雄哥最近碰到一些麻烦事,呵呵,所以特意安排这些让你排解一下忧愁啊。”

    原本还一脸享受的黄雄突然瞪大眼睛,警惕的看着鲍天下:“大老板,我怎么突然感觉这就像是一个鸿门宴。”

    “雄哥想多了,鸿门宴是饭局,我只不过是请你蒸蒸桑拿,享受享受男人应该享受的事情而已。”鲍天下悠哉道:“何来鸿门宴一说。”

    黄雄可没什么享受的心情了:“大老板,你是听谁说我碰到了麻烦?”

    前些曰子被申江警方抄了军火的黄雄根本没和任何人提起,为了躲避风声,他甚至跑到外市去度过的春节,春节之后才开始联系太弯的季风,把军火丢失的事情全部推到了徐云和伍元冬以及警方的身上。

    可以说这件事情只有季风一个人知道。

    “申江那么小,出点事情我若是都不知道,那我还怎么混。”鲍天下笑容灿烂道:“兄弟啊,虽然我叫你雄哥,但你比我可小太多了。听哥哥一句劝,做人,该享受的时候就要去好好享受,别想那么多乱八糟的事情。”

    黄雄的警惕心理已经越来越重了:“大老板,我怎么觉得你这次来找我,根本不是为了谈生意?”

    “我都知道你出事儿了,当然不会找你谈生意。现在警方盯你盯的那么紧,我找你做生意,岂不是自投罗网。”鲍天下笑呵呵道:“你说对不对?”

    黄雄咽下一口唾沫,蒸的时间太长,他有些嗓子发干。

    鲍天下伸手指了指左肩,示意在他身后服侍他的李纯给他捏捏左肩,继续平淡道:“雄哥,我们都合作那么多次了,怎么说也算是朋友了吧。我在朋友落难的时候请他来享受一下人生,难道也这么难以理解吗?”

    听了鲍天下这话,黄雄的心里才稍微的放松了一些:“大老板,真没想到你这么够朋友,我黄雄算是没有看错人。以后大老板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想要什么新型武器也都尽管开口,我绝对帮忙跑腿而且还一分钱佣金都不收!”

    “啧啧啧,雄哥太客气了。”鲍天下笑容灿烂:“这房间的温度怎么样,还可以吧?要不要再热一点?”

    黄雄点点头,当然可以,越热越舒服,越热越让人觉得浑身解乏啊。

    但黄雄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刚点头之后,身后的那个女人竟然就突然出手控制了他,在他还没来得及反映的时候,就直接将他按在了滚烫的石头上!

    滋滋啦啦的声音异常刺耳!被烤的皮开肉绽的黄雄痛苦的嚎叫一声:“啊——!!!”

    “这不叫鸿门宴,这叫鸿门浴。”鲍天下眯着眼睛,微微一笑道。

    【ps:票呢~~~亲!】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